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412、武道會(五)

    蕭雅回頭沖我笑了笑,我只好聳聳肩膀,你看著辦咯,難道要我表態說要干掉這個蘇陽嗎,那樣顯得我太小家子氣,雖然,我確實很想干掉他,

    “陽兒,她用的是‘玄天九劍’,你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快下來吧,”張璇媽媽聲音柔和了一些,看來是真的很喜歡這個大徒弟,不想讓他成為蕭雅晉級的絆腳石,

    “我不,”蘇陽仰天長嘯,挺劍向蕭雅沖了過來,蕭雅幾乎同時前沖,兩劍相交,本以為又是真氣對撞,熟料蕭雅的劍卻突然變成靈蛇一般,蘇陽的劍被蕭雅劍身纏了起來,并被帶著畫圈兒,畫了幾圈,蕭雅甩手,把蘇陽的劍硬生生從手里卷了下來,丟向擂臺邊緣,蘇陽反應很快,知道沒有劍肯定會輸,就地一滾,躲開蕭雅刺來的劍,跟一只貓似得四肢并用跳向擂臺邊去撿劍,

    蕭雅并未追擊,站在擂臺中間冷笑,任蘇陽撿起寶劍,回身半跪在擂臺邊,真氣已然紊亂,劇烈地喘息著,

    “來,”蕭雅按下按鍵,讓手中的青蓮劍恢復直挺狀態,指向蘇陽,

    “不要去,”張璇媽媽又喊,可蘇陽已殺紅了眼,哪兒肯挺師傅勸,高高躍起十幾米,大頭朝下,從頭頂上方攻擊蕭雅,蕭雅連動都沒動,居然任憑蘇陽的劍刺中了她的頭頂,但就在這一刻,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蘇陽手中劍,一寸一寸變短,不是插入了蕭雅的腦袋,而是變成了碎末,最后只剩劍柄和護手,蕭雅跟我一樣是抗性皮膚,裹挾真氣的劍尖兒,有可能戳入她的頭頂,但一個光禿禿的劍柄肯定不行,

    就在蘇陽錯愕之際,蕭雅隨手揚起青蓮劍,挑進蘇陽的胸腔,橫移,將蘇陽的身體拉到右手邊,用力向下一甩,蘇陽的腦袋,墩向堅硬的擂臺,咔吧一聲,頓時脖頸彎折,一名嗚呼,

    “陽兒,”張璇媽媽撕心裂肺地慘叫,縱身跳上擂臺,我怕蕭雅吃虧,也持軒轅劍縱身上擂臺,警惕地站在蕭雅身邊,但張璇媽媽并未對蕭雅下手,只是跑到蘇陽尸體身邊,抱起蘇陽的上半身,因為脖頸斷裂,他的腦袋夸張地耷拉下來,左右晃蕩,

    張璇媽媽惡狠狠地瞪了蕭雅一眼,用手扶著蘇陽的頭顱推了一下,咔吧,可能是復位了,但絕對不可能復活,然后,兩個無相門人上臺,抬走蘇陽,張璇媽媽這才起身,沖我們冷笑:“蕭含貞,祈禱你別在下輪遇見我,否則,你會死的很慘,”

    “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蕭雅挑了挑眉毛,不在乎地下了擂臺,張璇媽媽又淡淡地瞅了我一眼,也下臺了,

    我這才下去,主持人等臺上無人,才趕上宣布:“太平門,蕭雅,勝……”

    第三場是白鹿原和同門的蔣天一比武,果不出我所料,受了內傷的蔣天一選擇棄權,保送白鹿原進半決賽,主辦方和觀眾都表示理解,一則兩人實力差距過大,蔣天一又受重傷,勝負已分,二則倆人同門,誰晉級都一樣,雖然是個人賽,但最終玉璽是要歸冠軍門派所有的,這樣,四強爭奪戰,就剩下我和黃萌萌的最后一戰了,

    我抱著重劍上臺,黃萌萌笑著上來,沒帶武器,但我知道她略顯寬大的袖子里有飛劍,至少兩把,

    “黃門主,請,”我沒跟她啰嗦,決定速戰速決,

    “蕭峯,我問你,你已經有了玉璽,為何還非要拿這個冠軍呢,”黃萌萌背著手,輕聲問道,

    “什么意思,”我皺眉,

    “我的意思是說,你現在完全可以實現你復興蘭陵蕭家的愿望,為何不去做,而要爭武林盟主這個虛名,”

    “呵呵,金老先生說過,俠之大者,為國為民,我不可能為了自己家族的私欲,去改變活在當下的上億人的命運,歷史已經過去,我們也沒有權利去改變,”我正色道,

    “呵,覺悟很高嘛,”黃萌萌冷笑,垂手,甩出兩把飛劍,“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你不想復興,我可想,這個玉璽我拿定了,”

    “你拿得到嗎,”我也冷笑回應,

    “你以為你得了冠軍,就能保住玉璽嗎,幼稚,”黃萌萌撇嘴,舉起雙劍,射了過來,

    我左扒拉又擋,將雙劍斬落,她這不算發招,一點內力都沒用:“即便保不住玉璽,我也不會允許你們這般宵小之輩用它為所欲為,”

    “呵呵,宵小之輩,本來還想封你當個將軍的,既然你這么不尊重我大清皇族,那就別怪本宮不客氣了,看招,”黃萌萌說罷,雙手微動,抖起飛劍,左右刺向我,我與御劍門人交戰過好幾次,也算是了解他們的套路,便下意識地揮劍去斬飛劍后面那兩條細線,卻劈空了,定睛一瞧,麻痹,居然沒有細線,黃萌萌是隔空御劍,

    我倉促回劍格擋,只打開了左邊的飛劍,腰部被右邊的飛劍刺中,黃萌萌左手回拉,飛劍橫向扯動,在我腰上割開一道十多厘米長的口子后,飛回黃萌萌手中,我已經啟動了真氣護體,還被她割裂這么長,她這個力道比宋士雄手持匕首的力道還大,御劍門果然有些門道,但我剛才是因為大意,才沒有擋住這只飛劍,她不會再有割我的機會,

    我持劍微笑,等著她再飛劍,另一只被我打落的劍也飛回黃萌萌手里,她握著飛劍沖我一笑,再度射來,這次是奔我胸口,被我輕松格擋開,剛要得意,卻見黃萌萌手里竟又多了兩把飛劍,射過來的同時,之前被我打開的劍也飛了起來,四把飛劍一同射我,但還是被我分清先后順序,一一擊落,再看黃萌萌,麻痹,又出兩把,

    她袖子里是小倉庫嗎,

    但六把我也能抵擋,沒想到她還有……一直增加到十二把,她終于不出新飛劍了,指揮著這十二把飛劍,對我進行全方位、立體性的攻擊,搞得我狼狽至極,只有抵擋之功,毫無還手之力,身體不停地被漏網之劍插中,打了一會兒,我看這樣不行,打掉了飛劍還會再飛起來,但攻擊黃萌萌又攻擊不到,我和她相隔大概五、六米,始終有六把飛劍隔在我們中間,一旦我要逼近黃萌萌,這六把飛劍就跟瘋了似得阻擋我,將我逼退,

    打不著指揮官,我只能設法干掉這些小卒子,本來不想過早使用絕招的,現在沒辦法,只好提前使用,而我說的絕招,就是“席卷八方”,

    我停了劍招,任十二把飛刀插入我的身體,真氣?動,將其齊刷刷逼出,而后身體后縱,落至擂臺邊緣,拔地而起,行氣,真氣自下而上,鉆入軒轅劍之內,黃萌萌的飛刀緊隨而至,射向懸空的我,上路四把、中路四把、下路四把,我啟動眼快要訣,看準飛刀來襲的方位,射出劍氣,逐一攻擊飛刀刀體,但飛刀還是戳中了我的身體,我的一半真氣都凝聚在劍氣上射了出去,滯空力瞬間消失,身子墜落下來,加上十二把飛劍的沖擊,讓我差點落在擂臺之外,

    我急中生智,半轉身,用軒轅劍在地面上戳了一下,借著回彈力,一只腳踩著擂臺邊緣,把自己給救了回來,

    這樣不算犯規吧,我站穩后,看向裁判席,他們沒反應,都看直眼了,那就是沒犯規,

    黃萌萌將飛劍抽離,懸在三米高的空中,重新列劍陣,又要乘勝追擊,可就在十二把飛劍即將射來之時,砰砰砰,一陣爆裂聲,飛劍都炸成了易拉罐拉環那么大的碎片,簌簌下落在擂臺之上,與此同時,擂臺中央的黃萌萌手捂胸口,一口鮮血吐出,身體踉蹌,半跪在地上,

    “席卷八荒,”臺下傳來張璇媽媽驚駭的聲音,“你竟將青蓮劍歌練到了第八重,這不可能,我給蕭含貞的劍譜中只到第六重,”

    “呵呵,”我轉臉過去,戲謔道,“賢婿還會第九重呢,待會兒,跟您切磋一下唄,”

    張璇媽媽臉上掠過一絲凜色,瞇起了眼睛,轉看向黃萌萌:“萌萌,下來,”

    黃萌萌并不像蘇陽那么倔強,費力地站起身,緩步走到擂臺邊緣,還沒等邁出步子,身子就直挺挺跌向臺下,給我搞得心里一驚,該不會內傷過重死掉了吧,跟我的席卷八荒一樣,她那些飛劍也是帶著她的真氣的,她以真氣御劍,劍被我擊碎,她真氣受損,這樣完全合乎情理,我剛才使那招,自己也損失了一半的真氣,斯沫沫跟我展示這招的時候,落地后也踉蹌了兩步,不過我有長生訣,損失的真氣很快就會恢復,話說現在已經恢復到百分之七十了,

    御劍門的人接住了黃萌萌,把她抬回帳篷中,我給林瑤一個眼色,林瑤點頭,跑過去,被御劍門人給攔住了,

    “我是醫務組的首席醫療官,耽誤了你們家小姐治療,你們負的了這個責任嗎,”林瑤冷聲道,張璇媽媽點頭,讓御劍門人放林瑤過去,

    “太平門,蕭峯,勝,”

    我下了擂臺,回到己方陣營,組委會商議了一下,決定休會,半小時之后再進行半決賽,其實主要是給我恢復時間,我下臺時候臉色煞白,估計他們看出來我使用青蓮劍歌,真氣受損了,幸而對方沒有提出異議,

    太陽已西斜,只有半小時,大家都選擇原地休息,等待著隨后的半決賽,也許決賽也會很快開始,

    不多時,林瑤從御劍門帳篷里鉆出,跑過來說黃萌萌沒事,只是內力損耗過大,暈厥過去罷了,休息幾天就能完全恢復,

    我這才放心下來,雖然是對手,但畢竟是我小姨子啊,能不傷最好,實在要傷,能不死最好,我也回到商務車里,瞅了瞅玉璽,在蕭雅幫助下調息真氣,很快就滿血復活,靜靜等待著抽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