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零四章 純白之夜(7)

    “井醒?”成默露出驚愕的表情,“我不知道井醒參與到了其中。”

    “你不知道?成默,我不管你和李濟廷是什么關系,也不管你和小進是什么關系”謝廣令逼視著成默,沉著臉低聲說:“我們已經查出來你的問題很大,如果你還不坦白交代的話,誰都救不了你”

    成默回看著謝廣令,謝廣令的眼睛蘊含著刀劍之光,光看這雙眼睛就知道眼前這個男人經歷過鐵血的洗禮,心若頑石意志堅定。倘若成默是個膽子稍微小一點的人,肯定都沒有勇氣和謝廣令對視,實際上就算沒有做虧心事,在面對謝廣令這種威勢極重的上位者時,也會誠惶誠恐。

    不過成默并不是普通人,他知道謝廣令是在向他施加壓力,也清楚自己不能表現的過于無動于衷,他裝做有些疑惑和委屈的樣子看了白秀秀一眼,似乎想從白秀秀那里得到提示。

    “謝組長問你,這兩天做了些什么?為什么會到這里來?你如實回答,什么都不要隱瞞。”白秀秀嚴肅的說,見成默表現出了一絲軟弱,她反而放下心來,她了解成默,知道這不是成默會有的情緒,她也相信成默這么理智的人,絕對不會被一時的利益沖昏頭腦,選擇做出傷害太極龍的事情。當然,借機撈點好處給自己,到很像是成默的手筆。但只要這次事件和成默沒有關系,一切都只是小事。

    “這兩天我都在跟九頭蛇的人接觸,就在今天晚上,我用十公斤毒品作為誘餌,換取到了和九頭蛇首領魔神貝雷特的見面機會,然而事情的發展卻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出乎意料?你猜測的每一步都讓我們剛好踩進了陷阱,現在又打算把我們往溝里帶?”陳少華忽然有些憤怒的插嘴,打斷了成默的話。

    “你讓成默先把話說完,現在事情還沒有結論,你不能預設立場。”白秀秀扭頭看了陳少華一眼,淡淡的說。

    “你繼續,但不管你說什么,我都會把你交給你糾察隊。”謝廣令又轉頭對白秀秀說,“李濟廷我管不到,但你也要擔負領導責任。”

    成默略微皺了下眉頭,不過馬上就變的面無表情,他故意快速的說:“既然這樣,我就不說那么詳細了,詳細的到時候跟糾察隊交代,現在時間緊迫,我直接說結果,來到這里,只是因為我查到了九頭蛇實際上黑死病的下屬組織,而我現在已經通過調查,找到了殺害韓皆驥、劉嘉元、黃何、賈曉杰還有陳放的兇手躲在哪里了。”

    成默一字一句的念出那些已經在雅典死去的學員的名字,氣氛陡然變的蕭殺起來,這一個個名字在冰冷的海風中的回蕩,消減了那些喧囂而嘈雜的呼吸聲和遠處的議論聲,一時之間,咸腥潮濕的空氣里只剩下了潮水起落的澎湃聲響。

    站在銀輝中的謝廣令,身形稍微凝滯了一瞬,他虛著眼睛盯著成默冷冷的問道:“猜測還是確定?你可別以為能用井醒的尸體糊弄過去?”

    “我真不知道這其中有井醒,我所說的地方是西班牙王室弗洛蘭藏身的別墅。井醒和弗洛蘭認識,又是黑死病的人,這樣說來,井醒確實很有可能加入到其中!”成默停了一下補充道:“弗洛蘭雖然是西班牙王室,但也是天選者家園與自由陣線的人。”

    當成默說出西班牙王室弗洛蘭的名字,眾人面面相覷面露驚訝,西班牙王室的身份肯定編造不了,成默敢這么說,應該是有確鑿的證據和把握,事情變的愈發撲朔迷離起來。

    成默的回答出乎謝廣令的意料,他帶領大軍出動并不是為了抓成默,而是查到了井醒在武利亞格力邁湖附近租賃的有房屋,恰好成默也在這里,于是謝廣令就決定兩邊齊頭并進,一邊去搜查井醒租住的房屋,一邊找到成默自尋他到底怎么回事。

    在謝廣令看來種種證據都指向成默和對方有很深的牽連,即便成默不是罪魁禍首,也出賣了太極龍的情報,誤導了太極龍的調查。

    “你有證據證明是他們做的?”陳少華完全不相信成默,語氣懷疑的說。

    “證據?要不要我把人全部抓起來,找出人證物證來了再交給你們?”成默看著陳少華冷笑道。

    “你”陳少華怒目圓睜。

    “別把你弟弟的死歸罪到我頭上,這件事從頭到尾,都與我沒有任何關系,要說有關系,那就是我給你們找到了機會,你們卻一次都沒有把握住,反而被對方玩弄于鼓掌之上。這些新學員的死,你們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有罪,尤其是你,成隊長,公私不分,來的前一天還在飛機上飲酒不說,還提前透露給陳放,告訴他這次行動的真實目的,如果他不是為了想立功,引誘幾個潛行者上鉤,會引來了鯊魚,以至于丟掉性命?”

    成默刻意而精準的刺激如同萬箭穿心,讓原本情緒就很糟糕的陳少華瞬時頭顱充血,他惱羞成怒的沖了上來,抓住成默的衣領,揮拳朝著成默的側臉砸了下來,同時怒喝道:“狗x養的,老子不教訓一下你,你不會知道什么叫做規矩。”

    這也正是成默需要的效果,所以他完全沒有躲避,只是鄙視的看著陳少華。他必須加深太極龍的人愧疚感,也必須強化自己對一切確實不知情的樣子,這樣以來在等下拯救出陳放的時候,洗脫自己嫌疑的效果就會越強烈。

    就在陳少華揮拳的瞬間,謝廣令一把抓住了陳少華的手腕,低聲呵斥道:“你現在給我滾回車上,我等下在追究你的責任。”

    陳少華掙扎了兩下,沒有能掙脫謝廣令如同鐵鉗一般的手,他咬牙切齒的瞪著成默說:“你最好不要讓我找到證據!要讓我找到證據,我一定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沒問題,那我幫你弟弟報了仇,你是不是得以死來酬謝我?”成默輕蔑的說。

    陳少華被成默犀利的語句堵的無言以對,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脖頸上青筋清晰可見,喘息也粗重了起來。

    謝廣令聽到成默對陳少華的指責,知道多半是真實的,又見陳少華沒有聽他的指令,臉色也變的鐵青,他沉聲說道:“陳少華,現在我命令你馬上滾回車上。”

    陳少華忿忿不平的松開扯著成默衣領的手,轉身向著車隊走去,謝廣令看著陳少華的背影怒喝道:“老子叫你用滾的。”

    陳少華的身影在冷風中凝滯了一下,他貼著褲縫的雙手捏緊成拳,嘴唇都咬出了血,最終還是蹲了下來,隨后躺倒在草地上,向著路邊的車隊滾了過去。

    謝廣令回過頭看著成默,冷聲問:“他們現在藏身在哪里?”

    成默指向了別墅的方向,篤定的說:“就在哪里,那棟白色的別墅,有單獨的碼頭,碼頭前面停了兩艘快艇和一艘游艇,樓頂有天選者守衛,如果你們這樣大張旗鼓的過去,可能會被發現。”

    謝廣令順著成默的指向望了過去,在一片閃爍著燈火的港灣中,一棟地理位置最為優越的白色希臘風格別墅份外的明顯,這是唯獨一棟既靠近公路又靠近海灘的別墅,也是面積最大的一座別墅。謝廣令凝神,可以分辨出那是一棟三層樓的別墅,院子里有泳池,泳池邊就是一個碼頭,正如成默所說,停著一艘游艇和兩艘快艇。

    謝廣令估算了一下從這里到別墅的距離,便轉頭看向了白秀秀和李紅正,開口說道:“讓狙擊手上樓,設置觀察點,白秀秀帶隊從安全距離繞過去,建立好包圍圈,李紅正負責突擊,一個人都不能跑掉。”

    “是!”白秀秀和李紅正同時立正大聲回答。

    “全都給我抓活口!”謝廣令冷冷的說。

    謝廣令一聲令下,太極龍的行動就快速機械的展開,如同侵略性十足的烈火。成默站在謝廣令的身邊注視著對弗洛蘭的夜襲展開。載體化狀態的遠程狙擊手全身都覆蓋著薄甲,其中兩個直接躍上了鐘樓,架起了跟小鋼炮式的jū jí qiāng對準了別墅的位置,還有一些則如同一閃而逝的閃電,快速的消失在夜幕之中,去尋找其他的制高點。

    白秀秀的領導的車隊疾馳著離開,繞向了黑沉沉的遠處。而李紅正領導的小隊,則在就地完成機械化,成默近距離看到太極龍的戰士轉眼就化身成鋼鐵俠,這種視覺震撼是難以形容的。

    接著一輛越野車車就地扎營,立起了衛星天線鍋,接著一架一架肉眼難以覺察的無人機從張開的頂棚升向了天空,如天女散花般的瞬間消失在夜空之中,四面八方的向著別墅圍了過去。

    一切都悄無聲息,但又如此充滿力量。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成默就看見李紅正舉起了手,做了一個前進的手勢,那整隊完成全身機械化的鋼鐵俠們就散開呈著扇形朝著別墅猛的沖了過去,輔助噴射器在空中拉出了一道有一道紅光,這紅光如同一閃而逝的閃電,尤其是那些貼著海面飛行的太極龍戰士,在水面拉出了一道道水痕,穿過夜間洶涌的風浪,在迷離的夜色中快速的直沖海灣邊的別墅。

    沿著公路和房屋向別墅進發的太極龍戰士也不遑多讓,他們如低空飛行的鷹隼,遠遠望去,像是與海上飛行的小隊并駕齊驅的空中車隊,又如未來戰爭中戰斗堡壘穿越城市。

    更難能可貴的是,不論是海上的還是陸地上的,都保持著完美的同步率,他們仿佛是同一個人的無數幻影,在快要接近別墅的時刻,好幾枚拉著尾跡的煙霧彈鋪天蓋地的向著別墅飛了過去,有載體從別墅里升空,不過馬上就被wài wéi的狙擊手鎖定,無數的紅光瞬間就照亮了天空,將試圖升空的載體打落。

    戰斗的場面聲勢猛烈而秩序井然,場面壯觀又窒息。

    成默在內心感嘆了一聲,感受到了集團作戰的威力。毫無疑問,這場根本不對稱的戰爭,就跟手持武器的士兵毆打小孩一般,即便對方有三個天選者,在正規化的軍團面前也不堪一擊。

    果不其然,就在李紅正揮手五分鐘之后,前面傳來的捷報,已經完全控制了弗洛蘭的別墅,抓獲十一個人,其中有四個潛行者,其他全是普通人,但其中沒有叫做弗洛蘭的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