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271、岳飛是怎么死的

    “你給我閉嘴,”我伸手進被窩,偷偷掐了林瑤一把,結果摸到了她肚子上的肉肉,臥槽,這貨居然連囚服上衣都給脫了,

    “哎呀,蕭大哥你好壞,別亂摸啊,”

    “閉嘴——要不我上去了,”

    “別啊,哥,人家閉嘴就是了,”

    你個小婊砸,等我出去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嘆了口氣,躺在床上,林瑤馬上撲過來,鉆進我懷里:“嘻嘻,哥——”

    “閉嘴啊你,”

    “親我,我就閉嘴,”這次林瑤是小聲說的,我就親了她一下,之前在北海道親過,所以,沒覺得有什么不適應,

    “嗯啊,我都想你了,睡吧,睡吧,”林瑤滿足地說,

    “不是要跟我說事兒么,”我皺眉問,

    “明天再說,”林瑤往我懷里偎了偎,跟抱著個枕頭似得,“晚安,”

    “尼瑪……”

    黑暗中看不見她的臉,但我卻能聞到她身上的淡淡體香,還能感受到她緊緊纏著我身體的柔軟,話說誰特么能受得了這種誘惑,我直勾勾地躺了五分鐘,被林瑤夾著的地方就有點不舒服了,林瑤已經是半睡半醒的狀態,把腿挪開了一些,給我活動空間,我把手放在她的背上,慢慢摸著,能摸到那條白色的布,纏的很緊,這么睡覺難道不會影響呼吸么,

    我摸到了連接的地方,但是沒敢自作主張幫她解開,萬一出意外,開了燈,她連重新穿都來不及,我便繼續向下摸索,摸過她的小蠻腰,摸到了她囚褲的松緊帶,嘿嘿……

    我的胳膊伸到最直,就要摸到關鍵部位的時候,林瑤突然醒來,抓住我的手,看來還是不讓啊,上次在北海道也是到了這一步被她制止的,我只好作罷,任她抱著,漸漸睡著,

    一夜無事,早上醒來,我睜開眼睛,看見秦冬冬坐在床尾,抱著膝蓋,雙腳還在被窩里,跟我的腿挨在一起,他正沖我媚笑,嚇得我差點從床上滾下來,

    好半天才緩過來,這貨是林瑤變的,

    我長舒一口氣,掀開被子,林瑤的臉和嗓音可以變成秦冬冬,但是35碼的腳卻沒法變大,媽的上面還有些殘余的黑色趾甲油,我給她使了個眼色,林瑤恍然大悟,趕緊從秦冬冬的個人物品里面找到一雙白襪子套在自己腳上,

    秦冬冬雖然經常被欺負,但是像許多娘貨一樣,比女人都愛干凈,換洗衣服、襪子什么的都很清潔,所以不用太過擔心林瑤的個人衛生問題,內酷她穿的是自己的,今、明兩天就會越獄,出去了再換洗也不遲,

    林瑤凈身進來,什么都沒帶,衣物可以用秦冬冬的,但牙刷不能亂用,我洗完漱回到床邊,林瑤趁人不注意,把我的牙刷偷了去,端著臉盆去盥洗池那邊洗漱,

    我留意了一下犯人們的神態,還好,他們看我和林瑤的眼神都比較隨意,可能已經習慣了監獄里這種王者霸占“小妾”的事情,這邊其實也有兩個長相比較娘,看我眼神怪怪的男人,但這倆人的長相實在是不敢恭維,秦冬冬雖然娘,但是長得好看啊,我這個正常男人看著都覺養眼,可那倆家伙即便放在男人堆里,就算不上好看,除了惡心,我實在沒有別的感覺,

    犯人都先后起床洗漱,然后安靜坐在床邊,不出意料,又是看央視新聞,早上的新聞娛樂性稍強一些,比較有看頭,但也沒看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看完新聞五分鐘,鈴聲響,犯人們起身排隊,準備出去吃早飯,

    我照例和“秦冬冬”站在最后一排,這次沒有特權了,和犯人們一起進了大食堂,領取盤子、餐具,排隊打飯,早飯是白米粥、干巴巴的饅頭和咸菜,我對吃沒什么挑剔,好賴都能將就,可林瑤被林老三、林美蘭慣得不像樣子,皺眉捏著蘭花指,吃饅頭扒皮,吃咸菜拔毛刺,閉著眼睛往下咽,

    “學會適應吧,”我將她扒掉的饅頭皮夾到自己盤子里,湊過去小聲說,“可能以后的日子會更苦,”

    “啥意思,”林瑤也湊過來問,倆人嘴都快親上了,

    我趕緊縮回來,低頭喝了口粥才說:“出去以后,”

    林瑤點頭,明白了我的意思,我們的越獄計劃,逃出楚城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一旦成功,勢必會遭到當局的瘋狂追剿,東北肯定不能回,往南可能還會好一點,至于到底去哪兒,再說吧,四渡赤水、強渡大渡河,爬雪山、過草地,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快,

    吃完早飯,是犯人們的勞改時間,我作為重刑犯自然不能乘坐卡車出監獄去勞動,但是林瑤可以去,我就在監獄里跟幾個也不用去參加勞改的胖胖的前官員打籃球,跟他們我沒有透露太多,他們以為我是個社會小混混,也沒問,拿我湊個數罷了,

    中午的時候,林瑤等人歸來,簡單洗洗,吃午飯,林瑤跟我訴苦,說是去挖樹坑,給她倆手都摩出血泡來了,

    不過樹坑沒有白挖,林瑤仗著自己的衣服寬松,用里面的裹胸布,夾帶進來半把生銹了的鐵鍬,可能是以前種樹的時候,鐵鍬被挖斷,遺留在土壤里的,

    “你要在后墻挖洞啊,”我笑問,這技術是不是太low了一點,

    “要不怎么出去,”林瑤給我展示完戰利品,放下衣襟說,午飯后是休息時間,我倆正蹲在操場邊緣抽煙,

    “咱們監房后前還有一片空地,離后面還有二十米的距離,你要想直接挖到監獄外面,恐怕一整晚都挖不了那么長,”我彈了彈煙灰說,

    “誰說要挖那么長了,能出監舍就行,”林瑤挑了挑眉毛,突然警惕起來,“有人過來,”

    我也看見了,兩個獄警發現我和林瑤交頭接耳,舉止曖昧,夾著警棍向這邊走來,我怕他們搜林瑤的身,靈機一動,起身走到一個不認識的犯人身后,拍了拍他肩膀,

    “干啥,”犯人轉身問,他不是第三監舍的人,應該不認識我,

    “大哥,我沒煙了,把你煙給我一根兒唄,”我嬉笑道,

    犯人白了我一眼,夾著煙走開,我追上去,推了他一把,差點把他推倒,

    “我草你媽,有病吧,”犯人怒了,丟掉煙頭撲向我,我就跟他廝打起來,沒有盡全力,始終保持著勢均力敵的態勢,直到獄警過來將我們分開,給了我們幾警棍,開始教育我倆,

    不多時,范德彪問詢趕來,問明情況,揍了那個犯人一頓,正趕上放風時間結束,打架的事情就拉倒了,

    回到監房,龍組那幾個家伙又湊過來,因為有監控器,我沒跟他們深聊,不過含蓄地跟他們透露,我被判了死刑,但是,我不想死,然后瞇起眼睛看了他們一圈,

    “首長,有事兒您說話,”龍組的人都有很強的反偵察意識,明白了我的意思,為首的那個哥們重重點頭,就讓大伙散去了,

    我躺在林瑤床上午睡,林瑤上我的床,津津有味地讀起那本偉人傳記,畢竟在上鋪能避開大部分人的視線,不容易暴露自己的女人特征,

    下午一點半的時候,我被林瑤叫醒,老趙正站在監房門口向我招手,

    “干啥,”我問林瑤,

    “可能是提審吧,小心點,”林瑤說,

    我晃了晃昏沉沉的腦袋,跟老趙出去,果然不出林瑤所料,外面站著幾個持槍的龍組警衛,給我上了手銬,帶往前面的辦公區,

    又是那個趙檢查官和小錢同志,我坐在椅子上,雙手銬上扶手,接受第二輪審訊,

    老生常談,還是那幾個問題,我的回答也跟上次差不多,據理力爭,不讓他們抓到我的把柄,

    “小蕭同志啊,”問訊完畢,趙檢查官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很聰明,問題回答的滴水不漏,但你也應該明白……岳飛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嗎,”

    “呵呵,您是秦檜嗎,”我笑問,

    “我哪有當秦檜的資格,我就是個具體辦事的,跟你直說了吧,上頭要判你死刑,你怎么辯解都是沒用的,”

    “謝謝您的坦誠,我知道會死,但我總不能一點氣節都不要,自己挖坑往自己坑里跳吧,要是真做過那些違心事,不用您審,我自己都認,你們又想強加那些‘莫須有’的罪名給我,又想讓我簽字畫押,想的怎么那么美呢,”我撇了撇嘴,嘲諷他們,

    趙檢查官和小錢對視一眼,無奈搖了搖頭,從小錢桌上拿過來一份文件:“蕭峯同志,這是你的筆錄,如果沒什么問題,就簽個字吧,我也好向上頭有個交代,上頭要是還不滿意,我們大不了明天再來,”

    “呵呵,明天來也還是今天的結果,”我訕笑,

    “先把今天的事兒解決了再說,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倆行不行,”趙檢察官摘掉帽子,喪氣地撓了撓花白的頭發,“你以為我們愿意接你的案子啊,這不是趕鴨子上架,被逼的嘛,”

    我笑笑,沒說話,

    小錢起身,拿著文件過來,逐頁給我翻看確認,最后一頁只有一行字:上述供詞內容屬實,

    后面是供述人和今天的日期,

    “沒問題就簽字吧,”小錢冷冷地說,

    “好,成全你們,”我從她手里拿過筆,簽上自己的名字,里面的內容我都認真看了,確實都是我的供詞,沒毛病,

    “手印,”小錢從兜里掏出一方印泥打開,在我拇指上戳了一下,我在自己名字上按下,怎么感覺跟簽賣身契似得呢,

    “多謝,”小錢拿著文件,回到桌邊,沖我詭秘一笑,卻將最后一頁給扯了下來,又從文件夾里拿出另外一份散裝的文件,用訂書器將最后一頁釘了上去,

    “你這是干嘛,”我皺眉紋,

    “偷梁換柱咯,”小錢聳肩,得意地晃了晃手里的文件,

    草,陰險,不用想都知道她手里那份新文件的內容是什么,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