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061、情到濃時淺亦深

    “啊,”那個陌生女孩尖叫起來,林嵐用手摸了摸腦袋,一看全是血,身子晃了晃,倒下了,

    “姐,”我趕緊丟掉紅酒瓶,抱起林嵐就往包房外面跑,

    “喂,怎么回事啊你,”鄔博宇在身后喊,

    “操你媽,你給我等著,”我罵了他一句,抱著林嵐跑下樓,丟進瑪莎拉蒂后座,得趕緊上醫院,救人要緊,

    路上,林嵐一直在后面哼哼唧唧地叫痛,這給我心疼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模糊了視線,我下意識地打開了雨刷器,操,怎么變做這么傻逼的事情,

    我把右手伸到后面,緊緊抓著林嵐發涼的手,可千萬別出事啊,

    快到醫院的時候,從后視鏡里發現了鄔博宇的車,緊跟在我后面,車里的副駕駛上貌似還坐著剛才那個女孩,難道是追過來要報復我嘛,

    現在可沒時間搭理你們,

    到醫院門口,我剛把林嵐抱出,就有幾個護士推著小車迎了上來,七手八腳地把林嵐抬上車,推去搶救室,我一臉懵逼,她們是怎么知道林嵐要來的,

    這時,鄔博宇和那個女孩也進了醫院,來得正好,正愁沒地方撒氣呢,

    “小峯,你是不是誤會了,”鄔博宇向我這邊走了過來,

    我二話沒說,上去就給了鄔博宇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上,

    “哎哎,”那個女孩拉住我,“你怎么這么野蠻,”

    “關你屁事,放手,要不連你一起打,”

    “怎么不關我事,他是我對象,”女孩氣憤地喊道,“你能不能冷靜一點,聽我們把話說完,”

    她對象,我一臉懵逼,慢慢放下了拳頭……

    女孩叫周曉媚,是育才高中的英語老師,也就是林嵐的同事,從外貌上并不輸于林嵐,家境也不錯,父親是市交警大隊隊長,母親在西城大學當副教授,

    當林嵐知道和我非親生后,就琢磨該怎么跟鄔博宇說,她心底善良,怕直接甩了鄔博宇之后,他會很傷心,林嵐也會很內疚,畢竟,這是林嵐對不起他,

    于是,林嵐決定給自己找個備胎,便對單身的周曉媚說要給她介紹對象,對方是個高富帥,父親也在政府部門工作,

    一問才知道,鄔博宇的爸爸和周曉媚的爸爸還是老同學,現在一個交通局長,一個交警隊長,也算是門當戶對,林嵐給周曉媚看了鄔博宇的照片,周曉媚很是滿意,說可以試著處處看,林嵐這才心里有底,跟鄔博宇說了實情,當然,沒說我姓是蕭家少主的事情,只是說我們姐弟并非親生,一直相互愛慕,現在關系澄清了,我們準備在一起,

    一開始鄔博宇很生氣,不過在看了林嵐給他發的周曉媚照片后,鄔博宇也有點動心了,男人嘛,對美女總是沒有什么抵抗力,而且這事兒說打底,也怪不上林嵐,對不對,

    林嵐正要安排倆人見面,結果養父出了事,一直在忙,直到今天下午,林嵐才騰出時間,把鄔博宇和周曉媚叫到了我家,倆人一見鐘情,都在海外留過學,都不是處了,觀念比較開放,林嵐看出來倆人的意思了,就借口出去,說晚飯時候才會回來,讓他們倆單獨在一起,

    倆人矜持了一番,就搞上了,要那啥的時候,周曉媚說不行,無T不愛,

    鄔博宇著急辦事,懶得下樓去買,就去我房間踅摸了一圈,在我桌上發現了那個東西(上次在趙青超市買的),就拿來用了,

    打了一炮,倆人變得如膠似漆,相見恨晚,約定晚上去賓館再好好玩玩,為了感謝林嵐這個紅娘,鄔博宇決定請她吃飯,也算是“好聚好散”嘛,周曉媚也覺得應該請,把林嵐叫了回來,三人開車去米蘭西餐廳吃飯,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用再說了吧,

    “對不起,博宇哥,”我滿臉羞愧地鞠躬道歉,確實是誤會一場,我太沖動了,連問都沒問就動了手,

    其實踹開包房門的時候,林嵐單獨坐在一邊,鄔博宇和周曉媚并排坐在一邊,看到這種坐法我就應該猜到他們倆的關系啊,唉,妒令智昏,

    “沒事,”鄔博宇揉著腫起來的腮幫子苦笑,遞給我一支中華煙,

    “不過,博宇哥,”我給他點著,“我并不后悔揍你這一頓,”

    “怎么呢,”周曉媚不解地問,剛才一直在是她在說,說到倆人在林嵐床上翻滾的時候,她臉紅了,現在兩抹緋紅還未褪去呢,

    “你摸沒摸過我姐的手,”我虎著臉問,

    “啊,摸、摸過,”鄔博宇被我打怕了,支支吾吾地說,

    “親沒親過嘴兒,”我又問,

    “那絕對沒有,你姐不讓我親啊,”鄔博宇一臉苦逼地說,

    “幸虧沒有,不然,我還得再揍你一頓,”我繼續板著臉,心里卻在偷著樂,林嵐不讓他親,那是因為心里一直有我,即便是在我們的關系還沒澄清的時候,

    鄔博宇松了口氣,周曉媚顯然是被他給草舒服了,撒嬌似得拉住鄔博宇的胳膊:“即便是他和你姐做過,我也不生氣,”

    “可我生氣啊,行了,你們接著搞去吧,”我擺了擺手,剛才一個護士從搶救室出來,對我們說不用擔心,林嵐只是皮外傷而已,沒有傷及腦部,她可能是有點暈血,嚇得,

    所以,我們仨才能在這兒扯犢子,

    “行,那你好好照顧你姐,”倆人勾肩搭背地走了,周曉媚愛憐地摸著鄔博宇的腮幫子:“親愛的,臉還疼不,今晚是不是不能玩騎顏了啊,”

    尼瑪,這家伙肯定是在島國留的學,別問我怎么知道的,我可什么都不懂,

    又等了十來分鐘,搶救室紅燈變綠,姐姐出來了,是自己走著出來的,額頭上貼了一塊方形紗布,我問醫生要不要住院,醫生說不用,直接回家就行了,但是不能做劇烈運動,可能會崩開傷口,

    鄔博宇已經把醫院的賬結完,我直接把林嵐扶進車里,開車帶回家,

    路上,林嵐一直看著車窗外的風景,一句話都沒說,肯定還在生我的氣,

    我也沒敢說話,估計她能猜到,周曉媚已經把實情告訴了我,我才會像現在這么老實,

    到家后,林嵐直接進了臥室,燈也沒開就躺在了床上,但是并未關門,

    我不敢進去,趴在門口半天,琢磨著應該怎么道歉,可想了半天,那句“對不起”還是沒說出來,最終換成了:“姐,你想吃點啥不,”

    剛才她們可能只顧著說話,餐桌上的東西都沒怎么動,

    “以后別叫我姐了,行嗎,”林嵐沉默半響,在床上背對著我,冷冷地說,

    “嗯……行,”

    林嵐從床上坐了起來,依舊沒有回頭,又過了半響,她才開口:“給我下面吃,”

    “好,好,這就去煮,”我高興壞了,她這肯定是原諒我了啊,

    來到廚房,我一邊哼著小曲,一邊燒開水,不會做,但是我看過林嵐下面,好像把掛面放里鍋里煮軟了就行,反正冰箱里有大半瓶現成的肉醬,那還是一個禮拜前,林溪給榨的呢,

    唉,不知道現在她和林瑤咋樣了,活著肯定是活著,要不張璇也不能帶她們走,

    不行,還得繼續追查無相門的下落,哪怕暫時打不過張璇,不能給養父報仇,也得先把林溪和林瑤救出來才行啊,

    面很快煮軟,我嘗了嘗,有點過了,湊合吃吧,盛出來放在碗里,撒上肉醬,就端了出來,

    林嵐已經換上她那套粉色睡衣,雙腳踩著椅子下面的橫杠上,拿著筷子,正巴巴地坐在餐桌邊等著,不像是剛受過傷的樣子,

    我恭敬地把面放在林嵐面前:“主子,您請慢用,”

    林嵐撇嘴一笑,但馬上又把笑容收了回去,假裝板著臉,挑起一根面條,卷在筷子頭上,蘸點醬,放進嘴里,眉頭緊皺,又把面吐回到碗里,

    “怎么了,”我緊張地問,

    “你嘗嘗,”林嵐一副橫眉冷對的樣子,把筷子遞了過來,

    我接過筷子,夾起幾根面條送進嘴里:“沒問題啊,”

    “蘸醬啊,”林嵐虎道,

    “噢,”我又夾起幾根,蘸醬再吃,

    瞬間明白了,

    林嵐抱著肩膀,靠在椅子上,歪著頭看我:“知道錯哪兒了么,”

    “唔、唔,”我含著那面點頭,醬剛從冰箱里拿出來,特別涼,我記得以前林嵐煮面,都是把肉醬放在微波爐里先打一下,再撒在面上的,

    “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一看就沒走心,”林嵐嘟起嘴,把臉別到了一邊,

    “嗯……我這就去熱醬,”我吞下面,端起那碗面,準備回廚房處理一下,

    “不用了,”林嵐指了指桌上,我又把面放了回去,

    “你再吃一口,”林嵐說,

    “噢……”我又夾起一大口,蘸醬放進嘴里,她肯定是在懲罰我,

    沒關系,我認罰,只要你開心就行,

    “別動,”

    我剛把面放進嘴里嚼了一口,林嵐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滿臉疑惑地走到我面前,盯著我的嘴唇看,

    怎么了,我不敢動,是不是吃到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突然,林嵐毫無征兆地捧起我的臉,閉上眼睛,踮腳親我,

    她用舌頭撬開我的嘴,硬是把我嘴里的面條給搶了過去,

    我都木了,還可以這樣啊,

    林嵐搶走面之后,舌頭又在我嘴里轉了兩圈兒,這才讓彼此嘴唇分開,林嵐腳落下,往后退了一步,背著手,開始嚼面,嚼了兩口吞下去后,她得意洋洋地沖我笑:“這樣不就不涼了么,”

    我舔了舔嘴唇上余下的肉醬,咸咸的,緩了好半天,才沒暈過去,

    渾身上下,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感覺,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可能上次在集裝箱里我們那個過了,但我一點印象都沒留下,

    剛才那個,貌似是我和林嵐的初吻,居然被一坨面給搞得狼狽不堪,

    “啊、啊,”林嵐櫻唇張開,指了指自己的嘴,意思還讓我那么喂她,

    還喂個毛線,我直接撲了上去,抱起她的臉,把舌頭喂給她吃,林嵐可能早就料到我會這么做,沒有絲毫反抗,抱著我的腰,緊緊貼著我的身體,用舌頭熱烈地回應,倆人一邊親,一邊往臥室方向移動,轉著圈兒,衣服散落一地,等到了林嵐臥室,我身上只有一條褲衩,林嵐只剩下腳下的一雙棉襪了,

    我剛要把她壓在床上,林嵐卻一把將我推開,

    “怎么了,”我悵然問,又不讓了,

    “去你屋吧,這床下午他倆用過了,床單還沒洗呢……”

    林嵐指了指隔壁我的房間,一臉嬌羞地說,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