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144、SSSS不是擺設

    這是個巧合嗎,馮梓青剛到西城,就被歐陽家請吃飯,而且,還邀請我赴宴,該不會是鴻門宴吧,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夏樹,不太可能,他雖然有些猥瑣,但看得出來,他行事非常謹慎,不會趟這攤渾水的,難道是二〇三,

    “你坐下,咱們嘮嘮嗑,”我指了指辦公桌對邊的椅子,這個歐陽蘭蘭看上去天真無邪,正好趁此機會,進一步了解一下歐陽家的事情,

    “你二哥是干什么的,”我問,

    “二哥在部隊呢,是個上校,”歐陽蘭蘭頗有些得意地說,

    “噢,大哥是大校,二哥是上校,都挺優秀,你二哥在哪個部隊,”我又問,

    “在帝都,總政還是總參來著,我搞不太清楚,”

    果然,這小子從帝都專程跑過來,肯定是為了馮梓青的事兒,

    “你有對象了嗎,”

    “我今年才畢業,還小呢……”歐陽蘭蘭害羞地說,

    “才畢業就分到龍組,很不錯了,”我贊道,

    “您才厲害,聽說您也是今年畢業的,都當上局座了呢,”

    “誰跟你說我今年畢業的啊,”我記得前幾天來局里報道的時候,只填寫了姓名,并沒有填年齡和畢業院校,歐陽蘭蘭一個文秘,不太可能知道我的詳細情況,除非她是從別的渠道知道的我的底細,

    “我爸說的呀,”歐陽蘭蘭毫無戒心地說,

    “呵呵,”我笑了笑,果然如此,“你爸還說我什么了,”

    “說局座可厲害了呢,把他們門派的小姐都給打成重傷了,”

    “他們門派,”我心里一驚,“什么門派啊,”

    “我也不知道,爸爸從來不和我說他們門派的事情,我也是路過他房間,偷聽到他和我叔叔講局座的事情來著,本來不知道是您,爸爸他們只說是咱們西城的人,叫蕭峯,今天上班才知道新來的局座也叫蕭峯,又這么年輕這么帥,肯定就是您了唄,”

    我滴個乖乖,幸虧長了個心眼,多問了歐陽蘭蘭一嘴,原來,歐陽家族也是無相門的人,

    “嗯,”我沉下臉,假裝嚴肅地說,“那次行動,是我和你爸爸他們門派之間的誤會,也是重要機密,你雖然聽到了,但可千萬不能亂講知道嗎,包括對你爸爸也不要講,這是咱們龍組的紀律,也是我的命令,”

    “嗯嗯,”歐陽蘭蘭重重點頭,“我知道爸爸和局座是一伙兒的,要不怎么會讓我請局座來家里吃飯呢,放心吧,局座,我不會對任何人講滴,”

    “很好,你去忙吧,晚上下班前,記得給我打電話,我怕忘了,”我滿意地笑道,這孩子是不是傻,居然以為請客吃飯就是自己人,

    “好噠,那……局座,當秘書的事兒,您是認真的嗎,”歐陽蘭蘭起身,滿臉期待地問,

    我笑了笑,拿起桌上電話,按照辦公桌上的電話號碼簿,打內部小號給人事科:“孫科長,我是蕭峯,我辦公室的隔壁是什么科室,”

    “報告局座,是內勤科,”

    “還剩幾個人,”我問,因為吳彪事件,局里現在嚴重減員,

    “……沒人了,局座,”孫科長苦笑,他前幾天還是副科長,現在扶正了,理由同上,

    “讓歐陽蘭蘭去那屋辦公吧,再在墻上掏個門,我想讓她當我秘書,”

    “啊,”孫科長一愣,

    “啊什么啊,工作需要,順便把我屋門給修理修理,局座的辦公室門整倆木板子釘上了,讓外人看見磕不磕磣,”我微怒,瞎問什么呀,

    “對不起,局座,我馬上就去辦,”

    “嘻嘻,謝謝局座,那我先走啦,”歐陽蘭蘭高興地出了我的辦公室,

    把危險的人放在身邊,總是能看著她,這樣能讓我感覺更安全一些,而且,小美女看起來還蠻養眼的,

    我感覺胸口不太舒服,拿起一根煙,又放下了,

    無相門,歐陽家族……

    我掏出手機,找到那個我最不喜歡看到的名字,打了過去,

    “喲,今兒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呀,蕭大少居然主動給我打電話,是求我放了林嵐,還是你想我了呀,”張璇一如既往地輕佻,

    “林嵐我會親自去救,你等著吧,”我笑道,

    “那就是想我咯,”

    “……問你個事兒,”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別轉移話題,說,是不是想我了,不是的話,我掛了啊,”

    “你逼我說想你,有意思嗎,”我苦笑,

    “我沒逼你啊,你就說吧,想沒想我,”

    “想了,行了吧,”

    “嘻嘻,這還差不多,問吧,什么事兒,”張璇開心地笑了,媽的,明知道謊話還信,是不是智障,

    “你們無相門,到底掌控著大陸多少家族,”我拐了個彎問,不能輕易將我知道的事情讓張璇知道,這是策略,二〇三相中我的,不就是我智商高嘛,

    “很多啊,”張璇隨口說,“你想知道哪家,我給你查查,”

    “我就隨便問問,想知道我的對手到底有多強大,”我嘚瑟道,

    “哈哈,你早上沒刷牙吧,口氣可真不小,長生訣練成了,”

    “還沒有,”我并未對張璇知道我的長生訣感到奇怪,可能是宋士雄回去跟她描述了我和他在殯儀館交手的情況后,張璇猜到的,又或者,我身邊有張璇的間諜,知道我的一舉一動,無所謂,反正我的秘密她早就知道的差不多了,

    至于長生訣,昨天半夜的時候,我看狄安娜在陽臺上看星星,就讓她把長生訣找個地方藏起來,她跑出去一個小時才回來,神秘兮兮地跟我說藏在山里一棵樹的鳥窩里了,我問她具體藏哪兒了,狄安娜想了半天,說她也忘了,

    忘就忘了吧,在山里沒人能追的上狄安娜,也就沒人看見她藏在了哪兒,那本長生訣,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被雨淋之后爛在鳥窩里,這樣挺好,免得人惦記,

    只剩下一個活體長生訣蕭雅,但她是安全的,對于一個已經練成長生訣而且千年不死的人,誰敢輕易來搶她,找死么那不是,

    “那你好好練咯,先打贏我再說,”

    “又不是沒打贏過……”我笑了笑,

    “略略略,你還要不要臉,那算打贏嗎,你那是使詐,別繞彎子了,到底找我什么事兒,”張璇說,

    “……我現在當官了你知道嗎,”我問,

    “知道啊,蕭大局座嘛,”

    看來,我身邊真的有她的間諜,

    “我單位有個叫歐陽蘭蘭的,你認不認識,”我試探著問,

    “歐陽蘭蘭,沒聽說過,”張璇肯定地說,“怎么,看上人家了,想讓我幫你介紹,”

    “不是,她現在是我的貼身秘書,我想了解一下她的情況,”我半開玩笑地說,“萬一是你的人,我不得防備著點兒啊,”

    “呵呵,你防我,防得住嗎,”張璇得意道,

    “是防不住,但我對你而言還有什么秘密嗎,估計連我身上哪兒長個痦子你都知道吧,要真是你的人,我還尋思照顧照顧,提拔提拔她呢,”我笑道,

    “哈,你身上哪兒長痦子我倒是不知道,可我知道你的尺寸,想起來以后要被你那個,還真有點怕怕的呢,”張璇又開始調戲我,

    “不是你的人就算了,沒事我掛了,”我黑著臉說,

    “你等會,”張璇叫住了我,“歐陽蘭蘭我不認識,但我認識一個叫歐陽克誠的,好像是你們西城人,上次我帶隊攻打醫院,那些三角翼還有傀儡們的服裝,就是他給我提供的,姓歐陽的不多,我不知道那個什么蘭蘭,是不是跟歐陽克誠有關系,”

    “噢,歐陽克誠,他可是我們西城的首富呢,”我假裝驚訝道,

    “是嗎,在我眼里就是個家奴而已,”張璇不以為然道,“這個回答,蕭局座可還滿意,”

    “嗯,那可能是趕巧,你的意思是這個歐陽蘭蘭即便是那個歐陽克誠的女兒,也跟你沒什么關系,對吧,”我最后問,

    “對,反正不是我派的人,”

    “那就明白了,對了,我姐怎么樣,”我用很隨意、很隨意的語氣問,而且用的是“我姐”這個稱呼,生怕觸怒張璇,

    “切,繞了一大圈子,這才是你想問的吧,”

    “……我就隨口問問,”

    “無可奉告,你不說要親自來救她嗎,我等你來喲,”張璇冷笑著說完,掛了電話,

    然而,我想得到的已經得到了,張璇用不著騙我,歐陽克誠對付我,并不是受了無相門的命令,而且聽張璇的語氣,這個歐陽家族在他們無相門里根本不入流的樣子,歐陽可是華夏前十,無相門有這么牛嗎,

    甭管怎么說,知道這層關系后,我覺得今晚的鴻門宴的兇險指數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高,張璇依照罷戰言和的承諾,只要我不招惹她,她現在還不想對付我,那事情就簡單了,歐陽家族是單純地為了馮梓青事件找我的,

    咚咚,又有人敲門,

    “請進,”

    門打開,馮梓青站在門口,面無表情,

    “馮書記,進來坐,”

    “不了,你陪我出去走走,好嗎,”馮梓青低聲說,

    “大姐啊,咱倆這是上班呢,不是過家家啊……”我看馮梓青臉上還是沒有表情,有點心軟,“你想去哪兒,”

    “你們西城最好的酒店叫什么,”

    “沒吃早飯啊,”我問,

    “不是飯店,是酒店,賓館,”馮梓青掏出了車鑰匙,隔著桌子丟進我懷里,“帶我去,”

    “困了,想睡覺,”我又問,

    “別問了,行嗎,”馮梓青皺眉,“再晚,我怕我會后悔……”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