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253、我有我的計劃

    女人被老者摸的跟只貓似得,微微側傾上半身向老者,撒嬌地叫了一聲:“爺爺,”

    這次她的聲音沒有刻意壓低,聽起來好耳熟,

    “你是……神崎嗎,”我驚訝地問,

    “咳咳,”女人恢復端莊,“爺爺在跟你說話呢,好好聽著,”

    果然是神崎的聲音,神崎是山田組組長的女兒,那么神崎的爺爺,是不是山田組上一任組長,應該不是,我記得在國內查閱資料的時候,山田組除了第一代、第二代是父子相承,其余都是上任組長退休后,由組內最有權威的副手,或者是下面堂口的堂主接任,再沒有過父傳子的情況,相對民主一些,

    “爺爺,抱歉,適才晚輩失禮了,”我趕緊跟老者套近乎,

    “你叫我什么……爺爺,”老者貌似很驚訝,笑著問,倒是把我問的發蒙,從神崎那兒論,我不應該管他叫爺爺么,不是說我跟神崎的關系有多私密,在華夏,叫好朋友的爺爺為爺爺,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要亂叫,”神崎又訓斥了我一句,“咱倆還沒結婚呢,”

    我更懵逼了,誰要跟你結婚了啊,

    老者笑得更開心,身子一顫一顫的,我只得隔著紗帳傻笑,

    老者笑了一會兒,恢復常態:“蕭桑,你覺得……在國民層面上,貴國與島國孰強孰劣,”

    “無所謂孰強孰劣吧,”我想了想說,“貴國的教育很厲害,這點我承認,早就普及了義務教育,國民文化程度普遍高些,不像我們曾出現過文化斷層,但我覺得從國民的綜合能力上,華夏并不比島國差,別忘了,現在我們已經取代貴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數年之久,”

    得知他是神崎的爺爺,我對他的語氣軟化了一些,但態度已然公允而鮮明,

    “呵呵,很中肯,”老者點了點頭,“那在武林層面上呢,”

    “華夏遠勝于貴國,這個沒什么好說的,”我篤定道,

    “此話怎講,”老者不再笑,似乎有點不高興,

    “武林在于傳承和發揚,華夏在這方面并未斷檔,”關于這方面我雖不太懂,但通過這段時間對于無相門、天機宮,還有龍組中好些有門派背景的人的接觸,華夏道法確實沒有因為文化斷層而出現斷檔,很多古老門派都傳了下來,只不過現代更傾向于避世,

    “貴國陰陽術源自華夏,但只學到了些鳳毛麟角,至于島國的忍術,說實話我不太懂,很神奇,但我覺得,從武力層面上來講,忍術不及陰陽術,更不及華夏道法,而且,華夏幅員遼闊,人口、門派眾多,名山大川也多,習武修道者講究人杰地靈,天人合一,這種自然條件是貴國所不具備的,舉個例子,之前在武道館的比武,也許爺爺已經知道了結果,如果在下所料不錯的話,在場的貴國陰陽師、忍者、武士等,想必都是貴國之翹楚,畢竟是負責守衛鏡國神社的‘混元斗’的人,但我們這邊,除了一位我手下的貴國忍者,其余可都是華夏的武學新人,尤其是我方未出戰、直接認輸的那位,實力其實在我之上,我不讓她出手,是怕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給貴國造成太大的損失,這點,神崎小姐應該知曉,”

    這一通牛逼吹的,一氣呵成,連我自己都信了,我是在用長生訣的意念“欺騙”自己,先騙了我自己,才能騙得了紗帳對面的神崎麗美,

    果然,神崎麗美的讀心術為長生訣所欺,對老者點了點頭,

    “若是回到一千四百年前呢,”神崎爺爺又問,

    “差距更大,”我果決地說,這回不用騙他,那時候島國尚是蠻荒之地,一支移民過去的家族,帶著一眾家丁、護院等雜役,就能制霸島國,自己稱王,更別說是當年的蕭梁王朝,

    “噢……”神崎爺爺貌似死心,“好吧,今天的談話就到這里,美子,替我送蕭桑回去吧,”

    “是,爺爺,”神崎麗美起身,邁著碎步過來,撩起紗帳,出現在我面前,我的心不由得悸動了一下,今天她化妝了,美的不要不要的,笑起來那對兒小酒窩,即便里面沒有酒,也讓我醉的一塌糊涂,

    但我的關注點,并不全在神崎身上,借著她撩紗帳的時候,我朝里面瞄了一眼,看見神崎爺爺,也正笑瞇瞇地看我,臥槽,感覺有點眼熟呢,

    “走吧,”神崎并未在我身邊停留,只是在經過我的時候,低聲說了一句,

    “爺爺再見,”我從圓墊兒上起來,對神崎爺爺鞠了一躬,神崎爺爺隔著紗帳對我揮了揮手,我出推拉門,跟在神崎身后下樓,

    “哎,你爺爺干啥的啊,看起來挺厲害呢,陰陽師嗎,”我用漢語問神崎,

    “不是,”神崎面無表情地回答,

    “那是當官的,說起話來官腔很足啊,而且還很威嚴呢,雖然一直在沖我笑,”我窮追不舍地問,

    “哎呀,你別問了,”神崎帶我走到二樓,二樓已經沒人,又走到一樓,一樓廳里的那些黑衣人也都不見,

    出了12號別墅,我才看見他們,都站在車旁等著,見到神崎,紛紛鞠躬行禮,

    “我的人呢,”我問之前讓我單獨上樓的那個黑西裝,

    “您的四位同伴,都已經被送回了酒店,”黑西裝笑瞇瞇地說,

    “四個,我還有八個手下,”我又說,“哦不,是七個,”

    “抱歉,蕭桑,那幾位忍者,因犯了叛國罪,已經被神社的人帶走,”

    “放屁,”我當即怒不可遏,“叛什么國,幫我就是叛國嗎,要是照這么說,剛才在房間里跟我做交易的神崎組長、還有那個安倍清明大師,豈不是也叛國了,我跟你們神崎小姐還……是吧,她也算叛國嗎,”

    “這個……”黑西裝搓了搓手,“在下說了不算吶,”

    “神崎,這到底怎么回事,”我轉頭問神崎麗美,她因為剛才我說的那半句話,已經面紅耳赤,正對我怒目而視,

    “看什么看,趕緊把他們給我放了,否則我絕不會幫你們解‘混元斗’,”我板著臉,厲聲道,

    “我們島國人內部事務,請蕭峯君不要插手,”神崎情緒稍有緩和,冷聲道,

    “好啊,既然是你們的內部事務,那我可就不管了,明早我就啟程回國,”我甩了甩手,轉身欲走,

    “就斗麻蛋,”神崎拉住了我的手,“蕭峯君,真要走,”

    “除非你把他們給我放了,”我掙脫開神崎的小手說,

    “只要你解開混元斗……”

    “夠了,一招鮮啊,從頭用到尾啊,我被你要挾的已經夠多了,這次不行,趕緊放人,否則沒得談,”我怒道,

    “……好,中田,告訴我干爹,放人,”神崎無奈道,

    “不但是放人,再給他們每個人買張機票,送到華夏西城,交給林溪,否則留他們在島國,我不放心,等他們到了,林溪給我打過電話,我才會開始幫你們解‘混元斗’,”我又說,

    “蕭峯,你個王八犢子玩意,別特么得寸進尺,”神崎指著我?子,用東北話罵道,

    我抓住她的嬌嫩手指,緩緩說:“哼哼,誰讓你們有求于我,”

    神崎胸口劇烈起伏了半天,猛然從我掌心抽出手指:“送他們去華夏,今晚的航班就送過去,將他們的名字從國民總籍中除掉,以后,哪個再敢踏上島國領土,格殺勿論,”

    “是,美子公主,”黑西裝微微行禮,倒退著離開,

    “這還差不多,”我撇了撇嘴,得意笑道,

    等下,剛才好像有什么不對勁,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