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是污妖王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沖突

    這份委托還是和之前一樣,先讓小蝶和地狼同時去調查債權人和債務人的情況,而沈一凡順便給趙風揚打了個電話,問一下楚源地產的現狀。

    從趙風揚那邊得知,雖然他去年幫楚源地產解決了一些風水上的問題,但關于公司經營方面的情況他一概沒有過問,而楚家父女倆也沒有遇到特別大的困難,否則應該會向他求助。

    在趙風揚那邊得不到有用情報后,沈一凡開始思考怎么處理這件事,如果真的需要讓楚源地產還錢,肯定不能和之前一樣,把他們負責人綁起來啊!可如果讓趙風揚或者“悟空俠”出面,不知道楚家父女會不會猜到污妖王和沈一凡的關系,畢竟沈一凡這家討債公司現在的名氣大得很。

    ……

    ……

    兩天后,地狼和小蝶收集到了不少的情報,沈一凡得知楚源地產最近在東華有個項目,依然是和錦達地產合作開發的,而且這次主要由楚源地產牽頭。

    自從上次獼猴桃妖怪鬧事被污妖王解決后,這兩家地產公司就通力合作,雙方都獲得了不少的益處。

    錦達地產通過幾次對楚源地產的注資,目前已經擁有了楚源地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而為了感謝和拉攏“悟空俠”,本應該被稀釋的他的股份依然保持在百分之三十,這些股份算下來價值已經幾億元。

    其實錦達地產老總王啟發多次提出楚源地產將資產折合成股份,并入錦達地產的建議,不過楚建軍都沒有同意,楚源地產是他一手創辦的,就像他的孩子一樣重要,他的夢想是把這個公司越辦越大,打響楚源地產的招牌,而不僅僅是多賺錢。

    王啟發對此很是遺憾,他察覺到楚建軍背后的神秘人非常強大,足以讓楚源地產這家本來微不足道的小地產公司一飛沖天,只可惜楚建軍一直希望能保持一定的獨立性,否則兩家并一家的話,他就不用擔心錦達地產未來的發展,好在自己在楚源地產還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如果楚建軍真的飛黃騰達,自己也能撈到不少的好處。

    他們兩家在江南省發展得如火如荼,在其他省市也有不少的項目,不過在東華市,這還是第一次嘗試。東華畢竟是華夏最富裕的城市,能在這里開發房產的都是全國排得上號的大地產集團,所以這個項目對于牽頭的楚源地產來說特別的重要。

    雖然他們這次的項目只是在東華市北部的郊區,一塊大地產公司根本看不上的地皮,但對他們這樣的中小型地產公司來說,已經是一次帶著風險的嘗試,如果這次的項目能夠順利完成,他們將能在東華獲得不錯的口碑,為將來正式進軍東華市場做鋪墊,與之相反,如果這次項目失敗,對公司未來的發展將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在這種關鍵時刻,因為和包工頭產生欠款糾紛而對項目進展產生影響,帶來的損失難以估量。

    沈一凡是有私心的,他當然不希望楚源地產出現問題,所以這次的委托他一定要接下來,這樣才能讓事態的進展把握在自己手中。

    另一方面,小蝶他們也調查了一下那個包工頭,確認他確實曾經承包過楚源地產的工程,并在工程款問題上和楚家有糾紛,也因此不再為楚源地產工作,據他所說,楚源地產拖欠他的工程款將近一千萬。

    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必須和楚家父女進行一些接觸了,兼聽則明,偏信則暗,總得將雙方所陳述的內容匯總一下,才能更加接近真相,至少他相信楚佳佳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

    正好第二天是禮拜六,于是沈一凡問清了楚源地產新項目的所在地,就開著自己的別克商務前去,林夢夕她們就留在家里玩。

    ……

    ……

    復華大學的位置就在整個東華市的東北部,因此從學校那到楚源地產的新項目處,距離不算太遠。

    現在正是陽春三月,鳥語花香的季節,邊開車邊欣賞美景,不啻為一種享受,沈一凡就這么開車來到了楚源地產的項目部,不過剛到那邊,就看到前方亂成一團,似乎有兩幫人在打群架。

    擔心楚源地產項目出現問題,沈一凡趕緊下車鎖門,然后沖了過去。

    到了近處一看,是有兩撥明顯不是一路的人在一起圍攻一群穿著保安制服的人。那群保安圍成一圈,保護著最中心的一位女士,而那女士赫然就是楚佳佳。

    一段時間不見,感覺楚佳佳越發有女人味了,不再是單純的女大學生模樣。

    她長發微卷,披散在肩上,神情雖然慌亂,但遮掩不住她的絕美容顏,一身卡其色的呢子大衣盡顯成熟風范,而大衣內裹著的是一套緊身的黑色套裙,勾勒出她的完美身材,腳上是一雙咖啡色的長筒靴,讓她看上去更是身姿挺拔,綜合來看,她也就比林夢夕稍微遜色一點,而她現在擁有的那股公司女總裁的高貴氣質,則是林夢夕目前所不具備的。

    眼看那群保安的防御圈已經被沖開,楚佳佳都被擠得嬌喊一聲摔在了地上,沈一凡不再遲疑,迅速沖過去,輕松的將圍著的那些人扒開,擋到了楚佳佳的身前。

    那群人不知道為什么群情激奮,近處更是有人揮動一根短棍朝礙事的沈一凡頭上打去,沈一凡看那些人的穿著打扮,有一部分是農民工,另一些人也不像是那種整天打架斗毆的混混,所以沒下狠手,只是一把抓住那根木棍,奪過來后用力一掰,就將棍子掰斷,隨后他中氣十足的爆喝一聲:“退下!”那些人被他那股兇狠凌厲的氣勢所驚住,一時都愣在那里。

    楚佳佳這時拍拍屁股上的灰塵爬起來,還在慌亂地說:“別打,千萬別打!”

    沈一凡用充滿殺氣的眼神掃視了一下圍攻楚佳佳的人,冷冷說道:“這么多人圍攻一個女人,很有臉嗎?!”

    現場眾人一時噤若寒蟬,很多人臉上都出現了愧疚之色,而在這時,有人偷偷躲在后面說道:“他們公司拖欠工資不發,我們病都看不起,飯也吃不上,都快出人命了!這都是被逼的!”

    沈一凡很快就鎖定了躲在后面說話的人,看這人滿面紅光的,哪里像吃不起飯的樣子,他心念一動,今天這事估計是有人挑撥,而現在說話這人肯定和這事脫不開關系,于是他一個箭步上前,分開人群抓住了那人的肩膀。

    那個賊眉鼠眼的家伙被沈一凡逮住后,想要掙脫,卻發現沈一凡的力氣可怕得很,慌亂之下連忙大喊:“打人啦!開發商打人啦!不發工資還要打討薪水的民工啊!”

    周圍其他人聽到他的鼓動,又喧鬧起來,準備和沈一凡拼命,沈一凡手上一用勁,那人頓時慘叫起來,也說不出連貫的話,而這時沈一凡喊道:“我是施老板派來和楚源地產談判的,你們的工資我來討,現在都給我退下!”

    那些人頓時一愣,因為那幫農民工確實就是那位包工頭的手下,聽說對方是施老板派來的,心中十分疑惑,這人擺明了跟那個楚家大小姐一伙的啊,他能把工資討回來嗎?而且他看起來也太年輕了吧?二十歲左右的樣子,辦事牢靠嗎?

    另一邊,楚佳佳本來很感激有人幫自己解圍,還覺得沈一凡這年輕人真是不錯,既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之心,身手還那么好,沒想到沈一凡原來是施尚斐派來的,頓時對他產生了警惕心,眼神也從柔和變得凌厲起來。

    沈一凡把那個鼓動鬧事的家伙往里面拖,說是要問他一些情況,那家伙在那抗議道:“等等,誰知道你是不是騙我們的!”

    “不相信的話你們自己打電話給施老板,我就是他聘請的經緯公司員工,我姓沈,專門負責討債。”沈一凡解釋完,又對其他農民工說道:“你們先回去,工資的事我肯定給你們解決,不管今天結果如何,明天我都會墊一部分出來解決你們的燃眉之急,你們堵在這里只會阻礙人家的正常工作,對雙方都沒好處。”

    那些農民工左顧右盼的,互相看看,覺得這年輕人說得還挺有道理,那個賊眉鼠眼的家伙還想挑動他們繼續鬧,但沈一凡手上不斷在加大力度,痛得他齜牙咧嘴的,只能在那求饒。

    此時另外一撥人在那囔囔道:“那我們怎么辦?”

    “你們是什么情況?”沈一凡好奇地問。

    “我們是這地方的居民,跟楚源地產商討動遷費的問題,但他們始終給不出一個讓我們滿意的方案,還采用各種手段干擾我們的正常生活,切斷了附近的供電,所以我們來質問他們。”一個挺壯的光頭中年人回答道,這人似乎是當地居民的代表。

    沈一凡稍微考慮了一下,說道:“你們可以晚一點再來,或者派一個代表跟我一起進去談判,什么問題都坐下來好好談,打來打去的有什么用?打贏了進派出所,打輸了住院,一點好處都沒有。”說完,他不管那些人,直接拖著抓住的家伙看向楚佳佳,示意她找個地方坐下來談判。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