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不世妖孽 >

第283章 大失所望

    只見趙南霜手中的花傘又發出萬千彩絲,將困住白發老者的囚籠層層包裹,并且急劇縮小,片刻功夫,那如同繭殼的囚籠便縮成直徑不足一丈的大小。

    白發老者面如死灰,手中紫金羅盤飛到頭頂,驀然放大,光芒傾灑而出,化為金鐘光幕,撐住收縮的彩絲囚籠。

    趙南霜格格笑道:“你這臭老道的龜殼還真硬,本王看你還能撐到幾時!”纖手甩舞,彩絲發出‘噔噔’之聲,道道彩光向金鐘掃去,發出‘咚咚’的鐘鳴之聲。

    白發老者狠聲道:“小小舞姬,不過盜走了一件神器,竟也敢在下界作亂,就憑你的道行,也想跟我斗!”雙臂平張,掌心向外,磅礴真氣撐起金鐘,光芒大盛,縮小的囚籠又開始膨脹。

    趙南霜臉色微變,白發老者的真氣的確強勁,她不得不運足真氣與其對抗,彩絲發出‘吱吱’繃緊之聲,“被本王困住竟也敢張狂,你的道行也不過如此!”

    冷千刃見趙南霜有些勉強,問道:“要不你將他放出來,我來對付他?”

    趙南霜道:“你先將青銅棺帶走,我這邊不需要你管,即便徐市趕來,我殺不死這臭老道,也能輕松逃脫。”

    冷千刃不再多說,提著長刀,走向青銅棺,仙道院的人皆受重傷,哪里還有人膽敢上前阻攔,這與送死已無分別,只能眼睜著逆天教將青銅棺帶走。

    這時,無障從青銅棺后直起身,一個翻身又坐到棺蓋上,微微笑道:“你要想取走它,還需過了我這一關!”

    冷千刃打量著無障,冷哼一聲道:“就憑你那毫無真氣的體質,本王殺你如同碾死一只臭蟲那樣簡單。”

    “人不可貌相,修行之路也絕非唯有修氣一途,我雖無真氣,但若想殺我也絕不會如你說的那般簡單!”

    冷千刃看了一眼遠處的逐浪,轉而對無障道:“真看不出你有何本事,竟能讓那小子死心塌地的跟著你,那就讓本王見識一下你的真本事!”手中長刀再次燃燒了起來。

    無障搖了搖道:“你應該先確認這里面裝的是何物再來搶奪,或許,這里面除了機關暗箭外,什么都沒有呢?”

    冷千刃道:“你無需用這話來拖延時間,我們已經得到可靠消息,這青銅棺是徐市從南海打撈出來的,里面是太一的指骨,絕對錯不了!”

    “你如此肯定,恐怕結果會令你大失所望。”

    冷千刃喊道:“看來你的本事只是你的這張嘴,本王這就讓你閉上這張嘴!”豁然飛起,長刀在空中劃出一道虹光,破空劈向無障,氣吞山河。

    龍泉在南疆已見識過無障的身手,體內雖無真氣,但劍法和劍意卻很強,即便受到強者圍攻仍能殺出重圍,不但識破了他的身份,還使出嵩山的劍法,到現在為止,他也沒有想明白無障是如何偷學的。

    不過龍泉認為,無障再強也不可能勝過冷千刃,只是不清楚兩人的差距有多大,唯有期待這一刀的結果。

    無障面對這一刀,好似沒有做好準備招架的招式,也無退縮之意,如同等死一般,只是手按在圓盤上,開始動了,動的飛快,根本看不清他扭動圓盤的次數。

    冷千刃大喊道:“找死!”長刀劈落的速度更快了,他要在無障觸發機關前將其劈死。

    無障手上雖快,但口中說的卻平靜,“我已經提醒過你了,準備抵擋吧。”話音剛落,只聽青銅棺‘砰’地一聲,黑光爆閃而出,四面蕩開。

    這黑光是由上萬枚細小的黑沙組成,經過機關發射速度已快到了極限,可斷鐵穿石,冷千刃見狀大驚,他沒想到無障真是個瘋子,竟真的敢觸發機關,長刀已劈至無障眼前,急忙收刀,在身前掄起光輪,同時激發周身護體真氣來抵御。

    ‘鐺……’黑沙撞擊在光輪上,火星連成光幕,冷千刃的身體在半空中被連續的撞擊蕩回,落地之后,又劃出十幾丈遠,仍在抵擋密雨般的黑沙。

    趙南霜轉頭看向撲面而來的黑沙,眉頭緊皺,緊忙將‘天羅傘’撐向黑沙,‘砰……’黑沙撞擊傘布,將她也推出十幾丈遠方才站穩。

    白發老者盡管有金鐘光幕護體,仍不敢怠慢,將紫金羅盤立在身前,‘鐺……’鳴響連連,火星迸飛,還好他預料不差,黑沙的確穿透了金鐘,可見黑沙的力道是何等的驚人。

    蕓初正在為無障擔心,見機關觸發,黑沙襲來,以為無障難逃一劫,失聲驚叫,“師父!”欲要上前,卻被逐浪抓了回來,推到身后,逐浪長劍炫出劍雨,還好他們離的較遠,黑沙不是太密,即便如此,逐浪也使出全力才卸掉爆射而來的黑沙。

    江元等人也同樣使出渾身解數各自抵御黑沙,修為弱者,直接被黑沙擊中,哀嚎一片。

    冷千刃將長刀重重立地,身體一震,雖抵擋絕大部分的黑沙,仍有十幾粒黑沙貫穿護體真氣擊中身體,這黑沙含有劇毒,若不迅速逼出,必會中毒而亡,連忙大喝一聲,調動周身內力,‘嗤……’衣衫破碎,十幾道血線從身體各部位噴出,狠狠瞪向中心方向,尋找無障的尸體。

    可他還未尋到,便又聽見‘轟’的一聲,大地震顫,猶如地動般,黑煙滾滾襲來,這次,所有能動的人那里還敢留在原地,轉身便逃,就連趙南霜也顧不上與白發老者斗法,收了彩線向外飛閃。

    白發老者破開正在解除的網籠,哈哈大笑道:“真是個很好的白癡!”飛身逃離區域。

    逐浪抓著蕓初的后襟奔離,淚水從蕓初的鼻尖滴滴滑落,口中喃喃道:“怎會是這樣,……,你為何要攔著我?”

    逐浪淡定道:“你上前只能是白白送死。”

    蕓初道:“師父為何要這樣做?”

    “自有他的理由。”

    “你為何不攔著他?”

    “我沒有理由攔著他,更沒有這個權利。”

    蕓初道:“真是個冷血的人,師父怎會收下你這個弟子。”

    黑煙掀起幾十丈高的巨浪向四外散開,所過之處草木迅速枯萎,化為黑灰,來不及逃脫的人被黑煙淹沒,化為白骨,波及半里才減速,逐漸變淡消散。

    ……

    半柱香后,白發老者帶著江元等人踏著漆黑的地面又回到青銅棺前,青銅棺仍留在原地,完好無損。

    白發老者看著青銅棺道:“機關已失效,現在打開它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了,東西應該還在里面,沒想到這小子在死前竟為我們做了一件好事。”

    “你這臭老道怎知是為你們做了一件好事,難道你認為你們這些人能勝過我們?”趙南霜撐著傘,從對面飄來,身后跟著的是面色冷森的冷千刃和幾名逆天教的教徒。

    白發老者瞪著趙南霜,狠聲道:“正愁尋不到你們,來得正好!”二話不說,飛身而起,手中紫金羅盤發出道道流光打向趙南霜。

    趙南霜笑道:“又來這一招!”撐起‘天羅傘’抵擋,‘砰……’火光迸飛。

    白發老者一招攻出,緊接著便飛出手中紫金羅盤,驟然放大,如飛旋的磨盤般掃向趙南霜,雷霆萬鈞。

    ‘鐺……’一聲刺耳的鳴響,冷千刃一刀將其震回,而他也被巨力震得向后一退,胸內氣血翻涌,險些吐出一口鮮血,若不是耗費大量的內力逼出毒沙,他絕不會如此地步。

    趙南霜對冷千刃道:“我來對付他,你去奪指骨!”旋轉‘天羅傘’,彩絲如瀑放出,穿向白發老者。

    白發老者接住飛回的羅盤,對江元等人喊道:“還等什么,快去取來!”單手捏訣,羅盤放射金光罩向涌來的彩絲,‘噔噔……’彩絲撞到金光發出嗡鳴聲,金光與彩絲相持不下,停在半空,光芒璀璨。

    江元等人聞言,皆沖向青銅棺,剛到近前,就見到冷千刃揮刀掃來,急忙揮劍抵御,‘砰砰’連響,幾人皆被震飛。

    白發老者罵道:“一群廢物!”震開彩絲,借力后退,手中紫金羅盤從手中飛旋而出,呼嘯掠向已來到青銅棺前的冷千刃。

    冷千刃掄起長刀,劈向紫金羅盤,‘嗆……’火星迸射,紫金羅盤被震回,冷千刃倒退數步,這時,‘天羅傘’變成一張大網,從天而降,罩向白發老者。

    白發老者不敢怠慢,揚起飛回的紫金羅盤,發出一面星云光幕,與之相抵,大網被擎在半空,光彩奇異,但白發老者身體也不能自由,必須全力抵御彩網的下落,否則又會被困在其中。

    冷千刃慢步來到青銅棺前,這時已沒有任何人能阻攔他,打量片刻后,謹慎去扭動棺蓋上的圓盤,‘咔咔’只是圓盤轉動的聲音,并無機關響動,又繼續扭動了幾下后,仍不見棺蓋打開。

    冷千刃目光一聚,后退一步,長刀燃起火焰,對著棺蓋突出的前端,由下向上,劈了上去。

    ‘哐……’如洪鐘般的巨響,厚重的棺蓋竟然被冷千刃這一刀掀了起來,‘呼呼’旋轉飛起,落到百丈外,眾人皆看向青銅棺,許久,并未觀看到其內有彩光、異象放出。

    冷千刃上前定睛看向棺內,面色一凝,棺內除了四周的機關外,里面什么都沒有,“真讓那小子說對了!”

    白發老者掠至棺前,也同樣震驚,整個身體都跟著一顫,“這絕對不可能!”

    趙南霜冷視白發老者道:“你這老道裝的倒是很像,好似你也是不知情似的,當真不知道這里面的東西已被掉了包?”

    白發老者置若罔聞,自言自語道:“貧道尋了將近百年,這上面的記載與傳說完全吻合,怎可能是空的,難道是機關啟動時,將其內的東西毀滅了?……,不可能,絕不可能!”

    冷千刃見白發老者緊皺眉頭苦苦思索的神態,對趙南霜道:“若是他們掉了包,絕不會有方才那樣的毒浪爆發出來,他們還不具備那種能力,由此來看,這青銅棺他們應該是沒有打開過。”

    趙南霜輕嘆一聲道:“我們竟為了一個空棺打了大半天,真是沒趣,這棺材就留給這臭老道用,我們回去復命吧!”說著,撐起花傘,飄到了冷千刃的身旁。

    “休要逃走!”遠處傳來一聲喝斥,緊接著,一道碧光照射過來。

    趙南霜、冷千刃見到碧光射來,急忙避開,‘砰……’碧光落下,大地瞬間裂開一道縫,尋聲望去,來人正是徐市,緊隨身后還有若谷等幾名仙道院長老。

    徐市手持混元玉虛爐快速掠到白發老者身邊,看向青銅棺,問道:“師兄,里面的東西呢?”

    白發老者嘆氣道:“里面是空的!”

    徐市驚疑道:“怎么可能!這是如何打開的?”

    白發老者指著冷千刃道:“是他方才劈開的。”

    徐市追問道:“你確定這里面是空的,沒有被他們動過手腳?”

    “我確定!”

    “這里面有機關,他怎可能一刀劈開,之前,我趕到這里前的黑煙又是怎么回事?”

    白發老者氣道:“還不是遇見了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先生,企圖打開青銅棺。”

    徐市疑問道:“先生?難道是那李忠?”

    “不是他還有誰?”

    “他怎會在這里,他人呢?”

    白發老者冷哼一聲“你認為他在那黑煙下還能活著,早已化成了灰!”

    徐市緊皺眉頭,思慮道:“是他,……”

    冷千刃見徐市趕來,在這里繼續斗下去毫無意義,正要離開,卻聽白發老者道:“壞了我們的事,想走,沒那么容易!”

    冷千刃轉過身來,長刀一橫道:“你若是想繼續斗下去,本王奉陪到底!”

    徐市收回思緒道:“我們擺脫的那些人也正在向這里趕來,事已至此,我們沒必要斗下去,放他們走吧。”轉而對白發老者低聲道:“那小子詭計多端,絕不會那么蠢,等他們走后,師兄再將詳情告訴師弟,我看這其中必有細節被你們忽視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