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縱橫天機 >

第418章 怕你迷路

    “那就是藥神道河。”司徒香留意到林越的目光,輕聲道:“藥神寶典,就在道河上。”

    林越呼吸急促,可是知道自己沒有進入藥神道河的資格,便是老實地收回了目光。

    “按照端木丹主的約定,藥神宗提前舉行天驕大會,但是可以派出兩個人。”枯瀧說道:“既然丹域已經指定了林越,在下也說明一下。”

    說著,眾人來到一所大殿上。

    枯瀧拜見了大殿上方的中年男子,對方點頭之后,便是抬手向著大殿左側,一位早已就坐的少年說道:“玄業,我藥神宗宗主之子,殞境巔峰修為,也是這次天驕排名戰的參賽者之一。”

    那名叫玄業的少年站起身來,對在座眾人拜拳道:“玄業見過諸位,希望這次的天驕戰,第一天驕的位置,還能在我藥神宗。”

    他的話充滿了霸道和自負,立即讓眾人心中不爽起來。

    “十年一個小時代,五十年一個大時代,玄兄就不要再留戀以前了。”大殿下,玄業的對面,一個紅衣男子站起身來,向眾人拜拳道:“荒殿小輩柳無心,殞境巔峰修為,見過各位。”

    林越雙眼微瞇,察覺到對方身上不弱于當初張凌逸的氣息波動。

    看來這里的人,無一不是北界最頂級的年輕一輩。

    與此同時,另一方向,一個紫衣女子蒙著面紗,也是站起來欠身道:“璃音教納蘭紫嫣,殞境巔峰修為,見過各位。”

    “雷音殿佛子,殞境巔峰修為,見過各位。”一個光頭少年,五官正氣,身披七色袈裟站起身說道。

    “陣教易行天,殞境九重天修為見過各位。”說話之人是一個身穿八卦道袍的長發少年。

    看著眾人自我介紹,司徒香也是推了推林越。

    “真要我說?”林越想了想,這群人里面最弱的易行天也有殞境九重天修為,我說出來不是丟人現眼嗎?

    “你不是最擅長扮豬吃老虎嗎?”司徒香嫵媚一笑,道:“正好讓他們輕敵一下。”

    林越聳了聳肩,這群人都是頂級的天才,怎么會想其他普通武者一樣呢?

    但他還是站起身,介紹道:“在下丹域林越,唔玄曜境九燃修為,見過各位。”

    林越說出的時候,其他幾人并未太過驚訝,反倒是禮貌性地點了點頭。

    實際上,在司徒香帶著他進來時,這些人便已看出了他的修為。

    “能成為丹域唯一的參賽者,看來林兄在丹道上的造詣極高。”柳無心說道,顯然是猜測林越最厲害的不是修為,而是丹道。

    只可惜要想依靠丹道贏得這武力稱雄的天驕大戰,那就真的是癡心妄想了。

    “略懂,略懂。”林越呵呵一笑,難怪端木云義和司徒香要自己意思意思學點丹道,果然代表丹域,還是要有丹道防身的。

    “若林兄只是精通丹道,那就要小心了。”陣教易行天忽然笑道:“他們這些人,可都是心狠手辣的人。”

    林越淡然地點了點頭,柳無心向大殿上開口道:“司徒玦副宗,聽說藥神宗這次還有另外一名參賽者。”

    座上的男子,赫然是藥神宗兩大副宗之一,司徒玦。

    “確實還有一人,不過那人還在閉關,明日天驕戰開啟時,她自然會出現。”司徒玦說道。

    眾人相視一看,都對這個還未露面的參賽者多了幾分好奇。

    “各位既已順利到達藥神宗,那便好好休息,明日一早,便在悟道臺集合。”說罷,司徒玦離開大殿。

    枯瀧向眾人笑道:“這次的天驕大會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各位需在我藥神宗悟道臺上憑自身武道去領悟大道,通過悟道臺的人,才有資格參加第二部分的戰力戰。”

    柳無心點頭,向司徒香道:“上一次天驕戰,乃是十年前在丹域舉行,那時候丹域也曾以石門判斷參賽者的武道潛力。”

    “丹域的石門只是判斷潛力罷了。”玄業道:“潛力的話,我想在座都已經私下去丹域試過了,這里沒人不超過一百丈潛力光。”

    “但是悟道臺不同,我藥神宗自然是最大方的宗門。”玄業趾高氣揚地道:“悟道臺上,每個人都會得到一種地品功法,三個時辰內,能練到什么程度,就是悟道臺判斷排名的標準。”

    “那要是你們藥神宗的人事先修煉過,豈不是很不公平。”易行天質疑道。

    “各位放心,悟道臺所留功法皆是首次出世,一旦各位學成便會消失在悟道臺之中。”

    枯瀧解釋道:“我藥神宗的這點信譽,還是有的。”

    眾人相視一看,姑且相信了下來。

    待其他人散去,林越也和司徒香準備離去,卻被玄業叫住。

    “上次在丹域未能與林兄切磋,希望明日有這個機會。”玄業笑著說道。

    林越忽然想起,這貨就是上次帶著兩個道則境高手來幫張道的人。

    且看著對方現在對自己似笑非笑的眼神,林越淡定地道:“切磋談不上,單方面碾壓倒是可以。”

    “林兄又何必謙虛。”玄業依然彬彬有禮地笑著,他聽到的話,是林越自認為對上自己必輸,以為會被自己單方面碾壓。

    “不是謙虛。”林越也懶得理會,與司徒香二人再度離去。

    又聽得玄業道:“司徒香閣主,天驕戰上不準外人幫忙,你可記住了。”

    司徒香頓了頓,心想這小子是不是在找死。

    回過頭,又看到對方看著林越道:“我以為天驕戰,大家都不帶長輩的,卻沒想到林兄。”

    說罷,搖了搖頭,向大殿內部走去。

    林越眨了眨眼,看向司徒香,忽然想起剛才那些人,確實都是孤身前來的。

    “嗯,以前確實是這樣,每個天賦絕倫之輩,都是很驕傲的。”司徒香點了點頭。

    “那為什么你陪我來?”林越不解道:“我也很驕傲的。”

    司徒香聳了聳肩,想起林越憶述回幻霧林救她的事情,似笑非笑地看向林越,負手朝殿外走去,臨走前丟下一句話:“怕你迷路。”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