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349、激戰

    “什么意思,”我一臉懵逼,

    “這是有人故意設的局,把太歲埋在沈家屋子下面,即便沈靜冰回來,還有可能被它再度侵入,到時候危險的不是沈靜冰,而是蕭雅,”夏樹邊說邊往樓上跑,我一時沒轉過彎兒來,但也趕緊跟了上去,

    “你們小姐呢,”夏樹問臥室里的一個正在鋪床的保姆,之前沈靜冰說有點累,想上樓休息一會兒,

    “小姐說她去洗澡,”保姆指了指浴室方向,

    “我記得臨出來時候在酒店洗過了啊,”我說,

    “小峯你沖進去,把她帶出來,走窗口,離開別墅基座范圍,”夏樹撿起一張毛毯丟給我,

    我接過毛毯,跑向浴室,門關著,里面燈也關著,只有水聲,

    “靜冰,蕭雅,”我喊了兩聲,里面沒有回應,我一腳踹開門,原本就憋著的一泡尿差點嚇出來,

    沈靜冰赤裸身體,蹲在馬桶邊,一條胳膊那么粗的黑乎乎的蟲子,正往她嘴里蠕動著鉆入,

    “雅妹,”我知道這個時候喊沈靜冰已經沒有用,上前一把拉起她,那條黑蟲子也跟著從馬桶里鉆出(尾巴在里面不知道有多長),還在沈靜冰的嘴里,她兇相畢露,反手摳住我的胳膊,長長的指甲深深陷入我的皮肉,用力一撕,我的三條肉就被扯下去了,疼得我啊的一聲,這貨肯定是被太歲再度附體,得干掉它才行,

    幸好早有準備,我后退兩步,靠在墻上,伸手從后腰掏出飛刀,丟就算了,我還不會,直撲過去,一刀斬向那條黑蟲,噗,沈靜冰又給了我一爪子,抓在肩膀上,再次撕扯下一塊模糊的血肉,順帶著將我的飛刀打落在地,不過我已經斬斷了那條黑蟲,它的后半部分快速鉆回了馬桶,前半部分則跟一大根蕎麥面條似得,被沈靜冰“禿嚕”進嘴里,不可名狀的粘性黑污沾染得她滿嘴都是,惡心死了,

    “弄死你,”沈靜冰低聲道,又向我面部揮爪,速度極快,我側身,堪堪避開,風帶得我臉皮一緊,應該是有幾根汗毛被剃掉了,

    廁所空間狹窄,我不敢戀戰,得把她引出來才行,外面有法師夏樹同志,或許可以幫忙,

    “有本事來弄死我啊,畜生,”我罵了那東西一句,跳出廁所,沈靜冰雙足頓地,身子變成一支箭,以十指為箭鏃,直射向我的腹部,我趕緊側身躲避,肉箭射中我身后的混凝土墻上,硬生生戳出了十個洞,墻皮簌簌下落,

    “臥槽,晚了,”夏樹在一旁驚叫,

    沈靜冰落地,轉頭看向夏樹,樹哥嚇得一哆嗦:“快把它引到外面去,”

    沈靜冰可能意識到夏樹的威脅,疾步向他那邊掠去,夏樹不會武功啊,我連忙過去幫忙,她的速度跟我相當(極有可能是借助了蕭雅的力量,它的陰謀,可能也正在于此),本來我是來不及的,但她因為腳下有水,在地板上滑了一下,趁她行動放緩,我沖到樹哥身邊,一把將他推進臥室,沈靜冰站定,拍掌向我面門,另一只手手心向上,停留在腋下,看來我的推斷沒錯,她這是島國的招式,手刀,空手道,是蕭雅從安倍清明那里學來的格斗技術,蕭雅已經變成它的傀儡了,

    我蕩開她的手腕,往陽臺方向退去,邊退邊罵:“草泥馬,有本事來啊,把你個人不人、鬼不鬼、男不男、女不女的東西,看老子不宰了你熬粥喝,”

    任何生物都會被激怒,何況是個成精的玩意,沈靜冰雨點般的手刀刷刷刺向我,我拼命格擋,肋下還是挨了一刀,被她挖掉一塊肉,但此時胳膊上、肩膀上的傷口已經愈合,我退到陽臺邊緣,轉身穿窗而出,在空中又罵了一句:“煞筆,草泥馬,”

    我罵人的詞典里,就覺得這句殺傷力最大,

    “哼,”沈靜冰跟著鉆出,跳的比我高,落得居然還比我快,在空中高高劈起大長腿,用纖細粉嫩的足跟斬向我的腦袋,力道相當大,我抬雙手交叉格擋,咔吧一聲,在上面的右臂骨折,身子在她這一腳的沖擊力和地心引力的聯合作用下,急速下落,我的雙腳墩在地面的大理石方磚,直接將其戳碎,

    這特么是跆拳道的招數吧,

    沈靜冰在我面前落地,沒有絲毫停留,繼續用手刀向我攻擊,看來沒必要跟她客氣了,我向后退去,從后腰抽出兩把飛刀作為匕首,上前與她火力全開地對戰,蕭雅學藝不精,我也沒系統地學過什么武功,倆人的實力半斤八兩,又都有長生訣護體,原則上打不死,過了能有三十多招,我戳了她七八刀,她撓了我五六下,不分勝負,也都沒有絲毫疲憊的意思,反倒是越戰越勇,

    只是白瞎了這精心裝修的別墅,被真氣對撞的沖擊波弄得,樓上樓下的玻璃全部干碎,花圃里的植物也都到倒伏在地,一顆A4腰那么粗直徑的景觀樹,更是被沈靜冰一腳踹成兩截,飛出的樹干把別墅圍墻都撞倒了,就是這么強勢,

    幾個沈家的護院家丁向上前幫忙,都被氣浪給掀飛,生死不明,

    這么打下去不是辦法啊,沒法取勝的戰斗,沒有意義,

    不過剛才樹哥執意要我把太歲引到院里,可能他會有什么特別的辦法,但愿會有,

    果然,又戰十幾個回合,我忽聽二樓陽臺傳來一個聲音:“小峯,躲開,”

    我虛晃一招回頭看,只見夏樹正站在陽臺上,肩膀上扛著一個類似火箭筒的東西,只不過尺寸比較袖珍,火箭炮威力太小,是干不掉長生訣的,但我也沒其他辦法,只能讓他試試,又怕夏樹反應速度太慢,射不中蕭雅,便回身起跳,身子直沖向陽臺方向,為夏樹作引導,夏樹會意,沒有扣動扳機,炮口跟著我的身體漸漸上移,身后陰風至,那東西肯定跟上來了,就快撞到炮口上的時候,我在空中團身,用手輕輕下壓炮口,借力騰起,躲開彈道,夏樹及時扣下扳機,

    轟的一聲,火光和白煙從炮筒后面噴出,夏樹被后坐力弄得一個趔趄,我用手扒在陽臺上方的房檐,回頭看去,沈靜冰中彈了,但不是火箭彈,而是一張銀絲大網,完全罩住了沈靜冰傷痕累累的身體,因為網的緩沖力,沈靜冰并未按照原先軌跡落在陽臺上,而是在陽臺護欄上撞了一下,掉向地面,

    噗通,銀絲大網自動收緊,還閃爍著藍光,應該是帶電的,里面的沈靜冰痛苦掙扎,蠕動了一會兒,口吐白沫,不動了,

    “把它整死了啊,”我落在陽臺里問,夏樹不能這么沒有分寸,那可是一尸三命,

    “這是龍組的新武器,”夏樹放下火箭筒,探出身子往下看,“我也不知道死了沒有,你去看看,”

    “操……”我搖頭,跳下樓,走到銀絲網邊,它死沒死不知道,但長生訣暫停發揮作用卻是真的,因為傷口已經不再愈合,沈靜冰肋下被我新戳的洞,跟一個投幣口似得張著,

    我蹲下,摸摸她的頸部脈搏,心跳很微弱,正要翻她的白眼查看,沈靜冰突然張開嘴巴,那條大黑蟲子從嘴邊的銀絲網縫隙中鉆出,我都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它就破開石板,轉入地下,空留一個黑洞,

    “啊啊啊,”沈靜冰睜開眼睛,表情可憐,哇哇大叫,她的下巴被撐得脫臼了,我用手背探了探電網,確實不會被電之后,將她的下巴給托了回去,

    “歐,”沈靜冰帶著銀網翻過身去,開始嘔吐,吐出來的都是黏糊糊的黑水,

    看來是把那玩意弄出去了,還是樹哥厲害,

    夏樹也下來了,從陽臺小心翼翼跳下來的,崴了腳,一瘸一拐地走過來,按下手里的遙控器按鈕,銀絲大網在沈靜冰身上融化,變成了類似水銀樣的液體,散落在地上,匯聚成一個雞蛋那么大的球,夏樹撿起球踹進口袋:“呼,沒事了,小峯,你帶所有人離開別墅,我要布陣封印那太歲,”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