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機甲定制大師 >

第五百二十章 圣諭

    趙潛閑庭信步,而他的身后,無數道目光跟隨而來。¥♀八¥♀八¥♀讀¥♀書,.2≠3.o◆

    “這少年這么年輕,怎么會是那位鼎鼎大名的趙潛大師?”有人懷疑,忍不住道。

    “就是,實在不太像啊……”不少人贊同。

    這也是一種刻板偏見,趙潛名聲響亮,又是大師級人物,在眾人的潛意識中,已經將他想象成了一名老者。

    但很快,這些人就閉嘴了。

    喀!喀!喀!

    趙潛蹲下,右掌忽地裂開,激光雕刀、等離子噴嘴、電弧焊qiāng、電子顯微鏡等一一冒出,種種器械默契配合,游刃有余地剖開機甲電路,有序探查。

    他神情淡然,動作行云流水,更是帶著一種特殊的韻律和節奏,如同舞者翩然起舞,令人心折。

    “——嘶!”

    驚嘆之聲四起。

    “真是趙潛大師!”忽然,有人斬釘截鐵道,“我聽聞,趙潛大師號為‘造化之手’,有一雙化腐朽為神奇的手掌,改裝機甲如吃飯般輕松,這世上沒有第二個人能做到!這一位,肯定是趙潛大師!”

    “不錯,這才是真本事!”又有人贊同,還不動聲色地譏諷道,“和耍嘴皮的人完全不同……”

    眾人紛紛點頭,神情期待。

    “墻頭草,隨風倒。”蘇韻寒輕哼一聲,暗忖道。

    而人群中,本來一臉義正辭嚴的譚天已經呆住,冷汗在臉上不斷淌出,瀑布一般,浸透了衣衫。

    那個假大師,可是他親自包裝的!

    譚天本以為,趙潛此人神龍見首不見尾,自己可假借他的名號,推銷新的產品也不會被察覺。哪知道,這李鬼才第一次出場,竟就和李逵撞上了!

    “啊?他真是趙潛?”譚天身畔,張茹雪皺著眉,指著老頭道,“譚天,那這人是誰?”

    “一個騙子!”一陣心煩意亂后,譚天也鎮定下來,決心和老頭做切割,“這個老頭竟敢騙我,我一定要告到他坐牢!”

    ……

    不多時,那架名為“羽帳”的機甲雙瞳乍亮,翻身而起,重新站了起來。

    “多謝趙潛大師!”羽帳中,保鏢陳雷感激道。

    “不必謝,我也是在幫我自己。”趙潛淡淡一笑,又詢問,“最近,你們保鏢公司的機甲是不是送去年檢過?”

    “年檢?對,就在半個月前!”陳雷一驚,疑惑道,“趙潛大師,你怎么知道?”

    “年檢時,你們的機甲被人做了手腳。¤八¤八¤讀¤書,.☆.←o”趙潛眼中冷芒一閃。

    “做了手腳?”陳雷大驚。

    “嗯,機甲程式被添加了后門,一旦接收到一段特定代碼,就會立刻癱瘓。”趙潛耐心解釋,又笑著道,“不過,這個后門我已經消除,順便還做了點改良……”

    “改良?”陳雷一愣,有些狐疑。

    咔!咔!咔!

    羽帳起身后,做了幾個簡單動作,舒活筋骨。

    “嗯?”駕駛艙中,陳雷表情微變,滿臉驚容。

    他清楚感覺到,羽帳竟有了一絲變化,并非更快或者更有力量,但卻更加流暢,一舉一動絲滑自然,無拘無束。

    這樣一比較,往日的羽帳簡直像是關節生銹一般!

    “這才幾分鐘?”陳雷大驚失色,喃喃道,“這架羽帳竟似脫胎換骨了一般?大師,這是真正的大師!”

    趙潛卻沒想太多,走向下一架機甲。

    他一路走過,一架架機甲重新立起,恢復戰力。

    “諸位貴賓,請不必擔心!這座大廳是堡壘式設計,只要守住正門,對方就攻不進來!此外,我們已經聯系了海防巡邏隊,最多十五分鐘,救援人員就能趕到。”陳雷守住門口,大聲寬慰眾人。

    “太好了,得救了!”

    ……

    眾人聞言,紛紛放下心來。

    “等等,”蘇韻寒卻臉色陰沉,提醒道,“我爺爺他們那邊,可沒有護衛力量!”

    “不好!”陳雷聞言,登時臉色大變。

    這場輪渡盛會中,宴客廳里都是家眷,而真正的大人物,可都在頂層里談生意。即使這里守住了,一旦頂層淪陷,其造成的惡果之恐怖,他根本不敢想象。

    “你,你,還有你!”陳雷當機立斷,羽帳連指了三架機甲,“你們仨跟著我,我們上頂層!其余人留在這,守住宴客廳!”

    “是!”

    “是!”

    “是!”

    三人同時應聲。

    但是,陳雷的計劃落空了。

    四架機甲才剛殺出去,就遭遇強大火力阻擊,火力網密密麻麻,沒有一絲空隙。

    萬般無奈之下,四人又退了回來。

    “麻煩了……”陳雷心中叫苦,“這伙海盜的目標,就是在上面的人!”

    眼見此景,蘇韻寒也是心焦,坐立難安。

    “趙潛,你有辦法么?”她詢問道。

    雖然蘇韻寒也清楚,趙潛同樣被困在這里,但她還是心存僥幸,畢竟,趙潛的本事,就是化腐朽為神奇,在不可能中創造可能。

    “有!”趙潛點點頭,“稍等片刻,援軍正在趕來!”

    “援軍?”蘇韻寒雙眼一亮,又有些吃驚,“這可是在海上,援軍怎么過來?”

    “還記得,我曾經有過浮空城的設想么?”趙潛似智珠在握,神態自若。

    “浮空城?”蘇韻寒點點頭,“當時,你連設計圖紙都出了,后來覺得過于招搖,性價比又太低,所以放棄了……”

    “不過,我還有一座簡化版的浮空城。”趙潛微笑著,右掌上一道投影浮起。

    投影中,一座水滴形的飛行器掠空,如同蛟龍飛掠,在海面上留下長長漣漪。而水滴正下方,卻是懸掛著兩架機甲,一架弒神,一架武曲。

    “嗯?”蘇韻寒面露欣喜,接著,卻又狐疑道,“趙潛,這不可能是從江城飛來的吧……”

    趙潛搖搖頭,笑著道:“為預防萬一,我特意將‘淚滴’帶了過來,停留在岸邊,未雨綢繆嘛……”

    “未雨綢繆?干得好!”蘇韻寒在趙潛臉上親一口,又皺眉道,“但是,我們怎么進入機甲?”

    “不用!”趙潛搖搖頭,囑咐道,“把這個戴上!”

    他掀開外套,外套的內側,卻是一套精致的套裝,包括手套,眼鏡等,連成一體。

    “這是遠程駕駛裝置?”蘇韻寒一怔。

    “——圣諭!”趙潛點點頭,“我稍稍改良了一下,設備更精簡,便于攜帶,反應也更敏銳。”

    “等等,你在武曲里也裝了?”蘇韻寒問道。

    趙潛點點頭:“快穿上,準備戰斗!”

    “好!”蘇韻寒摩拳擦掌,“這群家伙敢盯上我爺爺,一定得給他們點教訓才行……”

    ……

    輪渡甲板上。

    “哈哈,華夏最有錢的一群人,現在全都在我手里了!”黑色機甲中,一名刀疤男猖狂大笑,“我可得好好敲一筆,才能不負此行。”

    “大門封死了,似乎是某種防盜門……”甲板上,一架形如蒼猿的機甲走來,“頭兒,怎么辦?”

    “這點小事,還用得著問我?”刀疤男輕哼一聲,冷聲道,“用huǒ yào!還有,算好分量,別把里面的人也炸死了!”

    “是!”

    刀疤男神色輕蔑,撇撇嘴道:“想靠這個拖延時間?天真!海防巡邏隊還有十分鐘左右趕到,我只用三分鐘就能破開大門,還有時間抽根煙。”

    轟!轟!

    輪渡頂層,兩聲巨響回蕩,接著,風雷之聲暴動,機甲倒地之聲連續響起。

    “發生了什么事?”刀疤男臉色一變,大聲問道。

    “敵人來襲!”通訊頻道中,有略帶慌張的聲音響起。

    “敵人?”刀疤男皺眉,冷聲道,“不可能!從哪來的?難不成還長了翅膀?”

    “從天上掉下來——”

    那人話沒說完,聲音已化為失聯的沙沙聲。

    “該死!”刀疤男怒喝一聲,機甲黑月加速奔跑,幾個飛跳后,已落在輪渡頂層。

    頂層處,月光下,一黑一銀兩架機甲如山聳立,通體流溢著凜冽殺氣,如同殺神下凡,兇意滔天。

    它們身邊的不遠處,甲板上有兩道深深凹塌。

    顯然,這兩架機甲的確是從天而降!

    “你們找死!”刀疤男咬牙切齒道。

    轟!轟!轟!

    宴會廳中,眾人都感覺到,頭頂有密集悶響炸裂,如同一疊綿密滾雷,回轉不斷。

    “樓上,在戰斗?”有人疑惑道。

    “是……海防巡邏隊么?”有人猜測。

    “不,”立刻有人反駁,“他們沒那么快的!”

    “對了,有攝像頭!”主持人忽然想起什么,“甲板上有攝像頭,應當能捕捉到一些影像。”

    一番調試后,高臺上,一幅畫面浮起。

    畫面略有些模糊,但影像中,依稀可見一銀一黑兩架機甲狼奔豕突,如同虎入羊群,砍殺著四周機甲,彪悍猛鷙,所向披靡!

    “這兩架機甲,是來救援我們的?”有人驚喜道。

    “嗯?那架黑色機甲我見過!”忽然,有人認出武曲,“那不是蘇小姐的座駕么?蘇,蘇小姐呢?”

    眾人轉頭望去,視線紛紛聚焦,落在已置身于虛幻投影中的兩人身上。

    “這是什么?”眾人都神情呆滯。

    “虛擬駕駛艙,還有遠程駕駛!這兩項,可都是最頂尖的技術!”忽然,一名老者驚呼,“我的天!在我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這樣的駕駛系統!”

    “虛擬駕駛艙?”

    “遠程駕駛?”

    其余人也不是傻子,紛紛反應過來,面露震撼。

    而人群中,譚天則渾身發冷,如同墜入冰窖。

    和眼前的駕駛系統相較,他的“月河駕駛艙”和小孩子的玩具沒有任何區別!

    而一個炒概念的科技公司,最害怕的,就是技術落后!

    譚天明白,自己已經徹底完蛋了!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