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林家有女初長成 >

294、空中對決

    “甩上去,”我皺眉看著她的小皮鞭,其實我對它還是比較抵制的,初次見張璇,就被這個小皮鞭給抽過,很疼,正所謂一朝被鞭抽,十年怕蛇咬,

    張璇解開皮鞭,用鞭稍往我腰上纏,邊纏邊說:“不要小看這條鞭子,這可是用兩百多歲高齡的蚺皮制作的呢,”

    “蚺是什么,”我問,

    “就是大蛇啊,你不是在長白山遇到過嘛,”張璇將鞭子打了個活結,緊了緊,抬頭笑道,

    原來那東西叫蚺,我還以為是龍呢,

    “準備好了嗎,”張璇問,我點頭,其實并不知道該準備什么,隨機應變吧,

    張璇率先出橋洞,急速掠向左邊那臺直升機下面,鞭子被瞬間抻直,我也趕緊跟上,距離直升機還有大概三十米的時候,張璇突然回頭喊了一句:“跳,”

    還沒等我跳,她的手已經甩了出去,只覺得腰間襲來一股巨大無比的牽引力,都快把脊椎骨拉斷了,我的身體瞬間斜刺向空中,和一根導彈似得,直射向直升機的機艙門,飛出去十來米之后,腰間的辮梢自動解開,但高度似乎不太夠,快到直升機的時候,身體開始下墜,我趕緊伸展腰肢,雙手上夠,堪堪抱住了直升機下面的起落架,為什么是抱而不是抓呢,因為這架直升機下面并不是單杠那種起落架,而是輪式的,我抱住的就是一個大輪胎,很滑,差點掉下去,

    直升機里的人肯定看見我了,馬上開始拔高,頭頂巨大的下壓風力,都快把我的頭發吹掉了,我運氣,抓緊穩住后,手腳并用爬上起落架,里面只有一前一后兩個人,都是普通的駕駛員而已,我敲了敲窗戶,后面那個駕駛員發蒙地看著我(前面那個太遠,夠不著他),我向地面指了指,示意他下降,他當然不肯聽,向后拉升降桿,可能因為太過慌亂的緣故,拉大了,直升機向后揚起,差點失控,

    我聳了聳肩,既然你不聽勸,那就別管我不客氣了,便掄起拳頭,砸破了一塊窗戶,把他的兩只手從“方向盤”上抓了起來,他是直升機的“司機”,前面那家伙是操縱武器系統的,直升機馬上失控,斜著向地面扎了過去,駕駛員拼命掙脫,我死抓捕放,同時看向地面,估摸著還有三、四十米的時候,我才放手,駕駛員趕緊調整直升機,在墜地前救了回來,老司機啊,我剛才都做好跳的準備了,

    重新拔高后,我又指向地面,大聲沖他喊:“你要是不下降,我就讓你機毀人亡,”

    直升機駕駛員猶豫了兩秒鐘,點頭,向前壓操控桿,就在這時,直升機突然猛地向左傾了一下,我腰部一陣劇痛,差點掉下去,轉頭一看,尼瑪,直升機身上一排彈洞,前艙里都是血,那個武器操作員已經被打死了,

    “跑啊,煞筆,”我對幸存的駕駛員喊道,還用看么,肯定是另一臺直升機打過來的,老司機趕緊向右扒拉操作桿逃竄,我回頭看,雙方的距離其實很近,也就四十米的樣子,但是它的機頭并未對著我們這邊,機槍也沒對著,

    攻擊目標時,得倆人密切配合才行,不過那架直升機里的兩個駕駛員好像在爭論,看這架勢,應該是前面的武器操作員想打,但后面的駕駛員不讓,才調轉了機頭懸停在那里,不過局勢可能很快就會逆轉,因為我看見前面的武器操作員掏出手槍,指向后面的駕駛員,

    不行啊,跑是跑不掉的,即便跑出機槍的射程,它的小側翼上海掛著兩顆導彈呢,得反擊才行,想到這里,我踩著起落架邊緣爬向前面的機艙,一拳擊碎玻璃,伸手進去探向武器操作員的頸動脈,不用摸了,已經死絕,肋下被兩顆20毫米口徑機槍彈打的血肉模糊,

    我無奈扯斷他的安全帶和,摘下頭盔,將他的尸體拉出來丟了下去,自己從窗口爬進機艙,戴上頭盔,雖然不懂駕駛直升機,但我知道頭盔里有通訊系統,

    “喂,后面的大哥,能聽見嗎,”我拍了拍頭盔,回頭問,風太大了,面對面講話都聽不清,

    “能,你想嘎哈啊,”后面的駕駛員戰戰兢兢地問,聽口音是東北人,

    “你的伙計已經被他們打死了,所以我把他丟出去你別介意,回頭通知地面部隊收尸厚葬吧,現在他們又要干掉你,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咱倆得先下手為強,把他們干掉才行,”

    兩秒鐘后,駕駛員才猶豫著說:“可我們是有紀律的,”

    “紀律,他倆要你命,你跟他們講紀律,想活還是想死,給個痛快話,”

    “我……不行啊,蕭峯同志,”

    噠噠,這時,那臺直升機已經轉了過來,不過因為我們的水平位置較高,它抬頭仰射,打偏了,

    “草,干,”后面的駕駛員終于被激怒,下壓機頭,對準架直升機,

    “怎么開火,”我問,

    “手柄下面,有個扳機,那是機炮,儀表板上兩側的紅色按鈕是導彈,”駕駛員可能怕我聽不懂,一字一頓地說,

    “這個嗎,”我按了一下右邊的紅色按鈕,只聽嗖的一聲,一道白煙,從側面射向地面,打在了地面上的麥田中,炸出一大團火光,

    “瞄準啊,蕭峯同志,”駕駛員怒道,

    “怎、怎么瞄,”我問,

    “頭盔上不是有個十字嘛,”

    我收攏視線,可不是,頭盔連帶著的“墨鏡”中央,有個小白十字,除此還有其他的數據顯示,我不認識,頭左右晃動,十字不會跟著移動,始終指向一個點,

    我嘗試移動手柄,白十字開始左右動來動去,但不是太穩,因為直升機也在左右晃動,雙重的相對運動,影響穩定性,瞄了半天,好不容易對準了斜下方的直升機,我趕緊按下左側的紅色按鈕,嗖,白煙射出,卻又射偏了,打在了高速路旁邊大概幾十米的地方,差點傷人,沒想到這么難,以為會像打游戲一樣簡單呢,

    我重新用雙手抓住手柄,凝神調整,這時那架直升機也開始拔高,因為在下面沒法攻擊到上面,身后的老司機也開始拔高,保持優勢高度,地面上的物體越來越小,高速公路變成一條黑色的腰帶,上面有各種顏色、大小的蟲子在爬行,很多都靠邊停下,觀看中的直升機格斗,

    “蕭峯同志,瞄好了沒有啊,這么飛很廢油的,”

    “又不花你油錢,慌什么,”我回頭白了他一眼,忽地發現屏幕左下角一個紅色的油箱形狀的燈在狂閃,這才想起,這特么不是汽車,車沒油可以拋錨停下,這貨沒油了會掉下去的吧,

    趕緊認真瞄準,對焦半天,終于再次對上,沉穩地扣動扳機,一道道亮光斜刺過去,還是打偏了,但我沒有松開扳機,一邊射擊,一邊左右微調,終于有幾道白光,擊中了直升機的旋翼,打斷,幾塊殘片飛出去好遠,但直升機貌似沒事,我繼續調整,讓彈道往旋翼中心軸那邊移動,轟,

    好壯觀,跟一百多塊錢的大禮花似得,

    “干得漂亮,”后面的老司機不由得喊了一聲,

    “是您飛的好,下降吧,”

    “唉……我得上軍事法庭了,”直升機高度下降,老司機嘆氣說,

    “誰知道,你就說正常的戰損不就行了嗎,”我回頭問,

    “通訊是有錄音的,”老司機無奈地說,

    “噢……沒事,老鄉,我能救你,落地吧,”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