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336、團圓

    我揮刀砍了下去,高舉輕落,從后面割斷陳璐手腕的連褲襪,

    “我跟你拼了,”陳璐爸爸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居然掙開了腳上的絲襪,站起來,撲向我,

    我把陳璐推了過去,父女倆人撞車,倒在沙發上,我提刀過去,摟住陳璐爸爸的脖子,用刀架在他脖子上,厲聲問陳璐媽媽:“輪到你選了,要老公,還是情人,”

    “老公,老公,我要我老公和女兒啊,求求你了,別殺他們啊,他們死了我還怎么活啊,”陳璐媽媽悲戚地哭著,跪在了地上,

    我把陳璐爸爸手上的束縛也斬斷,一把將他推到陳璐媽媽那邊,又拉起沙發上的陳璐,推搡過去,把菜刀丟進了臥室:“好吧,既然你們都選擇了彼此,那我就不殺你們了,”

    一家三口喜極而泣,抱頭痛哭,

    “但我必須得說說你們,做父母的怎么可以這樣,遇到事情就相互推卸責任,誰都不想看到你們兒子的死,但人已經死了,你們還念念不忘這么多年有什么用,你們兒子的死,是你們不管陳璐的借口嗎,是你們相互出軌的借口嗎,你們倒是覺得輕松了,可你們知不知道,這一切的罪,是誰在替你們承擔,是你們的女兒陳璐,你們是她的爸爸和媽媽啊,你們沒了兒子,還有個女兒,可她呢,她只有你們啊,“我坐在沙發上,開始教育他們,

    “你們誰都不管她,只顧著自己的生意和情人,有再多的錢,也只是個數字,情人再年輕漂亮,當你年老珠黃的時候,他也會離開你們,只有女兒才是一輩子的,你們以為只要給陳璐足夠的錢就夠了嗎,她需要的不是錢,而是你們的作為父母給她的的愛,”

    “她在這個冰冷冷的家里,已經孤獨得快要死掉了,你們卻在外面跟情人鬼混,很晚才回來,回來也是在各自的空間里活動,難道你們家是旅館嗎,名義上維系著這個‘家’,有什么意義,與其這樣,還不如趁早離婚,把這個家給拆了,各自去找尋自己所謂的幸福吧,她弟弟死之后,你們不管陳璐,你們在陳璐心里,就已經死了,反正她已經被你們拋棄了這么多年,也不在乎失再失去你們一次,這樣的父母,不要也罷,陳璐,他們不養你,老師養你,跟我走,”

    我沖過去,拉起陳璐,徑直走向房門口,

    “不要,”陳璐媽媽沖了過來,死死拉住陳璐,“璐璐,對不起,對不起,媽媽錯了,”

    陳璐爸爸則木然看向低碳,神情恍惚,

    “陳璐,你自己決定,”我放開了陳璐的小嫩手(還有點不舍得呢),

    陳璐緊緊咬著嘴唇,猶豫地看著我,又回頭看她的媽媽,

    “璐璐,媽媽錯了……錯了……”陳璐媽媽抱著陳璐的腿,慢慢滑坐在地上,“媽媽明天就把公司賣掉,以后天天在家里陪著你,陪你讀完高中,陪你考大學,陪你結婚,給你帶孩子,你不要走,好不好,你原諒媽媽好不好,”

    “媽,”陳璐跪在地上,跟媽媽緊緊抱在一起,

    陳璐爸爸默默起身,走向沙發邊的座機,拿起話筒,撥通一個11位號碼:“喂,小薇嗎,給你兩百萬,咱們分手吧,我不打算和我老婆離婚了……不要鬧,再鬧一分錢你都拿不到,對不起,對不起……那車本來就是你名下,也歸你了,明天你去公司支兩百萬,回南方老家,找個好人嫁了吧,祝福你……嗯,再見,”

    媽的,這給我氣的,好人又得罪誰了這是,

    “哎哎,”我叫住陳璐爸爸,“那個小薇的業務能力怎么樣,”

    “嗯,伯明翰大學留洋回來……搞財務的,挺好,”陳璐爸爸蒙圈地說,

    “別讓人家回南方了,我手頭正缺能干的人,讓她去天豪盛宴,找李天豪李總,給我當經理,你放心,我保證不會讓她再騷擾你——但你也得保證,不要再去騷擾她,”

    “啊,”陳璐爸爸一臉懵逼,

    “就這么定了,”我黑著臉說,西城是個小城市,本來就沒什么人才,伯明翰大學的高材生,找都難找呢,

    “是啊,”陳璐也說,“爸你也別對小薇阿姨那么絕情,她對我挺好的……媽,你別生氣,小薇阿姨真挺好的,你們不在家,她總過來照顧我,”

    “媽不生氣,”陳璐媽媽摸著陳璐頭發,笑著看向陳璐爸爸,估計她也認識小薇,畢竟都公開了,

    陳璐爸爸對電話那頭轉述了我的話,小薇說考慮考慮,

    “張老師,我明白您的苦心了,您的一番話,當頭棒喝,醍醐灌頂,真的謝謝你,”陳璐爸爸放下電話走過來,握著我的手,感激地說,

    “肚子沒事吧,”我笑問,“剛才下手重了點兒,請陳總見諒,

    “沒事,沒事,”陳璐爸爸苦笑,

    “爸、媽,我愛你們,”陳璐過來,把爸媽都摟起來,又轉向我,“謝謝張老師,您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老師,”

    我擺擺手:“明天開始,不要再跟張小龍他們混一起了,小心失身,”

    “才不會呢,我學過跆拳道的,我要把寶貴的第一次留給老師你……你這樣的男人,”陳璐揮了揮手拳頭,話說半句,改了口,

    “這孩子,還像小時候那樣說話沒邊兒,”陳璐媽媽戳了陳璐額頭一下,

    “張老師,請坐,請坐,您成家了嗎,”陳璐爸爸熱情地邀請我坐在沙發上,

    “還沒,但是有未婚妻了,”我實話實話,怕他再把陳璐許給我,媽的妞已經夠多的了,

    “哎呀,您抽煙的吧,我哪兒有幾條3號中華,我給您拿去,”陳璐爸爸一拍大腿,像是才想起來似得,

    “不用,我這也是三號中華,就是為了救您女兒,弄濕了,”我掏出煙說,

    “救我女兒,”

    “陳璐,你說,還是我說,”我笑看陳璐,

    “哎呀,老師……別說了,”陳璐不好意思道,

    氣氛正溫馨而尷尬,突然,轟的一聲,防盜門被炸開了,

    “立即放下武器,否則格殺勿論,”三個特井端著沖鋒槍沖了進來,與此同時,陽臺那邊啪的一聲,沖進來兩個全副武裝的特井,腰上系著繩索,估計是從頂樓垂降,直接踹窗進來的,

    客廳里還有爆炸余下的煙霧,我怕他們傷到陳璐一家,舉手投降,讓他們看清我,

    “爸,怎么辦,不能讓他們抓張老師啊,”陳璐著急地說,三口人馬上被特井拉到一邊,兩個特井撲上來,一邊一個,將我雙手反剪,拷上了手銬,

    “張老師你別著急,我給老周打個電話,”陳璐爸爸說,

    老周,我跟他通過話,張璇帶人襲擊無相門之后,楊大貴就是找他擺平的,

    “你們先別動手,誤會一場,我認識你們周菊長,馬上給他打電話,”陳璐爸爸又對特井說,

    兩分鐘之后,我被釋放了,警茶叔叔們悻悻撤離,陳璐爸爸被周菊罵了一頓,估計要破費陳璐爸爸不少“精神損失費”,

    對了,他還得負責賠償門禁的玻璃,還有維修自家的防盜門,至于那堵墻,不用修了,第二天,他找人就著那個洞,將兩間臥室中間掏出個門,一間變成了書房,一間變成了夫妻二人的臥室,當然,這是后話,

    警茶走后,我婉言謝絕陳璐一家請我吃夜宵的邀請,折騰半宿,該回家睡覺去了,

    “老師,等會兒,”走到門口的時候,陳璐跑過來,伸手從我腦袋上摘下什么東西,晃了晃,是她那條被我當做頭套的內酷,剛才一忙乎,忘記了,

    “老師能不能留下做個紀念啊,”我小聲說,

    “老師你是不是有……戀物P,”陳璐神秘笑道,“似乎對我的內酷和絲襪特別感興趣呢,”

    她指的是我用絲襪當繩子綁架他們的事情,

    我點了點頭,確實有點,這點我承認,

    “老師,你等我一會兒,”陳璐神秘兮兮地跑去衛生間,關上了門,不多時出來,把一個什么東西塞進我的西裝褲子口袋里,貼耳過來小聲說,“原味兒的喲,”

    我低頭看看她的腳丫,白色棉襪還在,也就是說,并不是襪子,而是……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