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都市圣醫 >

第2911章 成為笑話

    “唉!”風無邪嘆息了一口氣。

    “你又怎么了?”郭義苦笑。

    “郭兄,你的胸襟,我風某人恐怕這輩子也比不上你了。”風無邪對郭義的胸襟敬佩的五體投地,敬佩的說不出話來了。換做自己,恐怕早已經痛不欲生,郁悶得不行了。

    沒想到郭義此刻竟然還談笑風生,可想而知,郭義內心一定是無比的坦蕩才能夠做到這般的境界。風無邪自愧不如,因為他根本就沒有郭義這般心胸,也絕對做不到郭義這般坦蕩。

    很快,眾人也都離開了。

    劉若蘭很是得意啊,可謂是春風得意。

    “你跟我走。”陳桂三拽住了劉若蘭。

    “哎喲,陳哥,你弄疼我了。”劉若蘭尖叫道。

    “老子今天還得弄死你。”陳桂三牢牢的抓著劉若蘭的手,道:“跟我走。”

    陳桂三內心無比的憤怒。

    一想到劉若蘭這個賤人要離開自己了,他內心就無比的憋屈。如果這個女人離開了自己,那自己以后找誰去發泄內心的邪火?想到這里,他恨不得把未來幾年的邪火都好好的發泄一番。

    啪!

    誰料,劉若蘭一巴掌扇了過去。

    這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陳桂三的臉頰上,一個清晰的巴掌印,顯得無比的通紅。

    “你這個賤人,你竟然敢打我??”陳桂三怒吼道。

    劉若蘭冷笑一聲:“陳桂三,你給我聽好了。以前叫你一聲陳哥,那是看得起你。這一年的時間里呢,我陪你睡覺,你護我周全。你我之間也算是兩清了。日后呢,我就是二護法金輪護法的徒兒。你已經配不上我了,所以,請你以后不要纏著我。否則,我會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金輪護法。到時候你就吃不了兜著走。”

    “你?!”陳桂三怒了。

    他掄起巴掌正欲朝著劉若蘭扇過去。誰料,劉若蘭卻冷笑一聲:“陳桂三,你敢打我試試看。我可是二護法的弟子,你若敢動我。我一定會讓你知道后果。”

    一旁的家丁急忙拉著陳桂三。

    “少爺,我們現在惹不起。”

    “是啊,這個女人現在地位不一樣了。如果我們還想留下來,還是要安分一些。”

    “對對對,我們老實一些吧。”

    家丁們紛紛勸說。

    這些家丁比誰都清楚,如果想要在這里呆著,那就必須安分守己。劉若蘭一躍枝頭變鳳凰,成為了二護法的弟子,地位立刻就比這一群人高得多。

    “媽的,你們放開我,我要殺了這個女人。”陳桂三從小養尊處優,何曾受過這種氣?

    況且!

    這一年來,這個女人哪一天不是像一條狗一樣對自己畢恭畢敬。

    如今,這一條狗竟然換了一個主人,地位一下子就比自己還高了?這讓陳桂三如何能受得了。

    劉若蘭也識趣的離開了。

    她知道,陳桂三就算殺了自己,恐怕陳桂三也不會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最多只是象征性的受一些懲罰而已。這些懲罰甚至傷不了他半根毫毛。

    半個月后。

    那些被護法收為弟子的人基本上已經前往護法所在的星域報道了。十二大護法分布在柱的三根柱子星系之中。又過了半個月,其他沒有被十二位護法收為弟子的新晉內門弟子也陸續的有其他的長老或者前輩收為弟子。

    二十三人,最后僅剩一人沒有被人領走。

    這個人就是郭義!

    而且,這一件事情也成為了光明神殿的一個笑話。

    “什么天才,我看就是一個垃圾。”

    “還真的自以為是想要挑戰光明神?呵呵,現在連看門的前輩都不愿意收他入門了。”

    “是啊,他現在可是光明神殿的一個笑話。”

    光明神殿之中,弟子們無不都在議論著郭義的事情,似乎對郭義的事情表現出了很大的興趣,而郭義也成為了很多人議論的對象。

    藥園。

    一道光影落下。

    “郭兄!”風無邪前來看望郭義。

    “你怎么來了?”郭義問道。

    “嗯,我在八護法那兒挺自由的。”風無邪淡淡一笑,道:“他帶弟子向來自有,散養。并不會制定太多條條框框。”

    “那就好!”郭義手拿著一壺酒。

    他依然住在藥園里。

    風無邪走了,他一個人與張三為伴。

    張三閑來無事,便幫著郭義澆花,除草。

    郭義坐在屋頂上,手持一壺酒,咕嚕咕嚕的喝。

    “別喝了。”風無邪取下郭義手中的酒壺,道:“你的事情我聽說了,你也別難過。你的天賦之力我知道,而且你的實力我也清楚,他們不帶你,那是因為害怕你超過了他們。”

    “你不說我都知道,那是以為我想要挑戰光明神,所以他們都害怕受到牽連。”郭義仰頭笑道。

    “郭兄,不是我說你。”風無邪在郭義身旁坐了下來,從郭義的手中拿過了酒壺,然后仰頭大口大口的喝,道:“你想要挑戰光明神,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可以了。你何必在那么神圣的地方說出來,這下整個宇宙的修煉者都知道了。你讓大伙兒怎么看你?”

    “你怎么看我?”郭義問道。

    “我?”風無邪嘆息了一口氣,道:“我當然是支持你的,只要再給你幾十萬年的時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挑戰成功。”

    “那就足夠了。”郭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只要你相信我就足夠了,至于其他人是怎么想的,我一點兒也不在乎。”

    “唉,雖然我很敬佩你這種勇氣,也欣賞你的為人。可是,你終究還是活在整個凡塵俗事之中。”風無邪嘆息了一口氣,道:“我以前以為成神了就可以單純一些活著。可是沒想到成神了還是要和以前一樣留存一些雜念才好。”

    “活著,不是給別人看的。”郭義喝了一口酒,道:“如果沒有人收我,我就自行修煉好了。”

    “誰說沒人收你?”

    一個聲音從暗中傳來。

    郭義和風無邪扭頭望去。

    一個衣著破爛的老頭從林子里走了出來,老頭身高一米六不足,走路的時候還一瘸一拐,一頭雞毛,面色枯黃。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