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022、林溪的邀請

    “哈哈,一見如故嘛!興許前世是夫妻呢!這不挺好的!”劉健接過女孩手里的菜,“我給你倆正式介紹一下,小青,這就是姐夫經常跟你提的林少;林少,這是我媳婦的表妹,叫趙青。”

    “呵呵,你好,”我大方地伸出手去,“給你的益達,吃了么?”

    她是昨晚我買小雨衣時候,那個超市的美女店員!

    “是你啊,哥!”趙青恍然大悟,趕緊在圍裙上擦擦手,伸了過來。

    因為我昨晚穿的是休閑裝,而今天穿的是西裝,頭發還打了啫喱水,做了帥氣的造型;而她昨晚穿的是工作服,頭發盤起來了,今天又穿的這么火辣,所以剛才第一眼,我們才沒相互認出來。

    “呵呵,你們聊,”劉健拍拍我肩膀,“我給林少炒個菜去!”

    握著她的手,好滑嫩,有點不想松了呢,趙青也是,抿嘴低頭,小手緊緊捏在我手里,貌似也不想放開。

    氣氛有點尷尬,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坐吧。”我最終還是把手松開,紳士地幫她拉出椅子,然后坐在她的對面。

    趙青坐下,抬起頭看著我,原本驚喜的神色,卻黯淡了下去:“哥,你有女朋友了啊……”

    “是啊,有了。”我可不想騙趙青,雖然她昨晚就對我有想法,想要我電話,而且聽劉健的意思,她又仰慕我的名號很久,肯定是劉健沒少在她面前吹噓我當年有多猛,她這種小小年紀就不上學、開始混社會的小姑娘,最喜歡痞子男生了。

    “那昨晚……”趙青低下頭,“早知道我就不賣給你了!”

    我啞然失笑,這小心眼兒,不賣我不會換一家買啊!

    “那你們……做了沒有?”趙青又抬起頭,期待地問。

    我搖了搖頭:“她媽回來了。”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趙青喜不自禁,拍手笑道。

    我黑著臉,喝了口桌上的雪碧。

    “啊……對不起,哥,”趙青趕緊道歉,“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哥,你是不是還是處啊?”

    噗!我一口雪碧,噴了她一胸!

    “啊!不好意思!”我胡亂抓過桌上的紙巾,幫她擦胸,手不經意戳到了軟軟的部分,趙青愣住了,臉刷地變得通紅!

    我意識到不妥,趕緊把手抽了回來,趙青拿過紙巾,蘸了蘸,可是我剛才那口雪碧實在不少,她整個胸口都濕透了,背心下面的花紋都顯露了出來。

    “我……我去換一身。”趙青起身,去了隔壁房間,應該是要換劉健媳婦的衣服。

    看著她婀娜的背影,我有點發蒙,她剛才問我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咋了啊?”劉健可能是聽見剛才趙青尖叫,跑進來查看。

    “我把她給整濕了。”我說。

    “啊?”劉健睜大了三角眼,“你他媽可真行,哈哈,這么快就給人家整濕了!”

    “別幾把瞎說!是衣服濕了!”我給了他一腳。

    “呵呵,那你們接著濕吧!”劉健躲開我的腳,壞笑著走了。

    不多時,趙青回來,換了件白色的T恤,臥槽,看得我鼻血差點噴出來,趕緊把視線移開!

    “額……”趙青知道我看見什么了,嬌羞道,“我姐內衣都太小,我穿不下。”

    “我、我出去抽支煙!”房間里有點熱,我看見趙青之后更熱,這要再待一會兒,三杯白酒下肚,而趙青又有那個意思,我肯定得犯錯誤啊!

    她絕對是故意的!我又不是沒看過女生的胸!她跟劉健媳婦的胸,都跟曉鈺差不多大小,目測34C的樣子,想穿劉健媳婦內衣的話,怎么著也能將就一下!

    “又咋了?”剛出門,劉健端著一盤花生米過來。

    “這頓飯我不能吃了,”我黑著臉說,“你下樓,我跟你說點事。”

    “啥事?都做好了咋還不吃了呢?”劉健不解道。

    “下來再說。”

    來到樓下,我把劉健拉到一邊,把我和爸爸解除父子關系的事情簡要說了一遍,當然,我跟爸爸沒有血緣關系的事情,我沒說。

    劉健問為啥劉叔把你趕出來,我扯謊說,因為我調戲林嵐,被他給看見了!

    “靠!怪不得你小子一直不讓我追你姐,原來是打算自己留著!”

    “別貧!現在我身上就八、九百塊錢,你幫我找個落腳的地方,再給我介紹份工作。”我扔了煙頭,又煩躁地點上一根。

    “缺錢吱聲不就行了,兄弟我百八十萬還是有的!”劉健嘚瑟地拍了拍胸脯,“用多少,我現在就給上銀行取去!”

    “我不用你錢,給我找個工作就行。”我謝絕了他的好意。

    “可拉幾把倒吧!你一闊少會干啥啊!”劉健撇嘴,不屑道。

    “能不廢話不?”我楞起眼睛,“趕緊的!”

    “還真找啊……”

    我瞪著他,劉健眨了眨眼,用拖鞋搓著地上的沙子,琢磨了一會,突然一拍腦袋:“對了,要不,你給我打工吧!”

    “給你打個屁工!我又不會修車!”我白了他一眼。

    “不是修車!你不是會開車嗎?我養了臺出粗車,最近那個夜班司機嫌錢少不干了,我正物色人手呢!”劉健認真地說。

    “麻痹!讓我開出租車!咋想的?”我狠狠給了他一拳。

    “那你還能干啥?”劉健反問。

    我琢磨了半天,也確實不能干什么,算了,先過渡一下再說。

    “可是我沒有證。”我指的是客運駕駛員的從業資格證,駕照我當然有。

    “誰查你那玩意!萬一真查,花錢給你補一個不就行了!”劉健滿不在乎地說。

    “嗯……”我又想了想,“那你能給我開多少錢?”

    “你隨便開價咯!要多少給多少!”

    “跟你說正經的呢,”我皺眉道,“親兄弟明算賬,你給那個夜班司機開多少,就給我開多少好了。”

    “三千。”劉健伸出三個手指說。

    我對工資還真沒什么概念,三千,能買件夾克,或者買兩雙運動鞋,還能請朋友吃頓飯,僅此而起,似乎少了點!

    “嫌少吧!給你開五千!”劉健大方地說。

    “別了,三千就三千吧,”我說,也讓我過過普通打工者的生活,“再幫我找個地方住。”

    “住我家不就行了么!我小姨子最近也住我家呢!嘿嘿!”劉健又銀笑起來,好像把小姨子賣給我,他也有快感似得!

    “不行,幫我租個房子。”我當然嚴詞拒絕。

    “拉倒吧你,合租你林少能干嗎?肯定得單人間吧!在市區租房子,單間至少兩千一個月!一半工資就沒了!”

    這煞筆,數學學得比我還爛!

    “哎呀,你就聽兄弟的,住我這兒得了,反正三個臥室呢!”劉健又勸道。

    “那好吧……”我只得答應下來。

    “得嘞!不就這點事兒嘛!走,回去喝酒!”

    “我還有事,再說晚上還得開車,不喝了,你把那個白班司機電話給我,我直接跟他交接。”我掏出手機,劉健可能以為我真不喜歡他小姨子,無奈搖了搖頭,給了我司機的號碼。

    我打過去,那邊很快接起:“誰啊?”

    聽起來有點耳熟呢!

    “我是劉健新雇的夜班司機,師傅,晚上在哪兒交班,幾點?”我禮貌地問。

    “噢,等我電話吧,忙著呢!”那邊把電話掛了,這給我氣的!

    算了,寄人籬下,還是夾起尾巴做人比較好,萬一把他給整急眼了,在車上動動手腳害我怎么辦!

    打車回家,準備把個人物品整理一下,拿到劉健這邊來,反正家里現在沒人。

    到家后,我掏出鑰匙開門,插了半天卻沒插進去!

    仔細一看,麻痹的,居然換了新鎖!這老東西做的也太絕了吧!

    我踹了幾腳門,剛準備離開,門卻開了!

    “額……”我一臉懵逼,“你怎么還在家?”

    面前站著的,是只穿著內衣褲、滿臉通紅、渾身酒氣的林溪!

    “心肝兒,”林溪顏色迷離,輕佻道,“怎么才回來呀,快來陪我喝酒!”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一時間大腦空白,居然鬼使神差地跟林溪進了房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