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089、我家有虎初長成

    給我嚇得,當時就坐在了地上,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我是不是中了小男孩的奸計了,這頭大老虎看上去確實很虛弱,也許不能自己進食,小男孩是把我給騙過來,給大老虎當食物的吧,

    但大老虎并未撲過來,小男孩也蹲在一邊沒動,一雙黃眼珠,可憐巴巴地看著我,

    不知為何,看見小男孩的眼睛,我并未感到恐懼,反而讓我鎮定下來,輕聲問道:“這就是,你的媽媽,”

    男孩點了點頭,

    明白了,不是什么計策,男孩就是讓我來救這頭老虎的,網上不是經常有狼孩的報道么,這個小男孩,也許就是游走在西伯利亞和共和國長白山之間的“虎孩”,

    從他可以輕易殺死那頭傻狍子,以及攻擊我的方式來看,他可能從小就跟著這只大老虎一起生活,學習到了作為老虎全部的捕獵技巧,而且還曾潛入過人類活動區域,學到了支離破碎的語言,

    而這只大老虎,從它剛才看我的眼神,以及它對我并未攻擊的態度、還有她脖子上的鈴鐺來看,這家伙,很可能是從動物園或者馬戲團里跑出來的,對人類并不懼怕,目測它的體長兩米多,年齡應也不小,

    那么事情極有可能是這樣:大概十年前,這只年輕的東北虎從人類手中逃走,撿到了一個男孩,當成自己的虎崽子來養,男孩漸漸長大,畢竟是人類,智商很高,為了更好捕獵,以及不被人類發現,他便用其他死老虎的皮,縫制了這身虎皮裝,看他腹部粗糙的針腳就能看得出來,

    這簡直太神奇了,

    “你媽傷哪兒了,”我略帶興奮地問,再次大膽地湊近母老虎,

    男孩蹲著挪過去,把手放在了母老虎的后腿上,

    我掀開它的腿,可真沉,用手機光照過去,仔細一看,我的天,它的大腿內側,被什么東西給咬掉了一塊肉,黑乎乎、臭烘烘的,已經開始腐爛了,

    “明白,”我小心翼翼放下老虎大腿,“我這就去找人過來救它,”

    小男孩眼里似有疑惑,

    “我沒別的本事,”我也不管他能否全部聽懂,拍著胸口表態,“但我有錢,就是弄個直升機過來,我也要把你媽給救出去,”

    小男孩聽我說完,居然跪了下來,沖我磕了個頭,

    我趕緊把他扶起,看著他淚汪汪的眼睛,我也有點難過,更多的是感動:“走了,很快就會回來,”

    出了老虎洞,我掏出對講機,聯絡其他人,沒跟他們說小男孩的事兒,就說自己發現了一只受傷的老虎,快掛了,得趕緊給它治療,

    作為東北人,自然知道東北虎的珍貴性,龍哥非常重視,讓那個朋友給我的對講機做完GPS定位后,叫我先過去跟他們匯合,以免發生不測,

    我碼著腳印原路返回,很快找到了他們,這里沒有手機信號,只能五個人之間聯絡,等來到林場管理處,那個朋友馬山給本地動物園打電話,輾轉找到了園長的手機號,向他匯報老虎洞的位置,動物園長說好的,謝謝你們,不過現在是周六,得周一上班了才能去救,

    我當時就火了,搶過電話:“你們他媽的要是兩小時之內到不了這里,我讓你這個動物園長變成一堆老虎糞你信不信,”

    龍哥趕緊搶過電話,跟那邊解釋,說施救的錢他來出,對方又說雪太大,車沒法進山啊,龍哥問他那個朋友,能不能想辦法弄到直升機,朋友說可以,龍哥便請動物園長帶著獸醫坐直升機過來,

    動物園長一聽我們能調動直升機,這才有點害怕,半小時后,直升機出現在我們上空,盤旋了一圈,直接飛往老虎洞方向,又過了半小時,直升機飛回來了,下面吊著一大塊帆布,母老虎被繩子固定在了帆布里面,

    等我們驅車來到本地動物園的時候,治療已經完成,獸醫表示,救活的希望不大,他是被大棕熊攻擊的,感染好幾天,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跡,而且,這只東北虎太老,至少有17、8年的虎齡,相當于人類90多歲,自身免疫力極低,現在只能靠輸液維持生命,

    我把動物園長拉到一邊,悄悄問他救老虎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什么其他的動物,比如小老虎什么的,

    動物園長說沒有,只發現這一只,正躺在洞口,似乎正在等著我們來救它,

    龍哥他們回了省城,我說我留下來,龍哥沒問,以為我對這只老虎產生了感情,其實,我是放心不下那只“小老虎”,他肯定會來的,

    反正這只老虎不咬人,龍哥和那個朋友還給了動物園不少錢,我得以留在老虎身邊一直陪著它,當夜無事,第二天上午,老虎表現出十足的虛弱,獸醫給打了一陣強心劑才救過來,但下了“病危通知書”,估計挺不過24小時,我繼續陪著,雖然跟它不熟,也不能交流,但總覺得這是一種緣分,打算陪它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

    那天半夜12點,他終于來了,直勾勾地站在窗外看著我,我打開門放他進來,他爬到母老虎身邊,也不叫喚,也不說什么,就那么趴著,我默默退了出去,裹著一件軍大睡在長椅上,給他們“母子”在一起的時間,

    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感覺有什么東西在舔我的臉,給我嚇得從椅子上滾了下來,定睛是看,是他,滿臉眼淚的小男孩,不用問,母老虎死了,我嘗試抱著他,他一開始很抗拒,后來便趴在我懷里,泣不成聲,

    哭了一會兒,我問他將來打算怎么辦,

    他指了指長白山的方向,意思是想回去,

    但我覺得,他畢竟是個人,既然我把他從山里帶了出來,總不能放任不管,就問他愿不愿意跟我回去,小男孩猶豫了足有五分鐘,才點頭答應,

    第二天,工作人員將母老虎埋葬,參加完“葬禮”,我去租了臺車,又買了一套童裝,回到動物園,丟進了虎山旁邊的垃圾桶里,

    不多時,小男孩穿著新衣服出來了,但虎皮裝還在里面,看來是不愿意脫,

    我把小男孩用軍大衣包裹著帶進車里,拉回省城,一路上他都很消停,不過等我回到龍哥家,準備去跟龍哥匯報此事的時候,他卻突然從車里跳出來,只一撲、又一口,就干掉了龍哥家院子里的藏獒,

    幸虧當時沒人看見,我趕緊去抓他,他卻飛也似的跑出院子,一路狂奔,四肢并用,比博爾特都快,跑到一家叫“小東北”的飯店門口的時候,他抹身鉆了進去,可能是聞到飯菜的香味了,

    等我追進飯店的時候,里面已經徹底亂了套,廚師、伙計都被嚇得跑了出來,我一問,他們說有個小孩跑進了廚房,一口把一個廚師的脖子給咬穿了,

    我心里一涼,沒想到他還會吃人啊,但既然是我把他帶來的,總不能放任不管,等著警茶來將他擊斃吧,

    我便從廚師手里借了一把刀沖進了廚房,第一眼看到的那一幕,我終生都忘不掉,小男孩騎在一個白大褂的尸體上,正抱著廚師的胳膊,大口大口地啃著……

    但他看見我,原本野性的眼里,又恢復些許溫柔,可能是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慢慢將手里的半條胳膊放下了,我用菜刀把他逼到墻角,正猶豫該怎么跟他說,男孩突然一抹身,鉆進了廚房的地下儲藏室里,任我怎么叫罵,他都不出來,我只好暫時先將儲藏室的門給鎖上,先回頭處理飯店的事情,

    雖然死了人,但那幫廚師、伙計們嚇得還沒有報警,飯店老板也聞訊趕來,他認識我,問峯哥該怎么辦,我說那就別報警了,私了吧,該賠多少錢我出,

    老板問,那玩意是你什么人啊,

    我說我他媽的也不知道,是我昨晚撿到的一個流浪小孩,本想把他送孤兒院,沒想到出了這事兒,他已經從后窗逃走了,老板想去廚房看,我說別去了,你這個飯店死過人,肯定不吉利,我看你生意也一般,別干了,這事兒怪我,你就把飯店賣給我吧,正好我也想開個洗浴中心,正踅摸地方呢,

    老板雖然疑惑,但沒敢多問,我守住飯店不敢走,打電話讓陳珂過來,很快談成了交易,我花了800萬,把飯店整個買了下來,又陪給廚師家屬200萬,把尸體抬走火化,對方得了錢,一聲不吱,好像聽說死的廚師是個癮君子,死了正好,

    我的一半資產就這么沒了,陳珂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我騙她說是我失手殺人了,陳珂也沒多問,幫我跑前跑后,很快辦理完交接手續,把飯店里的員工全部遣散,我這才松了口氣,但仍不敢大意,又讓陳珂去幫我找個施工隊,我想挖個地下室,

    陳珂問你挖地下室干嘛,

    我神秘兮兮地說,埋尸體,好幾具,

    陳珂嚇得臉都白了,趕緊去聯系,我趁這功夫,扔了半只牛的肉下去,讓他不要動,老實兒呆著,

    連續兩天兩夜,我都沒敢合眼,一直在現場指揮施工,

    “這幫工人也真給力,兩天內就按照我的想法,修建完成了現在這個‘地下監獄’,”我點燃第四支煙,對林溪說,

    “然后,你就偷偷把小男孩關進了這個監獄里,又在上面修建了洗浴中心,對不對,”林溪猜測道,

    我點頭嘆息:“沒辦法,當時可真給我急壞了,一時間頭腦發熱,只想著如果才能不讓他再傷人,也不讓別人傷害他,就把錢幾乎全投進來了,用這座‘華清池’,把他藏在地下,”

    “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說一聲呢,”林溪嗔怪道,

    “呵呵,如果你剛才沒有看見他,你會相信我說的是真的么,”我笑問,

    “……可也是啊,”林溪點頭,又饒有興致地問,“然后呢,”

    “等洗浴中心干起來之后,我才漸漸恢復跟他接觸,嘗試馴化他的野性,但始終沒有辦法,給他熟肉他根本不吃,寧愿餓著,又不肯跟我學講話,除了我,他誰也不讓靠近,聞到生人的味道,都會怒不可遏,這家伙的力量、速度遠超常人,普通的籠子根本困不住他,我好奇啊,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厲害,就找來個力量測試儀,給他測,結果你猜怎么著,”

    “怎么著,”林溪問,

    “我查了下資料,人類的咬合力,大概40公斤,大白鯊的咬合力,400公斤左右,普通老虎的咬力,約500公斤,而他的咬合力,居然高達650公斤,”

    “怎么可能,”林溪驚訝道,“畢竟是人類啊,”

    “對啊,我也奇怪,就取了他的細胞樣本拿到我姐那里去化驗,她那里有東北最權威的生物實驗室,你知道的,”我說,

    林溪點頭,

    “結果發現,他的肌肉細胞組織,跟人類完全不同,具體的學名我叫不出來,用林嵐導師的話說,這簡直是自然界中的獵殺機器,他問我是從哪兒搞來的樣本,我騙他說,是從一個俄國人手里搶來的,除了軍火之外,還發現了這個樣本,林嵐的老導師馬上就下了定論,說這是俄國人搞的試驗人種,他們最愛研究這個了,”

    “真的,”林溪問,

    “我也不知道啊,但那段時間省城確實出現了不少奇怪的俄國人,到處打聽是否發現有奇怪的生物在這里活動,肯定是我把他帶回來的時候,被發現了,但他們一直沒有找到這里,我更不敢把他放出去,只能當爹一樣供著,反正洗浴中心都給他蓋完了,也不差他這點牛肉錢,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彈了彈煙灰,當時確實是這么想的,

    “然后呢,”林溪催問,

    “后來,我又試著跟他接觸,問他的來歷之類,可他什么都不說,偶爾有一次,他看到我手機,玩了起來,他的指甲雖然跟動物差不多,但是手指卻很靈活,居然還會自己上網找動畫片看,但我不敢給他配手機,萬一跟外界聯系上怎么辦,就在鐵門上給他裝了個電視,沒事兒看動畫片解悶,一直到我畢業,再到現在,也沒出過什么問題……大概就是這樣,”

    “所以,這次你打算把它放出來,對付張璇她們,是嗎,”林溪猜到了我的想法,我點頭承認,

    “那你覺得,你能控制得住他的野性嗎,”林溪又問,

    “所以我得跟他商量啊,看看能不能請這位爹出山幫忙,結果,被你一槍撂倒了,他那是在跟我玩兒呢,”我沒好氣地說,

    “我那……不也是為了救你嗎,”林溪委屈道,

    這時,鐵門里面傳來動靜,他醒了,

    “這次你別進去,我進去跟他談談,”我站了起來,

    “剛被槍打過,他不會襲擊你嗎,”林溪把麻醉槍遞了過來,

    “我用槍打過他好幾次了,”我冷笑,推掉她的槍,走過去,打開大鐵門,回手關上,他正坐蹲在籠子里,用手揉著肩膀,看見我進來,一臉的哀怨,

    我進了鐵籠子,坐在他對面,握住他的爪子,認真地說:“我想放你出去,”

    他當即眼中放光,可能是在地下被憋得太久了,

    “不過你得答應我,出去之后,一切都得聽我的,”我說,他似乎馬上聽懂,重重地點頭,

    “但你這身破衣服還有里面的虎皮,不能再穿了,我得讓你變得像個人的樣子,”我又說,

    他又輕松聽懂點頭,轉身過去,開始用爪子和嘴巴撕扯身上的衣服,我估計,是因為看了幾個月的動畫片,讓他理解人類語言的能力又更近了一步,

    很快,他就把身上的衣服、虎皮都撕扯掉,雖然他能吃,但是背影看起來卻很瘦弱,撕扯完衣服,他轉了過來,蹲在地上,吐出舌頭沖我呼呼地笑,

    這還是我倆認識半年來,第一次看見他虎皮里身體的樣子,可是當我將他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卻徹底驚呆了,

    不是他,而是,她,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