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141、情敵

    龍組和其他國家機關不一樣,想提拔就平步青云,想撤職就一擼到底,既然可以讓我這個科員主持地級市市局的工作,當然也可以讓一個廳級大員連降三級,跟我平起平坐,

    我眨了眨眼,等著李彥斌繼續說下去,雖然驚訝,但至少我心里對省廳的反感煙消云散了,不管馮氏姐妹到底鬧了什么別扭,我跟馮梓青可是相當熟悉,她來跟我搭班子,總比讓一個陌生人來要強,

    “馮廳過來之后,”李彥斌又說,“省廳那邊由我暫時主持工作,你有啥事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當然了,要是你倆能融洽相處,我能辦的事兒馮廳都能辦,你不用找我,我就怕你倆啊,年輕氣盛,不服不忿的,再……”

    說到這里的時候,李彥斌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做了個“稍等”的手勢,掏出電話接聽,

    “嗯,你說,嗯……啊,這么嚴重,你等會,我馬上向馮廳匯報,”李彥斌急匆匆地跑到馮梓青身邊,“馮廳,鳳城那邊出事了,”

    馮梓青沒反應,繼續用筆在本上畫著什么,

    “馮廳,”李彥斌又輕聲提醒,“鳳城局老邢的電話,他們被那幫山賊圍困在鳳凰山里了,情況危急,急需支援,”

    馮梓青不慌不忙地抬頭看了李彥斌一眼:“鳳城局出事,你問我這個西城局書記干嘛,”

    一句話就給李彥斌整沒詞兒了,他又將電話放在耳邊:“老邢同志,你別著急,堅守待援,我馬上組織人手過去救你們,”

    掛掉電話,李彥斌濃眉緊鎖,來到了會議室墻上的奉天省地圖下面,看向右下角的鳳城市,陷入了沉思,氣氛壓抑的很,誰都不敢說話,整個會議室里只有馮梓青的筆在紙上畫畫的沙沙聲,

    “特勤處都被調到長白山去了,沒人可用啊……”李彥斌想了半天,自言自語道,又看向馮梓青,“馮廳,你想想辦法吧,老李我實在是沒轍了,”

    馮梓青依舊在那里畫畫,還哼起小曲,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我說馮梓青,”我有點看不下去了,“你這就過分了吧,都是龍組弟兄,你就這么見死不救,”

    “那你去救咯,”馮梓青沒抬頭,淡淡地說,

    “對方多少人,”我問李彥斌,

    “能有三、四十吧,手里有武器,”

    “鳳城局呢,”我又問,

    “五個人,寡不敵眾,”

    “可以殺么,”我再問,

    “那些山賊嗎,可以,他們十惡不啥,禍害附近的村民不說,五警同志幾次進山去剿滅,已經折了十幾位同志了,當地政府只能找了龍組局,老邢沒當回事,只帶了四個人就進了山,沒想到那幫山賊里面有能人,把他們困在了鷹嘴崖,”李彥斌看我真的要幫忙,趕緊詳細介紹情況,

    “怎么不聯系駐軍幫忙,”

    “沒用啊,鳳凰山太大了,軍隊根本施展不開,也全面鋪開搜過山,可山賊和部隊打游擊,根本發現不了他們,”李彥斌無奈地說,

    “李廳,我手里倒是真有奇兵,您也見過,就是圣彼得堡那天我帶去的小女孩,她應該可以幫忙,不過西城距離鳳城太遠,不知道能不能趕得上,”我湊近李彥斌耳邊低聲說,狄安娜是我的秘密武器,輕易不使用,但這次是進山,適合她出戰,關鍵可以隨便殺,正好給狄安娜練練手,

    “坐直升機去啊,”李彥斌說,

    “你們有,”我問,他們不是開車來的么,

    “你有,”李彥斌指了指后院,

    我看向辦公室周主任,她點頭:“局座,后院機庫里確實有一架,”

    我馬上掏出手機打給家里的固定電話,讓狄安娜打車過來,坐直升機去鳳城參戰,

    “別浪費時間了,小蕭,把你家地址給我,讓那孩子上樓頂,直升機過去,直接帶她走,”李彥斌下達命令,“小周,讓直升機立即起飛,”

    “是,李廳,”

    我把我家地址給了周主任,她跑出去安排,不到一分鐘的功夫,我就聽見后院傳來巨大的引擎轟鳴,非常刺耳,預熱半分鐘,引擎聲拔高,漸漸遠離,鳳城局的龍組同志有GPS,直升機里也有,雙方可以直接聯系,

    我長舒了口氣,又立了一功,

    “等那小妞到鳳城,老邢他們的尸體都該涼了,”待噪音消失,馮梓青突然來了一句,

    “馮廳,還應該采取什么措施,”李彥斌趕緊問,

    “電話給我,”馮梓青終于畫完了她的作品,坐直身子,抻了個大大的懶腰,西服前面的紐扣都快被胸給撐爆了,看得我體內還未修煉成形的房中術蠢蠢欲動,

    李彥斌撥出一個號碼,快步走到馮梓青身邊,把電話遞了過去,

    “喂,老邢啊,我誰,我馮梓青,被打傻了啊,”馮梓青皺眉,從椅子上起身,走到落地窗邊,“鷹嘴崖守不住,別滯留在原地,馬上帶你的人從懸崖爬下去,崖頂以西大概五十米的地方有一片灌木叢,灌木叢后面有個缺口,普通人下不去,但你們能下去,山賊未必知道那個通道,下了鷹嘴崖后,沿著谷地向東,往雙乳峰方向轉移,南峰的峰頂下面三十米處背陰,有個廢棄的軍用山洞,如果山賊追過來,你們可以在山洞里節節抵抗,打不過就繼續往山洞里鉆,山洞很長,等你們出來,估計援軍就該到了,至于怎么節省彈藥保持戰斗力,不用我教你了吧,”

    我都聽呆了,她是怎么知道那邊的地形的,

    馮梓青講完,把電話丟給了李彥斌,李彥斌將電話放在耳邊:“老邢,放心,我們在西城呢,西城蕭局手里有強援,已經乘坐‘小羚羊’朝你們那邊趕了,只要你們堅持到援兵到達,肯定能全殲那伙山賊,好,好,趕緊按照馮廳的命令轉移吧,嗯,就這樣,隨時保持聯絡,再見,祝好運,”

    “小羚羊是什么,”我問,跟羚羊出租車有什么關系嗎,

    “就是你們西城局那臺直升機,法蘭西進口貨,龍組總局的機械師改裝過,時速可達400公里,一小時之內就能到達鳳凰山,”李彥斌難掩心中興奮,

    貌似很酷,我還沒坐過直升機呢,哪天坐坐去兜兜風什么的,

    “趕緊開會吧,”馮梓青回到座位,不耐煩地說,

    “是,馮廳,”李彥斌坐定,我坐到他們對面的座位,李彥斌開場白,說明來意,然后是那位人事處錢處長宣讀委任狀,任命我是省廳下達的,任命馮梓青則是總局下達,宣讀完畢,李彥斌請新任的書記和局座表態發言,

    “沒什么好說的,”馮梓青聳了聳肩,“服從組織安排唄,”

    李彥斌又看向我,

    “我也沒啥什么的,肯定好好干,請組織放心,但我沒什么經驗,今后的工作,還得請馮……馮書記多多指教,”我謙虛地說,就沖剛才馮梓青隨口說出鳳凰山的詳細地形這一點,我服,大寫的服,這個省廳前一把手,可不止是槍法準的要命那么簡單,

    “我指教你,別逗了,蕭大菊長,”馮梓青撇了撇嘴,“您多厲害,難道您自己不知道嗎,您可是201、203眼里的大紅人,SSSS級的調查官,工資比我高一倍不止,我一個D級的小兵兒,哪兒敢指導您吶,”

    “調查官是什么鬼,”我沒理會她的揶揄,轉向李彥斌問,

    “各級特勤處的同志,又稱為調查官,”李彥斌黑著臉起身,哭笑不得,“這兒火藥味太濃了,我怕你倆擦槍走火傷著我,老錢,咱趕緊撤吧,”

    錢處長偷笑,合上本夾子起身,沖我點了點頭,和李彥斌走了,

    會議室就剩下我,兩個副菊長(其他三個副手都牽扯到吳彪案進了監獄),還有馮梓青,按理說兩個副菊長應該跟新來的書記和局座寒暄一下,但我這兒正和馮梓青隔著桌子瞪眼,相互之間怒目而視呢,所以他倆沒敢說話,也跟著李廳他們出去了,

    這樣,會議室就只剩下我和馮梓青,她還在瞪著我,好像她被撤職這事兒全賴我似得,

    我回頭瞅了瞅會議室的門,被關上了,我又抬頭看四周的墻壁,確定沒有監控之后,才起身繞過會議桌,走到馮梓青身后,把手搭在了她肩膀上,

    “干嘛啊你,”馮梓青馬上晃肩膀,將我的手甩開,

    “哎呀,別生氣了,”我坐在剛才李彥斌坐的位置,趴在桌子上,側臉看著撅著嘴的馮梓青,“不就是掛職鍛煉嘛,又不是開除,過兩天你姐肯定把你調回去,”

    馮梓青唰地轉臉過來:“蕭峯,你是不是跟我姐說我壞話了,”

    “沒啊,我都沒跟她打過電話,”我一臉無辜,

    “那她怎么會知道咱倆的事兒,”馮梓青怒問,

    “咱倆啥事兒,”

    “就是昨天下午……在出租車里的事兒啊,”馮梓青紅著臉說,

    “我摸你的事兒,”我疑惑道,203是怎么知道的,

    “不是答應我不許跟別人講嘛,”馮梓青都快哭了,抬手打我,被我抓住了手腕,她掙脫開,使勁撓了撓自己的腦袋,趴在桌上,把臉埋在胳膊里,含混地說,“完了完了,我的清白全被你給毀了,以后還怎么見亮哥,”

    “亮哥是誰,”我問,

    馮梓青從桌上起來,轉頭過來,梨花帶雨,滿臉憋屈地說:“是……我、我未婚夫,”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