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169、送房又送車

    “哇……203身材可真好,”歐陽蘭蘭在旁邊羨慕來了一句,

    “嘖,你看見什么了,”我皺眉問,

    “203的……局座,我啥也沒看見,”歐陽蘭蘭難得地聰明了一回,嘿嘿傻笑,

    “這還差不多,”我滿意笑笑,退出空相冊,打開電話本,203不是說我可以調動里面的人嗎,看看都有些什么人,

    結果打開電話本,一個一個往下拉,我比之前見到203的寫真更加驚訝,都快嚇死了有沒有,

    35個省的龍組特勤處處長,一個不落,但這些只是小角色,除此,還有一大票的江湖門派掌門人,什么崆峒派、龍虎山、居然還有無相門門主,也就是張璇她媽媽的電話,

    這也不是大角色,真正嚇尿我的,是一個叫“核心保衛”的組群,里面除了201、202之外,站在最高權利巔峰上的那幾位同志的號碼,也都赫然在列,

    不過里面歐陽克勤的號碼已經沒用了,以后只有在泰城監獄,才有可能會看見他,

    這手機可不能丟,某些號碼外泄,是要掉腦袋的,

    剛要想辦法給手機加密,“Another”又給我發進來一條信息:右下角鑰匙是自爆系統的開關,小心保管,一旦丟失,馬上引爆,

    我查看手機右下角,果然有個類似手寫筆的東西,抽出來,是一根細長條的金屬棍,中間有個小按鈕,也沒有個保險之類的,不小心按炸了怎么辦,我又把鑰匙塞了回去,好好保存吧,不到萬不得已不使用這個功能就是了,

    其他倒是跟正常手機差不多,只是操作系統是獨立的,類似安卓,但絕對不是,我給林溪撥打電話,告訴她沒事了,剛才跟203告別來著,

    林溪說,李彥斌他們也走了,請示我,他們下步該怎么辦,

    “請示我干嘛,找老劉啊,我現在不是局座了,”我說,

    老劉是常務副菊長,除了書記、局座之外的二把手,

    “哎呀,小峯你別鬧,老劉又不傻,他哪兒敢說了算,這邊還不是你主事,”

    “真的,”

    “真的,李廳走的時候也含蓄地說來著,”

    “他怎么說的,”我問,

    “李廳說,以后你們西城要是再出什么亂子,就撤他蕭峯的職,”林溪模仿李彥斌,嚴厲地說,

    我點了點頭,這幫當官的,說話都很藝術,我得學學,李彥斌的話,聽起來是在警告我,其實是在暗示,在省廳眼里,西城依舊是我坐莊,我得對省廳負總責,

    “沒啥事,讓同志們都下班吧,昨晚忙活了一宿,”我說,

    “是,局座,”林溪嬉笑,“對了,小峯,你電腦和錢包什么的,局里同志給你找到了,都在我這兒呢,”

    “行,放你那兒吧,我去蘭蘭家吃午飯,有人找我,你給我這個號碼打,”我說,

    “喲,新姑爺上門啊,”林溪調笑,“我這個小婆婆是不是也得陪著去,”

    “來唄,”我看了歐陽蘭蘭一眼,笑道,

    “嘿嘿,我可沒你拿閑工夫,回家收拾房間去了,家里都亂死了,”

    “別收拾了,過兩天換個大房子,”我說,

    “行啊,你是戶主,你選地段吧,”

    “嗯,”我掛了電話,將手機鎖屏,小心翼翼地揣進口袋,里面可是有炸彈,“走吧,吃飯去,”

    路過一家移動營業廳,我停車進去,給這部新手機配了個帶兩只兔子耳朵那種粉色塑料套,防止不小心掉地上,摔炸之類,至于為什么配粉色,因為他媽沒有其他顏色,

    到了歐陽蘭蘭家,她爸爸和二叔正在別墅門口迎接,這回不用對這兩只老狐貍防著了,以后我就是他們的大腿,

    寒暄之后,直接入席吃飯,席間,歐陽克誠跟我匯報了大環境的最新動態,國內上下各級宣傳部門?動員,硬是把昨天凌晨的帝都槍戰事件,還有東北軍嘩變事件給彈壓了下去,網上現在一點消息都沒有,但很多人已經得到了確切的信息,比如歐陽克誠,

    兩家大戰,動了軍隊,一共死了五百多人,場面比西城要大的多,宋家準備充分,全勝,歐陽克勤及親信悉數被抓,中午十二點,朝廷放出消息,冀州某市趙某某涉嫌嚴重違紀,被帶走調查,歐陽克誠說,這個趙某某,以前是歐陽克勤的秘書,朝廷使用的還是老套路,從目標身邊的人下手,一個比一個關系近,一個比一個職位大,最后宣布歐陽克勤被抓,讓民眾有個接受的過程,

    其實,歐陽克勤本人已經被朝廷關起來了,

    東北軍那邊,歐陽克儉被押解帝都,蕭天佐在上午十點向朝廷重新宣誓效忠并請罪,朝廷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但沒有降罪,還將蕭天佐的副職扶正,一躍成為東北軍四號首長,職務無所謂,反正東北軍已經完全在蕭天佐的掌控之下,朝廷只是表態,肯定并安撫蕭天佐罷了,畢竟東北偏安一隅,又陳兵數十萬,蕭天佐若真想搞獨立,朝廷恐怕也很難辦,

    至于歐陽天亮擅自調動特種部隊進行“非常規作戰”,并造成大量傷亡一事,朝廷全權交給東北軍自行處理,也就是蕭天佐處理,就不用我費心了,

    所有信息中,對我和馮梓青二人,只字未提,

    “局座啊,”歐陽克誠介紹完,滿臉堆笑,“過兩天上面肯定會下來人,調查我和克信,到時候,還得局座替我們美言幾句啊,”

    “人家是欽差大臣,我哪兒說得上話,”我舉起杯,笑道,

    “局座這說的,太謙虛了,西城是誰的地盤,局座的地盤,誰來了不得先跟局座知會一聲,”

    我點頭:“只要他們找我,我肯定替你們兄弟兩說話,”

    “多謝局座,”歐陽克誠喜不自禁,“蘭蘭,這么沒眼力見兒呢,趕緊給蕭局座倒酒啊,”

    “不用,在單位我還得給她倒水呢,”我開玩笑道,歐陽克誠信以為真,臉當時就綠了,

    “畢竟我是蘭蘭是平輩,你們對我這樣,真是折煞我了,我比蘭蘭大兩個月,以后我叫你歐陽老板,行嗎,”我笑道,

    “額……”歐陽克誠眼珠子轉了轉,“局座你這才是折煞我……來來來,喝酒喝酒,”

    他可能是誤會我的意思了,以為我對歐陽蘭蘭沒什么興趣,才會跟他們涇渭分明,叫歐陽老板,其實蘭蘭挺好,傻乎乎的沒啥心眼,辦事又靠譜干練,作為秘書非常合適,

    吃完飯喝茶的時候,歐陽克誠神秘兮兮地說:“局座,后面的別墅已經給您收拾好了,要不咱去看看,”

    “不用了吧,收拾就收拾了唄,”我說,打掃個衛生有啥好看的,

    “看看嘛,如果局座不滿意,咱該換的換,該砸的砸,”歐陽克誠又說,

    我一聽這話,好像不只是把別墅打掃過那么簡單,便點頭,起身和他從后門出來,穿過后院,來到我那棟別墅,錢已經轉給他了,現在確實是我的,

    別墅院里沒什么變化,因為原本就已經收拾完,進了別墅房間里面,我驚呆了,一夜之間,哦不,再加上一上午,別墅里面所有東西都擺上了,家具、家電、沙發、床,窗簾,甚至是廚具,一應俱全,而且乍一看很簡約,但內行人一觀便知,都是高檔貨,

    “花了多少錢,”我沉下臉問,

    “啊,沒花錢啊,都是從自家商場里搬過來的,”歐陽克誠說,“再說,別墅錢您都轉過來了,這都是別墅里自帶的嘛,”

    “我買的可是裸房,”我笑道,“你這是逼我犯錯誤啊,絕對不行,給我開個價,”

    歐陽克誠看了旁邊的管家一眼:“多少錢,成本,”

    管家想了想:“也就六十……”

    “昂,”歐陽克誠楞起眼睛,

    管家馬上改口:“十萬,”

    “拉倒吧你……”我笑著搖了搖頭,“回頭讓我公司給你的商場財務部打六十萬,”

    “局座——”

    “別說了,這事兒就這么定了,”我板著臉說,

    “這,唉……”歐陽克誠輕聲嘆氣,“對了,局座,還有個事兒跟您匯報一下,”

    “什么事兒,”

    “我買了幾臺車,您也看見了,前院車庫停滿,我沒地方放,先停您家車庫里行嗎,”歐陽克誠笑道,

    “行,停吧,”我有一個車庫就夠用了,

    “嘿嘿,局座,但我不能白停,這些車每臺三把鑰匙,我一把,放您這兒兩把,您隨時取用,”歐陽克誠詭詐地說,

    “你又——”

    “哎,局座,這次您可怪不得我,這些車,可都在蘭蘭名下,您借秘書的私家車開,可是一點毛病都沒有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