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086、林峯的真正實力

    我分析,這個房間有可能是設備間,也有可能是放置貴重財物的地方,總之,我去前臺的話,人家肯定不會給我開這門就是了,既然已經走到這步,也不差再多干一票,趕緊先把人救出來再說別的,

    于是,我掏出那條沒用上的C4,將線重新插好,把倒計時從十分鐘調成了十秒鐘,貼在了門鎖處,

    “喂,里面的人聽著,盡量遠離門口,我要炸門了啊,”我沖里面喊了一聲,“聽見了給個動靜唄,你們這倆磨人的小妖精,”

    “嗚,”有一聲回應,過了幾秒鐘,又嗚了一聲,這次聲音顯得更遠了些,應該是已經遠離了防盜門,

    我這才放心地按下開關,馬上跑到樓道藏了起來,

    噗,

    聽聲音不太對,跟想象中的爆炸聲并不一樣,跟個屁似得,我探出頭查看,防盜被黃色的硝煙包裹,威力也不小啊,門都變形了,

    我跑回去,撲掉煙霧,炸的剛剛好,門鎖損壞,燒出一個洞,我蹲下往里瞅,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見,用手試探了一下洞口的溫度,并不算高,我把手伸進去,握住鎖的殘骸晃了晃,鎖掉了下去,再用力一拉,門就開了,

    得快點才行,走廊里可是有監控的,

    我掏出手機,打開手電筒功能往房間里照,里面肯定沒燈,或者沒電,林溪最怕黑了,如果有燈,她又能自由移動,不至于讓屋里這么黑,

    兩個妞都蜷縮在最里面的墻角,手腳分別被捆綁著,我跑過去,撕開她們嘴上的膠帶,用飛刀割開她們手腳上的繩索,把車鑰匙交給了林溪:“快走,”

    “那你怎么辦,”林溪問,

    “別管我,本少主自有妙計,”我拍了下她大腿以上腰部以下的地方,把她推向門口,

    “能行么你,”林瑤疑惑地問,

    “快走吧,走樓梯,遇到人盤問的話,就說三樓發生了爆炸,好可怕啊,”我學小女生的樣子,扭捏地說,

    倆妞出去后,我用手機在房間里照了照,兩邊的墻上都是保險柜,大概明白了,這是酒店客人寄存貴重物品的地方,林溪和林瑤也算是貴重物品吧,所以自然而然“寄存”在這里了,

    出了房間,看著林溪和林瑤拉著手進了樓梯間,我點著一支煙,等著保安上來,我要是跟她們一起走的話,保安上來抓誰啊,

    開個玩笑,我留下是為了給她倆打掩護,

    抽了兩口煙,果然有兩個保安氣喘吁吁地從樓道那邊跑了上來,我沖上去,沒跟他們廢話,直接踹倒,下面還有幾個保安,堵住了樓道,手里還有警棍,我怕馬失前蹄,轉身跑向電梯間,那里位置比較開闊,適合走位,打起來更容易贏,

    正巧,電梯門開了,兩個保安從里面出來,可能是在監控畫面上看過我,直接揮警棍朝我腦袋砸來,我閃身躲過,哈腰鉆到兩人中間,摟著他們的腦袋對撞到一起,兩人面條似得癱軟下去,我進了電梯,快速按下1,門關剩下二十厘米的時候,那幾個保安追了過來,跑的最快的,把手伸進電梯想卡住電梯門,我充分利用詠春拳的義理,后發先至,快速出拳,把他的手給打了回去,馬上收回拳頭,電梯門剛好合閉,

    趕緊按緊關閉鍵,這樣外面的人即便按開門鍵也沒用,

    電梯下到一樓,門打開,這里并沒有保安,但我出來的時候,發現林溪和林瑤在另一邊被幾個保安給圍住了,

    “對,是他,就是他干的,抓我們干嘛,我們是路過的啊,”林瑤指向我,高聲叫道,

    這時那幾個保安又從三樓跑了下來,也指著我喊:“快抓住他,”

    圍著林溪、林瑤的的保安,馬上向我蜂擁而來,

    十幾個人,打個毛線啊,我撒腿就跑,沖破門口另外兩個保安的封鎖,出了酒店大門,跑得太快,差點跟一臺賓利撞上,賓利司機也嚇一跳,一個急剎車,沉重的車頭頓了一下,我拍了拍賓利車頭,繞過去繼續跑,這時才發現,賓利后面還跟著四個步行的黑衣人保鏢,他們反應很快,馬上追了上來,其中一個個頭很小,跑的卻跟獵豹似得,我第一次回頭,他距離我能有五六米,第二次回頭的時候,他已經在我身后不到兩米的距離,第三次回頭,他正好飛撲過來,伸手抱我的腰,

    我下意識躲閃,他沒抱住,撲在了地上,但我在奔跑過程中被他這么一抓,身體也失去了平衡,踉蹌了兩步,速度變慢,被后面的三個保鏢給追上了,其中一個,又飛撲過來,將我撲倒,緊接著,另外兩人還是飛撲,三個人將我重重壓在身下,

    尼瑪,這幾個家伙,是不是游泳隊退役改行當的保鏢啊,

    那群制服保安,也都追了出來,沒轍了,我只得束手就擒,被保安們前呼后擁地押送回酒店門口,那臺賓利車門打開,下來一個休閑裝的帥哥,這不是王少么,他應該在體育場VIP包房里看演唱會啊,怎么跑這兒來了,

    我猜他肯定是爆炸事故之后,為了安全,從VIP通道出來,不再繼續看了,

    有錢人的命,當然不會比普通人珍貴,但他們無論到哪里,安全措施總是做的很好,看演唱會有VIP通道,出門在外有私人保鏢跟隨,所以,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有錢人逃生的機會,會比普通人大許多,也就是說,有錢人的命,還是會比普通人珍貴,

    這么說,沒毛病,

    “怎么回事,”王少摘掉墨鏡,皺眉問,

    “王總,這小子把咱們客房寄存處給炸了,”一個看起來是保安隊長的人說,

    “閑著沒事兒,你炸那地方干嘛,偷東西啊,”王少蹲下來,轉著墨鏡腿兒,饒有興致地問,

    不要問我為什么他會蹲下來跟我講話,因為我被他們給按在地上了,正趴著呢,

    “我們做事,不需要向你匯報吧,”我靈機一動,冷冷地說,

    “你們,你們是誰,”王少笑了,“我是這家酒店的法人,你炸了我的地方,我怎么就不能過問了,”

    “我是龍組的人,正在執行任務,”我誆他道,

    “龍組,哈哈,現在的賊可真是的,什么身份都敢冒充,”王少搖了搖頭,站起身來,走向酒店門口,好像不打算陪我玩兒了,

    “你不信,”我繼續裝逼,“不信你可以試試,你已經耽誤了我的工作,等我領導來接我,看你怎么交代,”

    “嗯,”王少停下腳步,轉回身來又蹲下,拍了拍我的臉蛋,“你嚇我啊,”

    “只是忠告你罷了,”

    王少見我這么鎮定,臉上閃過一絲猶疑,起身從懷里掏出手機,找到一個號碼撥了過去,

    “喂,是李廳嗎,我小王啊,啊,沒沒,這不跟您匯報一下工作嘛,我這兒剛抓到個人,他說是你們龍組的人,我尋思著,得跟您求證一下,別冤枉了好人,也別放過了壞人啊,”王少跟電話那頭客客氣氣地說,

    “什么,叫什么名字,”王少用手捂住電話,轉頭問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叫國家機密,”我說,

    “他說他叫國家……尼瑪,玩我是吧,”王少又壓住話筒,對我怒道,

    我笑了笑,哪個特工被抓到了會說出自己的名字,傻不傻,

    “啊,不是,李廳,我沒說您,那小子不說,什么,把電話給他,好的,好的,”

    王少蹲下來,黑著臉對我說:“別亂講話,省龍組廳的李廳長,”

    “呵呵,是蕭峯吧,”果然是李彥斌的聲音,

    “嗯,”

    “行了,讓小王聽電話,你忙你的去吧,對了,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這算是答應加入我們龍組了,”

    “被逼無奈啊,”我哭笑不得,揚了揚下巴,示意王少聽電話,

    王少疑惑地把電話拿回耳邊:“是,對對對,好好好,哎嗎呀,多虧問您一下,這扯不扯,差點犯錯誤,好的,李廳再見,再見,”

    王少掛了電話,長舒一口氣,

    “還愣著干嘛,放人啊,”

    我從地上爬起來,活動了一下脖子,嘎嘎作響,保安的皮鞋可真硬,差點給我踩斷了,

    “小王有眼不識泰山,抱歉了,這位同志,”王少伸手過來,我跟他握了一下,其實也賴不上他,畢竟是我搗亂在先,

    “王少,今天下午,我看見你了,”我笑道,

    “嗯,在哪兒,”

    “凱賓斯基,”我說,

    “是嗎,我去哪兒跟一明星簽約來著……哎,我看你怎么有點眼熟呢,”王少皺起眉頭,“你是不是剛才在奧體中心和林碧一起唱歌的那位嘉賓啊,”

    剛才我被按在地上,王少沒認出我來,

    “沒錯,”我點頭,大大方方地說,“林碧是我女朋友,”

    “噢,”王少睜大眼睛,一臉的英吹死聽,

    我這句話可壞了菜了,當晚,王少就在微博上發了一條:演唱會上的表現很棒,我還看到你男朋友了呢,長得很帥,@林碧,

    可林碧的那個男朋友,其實昨天就離開了省城,回香港參加TBV盛典去了,這是粉絲都知道的事情,

    此事很快引爆娛樂圈,大家都在猜測,到底王少看見的是誰,居然敢劈腿當紅小生陳浩南(林碧緋聞男友,戀情已基本坐實),要知道,陳浩南的父親,可是香港有頭有臉的大佬,敢搶他的馬子,這小子肯定是活膩了,

    王少知道我是龍組的人,發現事態嚴重之后,及時刪除了微博,但他微博粉絲不在少數,消息已經泄露出去,狗仔隊紛紛涌到省城開展調查,要說這幫人,不在龍組干都可惜了,只用了半個月時間,就把我給扒了出來,

    當然,這都是后話,

    握別王少,我怕暴露林溪和林瑤,沒有去不遠處瑪莎拉蒂那邊找她們,而是說要去奧體別墅區,王少讓賓利司機送我,我也沒客氣,坐上賓利,瑪莎拉蒂悄悄跟在后面,

    等在龍哥家門口下車,目送賓利回去之后,我才走到停在路邊的瑪莎拉蒂那邊,敲了敲車窗,林溪按下車窗,一眼正氣地伸出手來:“你好,蕭峯同志,歡迎加入龍組,”

    “你怎么知道,”我驚訝地問,

    林溪晃了晃手里的電話:“李廳親自給我打的電話,”

    “你從哪兒搞來的電話,”我更加驚詫了,

    “就在我車里啊,你該不會不知道,駕駛席下面有個電話吧,”林溪也很驚詫,

    我一臉懵逼地看著她,怪不得自己被龍組的人給監聽了,原來是因為這個玩意,

    “喂,”副駕駛的林瑤,皺眉沖我嚷了一句,“帶我們來這兒干嘛,”

    “張璇知道你們跑了,肯定會追來的,這是除了龍組總部,我能想到的省城最安全的地方,”我說,

    “一棟別墅,安全個毛線,”林瑤撇嘴不信,

    “又沒說要進別墅,”我指了指馬路斜對面不遠處的一家正在營業的洗浴中心,“知道那個會館的老板是誰么,”

    “誰,”林瑤問,

    “我,”

    “一破澡堂子,能安全到哪兒去,”林瑤又撇嘴,

    “知道那澡堂子地下室里有什么嗎,”

    “有什么,搓澡巾啊,”林瑤冷笑,

    “你以為我在省城經營了四年,就攢了一堆搓澡巾,今天,就讓你這個小婊砸見識見識你未來老公的真正實力,”我得意地說,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