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

第606章 我還要打你!

    煙塵漸漸落下,視線逐漸清楚,相隔很遠的宮墻有著相似的慘狀,墻皮剝落,千瘡百孔,看著就像是幾萬年前的古跡。

    南面那道宮墻最是凄慘,出現了一個極大的豁口,寬約數十丈。

    連三月收回拳頭。

    所有人的視線都在她的拳頭上,隨之而動,最后落在她的臉上,滿是敬畏與恐懼。

    她的動作談不上美,很是尋常普通,就像她的人一樣。

    但看到先前這場戰斗的人,誰還敢說這就是普通?

    誰都知道連三月是修行界最強的大物,但沒有多少人看過她出手,因為她已經很多年沒有真正出手過了,而很多年前看到她出手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死了。今天人們才知道,原來她真的這么強,這么可怕,甚至比傳說里更強,更可怕。

    血魔教最后的強者寇青童,竟被她打成了這種鬼模樣。

    井九知道她是什么樣的人,她勝了寇青童也是意料中事,所以很平靜,眼底卻有些微的擔心。

    “云夢山的底蘊確實深厚,隨便來個人就很強,只是對我來說,還是稍弱了些。”連三月對談真人說道。

    談真人再如何木訥,這時候也忍不住苦笑起來,說道:“這可不是隨便挑出來的。”

    云夢山底蘊再深,寇青童這樣的兇人也只有一個。

    “但他不如你。”連三月盯著談真人的眼睛說道:“所以我要打你。”

    青山宗與中州派約定好五場決勝負,勝者可以一直打下去。

    連三月贏了第一場,當然有資格打第二場。

    只是沒有人想到,她剛剛戰勝了寇青童這等級數的強者,接著便要挑戰談真人。

    皇宮再次變得安靜起來。

    這一次真的沒有人看好她。

    談真人是真的大陸最強者,連三月才說過就連寇青童也不如他。

    連三月再強,剛勝了寇青童,必然損耗極大,而且明顯受了傷,又如何能夠戰勝談真人?

    有些意外的是,談真人沒有像拒絕井九那樣拒絕她,平靜說道:“請。”

    連三月看著他,眼里流露出欣賞的神情,說道:“我說過,你這人不錯,所以我讓你先出手。”

    先前她與寇青童曾經說過,如果她先出手,任何人都沒有出手的機會。

    難道談真人也不例外?

    談真人沒有被羞辱的感覺,認真地開始準備,把雙手伸到身前,然后開始調整距離與角度。

    他的神情真的很認真,就像準備犁田的農夫打磨刀具,準備出征的將軍打磨刀具,一絲不茍,不嫌其繁。

    片刻后他的雙手不再移動,大概相隔一尺半,手指微微張開,如環抱住一個虛空。

    確定一切都是完美的,談真人抬起頭來,望向連三月說道:“好了。”

    連三月忽然笑了起來。

    她讓談真人出手,談真人便真的就只出了一雙手。

    何其淡然,何其驕傲。

    這才是中州派掌門的風范。

    但她也不想先出手,而且面對著那雙手,想出手也是件極難的事。

    談真人的那雙手絕不簡單,所握住的虛空,給她的感覺就像是真的另一處空間,透著極其高妙的意味以及兇險。

    連三月靜靜看著那雙手,開始計算。

    談真人沒有動,任由她看著。

    時間緩慢的流逝,朝霞重新回到朝歌城的天空里。皇宮里依然一片安靜,所有人都緊張地注視著場間,知道這絕非對峙那般簡單,只是談真人與連三月的境界太過高妙,自己無法看懂而已。

    偏殿里忽然響起打呵欠的聲音,平詠佳覺得好生無趣,說道:“到底什么時候開始啊?”

    安靜的皇宮里,很多人都聽到了他的話,紛紛怒目相視。

    連三月也聽到了這句話,微微一笑,伸出食指在風里點出一滴水,彈向了對面。

    那滴水越過數里的距離,準確無誤地落入談真人的兩手之間。

    那片虛空忽然蕩起層層漣漪,竟像是變成了湖面。

    連三月沒有先出手。

    談真人也沒有出手。

    但這場朝天大陸最強者之間的戰斗就這樣開始了。

    ……

    ……

    湖面漸漸平靜,波紋漸漸增寬,漾出數道弧光。

    當浪花卷動的時候,湖便是湖,江便是江,只有當靜下來的時候,才會變成一面鏡子。

    這時候談真人雙手之間的虛空,就變成了一面鏡子,上面泛著幾道弧光。

    最小的鏡子也能容進最寬廣的天空,只要距離夠遠,或者道法夠強。

    整座皇城在這一刻都進入了鏡子里,然后被那道弧光割裂成不同的畫面,彼此交錯,疊加,偶爾分離,總之再非一體。

    真實世界里的世界也隨之發生著變化,宮殿群似乎被切成了幾段,看著異常詭異,令人目眩神迷。

    有些膽大好奇的太監看了兩眼,便再承受不住,直接昏了過去。

    殿里的有些大臣也捂著額頭,癱坐在了地上。

    天空里的那些宗派強者,看到的是側方的畫面,也覺得道心微亂,趕緊轉過臉去。

    布秋霄命令柳十歲與奚一云等普通弟子閉上眼睛,接著望向廣場,再次贊嘆不已,心想以道法論,談真人果然世間無雙。

    ……

    ……

    談真人的雙手緩緩靠攏,那片虛空隨之變形、扭曲。

    兩片畫面里的兩座宮殿,隨之而靠攏,一道難以想象的龐大力量,隨著空間的疊加而出現在廣場之上。

    寂靜的皇宮里響起無數聲清脆的碎響,那可能是空間切割的聲音,也可能是空間碎片湮滅的聲音。

    無數罡風從那些縫隙與碎裂處涌了出來,在廣場上穿行著,如果不是皇城大陣的屏蔽,只怕瞬間便會摧毀宮墻。

    連三月黑發飄舞,臉色有些蒼白,唇角溢出一道鮮血。

    與寇青童一戰,她就受不了輕的傷,這時候被空間擠壓,傷勢頓時暴發出來。

    如果想要獲得這場戰斗的勝利,她必須用最狂暴的攻勢打斷談真人的道法,問題在于,談真人雖然是持鏡者,同時也是鏡中人,根本無法確定他的真身在空間里的哪一處,那又如何能夠攻擊到他?

    連三月向前走了一步,在滿天鏡面之間找到了一條通道。

    那條通道并非通往談真人的真身,而是通過天空里的那輪朝陽。

    她沒有準備飛天遁走,只是想看看太陽。

    一束晨光自東面的天空而來,穿過皇城里的那些空間碎片,準確地落在她的身上。

    在清麗的晨光里,她的身影顯得無比高大。

    她伸出右手抓住那束晨光,然后用力一握。

    一聲難以形容的響聲,在她的手掌里響起。

    就像是琴弦斷,又像是飛劍斷,或者是法寶迸裂。

    晨光斷!

    連三月沒有松手,晨光在她的掌心里不停折射、沖突,最后從指縫間溢出,變成碎粒,向著四面八方而去。

    皇城里那些空間鏡面,同時被晨光的微粒占據,瞬間全部變成白色,看著就像無數張紙,畫面異常神奇。

    “開!”

    連三月喝了一聲,把手里的那截晨光扔到了地上。

    乳白色的光粒在地面翻滾而去,如浪花亦如霧氣。

    與此同時,那些空間鏡面里的光粒也開始向著邊緣發起不間斷的撞擊,發出如暴雨般的噼啪聲響。

    不知道是邊緣即將崩潰的緣故,還是那些晨光微粒之間強大的吸引力,那些空間鏡面漸漸靠攏,宮殿群漸漸要變回原先的正常模樣。

    皇宮西方的御花園里有座塔,這時候卻是在上方的天空里。

    隨著連三月的手段,那座塔慢慢向著西方御花園飄回。

    就在這個時候,談真人從塔里走了出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