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040、SOLO林瑤

    “你倆別亂走,在這兒等我!”我起身沖出教室,噔噔噔往二樓跑!

    媽蛋的,林瑤這個小婊砸,又偽裝成林溪去忽悠我家曉鈺了!

    一口氣下到二樓,拐彎的時候,地上好像剛拖過,都是水漬,我不小心滑了一跤,還沒等起來,就看見“林溪”地從曉鈺班級里出來,優雅地走向中間樓道。

    “林瑤!你他媽給我站住!”我暴喝一聲,從地上爬起來追了上去!

    林瑤扭頭發現我,拔腿就跑!這一跑就徹底暴露她身份了,如果不是走廊里的學生太多,我估計她都能飛起來!

    等我追到曉鈺班級門口,差點跟聞聲出來的曉鈺撞了個滿懷!

    “哎,哥,你怎么也來了?”曉鈺問。

    “等我回頭找你算賬!”我瞪了她一眼,繼續追林瑤。

    咦?不對啊!林瑤是女的,怎么還跟曉鈺搞在一起,還吃我的醋吃的那么厲害呢!難道,林瑤是個拉拉?

    這里人多,林瑤跑不快,一直在的視線里,等我追到一樓的時候,她也才出教學樓門,跑向那個自行車棚,但是很快反應過來,她的粉色自行車并不在那里,但林瑤沒有往校門口跑,而是跑向宿舍區!

    我緊追不舍,雖然她很快,但在橫穿操場的過程中,還是被我追上了一段距離,因為她穿著林溪的修身西褲,跑的很是別扭!繞過宿舍樓,林瑤見跑不過我,所幸停在了這邊的籃球場地上,這里應該是初中部,幾個打球的小朋友看見這么漂亮的大姐姐,都停了下來,駐足觀望!

    這時,上課鈴響了,小朋友們戀戀不舍地回了樓里,林瑤轉身回來,冷冷地盯著我,我也停了下來,手拄膝蓋,大口喘著氣:“跑啊!草,這特么給我累的!”

    我的位置,正好封住了她逃往校門口的路徑,等我歇會兒的,再好好教訓你個小婊砸!

    很快,籃球場地只剩下我跟林瑤兩個人,林瑤輕蔑地笑了笑,開始活動脖子,又掰了掰手腕,然后半蹲,伸出那只跟西服衣褲極不協調的粉紅匡威鞋,壓腿抻筋,看來是想跟我再打一次!

    如果不是已經判定她就是林瑤,我真的難以相信眼前這貨不是林溪,這是什么易容術啊,簡直一模一樣,連頭發都——啊,我突然明白為什么林瑤要去理發店了!不是去剪頭發,而是去買假發的,面容可以通過某種技術改變,但是頭發長度不可以,林瑤的短發,不能變成林溪的大波浪卷兒!

    看來她早就知道我和林溪在跟蹤她,這才將計就計,弄了個跟林溪差不多的假發,把林溪迷暈在車里,又回到樓上來騙我!但我猜測她并沒有多大惡意,如果有的話,她完全可以在假扮林溪出現在我面前的第一時間,用乙醚將我迷倒,我是不會防備林溪的!

    “把假發摘了吧你,別激霸一會兒擋住你眼睛,打輸了又該找借口了!”我掏出一根煙點著,裝成不屑一顧的樣子,毛主度教導我們,要在戰略上藐視敵人!

    “沒想到你還挺聰明,這么快就識破我的計謀,還能猜到我會回來找曉鈺!”林瑤壓完左腿,站起,又蹲下,壓另一條腿。

    話說她的聲音也能跟著變化,變得跟林溪差不多,注意,我說的是差不多,現在仔細聽,還是跟林溪的聲音略有區別,畢竟我聽林溪說話聽了十年,林瑤肯定是在迷暈林溪之前,誘騙著跟她對話,用某種方式獲取林溪的聲線和音色,從而進行模仿,果然有些門道!

    “呵呵,雕蟲小技耳!”我抽了口煙,拽文道,畢竟這里是學校嘛,即便是打架,也得帶點書卷氣才和環境比較搭,“別激霸廢話了,等我把你打服了,咱倆再好好嘮!”

    “哼!大言不慚!之前輸給你,是因為你使陰招!”林瑤不服氣地說。

    “陰招?”我笑了,“什么叫陰招啊?襲擊你因部的招,就要陰招了?”

    “你!”林瑤的臉憋得通紅,“不要臉!太他媽下流了!”

    “我下流?你個女孩家家的,泡個帥哥我能理解,居然去泡我家曉鈺!瞅瞅你那樣,人不人妖不妖的!肯定沒少吃我家曉鈺豆腐吧?我看你才下流呢!”我反擊道。

    “我跟曉鈺是真愛!你是第三者插足!”林瑤暴怒,伸出食指指向我。

    “別激霸廢話了,來吧,我趕時間!”我做出拳擊的姿勢,不耐煩道。

    “哼!來就來!我會怕你不成!為了曉鈺,今天我也得跟你一決雌雄!”說完,林瑤就快步沖向我!

    “等下!”我伸手喝止,但林瑤的腿已經飄了起來,聽我喊停,她硬生生收回空中的擺腿,踉蹌落在我面前。

    “有病啊你!”林瑤眉頭緊皺,揉著腿內側,可能動作過大,抻到自己了,不過看她的樣子不太像,她正用手正摳那里,應該是衛生金移位了吧!

    這就叫不戰而屈人之兵!

    “你不用跟我一決雌雄啊!你是雌,我是雄,這點不用決!剛才你說了,為了曉鈺!好!我也是為了曉鈺!如果你今天能打贏我,曉鈺我拱手相讓!如果今天你輸了,哼哼,非但曉鈺我不能給你,就是連你也得給我!敢不敢答應?”我背著手,微笑著說。

    “你要我有什么用!煞筆,我可是正經的同性戀!”她這回徹底承認了,說實話我心里有點涼,她可是我的未婚妻!

    “那就是不敢答應咯?”我挑釁道。

    我的目的,當然不是真的為了收她,而是為了讓她臣服于我,按我說的做,那樣我才能帶她去美國,找林家家主幫忙!現在看來,林瑤對于林、蕭兩家的事情,知道的并不比我少,她女扮男裝潛伏在這里,壓根就是不想回家!

    她肯定不會答應,我剛要說“如果你不答應的話,那就退而求其次,你從此當我的小弟,聽我的命令!”以前打架收人的時候,我都是這么說的。

    沒想到,林瑤卻一咬牙,脫口而出:“怎么不敢!不就是讓你草一次么!來吧!”

    我受到了十足的驚嚇!

    難道,林瑤這是當“男孩子”當的時間太久,才會這么不在乎自己的貞操了嗎?

    我可是男的啊!

    “呵呵,那就來吧!”我吐掉嘴里的煙,揮拳試探著打向她的面門。

    林瑤稍微后縱躲開,剛一落地,就抬腿直接踢向我的雙腿中間!

    麻蛋的,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啊!這腿來的太快,躲是來不及了,我連忙夾緊雙腿,就在林瑤的腳背即將踢到那里的時候,終于止住她的攻勢,把她的小腳給夾住,我就勢一擰,雖然我這個姿勢很不雅,很不爺們,但畢竟我的腿比她粗一圈兒不止,肌肉的絕對力量遠勝林瑤,被我全力一擰,林瑤的身子也被擰了起來!

    “放開!”林瑤單腳跳著,跟時針似得轉了九十度,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但很快她重新站穩,揮拳掃向我的面門,無奈她的腿實在是太長,胳膊即便伸得很直,拳頭也只是擦著我的鼻尖掃過,夠不著我!

    “你這是自投羅網啊!”這給我逗的,把她最有攻擊力的腿給控制住了,我還能放了你不成?趁此機會,我開始用拳頭反擊,我的胳膊夠長,剛好能打到林瑤,她單腳站立,只能倉促格擋,擋的倒是很準,沒有一拳打在她身上,當然,我沒有使全力,怕她的小胳膊承受不住!

    過了兩招,她的氣勢漸弱,我決定不跟她繼續玩了,左手擺拳虛招,晃動肩膀,右手直拳隨后便到,徑直沖向她的胸口!我的拳頭是逆時針旋轉著打出去的,雖不懂招式,但在不斷的實踐過程中,我發現這樣旋轉著出拳,拳勁更為生猛,打到心臟的話,能直接把人給打的背過氣去!

    后來我看了電影《霍元甲》,發現李蓮杰用的霍家拳里面的殺手锏,居然跟我的想法不謀而合,也是這種旋轉直沖拳!

    林瑤識破了我的虛招,并未全力格擋,見我直拳襲來,她馬上用雙手交叉在胸前,擋住我的拳頭,但是這一拳我可是用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力道,拳鋒擦著林瑤手腕而過,還是精準地擊中了她的左胸口!

    然而,她居然沒事!我吃驚地收回拳頭,剛才的觸感軟綿綿的,這才反應過來,她是女的啊,那里有一層厚厚的緩沖!

    “麻痹!下流!”林瑤揉了揉胸口,回手一個巴掌扇了過來,我知道她扇不到我,微微往后傾身便躲了過去,沒想到林瑤這也是虛招,趁著我往后傾身,兩人之間出現空間的時候,她右腳突然點地而起,橫掃向我的脖頸!

    一只腳都可以啊!我趕緊用手擋,擋住了她的腳,卻沒擋住她的力道!我的胳膊被她踢開,粉紅匡威到底還是踢在了我的脖子上,只覺得眼前一黑,媽的差點被她踢暈過去!

    林瑤借此機會,想把被我夾住的腳收回,我怎么會那么傻,重新夾緊,但林瑤的右腿還在空中,身子橫著,腦袋墜向地面!

    她這是殊死一搏!我怕把她摔成白癡,趕緊伸手過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想幫她緩沖一下再落地,林瑤被我抓的上半身彎折上來,臀部先著的地,結果為了救她,我也失去了重心,撲向她的身子!

    咣!倆人的腦門狠狠撞在了一起!我的嘴唇上還留下了一絲觸覺,不知道親她哪兒了!

    都摔倒之后,林瑤的腳終于抽出我的腿,她從我身下滾到一邊,一骨碌跪了起來,旋即撲向我,想將我反壓在身下,我側身翻滾,她撲了個空,正好把后頸部暴露在我面前!

    機會啊!我想都沒想,把她拽進懷里,胳膊環上她的脖子,和制服張超的手段一樣——斷頭臺!

    我是躺在地上的,林瑤躺在我身上,仰面朝天,雙腿直蹬,兩手亂抓,想擺脫我的控制,我又不傻,剛才那一腳,踢的我現在耳朵還嗡嗡響呢,放了她的話,未必能打得過她!

    但是!這小婊砸,把手伸進了我衣服里面,居然開始撓我!

    這給我疼的,還很癢癢!但我強忍著,不能功虧一簣!

    十秒鐘之后,林瑤用手拍打著地面,終于認輸了!

    我松開手,大口喘氣,林瑤躺在我身上,咳嗽了兩聲,也大口喘氣。

    休息了一會兒,我看她還沒有從我身上下來的意思,便把她推到了一邊,我坐起來,轉頭瞅了林瑤一眼,她還躺著,一條腿搭在我的腿上,正揉著脖子,對我怒目而視!

    我掏出煙,抽出一支,剛要點燃,只覺得眼前一黑!

    林瑤的雙腿,突然暴起,將我的脖子死死絞住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