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060、林嵐給我戴綠帽子

    我回頭看那個美少婦,她表情淡定地看了看墻上的掛鐘,輕輕舒了口氣:“三叔歸西了,”

    “三叔啊,”我跪在床邊,嚎啕大哭,“你咋走的這么快啊,”

    這是我們這邊的風俗,人死的時候,都得大聲哭一哭,據說黑白無常聽見了就會過來,把死人的靈魂帶走,免得變成沒人要的孤魂野鬼,其實我主要是哭的是,尼瑪話還沒說完呢,兩塊鎖合閉之后,到底怎樣啊,

    干嚎了兩聲,我又回頭看那少婦,聽她口音是南方人,可能對本市情況不是很熟,林老三的后事,估計得我幫著處理,正好,我剛處理過三十多起,經驗豐富,

    可美少婦還是面無表情,不哭不笑地看著我,別說,她長得挺好看的,皮膚很白,彎彎細眉,櫻桃小口,化著淡妝,典型的江南水鄉美女,雖然穿著寬松的睡衣,但掩蓋不住她前凸后翹的身材,比林瑤大多了,看上去很舒服,用三個字來形容,那就是風韻猶存,

    “姐啊,火化還是怎么的,”我問,

    土葬的話,我也能聯系到人幫忙,

    “火化,”美少婦笑了,“姑爺您以為三叔死了,”

    “你不是說他歸西了么,”

    “咯咯,不是‘歸西’啊,姑爺,”美少婦掩嘴偷笑,走過來用手摩挲下林老三的眼瞼,

    少婦睡衣領口不小,附身下來,露出一大片雪白,看得我的視線都挪不開了,

    “是龜息,烏龜的龜,氣息的息,三叔內傷太重,這么撐下去肯定會仙逝,所以,奴家給他服下祖傳的‘龜息茯苓膏’,藥發后與死人無異,氣血不通,內傷之毒便會漸漸散出體外,七日后蘇醒,傷就能好大半了,”

    “原來如此,”我恍然大悟,虛驚一場,

    那就只能七天之后,再來問林老三了,

    “是不是得找個地方安置三爺爺的‘尸體’,”我又問,現在是初秋,天氣還很熱,肉體氣血不通,這么放著,還不得臭了啊,

    “姑爺英明,”美少婦莞爾一笑,“得勞煩姑爺為三叔找個冰冷之地,”

    “停尸間行么,”我問,“殯儀館我有熟人,”

    “嗯,”美少婦猶豫了一下,“也可以,”

    二十分鐘后,殯儀館的靈車來到樓下,兩個搬尸工把林老三抬下樓,放進尸體金屬箱里,拉去殯儀館,我給那邊的宋館長打了個電話,也沒說別的,就說這是我一位老師,請宋館長關照一下,暫時將其置于冷柜之中,按他們那邊的習俗,得七日之后,國外的親屬回來了才能火化,

    美少婦跟著靈車去殯儀館了,臨走的時候,她問我,家里是不是缺傭人,二小姐和三叔都不在,她閑著沒事干,

    我當然婉拒了,但美少婦說,姑爺你是現在兩家的主事人,奴家就是您的仆人,所以別客氣,您若不使喚奴家,奴家會心中不安的,

    我一尋思也是,那就讓她暫時在我家吧,養父和林溪都不在,家里怪冷清的,人多可以熱鬧些,還能讓她陪陪林嵐,便給了美少婦我家的地址,讓她安置好林老三后搬過來,

    美少婦也姓林,叫林美蘭,是林老三堂弟家的女兒,

    她們都是林家內侍,當年,林美蘭是作為林瑤的小奶媽,跟林老三一起潛回的大陸,那年她十八,今年已經三十六歲,一直未婚,

    林美蘭走后,我開車回家找林嵐,在路上,林悠娜給我發了條信息,只有四個字:搞定,刪除,

    我照她吩咐刪了信息,呵,這美女軍官的效率可夠高的,這么快就搞定了,

    回想起在軍營的事情,我不禁有點后怕,自己確實托大了,這幸虧現在的兵都是九五后,一代天驕,天生叛逆,懂得自己思考,還會權衡利弊,知道在那種情況下最理智的選擇,就是放了我,那樣就是零風險,大不了再想辦法抓就是了,畢竟我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敵人,他們根本犯不上冒著“全軍覆沒”的風險,跟本大師較勁,

    若是再往前推二十年,甚至是十年,我想,我決計走不出那座軍營,

    因為那時候的兵,可全都是戰爭機器,領導一聲令下,就是讓你往火坑里跳,你也敢跳,而且不會去問,為什么要跳火坑,

    時代不同了,現在的年輕人,個性太足,有自己完全獨立的人格,同時缺少熱血精神,當然,有時候熱血這兩個字,約等于傻逼,之于當今社會,這是一種進步還是一種退步,我不知道,

    快到家的時候,我給林嵐打電話,問晚上做什么吃的了,

    林嵐在電話那邊支支吾吾半天,說小峯你隨便吃點什么吧,姐忘做飯了,

    我感覺不對勁,問她怎么了,林嵐小聲說,正跟人在外面吃飯呢,

    是不是姐姐學校的同事,聽說林嵐父親去世,來陪她的,

    我在附近飯店要了兩個菜,讓他們做好了給我送家里去,

    停好車上樓,剛開門,就撲面而來一股香水的味道,不是姐姐的香水,聞起來好像是男士香水,還挺好聞的,我并未多想,憋著泡尿呢,換上拖鞋去廁所,酣暢淋漓地尿完我才發現,馬桶的坐墊怎么立起來了,只有林嵐自己在家的話,她無論噓噓還是便便都沒理由把這玩意立起來啊,

    難道,家里來過男人,

    我又來到林嵐的臥室,房間整潔如故,但是床單有些凌亂,兩個并排坐過的屁股印,清晰可見,但貌似沒發生別的事情,我剛要離開臥室,無意中瞥見,門口的垃圾桶里,有個粉紅色的東西,跟憋掉的氣球似得,里面還有乳白色的液體,

    尼瑪,肯定是鄔博宇來過,軟磨硬泡,把林嵐給……

    林嵐怎么能這樣啊,養父尸骨未寒不說,我跟她幾天前才在那個集裝箱里,把初次交給彼此,那難道還不算定下終身嗎,

    這幾天實在太忙,我們還沒抽出時間坐在一起好好談談,可是,之前在賓館那天晚上,她不是說好要和鄔博宇分手,跟我在一起么,怎么又把那小子帶家里來了,而且居然還發生了關系,發生了關系,發生了關系,悲憤的事情說三遍,

    這給我氣得,肺都要炸了,喘著粗氣,馬上給林嵐打電話,

    “喂,”林嵐聲音依舊很小,“不是讓你自己弄點吃的嗎,還打電話過來干嘛,”

    “你在哪兒,”我強壓怒火,冷聲問,

    “跟朋友吃飯呢,”

    “我知道,在哪兒吃飯呢,”

    “米蘭西餐廳,怎么了啊,”

    “跟誰吃呢,”我又問,

    “……你問這么多干嘛,沒事我掛了啊,”

    “是不是跟鄔博宇,”我這句話還沒說完,林嵐就掛了電話,

    米蘭西餐廳,是吧,

    燭光晚餐,是吧,

    打完炮,再整一把浪漫,是吧,

    呸,奸夫淫婦,

    我去廚房撕了個食品袋,用筷子把那只用過的套從垃圾桶里夾出來,放進食品袋,密封,這可是證據,

    下樓,一路按著喇叭、開著雙閃,堵車了就走人行道,多高的馬路牙子也直接上,只用了十三分鐘,就來到城市另一邊的米蘭西餐廳,

    果不其然,門口停著那臺眼熟的黑色奧迪A8,是鄔博宇的沒錯,尾號666,

    我把瑪莎拉蒂橫著停在奧迪車頭前面,免得待會兒他開車跑掉,

    西餐廳門口的保安馬上跑了過來:“哎,先生,您不能這么停車啊,那邊有空位的,”

    “空你媽,”我一腳踹翻保安,沖進西餐廳里,掃視一樓的散臺,但并未發現這對狗男女,

    肯定是在二樓的包房里,我又沖上二樓,挨個包間踹開門查看,終于在第四個包間里,看見了鄔博宇、林嵐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女生,

    “鄔博宇,我操你媽,”我一腳把鄔博宇從沙發上踹坐到了地上,又隨手抄起桌上的紅酒瓶,照著他腦袋削了過去,

    開瓢,那是輕的,老子現在要打死你,

    “小峯,你干嘛,”林嵐見狀,死死拉住了我抓紅酒瓶的胳膊,

    “滾,”我掰開林嵐的手,把她給推到一邊,

    盛怒之下,我用力過猛,林嵐倒地的時候,腦袋撞在了桌角上,當即血流不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