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021、劉健的小姨子

    在銀行門口的臺階上抽完一支煙,我漸漸冷靜下來。

    不管他是想磨礪我,還是在故意玩我,現在自己面臨的局勢很清晰,錢包里只有不到五百塊的零錢,這是我能掌控的全部資金!

    對了,還有一張銀行卡,上大學的時候,學校強制給辦的,跟林溪的卡掛鉤,以前我手頭緊了就給林溪打電話,她便給我劃幾千塊過來,可現在也沒法找林溪再要了啊!

    從錢包里掏出那張卡,回銀行查看,很久沒用了,里面整數只有三百,剩下的二十多,應該是利息。我來到隔壁營業廳,叫號取錢,因為是白金VIP卡,用不著排隊,坐在柜臺前,我遞進去兩張卡,說把里面的錢都取出來。

    柜員姐姐一看是白金卡,馬上起身,肅穆地用雙手從玻璃窗下面接過去,在卡槽里一劃,請我輸入密碼,我輸完之后,她揉了揉眼睛,讓我再輸入一遍,我黑著臉又輸入一遍,柜員姐姐疑惑地看著我,對著話筒說:“林先生,您確定都取出來嗎?”

    “別廢話,趕時間。”我不耐煩地說。

    柜臺姐姐板著臉,分別將兩張卡里的錢取出,一共424.32元,那兩分錢并沒給我,算了,不跟她一般見識,我將錢和卡塞進錢包,快速離開銀行。

    出來后,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我把錢重新數了一遍,還不到九百塊,創雞毛業,踏踏實實找個工作算了。

    先找個落腳點吧,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曉鈺,但肯定不行,董事會上,蔣阿姨一看爸爸跟我斷絕父子關系,馬上了翻臉。她相中我,只怕多半因為我是林毅的兒子,可現在我不是了……咦,對了,她還送我一塊江詩丹頓的手表呢,肯定很值錢,先變現再說,這可是贈與,我跟他又沒有什么母子關系,從法律層面來講,她是不能收回的!

    雖然這樣很不地道,但我現在窮途末路,沒辦法,等以后有錢了再還給她就是了。

    話說回來,知道我被趕出家門后,蔣阿姨還能答應曉鈺繼續跟我處對象么?

    不管那么多了,先解決溫飽問題比較重要,可我將西服口袋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找到那塊表,突然想起,表被我落在林溪車里了!

    躊躇半天,我還是給林溪打了電話,說到底我倆算是同病相憐,可她被逐出公司,手里還有一千萬呢,我連一千塊都沒有,但畢竟母子一場,她不得幫幫我啊!

    然而,她關機。

    我嘆了口氣,要不,找姐姐幫忙?只要我開口,她肯定能幫我,姐姐工作兩年了,手里或許會有些積蓄,但我不想找她,因為她姓林。

    沒招,只能找劉健了,我剛想給他打電話,進來條短信,是姐姐的。

    峯,晚上回家吃飯。

    我沒回復,回毛家啊,那又不是我的家!

    給劉健打電話,這回他接聽了。

    “草泥馬!昨晚干啥來著,怎么不接電話,害得我差點被人給打了!”我罵道。

    “臥槽?誰敢打你啊!”劉健怒了,“你跟我說,我馬上找人把他給做了!”

    “別幾把裝逼了!草!你有哪膽兒么!”我倆說話從來都是樣,讀者勿怪,習慣就好了。

    “呵呵,咋的了林大少,挺長時間沒找我,想你嫂子了吧!”

    你見過這種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子的煞筆么?不過有啥說啥,劉健媳婦確實很漂亮,還是鄰家小妹那種,才20,罪過啊!

    “見面說吧,在店里么?”我問。

    “你小子挺會挑飯點兒啊,我媳婦正炒菜呢,過來吧,咱倆喝點,你嫂子她家老妹也在這兒,那孩子老仰慕你了,真的,正好可以陪你喝!”劉健銀蕩地說。

    “操……”我掛了電話。

    劉健媳婦的小妹?不就是他小姨子么!

    我正琢磨會不會長得像劉建媳婦一樣水靈,姐姐的電話打進來了,劈頭蓋臉就問:“你咋不回信息啊?”

    “啊……剛才撒尿來著。”我扯謊說。

    “晚上回來,姐給你下面吃。”

    “不用了吧……”我嘴上說不要,可身體卻很誠實,又給我下面吃!

    “爸回醫院了,晚上肖叔值班,就我一人在家你放心啊?”姐姐嬌嗔道。

    “……好吧。”我委屈地說。

    “嗯,我先上班去了,五點回來,別忘了啊!”

    “噢……”

    我剛想掛電話,姐姐又說:“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爸說了,不要把你跟他沒有血緣關系的事情告別別人,誰都不要告訴,知道嗎?”

    “呵呵,行。”

    “一定記住啊!爸爸說這件事很重要的!”

    “知道了,啰嗦。”我掛了電話。

    這老家伙,把我趕出家門,又不想讓別人說他的閑話,好處都讓他一人占了!之前對他的好感,瞬間蕩然無存。

    想打車去劉健家,算了,省點錢吧,他的修車店開在市區,離這里不遠,走路過去也就二十分鐘的樣子。

    不過走了一半,我就改變了主意,招手攔下一臺出租車,媽的,皮鞋太磨腳了!

    到了劉健的“至誠車行”,他正穿著工作服訓兩個小工,我點著一支煙在旁邊默默看著,好像是倆小工拆一臺老奧迪發動機的時候,不小心掉在地上,給磕壞了!

    “這月工錢,一人扣你們一百!”劉健插著腰,飛揚跋扈道。

    “劉哥……那這發動機怎么辦?”一個小工弱弱地問。

    “還能怎么辦,裝回去唄!”

    “可是油底殼整裂了,會漏機油的啊……”那小工又說。

    “你傻啊!”劉健踹了他一腳,“不壞,下次怎么修啊!不漏機油,咱家機油你買啊!市政府的車,又不是個人的,你慌什么!”

    倆小工趕緊把發動機重洗吊起來,往奧迪里塞。

    “呀,林少,來了咋不知聲?”

    “操,終于知道你錢是怎么掙的了,這也太黑了!”我遞給他一支煙。

    “不黑怎么賺錢啊!哈哈,走,上樓!”劉健勾著我的脖子,穿過修理間,上了二樓。

    “上次把瑪莎拉蒂給你修,你該不是……”我皺眉道。

    “凈扯淡!林少的車,我哪兒干啊!”

    這是一間臨街商鋪,兩層,很大,面積能有幾百平米,一層是修理間,二樓被打了隔斷,一邊是辦公室和員工食堂,另一邊是劉健住的地方。

    劉健在市區也有正經的房子,但他說喜歡聞機油味,就把修理部當家了。

    上到二樓,走廊對面的廚房里,有兩個美女,一個是劉健的媳婦,正在炒菜,另一個應該就是劉健小姨子,可惜她背對著我,不過身材倒是極好,高高瘦瘦的,清爽的馬尾辮,上身緊身背心,下身牛仔短裙,兩條大長腿下面,踩著一雙涼拖鞋。

    “來了啊,林少!”劉健媳婦跟我打招呼。

    “嫂子好。”我謙恭地說,電話里玩笑歸玩笑,我怎么可能真的覬覦兄弟的女人……額,我說這種話,是不是會被打死?主要是,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劉健媳婦拽了拽那個女孩的胳膊:“林少來啦!”

    那個女孩依舊切菜,可能是沒好意思回頭看我。

    “呵呵,這小妮子,”劉健笑道,“剛才還吵吵吧喊的,說今天非得獻身給你不可呢!”

    尼瑪!獻身給我!不是說只陪酒嗎?

    跟劉健來到他的起居室,已經炒好了兩個菜,白酒也倒上了。

    “咋樣,稀罕不?”劉健一臉淫笑地問我。

    “又沒看著臉!”

    “嘿嘿,馬上不就看見了么!”劉健話音剛落,那小姑娘就出現在了門口,手里端著一盤韭菜炒雞蛋。

    怎么看起來這么眼熟呢!女孩看見我,也是一驚!

    “咱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我疑惑地問。

    “我看哥也有點面熟……”女孩也羞羞地說。

    啊!我想起來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