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404、捋順真氣

    回旅館的路上,為了獲得最佳體驗,我偷偷開啟長生訣,把體內的酒精都給逼了出去,但林瑤確實是喝多了,進了旅館房間,我剛把她放在床邊坐下,她就甩掉鞋子趴在了床上,任我怎么扒拉都不起來,總不能這樣欺負她吧,無奈之下,我只好自己先去洗澡,讓她緩一會兒,洗好澡出來,林瑤還在床上趴著,可能因為感覺冷,她已經把身子卷進了被窩里,只有小腦袋和一雙穿著白色棉襪的腳丫露在外面,

    “你別這么睡啊,容易著涼,”我坐在床邊,再次嘗試喚醒她,

    這回林瑤有反應了,費力地睜開眼睛,表情痛苦地瞅了我一眼,又看向天花板的燈:“啊……刺眼,頭暈,哥幫我把燈關了吧,”

    “噢,好,”我知道醉酒之后,眼睛看見強光會感覺難受,便起身過去,關掉了旅館房間的燈,只留洗手間的燈開著,門留出一道縫隙,本來想看看電視解悶兒,又怕林瑤嫌吵,遂放棄,我裹著浴巾,側身躺在林瑤身邊,看著她微微翹起的嘴唇,和一張一翕的?翼,講道理,這好像是我第一次這么認真地看著她,

    端詳一會兒,林瑤彎彎的睫毛聳動了一下,半睜開一只左眼,皺眉問我:“你在干嘛,”

    “看你啊,”我笑道,

    “有病啊,看我干嘛,都幾點了,睡覺吧,”林瑤說完,把身子翻了過去,背對著我,

    “你渾身酒氣,臭的要死,我本來已經睡著,又被你給熏醒了,”我假裝有點厭惡地說,

    “嗯,”林瑤轉臉過來瞪了我一眼,掀下被子一角,拉起自己衣領聞了聞,“很臭嗎,”

    “很臭,”

    “噢……那我去洗個澡,”林瑤掙扎著坐起身,揉了揉腦袋,踉蹌進了洗手間,將門關上,嘿嘿,小婊砸,中計了吧,

    我已經從203那里繼承了夜視能力,即便林瑤關上門,而且窗簾拉著,房間里的一切,我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再也不怕黑了,

    大概十分鐘后,洗手間里水聲停止,門打開,林瑤裹著浴巾,赤腳出來,看起來還是迷迷糊糊的,眼皮耷拉著,她走到床邊,直挺挺地撲在床上,連后背的浴巾不小心散開了都沒發覺,

    “哎,別壓著被子睡啊,會著涼的,”我抻她身下的被子,林瑤被帶的轉過身,躺在床上,身上浴巾僅能蓋住很少的皮膚面積,剛才她在浴室里干什么了,為什么看起來很興奮的樣子,看得我喉嚨直癢,慢慢把嘴巴湊了過去,這種行為以前我們做過,她并不反對,所以我也沒有忌諱,

    親昵了一陣,林瑤舒服了,嚶嚶叫出來,我湊到她臉邊,強行扒開她的眼皮:“喂,到底行不行啊,”

    “什么行不行,”林瑤晃了晃腦袋,又把眼睛閉上,

    “我要那個你了,”我虎著臉說,

    “噢……隨便啊,”林瑤不在乎地說著,還把腿分了分,

    “我得確定一下,你現在是清醒狀態的吧,”這是我最擔心的問題,

    “你煩不煩人,趕緊的,都快睡著了媽的,”林瑤不耐煩地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嘿嘿嘿,此處省略2531個字,

    忘了誰對我說過,拉拉一旦掰直,簡直比女人還要女人,在林瑤身上,我算是深刻地體會到了,張璇她們仨回來,大概是凌晨一點鐘,她們回了隔壁房間,這小旅館的隔音有點差,次日早上八點,我過去叫她們起床的時候,發現仨妞都是黑眼圈,都賴林瑤,一次又一次地,一直折騰到天亮才肯罷休,幸虧我又長生訣之房中數傍身,要不三、五個大老爺們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林瑤起床后,不管是看我,還是看張璇她們,都眼神大變,性情大變,再也不是那個大大咧咧、出口成臟的小太妹,而是變成了一個十足的婉約小女人,張璇開玩笑說,這才應該是林家二小姐的樣子,估計以后林碧要是也跟我聚合,倆妞就分不清誰是誰了呢,

    辦完事兒,還得辦正事兒,在桃墟鎮吃過早飯,張璇跟玉皇門的人溝通,得到允許后,我們開車上山,看的出來,玉皇門香火比泰山派旺盛不少,跟當地政府的關系也處的不錯,一條標準的雙車道,蜿蜒曲折,一直通到玉皇門道觀的門口,門口停車場停著幾臺當地牌照的轎車,不知道是道觀工作人員的,還是信眾的,但這都無所謂,我們的目標在后山,

    進道觀,拜見玉皇門門主,此人姓劉,張璇介紹我給他認識后,劉門主的眼神中并未露出多少差異之色,只是客套了兩句,我猜,因為這個門派太小,很可能不怎么介入江湖事務,甚至連江湖導報都沒有訂閱,否則怎么會不知“蕭峯”的大名,寒暄之后,張璇提出,想去后山看看風景,劉門主指派一個小道童給我們當導游,張璇婉拒,說隨便逛逛就好,門主忙你們的,因為這時,外面來了一臺考斯特,不知道是何方領導前來“考察”,

    我們五人穿過道觀,沿著石板小路走了大概兩百米,便發現一處已經斷流了的瀑布(北方季風季候,秋冬斷流,春夏恢復,很正常),瀑布下是一汪深不見底的水潭,不知為何,霧氣昭昭,而且走進水潭邊緣,感覺氣溫像是一下子降低了好幾度似得,凍得昨晚陰氣大泄的林瑤抱著肩膀直哆嗦,

    寒潭旁邊,樹立一塊巨石,上面用朱砂紅陰刻著三個大字——聚陰池,但并沒有落款,

    “這就是聚陰池了,重陽坡在那邊,”張璇指了指南邊,在一道似乎是山洪沖刷出來的溝的對面,感覺那里應該是一片山間的小平原,但卻突兀地矗立著一個呈規則矩梯形的土坡,長約一百米,寬度從我們這個角度看不清,但感覺也能有五十米,頂上幾乎是平的,土坡中間也立著一塊巨石,我們這邊看不見,估計上面寫的就是“重陽坡”罷,

    “感覺這里的風水有點奇怪啊……”蕭雅手搭涼棚,皺眉道,

    “怎么呢,”我問,

    “山間之水,本就至陰致寒,可他們居然又在水的南邊修了個土山,這樣一來,土坡之北和水潭之南的這部分地段,便成了極其陰損之地,”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重陽坡是人工修建的,”張璇問,蕭雅懂風水,這點我們都知道,

    “肯定是啊,四周都是石頭山,就這么一座土坡,不是人工堆砌的,難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成,”蕭雅凝神片刻,繼續分析道,“如果所料不錯的話,這是有人故意在此地利用聚陰池和重陽坡布下的陣法,”

    “陣法,打仗用的么,”我問,

    “陣法一開始并不是軍事用途,而是宗教用途,陣法的陣字,和封神的封字是一個意思,都是為了克制某種力量,”蕭雅指向那個山溝,“那里應該埋著什么異物吧,”

    “靠,你別嚇我,”我不覺打了個激靈,本來我是不相信有鬼神妖精的,不過他媽的妲己都活著,還有什么不能相信的,萬一蹦出來一個千年老妖精啥的,干掉我們怎么辦,紫陽門擅長道法,夏掌門和斯沫沫估計都是降妖除魔的各種好手,但我可不會,

    “沒事,壓得很結實,不用管它,哥你練你的,我粗通一些道法,萬一那玩意蹦出來,我能幫你抵擋一陣,”蕭雅說著,尋了條路,下到那個溝里去了,我不放心,讓四處張望的狄安娜也跟了下去,等了一會兒,確定沒有問題,這才按照張璇所指示,脫掉衣物,淌水進了聚陰池中,準備調理氣息,

    張璇說,最好是浸到潭水深處,效果才會更好,但里面烏漆墨黑的,水還有股腥臊味兒,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又不知道多深,我就沒下去,只慢慢往里走了幾步,讓潭水到胸口的位置,然后運行氣息,在這里主要調整203給我的那道陰氣,

    運行了幾個周天,總有點“使不上勁兒”的感覺,我便往水潭里面又多走了兩步,水面到脖頸,這回感覺好了很多,但還是差點兒意思,看來張璇所言非虛,真得進到里面,為了融合真氣,豁出去了,吃幾口臟水就吃幾口吧,我深吸一口氣,潛入寒潭,估摸著游到水潭中間的位置,探出頭來喚氣,雙腳在下面踩著水保持平衡,重新梳理氣息,

    這回完美,沒到兩分鐘,就感覺那道陰氣被完全捋順,我正要跟岸上的張璇和林瑤報喜,突然,我的左腳踝被什么東西給纏住,死命往寒潭下面拖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