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195、美好的夜晚

    上文說過,我對京劇不太懂,但是對于另一項國粹麻將,還是比較在行的,平時學習很蠢,可一坐上麻將桌,大腦就會高速運轉,記牌、拆張,有時候還會作弊,趁人不注意換牌,

    我去前臺又開了一間帶自動麻將桌的房間,正好跟我們同一樓層,四人坐定,分撲克牌當做籌碼,每個人只分十個子(常規是四十個),規則也很簡單,誰先下課(手里撲克牌輸光了),就脫一件衣服,

    狄安娜未成年,我沒讓她玩這種不宜的游戲,

    前三局是練習,因為表妹的海峽麻將玩法跟我們不同,得讓她學會東北麻將的玩法,第四局正式開始,表妹有點手生,直接給林溪點了一炮夾子,誰贏無所謂,關鍵是誰輸,這一輪只打了六局,表妹就下課了,不過她很機智,選擇脫黑絲褲襪,反正坐在麻將桌上,誰也看不見下面,

    第二輪開打,林溪和周曉媚似乎有意聯手對付表妹,周曉媚守在表妹上家,把牌卡的死死的,林溪在那邊不斷給我喂牌,我本不想贏,但是沒辦法,該扣腚還是得扣,結果,又是表妹給我點了一炮,她氣勢大減,很快輸光,她問脫高跟鞋算不算,林溪當然不答應,表妹只好脫掉了水紅色連衣裙,只穿一件內衣跟我們繼續鏖戰,

    不過第三輪的時候,表妹漸漸適應東北麻將的玩法,頻頻發動反擊,這輪輸的是周曉媚,她是穿著小西裝來的,輸掉上衣,里面還有襯衫,但她的襯衫在第四輪也輸光了,

    不知道打到第幾輪,坐在我對面的表妹又輸,此時她身上只剩下上圍的最后一件,扭捏了半天,到底被林溪給扯了下來,結果接下來的一輪我就輸了,對面桌上托著兩個那么好看的東西,誰他媽還有心思打麻將啊,

    但我很快重整旗鼓,先后將林溪和周曉媚贏的一干二凈……

    三個妞不干了,相互使了個眼色,推翻麻將長城,不打了,而是撲向我,非要扒我衣服,還用他們扒衣嗎,我自己脫不就行了,

    就在我準備解開褲子的時候,突然聽見外面傳來敲門聲,

    “等會兒,”我拉住了周曉媚的手,

    “哎啊,別的房間吧,咱們繼續玩兒,”林溪早已憋不住,身體反應很誠實,

    咚咚咚咚,敲門聲急促,

    “有情況,”我低聲道,“你們去里屋藏一下,”

    凌晨三點多,酒店工作人員不可能閑著沒事來找我們,

    咚咚咚咚,又敲,

    三妞察覺到異常,紛紛抱著衣服進了里屋,我讓狄安娜藏在麻將桌后面,以備不時之需,我穿上襯衫,輕手輕腳地來到門前,趴著貓眼往外看,是兩個警茶叔叔,查房嗎,

    咚咚咚咚,其中一個警茶又敲門,

    我開了門:“兩位同志,有事嗎,”

    帶頭的年歲稍長些的警茶皺眉打量我一番,又歪頭朝房間里瞅了一眼:“例行查房,請出示證件,”

    “這大半夜的,辛苦你們了,”我冷笑,從褲子口袋掏出錢包,掏出身份證給他,

    另一個警茶接過身份證,和他手里的酒店住宿登記簿上對比了一下,將身份證還了我,

    “聚眾賭博啊,”帶頭警茶瞟了一眼麻將桌問,

    “自己家人玩玩,不來錢的,不算賭博吧,”

    “其他人呢,”帶頭警茶又問,

    “里屋呢,”我說,

    “都是什么人,”

    “我干媽、我表妹,還有我女朋友、我外甥女,”我說,這沒啥好隱瞞的,住宿登記的時候,五個人的證件都有登記,四個人是身份證,表妹的是護照,犯不上因為這點小事惹麻煩,

    帶頭警茶又往房間里看了看,可能想進來,但我一直用手拄著門框,查房可以,警茶也得尊重客人的隱私,我們不涉嫌違法的情況下,必須要得到我允許才能進入搜查,

    “行了,注意點,別弄出太大動靜影響其他客人休息,”帶頭警茶說完,轉身走了,那個拿著登記簿的年輕警茶也朝房間里瞅了一眼,然后緊隨帶頭警茶而去,

    我并未關門,而是看著他們,走到下一個房間門口的時候,帶頭警茶回頭看了我一眼,停下腳步,敲那個房間的門:“查房,”

    年輕警茶跟著停下,也回頭瞅了我一眼,

    “那屋沒人吧,”我笑著提醒,這兩間都是麻將房,開房的時候前臺問我要那間,我挑的這一間,當時已經是午夜十二點,此后應該沒人再開那間房使用,

    年輕警茶低頭瞅了一眼登記簿:“噢,是沒有人,謝謝,”

    帶頭警茶瞇起眼睛看我,背著手慢悠悠地走向電梯方向,

    等他們進了電梯,我才關上門,馬上拿起桌上的電話,給前臺撥號,

    “喂,您好,”還是那個小美女前臺的甜美聲音,

    “你們酒店經常有人查房啊,”

    “啊,不是啊,反正我以前沒遇到過,”小美女說,

    “就是嘛,這么大酒店,總有警茶同志半夜查房,對口碑不好,”

    “對不起,先生,打擾您休息了吧,”小美女抱歉地說,

    “沒事,我就問問,謝謝,”我掛了電話,那三個妞出來,都穿上了衣服,

    “走,離開這里,”我說,

    “怎么了,”林溪問,

    “我不知道,感覺不對勁,”我并沒有看出那兩個警茶有什么異常,只是直覺告訴我,

    “回原來的房間嗎,”表妹問,

    “等下……”我想了想,拿起麻將桌上的半瓶口香糖,倒出四顆丟進嘴里嚼了起來,之前都喝過酒,所以我在一樓的小超市買了瓶口香糖,防止發生美好的事情的時候影響情緒,

    嚼軟之后,我把口香糖給了狄安娜:“用最快速度,把走廊里的攝像頭堵上,再打開隔壁房間,”

    狄安娜點頭,將口香糖放進自己嘴里,出了房間,

    我站在門里面,等聽到隔壁咔噠一聲的時候,才帶著三個妞出來,關好門,閃身進隔壁房間,

    再高端的賓館,門鎖機構也會非常簡單,尤其是沒有人的房間,只有靠近門把手的一道卡筍,旁邊是木頭結構,狄安娜用骨爪能夠輕松撬開,只是留下一道溝槽,從里面看很明顯(門是向內開的),但在外面,不仔細看看不出來,

    門鎖無法再關閉,只能以原來的姿態虛掩,沒有門卡取電,但是窗簾拉開著,外面有從酒店前面的草坪打上來的射燈,能看見房間里物體的輪廓,我讓三個妞躲進里屋,不要發出聲音,又讓狄安娜守在門口,我來到窗邊,從側面往下看,酒店前面的小庭院里并無異常,也沒有在停車場發現警車,

    觀察了五分鐘,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

    但出門在外,還是謹慎點比較好,再說這里也可以睡覺的嘛,我讓三個妞上床休息,又搬了一把椅子,堵在門口,讓狄安娜守門,反正她不用睡覺,可以拿著我調成靜音的手機玩游戲,我坐在麻將桌旁的另一把椅子上,玩弄著骰子,靜靜等待某件事情的發生,

    然而,半小時過去,什么都沒有發生,一個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有動靜,看來確實是想太多了,浪費了如此美好的夜晚,

    我起身來到里屋的床邊,三個妞都已經睡著,畢竟喝了那么多酒,看著昏暗光線中的三具酮體,雖然都穿著衣服,但睡姿卻很誘人,我不覺吞下口水,先上哪個比較好呢,林溪吧,好幾天沒跟她在一起了,我走到床側,把手伸進了林溪的領口,她機警地醒來,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噓,”我指了指另外的房間,別打擾她們倆休息,林溪會意,從床上悄然起身,光著腳跟在我身后,來到麻將桌那屋,將里屋的房門關上,

    “想在哪兒做啊,”林溪環住我的脖子,嘴唇湊到我耳邊,輕聲說,

    “麻將桌怎么樣,”

    “狄安娜看著呢,要不去衛生間吧,”林溪嬌羞地說,

    我點頭,林溪輕跳,用雙腿盤上我的腰,我托著她腿以上,腰以下的部位,進了衛生間,將林溪放在洗手臺上,開始激吻……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