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099、入職十七處

    那三個妞聽見動靜,推開門沖了進來,見我和狄安娜緊緊抱著,又都默默退出了衛生間,

    我怕狄安娜著涼,抱了一會兒,嘗試推開她,把她轉移到房間里,可狄安娜卻死死摟住我的脖子不松手,

    “喂,聽話,去被窩里躺著,”我虎著臉說,

    “就不,”狄安娜又用兩條腿纏上我的腰,跟只樹懶一樣,

    我無奈,只能這樣抱著她出了衛生間,三妞相視一笑,林溪掀開被窩,將空調開足熱風,給了周小媚和林瑤眼色,拉著她們出去了,我側躺在被窩里,被狄安娜勒了能有二十分鐘,她手上的勁兒才松了些,我小心從她懷里掙脫出來,掖緊被子,坐在窗口的椅子上,邊抽煙邊看著狄安娜恬靜的臉,好美……

    狄安娜大病初愈,顯得異常疲憊,呼吸很重,一直在沉睡,一開始緊緊抱著被子,后來可能是感覺熱,蹬開了被子,我用額頭貼近她的額頭,溫度一樣,應該是恢復的差不多了吧,

    五點鐘的時候,林溪發了條短信給我,問我完事了沒有,

    我回復:完什么事,

    少傾,林溪回復:她還只是個孩子,你別那么狠勁的摧殘她,玩的差不多就得了,來日方長,

    你麻痹,以為我在和狄安娜嘿嘿嘿嗎,

    我直接打電話過去,林溪接聽,電話背景里的聲音很吵鬧,她們似乎在吃飯,

    “哈哈,你們小點聲——喂,少主,”

    “在哪兒呢,你們,”我問,

    “我們,”

    “你不是和林瑤、小媚在一起么,”

    “不是啊,林瑤說想曉鈺,我就讓她先回西城了,小媚也回了華清池,我跟省廳領導們吃飯呢,”林溪笑著說,

    省廳領導,龍組廳么,

    “少主你要不要過來啊,李廳和葉處也在呢,”

    那邊聽起來是個娛樂場所,有聲音很大的歌舞表演,在我想象中,龍組的人接頭碰面,不說在秘密基地,也得在安靜的咖啡館里啊,

    “我……”我剛要婉拒,電話那邊卻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蕭科長,過來吧,就當是你正式向我報道了,”

    是李彥斌,

    “好的,李廳,你們在哪兒,”我恭敬地問,

    “圣彼得堡,知道嗎,”李彥斌問,

    “知道,我盡快過去,”我掛了電話,龍組的人可真會玩,圣彼得堡是省城有名的高消費夜總會,晚上9點之前為飯店,9點之后就變成夜店了,在省城的國際友人都特別喜歡那個地方,

    “喂,醒醒,”我趴在床邊,叫醒了狄安娜,

    狄安娜慵懶地揉了揉眼睛:“主人,寶寶還想睡一會兒,”

    “帶你去吃肉,”

    “真的嗎,”狄安娜一聽到吃肉,馬上從床上彈了起來,

    我從床頭柜上拿過衣服,狄安娜還不懂男女之事,蹬開被子,肆無忌憚地在我面前一件一件穿,她還不太會穿衣服,很笨拙,還得我幫她系帶、扣扣子,

    帶狄安娜出門,林溪把車開走了,不過我沒著急去圣彼得堡,先給狄安娜買了一身新衣服,原來的衣服左胸露著,有點不雅觀,換上新衣服,我又帶她進了理發店,把金色頭發染成黑色,扎成兩個馬尾辮,又求美女理發師給她化個濃妝,這樣可以盡可能地遮蓋狄安娜的本來面目,隱藏她的真實身份,

    幸虧這位理發師不是化妝師,否則不知道要搶多少人的飯碗,完美,幾乎將狄安娜面部的西方人特征全都抹殺掉,又給她戴了黑色的美瞳,乍一看,像是島國蘿莉,仔細看的話,還是能從她高高的?梁和深邃的眼窩看出些端倪,不是純種的島國蘿,而是島國人和西方人混血的蘿莉,有點瀧澤蘿拉、小澤瑪利亞的感覺,

    狄安娜似乎對于自己的新形象不是很滿意,對著鏡子撅嘴,用俄語嘟囔了幾句,

    “以后盡量不在外人面前說俄語,知道嗎,”我正色警告,

    “寶寶知道了……”

    帶她出理發店,打車去圣彼得堡,效果很明顯,里面的歪果仁沒怎么關注我領來的這個小家伙,在音樂廣場的角落半開放式的包間區域,我找到了林溪,除了李彥斌、葉良辰,還有兩男三女,都是年輕人,

    “來了啊,我給你們介紹,”林溪拉我和狄安娜坐過去,分別為兩邊介紹,介紹到狄安娜的時候,經過我的允許后,林溪并沒有跟領導說瞎話,說狄安娜是我從長白山撿來的野孩子,

    “蕭科長啊,”李局聽完林溪的介紹,眉頭皺起,“你的意思,是要我們也把這小家伙給接收嗎,這可挺難辦,我們龍組也是有組織原則的,除非國家龍組局的領導簽字,否則原則上不允許未成年人加入,”

    “啊,”我一愣,“李廳您想多了,我不是讓她加入龍組混飯的,只是帶她來混你們這頓飯而已,”

    眾人哄笑,氣氛很和諧,看的出來,他們龍組上下級的觀念似乎并不很重,我讓狄安娜坐在最里面,點了一分熟的牛排,在座的都有,一共八份,當然,都被狄安娜在角落里偷偷吃掉了,

    除了上面李廳的那句話,席間,大家都沒有談公事,似乎只是普通的同事聚餐,幾個人還喝了兩瓶伏特加,吃到八點多鐘快九點的時候,李廳看了看表,說差不多了,收隊吧,

    出了圣彼得堡,眾人各自開車離開,最后只剩下林溪、我和狄安娜,還有李彥斌,

    “蕭科長,”李彥斌面色紅潤地伸手過來,我趕緊握住,“歡迎加入龍組,你是新人,就現在西城龍組局任職吧,回頭我和你們的吳局長打了招呼,”

    “多謝李廳,工資待遇怎么樣,”我認真地問,

    林溪趕緊牽了牽我的衣角,我瞅了瞅她,林溪沖我擠眼睛,示意我不要問,

    “問問怎么了,該不會沒有工資吧,”我訝異道,

    “有,但是不高,”李彥斌看向林溪,“咱們也屬國家公務員序列,與地方部門的工資一樣,你們西城工資水平偏低,你的副科級待遇,大概三千出頭的樣子,”

    林溪尷尬地點頭:“差不多吧,我是正科級,三千五,”

    “不過,給你定的是特勤處的副科長,每年有自由活動經費50萬,這點是全省統一的,”李彥斌又說,

    “什么,特勤處,”林溪苦笑,“李廳,您是在開玩笑吧,”

    “看我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么,”李廳挑了挑眉頭,掏出車鑰匙,晃晃悠悠地走向一臺黑色本田雅閣轎車,鉆進駕駛室,按下車窗沖我們揮了揮手,就開車離開了,

    “特勤處怎么了,”李彥斌走后,我問林溪,

    “先上車再跟你說,”林溪按亮了不遠處的瑪莎拉蒂,

    等回到那家酒店門口的時候,關于特勤處的故事,林溪也給我講完了,

    聽完之后,我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自己的感覺,毛骨悚然,

    龍組特勤處,國家、省、市、縣區四級單位都有設置,每一級,都由本單位的一號首長直管,屬于高半格的機構,因為特勤處在國家龍組局的處室序列號是十七,所以還有個別稱,叫十七處,省、市縣區雖然沒有那么多序號的處室,但都延續了這個叫法,也叫十七處,

    龍組本就是面對江湖中的奇人異士的威脅而設置的機構,而龍組十七處作為特勤部門,顧名思義,就是具體執行特殊任務的機構,接的都是“大活”,所面對的,都是其他處室不能處理的棘手事件,其構成人員,除了從龍組自身青訓體系培養出來的之外,更多是從江湖招安進來的,有點類似“以夷制夷”的意思,利用江湖人,處理江湖事,

    總之,十七處是個高手如云的部門,

    當然,也是個盛產烈士的部門,最近幾年四海升平,十七處的出勤死亡率有所下降,降到了38%左右,

    在國家龍組局的層面上,十七處機構異常龐大,至少有四五十人,又分為十幾個科室,稱為“十七處一室”、“十七處二室”,以此類推,

    到了省這個層面上,各省規模就不盡相同了,據說人數最多的是南疆自治區,他們龍組廳的十七處人數,比國家龍組局的都多,而我們奉天省人數相對較少,只有六個人,處長是葉良辰,剩下五個成員,我都已經見過面,就是剛才一起吃飯的那二男三女,

    等到了市一級,人數也不一樣,像我們隔壁的金州市,十七處的人數就有將近二十人,而我們西城市龍組局的十七處,人數則是,0,

    哦,不對,現在是1了,那就是我,

    “人都死了啊,”我吃驚地問林溪,

    林溪停車,嚴肅地說:“不是死了,兩個月前,十七處全部的七名同志去烏蘭木圖山處理盜墓事件,有去無回,都失蹤了,”

    “尸體都沒找到,”

    “只找到其中一個人的半條胳膊,”林溪說,

    “所以我一進來,就是副科長,主持十七處工作,對吧,”我無奈搖了搖頭,媽的,早知道這么兇險就不答應進來了,

    “你可以帶著狄安娜嘛,”林溪笑道,

    “你給她開工資啊,”我撇了撇嘴,

    “你們十七處今年的活動經費,至少還剩下一百二十萬,還不夠你養狄安娜的,”

    “什么叫我們十七處,你是哪個處的,”我問,以后跟林溪又多了一層同事關系,好奇怪的感覺,

    “情報處,我記得跟你說過啊,”林溪戳戳我的腦袋下車,“我們是你們的上游單位,負責為你們、不對,是為你,提供情報的,”

    “你看我是不是更適合搜集情報,把我調過去給你打下手得了,”我開玩笑道,

    “那可不行,白天晚上都膩在一起,你該煩我了,”林溪挑了挑眉毛,

    “什么叫白天晚上都在一起,”

    林溪曖昧地看了我一眼,把嘴唇湊過來,貼著我的耳朵輕聲說:“今晚,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