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134、龍組的考核

    林老三說,寶庫埋藏地點的秘密,就在那鎖的“定魂”兩個字上,

    包括我在內,大家聽得神經兮兮,都巴巴地看著林老三等他繼續講,然而林老三卻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三爺爺,你也不知道這個秘密吧,”林瑤撇了撇嘴,

    高手一般不會承認自己不知道或者不會什么,林老三也不例外,他沉吟片刻說:“美蘭,送我回家,蕭少主,明日中午十二點來找我,老夫教你詠春拳,”

    “等下,三爺爺,我也跟你們回去,”林瑤拉起曉鈺,沖我們揮手,“拜拜、拜拜、拜拜,”

    媽蛋,我小老婆把我女朋友給帶回家嘿嘿嘿去了,這什么世道,

    一下子走了四個人,不過沒關系,家里還有四個人,林溪、蕭雅、狄安娜還有我,

    但她們仨并不理我,蕭雅和狄安娜對于現世的了解都比較少,林溪想讓她們快速融入我們,就教她倆使用電腦,但很快她發現會用電腦的前提,是會打字,而蕭雅和狄安娜又不會拼音,林溪無奈,說我帶你倆去書店,從小學拼音學起,

    她們說走就走了,就剩下我孤家寡人,倍感寂寞,

    我猜測林溪是故意避開我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好好養傷,

    不讓抽煙,不讓撩妹,我又不想打游戲,呆在家里好煩悶,打開電腦,登陸QQ,我只用手機上微信,不怎么用QQ,有半個月沒上Q了,居然有個美女加我,點開一看,廣告,

    我無聊地從上往下拉好友名單,想聯絡的人的頭像都是灰的,

    無意中,我發現一個叫“花落花開”的女生在線,這人有點眼熟,是誰來著,

    我點開她的資料,想起來了,是高中時候我班的班花,劉健追過她,沒追到,叫周美琪,我決定撩閑,抖了她一下,發消息問她認不認識我,她說不認識,我說,我是劉健啊,

    周美琪回過來三個點,我開始以劉健那種賤賤的口吻跟她聊天,問她吃了沒,在哪兒上班,最近怎么樣了,搞對象了沒有,基本她回復我都是嗯,沒,呵呵,在得知她單身之后,我發過去一個壞笑的表情,問,那我是不是還有機會啊,

    她沒回,我這么做是不是太損了點,人家劉健都有對象了,小嫂長得雖不如周美琪好看,但比高冷的周美琪要平易近人的多,胸還倍兒大,

    她一直沒回,我以為她來氣了,正要結束聊天,周美琪的對話框卻開始顯示“正在輸入”,隨即,一條亮瞎眼的對話發了過來:你有沒有那種網站,

    幸福來得太突然,我有點把持不住,差點把繃帶給解開,真沒想到,那么高冷的周美琪,居然也是性情中人,

    我平復一下激動的心,用顫抖的雙手回復她,說,有,

    周美琪回復:有就快去看吧,跟你聊天挺麻煩的,,,

    草,我正要砸鍵盤,周美琪又回過來一個笑臉:你是林峯,對不對,

    麻痹,被認出了,嚇得我趕緊下線,

    又斗了會兒地主,快九點多的時候,林溪她們還沒回來,我呆不住了,決定出去走走,

    回到臥室,小心翼翼地換衣服,里面有一層繃帶,不能穿牛仔褲,只能換寬松的運動褲,穿好衣服剛要出門,林瑤的電話打了進來,說那位夏作家到了,問我要不要見見,

    一想到那個煞筆我就來氣,馮梓青之所以用槍打我,就是那個煞筆給出的餿主意,不過細一想,人家也是好心為了幫我,再認真想想,雖然他是個作家,但卻知道長生訣的奧秘,想必不是個普通人,見見也好,看看他還有什么門道,

    “你倆在哪兒約呢,”我笑問,對林瑤單獨和男人出去,我從來不會擔心,

    “84咖啡廳,知道嗎,”

    “知道,二十分鐘后到,”我掛掉電話,拿了林嵐MINI的鑰匙出門,

    MINI車里還有林嵐的體香,聞得我不禁一陣酸楚,不知道她現在怎樣了,張璇會不會欺負她啊,應該不會,之前林嵐被一個叫丁力的人拿刀架了脖子,是因為我惹張璇生了氣,何況林嵐的親生弟弟還在那邊,

    她親生弟弟作為無相門人出現,我倒沒覺得有什么,林溪跟我講過,當年我和養父的兒子腳前腳后出生,養父為了救我,把親生兒子放在我生母身邊,眼見著被無相門人用枕頭給捂死,但并未留下尸體,而是帶走了,

    那么,他極有可能當時只是昏迷,回去之后,被無相門的人撫養長大,變成殺手,并且在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同時也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后,對當年拋棄他的生父,很是記恨,所以才會有他和張璇一起來執行任務,操縱傀儡,襲擊醫院,

    但是,在醫院事件中林峯并未出現,不知為何,或許還有其他任務在身,

    再后來,他化名李剛,趁著我不在西城,跟林嵐姐弟相認,還想順手陰我一把,可惜被我識破,他任務失敗,就把林嵐給擄走了,

    養父林家事情的來龍去脈,應該就是這樣,林嵐知道那是他親弟弟,但還是給我留言求助,就說明她心里有我,不想跟弟弟去香港,等我傷徹底好了的,再煉成葵花寶典,啊呸,是長生訣,加持林家詠春拳,去香港救出林嵐,應該可以,

    一邊瞎琢磨一邊開車,不知不覺,到了84咖啡館,這個時間點,正是文藝青年喝咖啡、搞對象、裝比的時候,所以門口停著一排打扮的花里胡哨的車,且沒有車位,看著車身上的拉花,我只能感慨,當年那些非主流們長大了,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新生代特立獨行、唯我獨尊的蛋蛋后們將主宰網絡文化,

    甭管多文藝,泥萌倒是把車給停好啊,咖啡館門口沒有劃分車位,但本來應該能停八臺車的空地,被瞎激霸停的六臺車給占了,周邊店鋪前的停車位也緊缺,我一氣之下,把MINI停在了一臺刷了金色車漆的大眾速騰后面,它是45度角斜插進去的,一臺車占了兩個車位,

    進了咖啡館,散座全滿,她們應該在二樓包間里,我一邊慢慢爬樓梯,一邊給林瑤打電話,她沒接,而是馬上從包間里出來,看見我露頭,趕緊跑過來扶著我走,還皺眉嗔怪:“老公,你蛋都碎了怎么還到處跑,”

    惹的兩個女服務員紛紛側目偷笑,我瞪了她們一眼,年紀輕輕的小姑娘,你們懂個蛋,

    “以后別女扮男裝時候叫我老公,好嗎,”我佯裝生氣,大聲道,說給別人聽的,人家還以為我是基佬呢,不是我歧視基佬,我偶像哥哥就是基佬,我只是怕別人歧視基佬,

    “那貨該不會是個基佬吧,”我遠遠就看見包間門口,站著一個微胖的男人,正對我笑,他帶著黑框眼鏡,穿著粉紅色的襯衫,肯定是那位姓夏的作家了,

    “基佬個蛋,人家都有娃了,”林瑤白了我一眼,

    “夏作家,您好,”我伸手過去,

    “蕭先生您好,請坐,”

    林瑤先坐進去,我在林瑤外面坐下,夏作家坐在我倆對面,我裝作不經意地打量了一番這位夏作家,長得比我還高些,很壯,有小肚腩,估計是長期碼字不運動的結果,

    至于他的長相,我不怎么擅長描寫男人,怎么形容呢,反正我看到他第一眼,腦海中就浮現出兩個字,猥瑣,如果非要給這兩個字加上修飾的話,那就是,極其猥瑣,

    “這是我的名片,”夏作家從旁邊放著的棕色皮夾克里掏出一張名片遞了過來,商務禮節我還是懂的,趕緊起身,雙手接過,同時說:“抱歉夏作家,我出來的匆忙,沒帶名片,”

    我還真有,掛的是家里公司的名頭,職務為總經理助理,也就是林溪的副手,

    坐回來一看名片,我就知道為什么馮梓青會聽他的建議,打爆我的蛋了,

    名頭有二,一是“簽約作家”;二是“華夏龍組總局特別顧問”,下面是字體稍大些的名字,夏樹,再下面是郵箱、手機號之類,

    原來是龍組的顧問,怪不得在馮梓青面前有那么大的話語權,但我知道一般顧問不會在編制之內,是沒有薪水的,不過既然他能做龍組顧問,想必也是個武林高手,

    “我并不是,”夏樹微笑著搖頭,

    “嗯,”我一愣,

    “我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

    尼瑪,居然會讀心術,

    真的假的,我決定再試試,便笑看著他,在心里問候他祖宗,

    “嘖,你別瞎試,”夏樹皺眉,嗔怪道,

    “厲害啊,”我由衷欽佩起來,再次跟他握手,“夏大作家,就沖您這點,我服,服的不要不要的,”

    “雕蟲小技罷了,見笑見笑,”

    林瑤一臉懵逼:“你們在說什么啊,”

    我呵呵她一臉,待會兒,我得抽空問問夏作家,林瑤對我到底內心里是怎么個想法,

    夏樹坐定,緩緩開口:“在下雖是個寫書的,但不善言辭,直說吧,今天在下之所以來,一方面是受了林瑤小姐的邀請,第二方面,也有代表總局,來考核你這個新人的意思在里面,”

    我點頭,盡量讓自己腦袋放空,被人窺探到內心想法是一件很別扭的事情,考察就考察吧,他作為總局顧問,應該有這個資格,興許是代表203來的,從馮梓青那邊,我能感覺到她姐203對我相當器重,

    “怎么考核,”我問,“是不是得做卷子,”

    “你還真猜對了,”夏樹從沙發長椅另一邊放著的公文包里拿出一頁A4紙,還有碳素筆,一并推到我面前,

    我立馬感覺頭大,從小到大,最討厭考試了,

    不過低頭一看,試卷上只有一道題目,

    “有個男人住在十樓,每天他會乘電梯下到大堂,然后離開,晚上他會乘電梯上樓,如果有人在電梯里或者是在下雨天,他會直接坐到他的那一層(10樓),否則,他會坐到第七層,然后再走三層樓梯到他的家門,問,這是為什么,”

    看完題目,我一臉懵逼地抬頭看夏樹,什么意思,

    “這是一道開放性測試題,”夏樹解釋道,“我將根據你做出的回答,來判定你的等級,”

    “等級,幾等幾級啊,是不是跟工資掛鉤,”我笑問,因為得罪了馮梓青,明天我就得從副科降到科員了,本就不高的工資將更加少,說出去怪丟人的,

    “啊,你和馮廳已經……”夏樹盯著我,眼中露出一絲猥瑣,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