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禪圣 >

第918章 身份敗露

    “你說的天驕錄,那是什么?”

    感受到陳墓的敵意與不滿,云星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按理說他是得罪了地煞宮,讓其老祖復活大計受阻,可這家伙表現出來的情緒,顯然是跟那所謂的天驕錄有關。

    至于這個什么天驕錄,云星似乎還是頭一次聽說。

    “少在那裝瘋賣傻!”

    陳墓氣不打一處來,在他看來,云星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異軍突起,直接登上天驕錄第三十六位,這可是百年罕見的情況。

    同為蠻荒大陸年輕一輩的天之驕子,大家彼此有差距很正常,可差距并不大,你追我趕,或許那一丁點差距一下子就被抹平了,而云星作為新晉弟子,卻突然將天驕錄上一大片天才踩在腳下,自然是引起了太多人的不滿。

    說話間,陳墓也是彈指射出一道玉片。

    云星接過玉片,知道這是記載著信息的玉符,當即將其捏碎,一股信息化作流水,一點一滴掠過他的腦海。

    這些信息,正是關于天驕錄的一切。

    陳墓將天驕錄的信息隨身攜帶,自然是怕遇到了扎手的點子,好隨時注意點,畢竟天驕錄上沒有庸才,大意不得,可沒曾想到,遇到天驕錄上的第一個對手,居然是空降其中的云星。

    云星瞥了一眼氣息快速萎靡下來的邪物以及搖搖欲墜的地煞老祖,知道場上局勢開始穩定,這才將那些信息全部過濾了一遍。

    原來,這個所謂的天驕錄,早已存在多年,一直是蠻荒大陸各大宗派對年輕天才的實力衡量尺標。

    簡而言之,能夠登上天驕錄的一百人,就能代表蠻荒大陸年輕一輩最頂級的實力水平,漏榜者或許有遺珠,可上榜者無一不是讓人嘆服的天才妖孽。

    毫無疑問,只要給予一定的時間,天驕錄上的這些人,最終都會成為蠻荒大陸名動一方的強者,各自成為宗派的頂梁柱。

    讓云星不滿的是,自己居然只是第三十六位,換句話說,前面還有三十五人比他更強,雖然這是整個大陸的天才排名,可對他來說,仍舊是有些不爽。

    盡管是三十六位,可蠻荒大陸人才濟濟,能夠脫穎而出登上天驕錄,這本身就足以自傲,別的不說,光是九清天內就有四大天驕,有洛淺這樣的奇女子,其它宗派就算底蘊不如九清天,但也不會差到哪去。

    特別是大羅天宗,他們培養弟子的方式一向瘋狂,因而在天驕錄上,這個宗派的弟子數量也是笑傲群雄的。

    “陳墓,天驕錄第一百位……”

    云星注意力轉移,落在天驕錄末端,在那里也是見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名字。

    陳墓,不就是最近地煞宮的領頭人嗎?

    聽到云星念叨著自己的名字與排名,陳墓也是氣的直發抖。

    “今日就讓我看看,天驕錄上排名三十六的家伙,究竟有沒有三頭六臂!”陳墓本就對云星有怨氣,他已經排在天驕錄最后一名了,如果再進來一人,恐怕就得被擠出榜外,這將是最大的恥辱。

    最重要的是,云星身為九清天弟子,平白無故破壞了他們地煞宮復活地煞老祖的大計,光是這一筆賬,今日就得好好的算一算。

    云星倒是無所謂這些排名,不爽歸不爽,排名只是好事者的一廂情愿,真正遇上,還得真刀實槍的打一場才知道誰強誰弱,因此對于陳墓的挑戰,根本就沒有半點想要應戰的意思,何況那尊邪物只是重傷,并沒有失去行動之力。

    似是看出了云星心中所想,陳墓也是看向那尊邪物,的確,這鬼東西只要還存在,他們就不敢有半點掉以輕心,而地煞老祖則是因為時間限制,加上受到沖擊太嚴重,此時已然徹底消失在視野中。

    地煞老祖的復活大計,暫告失敗。

    “先聯手除掉這家伙,然后你跟我打一場!”

    陳墓忽然開口,語出驚人。

    毫不夸張的說,云星破壞了地煞老祖的復活計劃,是地煞宮眼中必須除掉的仇敵,而身為這群弟子的領頭羊,陳墓卻打算暫時與云星聯手,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陳墓天生血瞳,身上彌漫著驚人的煞氣,加上地煞宮的修煉風格,行事狠厲毒辣,看似不講理,可對于戰斗卻異常執著,他認定云這個對手,就會不惜代價與他一較高下。

    至于地煞老祖復活受阻一事,陳墓倒也看得開,何況對他來說這并沒有任何損失,反正其它地煞宮弟子也都有這樣的任務,成功本就是極其渺茫的事,成功倒也就罷了,失敗更是在情理之中。

    “那就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吧!”

    云星微微一笑,既不給予肯定,也不反對先對那尊邪物出手。

    以地煞宮的陣容,加上云星尚輕二人出手,解決這奄奄一息的邪物,顯然并不成問題,不過一番戰斗下來,眾人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云星身上那股煌煌神威才是克制那邪物的最佳力量,他們拼死拼活造成的傷害,甚至比不上云星隨手一擊。

    之前那根擎天杵地的九彩火焰石柱,顯然是一件無上至寶。

    戰斗過后,那尊不知道在這極陰之地呆了多久的邪物,也是被徹底抹殺,眾人也隨之松了口氣,不管場上局勢多復雜,都能應對,可那種強大的邪物,卻足以讓任何人感到頭疼。

    所幸,一切都落下帷幕。

    源城的人馬,則是在大陣解除后,四下散開,既沒有跟地煞宮決一死戰,也沒有逃走,似乎在觀察著戰局。

    不管怎么說,地煞宮都是導致他們差點滅亡的罪魁禍首,如果有機會,必然要報仇雪恨,只是眾人也明白,地煞宮的強大很難給他們復仇的機會。

    所以,當陳墓要跟云星交手時,源城的人馬也是及時的選擇了坐山觀虎斗,一旦有坐收漁翁之利的機會,他們會毫不猶豫對地煞宮出手。

    “好了,跟我打一場吧。”

    陳墓見那尊邪物被解決,也是將注意力放到云星身上,只是那種渴望證明自己的眼神,變成了一種濃郁的貪婪。

    云星身上,存在著讓邪物都無法抵擋的偉岸力量,毫無疑問,那根彌漫著九彩火光的巨大石柱,是一件稀世罕見的至寶。

    陳墓對此,自然是垂涎三尺。

    云星咧嘴一笑,看清楚場上局勢后,也是語出驚人。

    “天驕錄排名最末流的人,不配與我交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