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上品衙內 >

一八五章 武松打虎

    清早起來,種彥峰先在院長里打了一套太祖長拳熱身,隨后各種刀qiāng棍棒便都耍了出來,空了更是把新學的飛針絕技好好練了一翻,種衙內上身一套坎袖,下面一條寬松短褲,腳下軟布皮底短靴,整套練功服都是種彥峰自己設計的,簡單實用又輕便。

    整個大宋獨一份的裝備,將來會不會在新軍推廣就不得而知了,說到功夫,種大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武藝已經有了質的飛躍,主要是那夜和武松“生死”大戰以后,自己仿佛突破了瓶頸進入到了另一個階段。

    只不過最近都在忙碌,再加上成為武林高手的熱情也淡了很多,功夫練的明顯沒有以前勤快,等十八般武藝都耍了一遍后才緩緩收工,種彥峰接過一旁雙胞胎姐妹遞過來毛巾先擦了擦汗,又用盆子凈了下手,“你們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如何才能一眼分辨出來。”

    “我是大玉兒。”端著臉盆的姐姐微微猶豫了下,紅著臉說道:“我們外表沒有什么明顯的不同,不過我們身上……,痣的位置并不一樣……”

    “呵呵,那得了空要好好研究一下。”種彥峰開口調戲了下,擦干凈手上的水,將毛巾遞還給小玉兒,“你們聽過李師師和趙元奴嗎?”

    “大宋雙絕!婢子們自然是曉得的。”大玉兒微笑說到,臉上的紅潤還沒有消退,看著確十分可愛誘人。

    “兩位大家和我關系匪淺,王管事說你們天賦不錯,學曲子和舞蹈都進步神速,如果你們想往這方面發展的話,我可以把你們推薦到兩位大家那里。”李趙是這個時代最厲害的流量明星,他們的名聲甚至都傳到了海外,即便是大、小玉兒這樣的小家碧玉也聽說過。

    種彥峰接收兩位美人的時候就沒想過自己享用,一來二人年紀實在太小,兩世為人的種大少更喜歡成熟少婦,再則這二人確十分難得,趙元奴手里王牌的數量比李師師少得太多,這二人將來說不得可以改變這種局面。

    何況一旦真培養出兩位大家,自己這個幕后老板的收益也絕對不會少,二人將來說不得會成為自己兩顆價值連城的寶貝,“怎么樣?愿意嗎?”

    大小玉兒相互對望了一眼,隨后齊齊對種彥峰盈盈一拜,大玉兒這才又緩緩開口道:“并非是婢子不識抬舉,只是我們對那種生活并無半分向往,何況我們只想留在公子身邊服侍公子,就算只做個端茶倒水的婢子我們也心甘情愿。”

    “哦?”這個回答令種彥峰十分意外,竟然有人會拒絕做明星的機會,種大少并不是什么人家一表白就感動的初哥,何況種彥峰有自知之明,自己沒那個讓人家賴著不走要做牛做馬的魅力,“但是我的身邊并不缺婢子,何況我常年四處奔波,帶上你們只會是累贅。”

    一旁的趙歡等人聽了種彥峰這話都覺得主子太過焚琴煮鶴,太不懂得憐香惜玉,雖然說的也是實話,但未免……,不過仔細想想便也了然,主子的妞各個都是人間絕色,這兩個小妮子還太嫩了點,不符合主子胃口也很正常。

    “我們可以學騎馬也可以學武藝,我們不想再過流離失所的日子,跟著公子再苦我們也樂意!”從未說話的小玉兒難得開了口,美女的執著估計把頑石都能感動,可惜對種大少卻沒有半點作用。

    “不錯,勇氣可嘉!”種彥峰還是夸贊了一句,隨后轉身看向一旁仿佛在閉目養神的石寶,“石大哥介意再多收兩個女弟子嗎?”

    石寶眼皮微抬半下便又合上,“衙內吩咐了我定然照辦,男女對我來說沒區別,我都會一視同仁!”

    種大少對這個回答十分滿意,又望向大、小玉兒,“現在后悔還來得及,等到了石大哥手里,你們就不再是婢子也不再仆人,甚至不再是女人,你們將成為戰士!”

    二女相互對視一眼,從對方的眼里都讀到了堅定,兩人同時咬緊銀牙,“我們愿意!”

    種彥峰剛想再說什么,突然聽到院外傳來一陣嘈雜,不等眾人反應,王沛義已經跑了過來,只見他先向種彥峰問了聲安,隨后便道:“武家二郎今早提著把刀只身去了景陽岡,他在那里打死一只大蟲,如今已經讓人抬到門口了……”

    “呃……”種大少心道這尼瑪哪跟哪啊,武二閑著蛋疼又去打老虎做甚?心里雖然有一百個疑問,但還是帶著眾人先趕到了院外,剛到門口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張被剝好的虎皮,種彥峰不是沒親眼見過老虎,后世動物園是可以開車進去的,可眼前這老虎也太尼瑪大了……

    基因突變?種彥峰一下子就想到了這個詞,因為眼前的老虎簡直像一輛小跑車一般大小,種彥峰注意到這老虎皮十分完整,也就是說武松和水滸里一樣,并沒有使用任何武器,種彥峰抬眼去看武二郎,對方小腹上纏著繃帶,竟是受了傷。

    “二哥的傷不要緊吧,你這是何故啊?”種彥峰顧不上老虎皮,直接走到武松身旁,“找大夫看了沒有?”

    “衙內放心,被大蟲尾巴剪了一下,只擦了個邊兒,皮外傷而已,不妨事!”武松憨厚笑道,“昨日聽聞大哥說那崗上有只大蟲,便想著打來送給衙內,順便也為百姓除害……”

    “為何不用我給你的寶刀!”種彥峰這才注意到武松身上有很大的酒味,估計是喝了自己送給武家的白酒后才上的景陽岡,“這么危險的事情,怎么不叫上我們?”

    “寶刀本來也帶著的,我怕砍壞了大蟲的毛皮就沒使用……”武松伸手撓了撓頭,“當時也沒想那么多,衙內對我武家的大恩大德,我實在是無以為報,想著這大蟲比較難得,也算我的一份心意。”

    “就算一萬條大蟲的皮子也抵不上二哥重要。”種彥峰抓住武松的手,“我兄弟的命比什么都金貴,答應我,以后萬萬不能再冒險了!”

    “曉得了!”武松對種彥峰的重視十分感動,他覺著自己拼命是值得的,猛漢子眼角有些濕潤,為了掩飾自己的囧態,武松憨憨一笑說道:“衙內,我這會酒勁又有點上涌了……”

    “來人,趕緊帶二哥去休息。”種彥峰對王沛義吩咐道:“一會讓人再檢查下二哥的傷口,千萬不能出岔子。”

    “遵命!”王沛義趕緊讓手下帶武松去休息,一切安排妥當后,王總管又引著幾位土財主模樣的人走了過來,“啟稟衙內,這幾位都是陽谷縣的鄉紳,他們是特意來拜會衙內您的。”

    “見過種公子!”幾個衣著打扮體面的鄉村土豪對種彥峰齊齊拱手道。

    種彥峰心道看熱鬧就看熱鬧,還特么特意拜會我,假的也真是沒溜了,不過面上沒表現出半分,禮貌的拱手也問候了一番。

    “在下復姓西門,單名一個慶字,乃是陽谷縣鄉紳的代表,今日冒昧前來主要是想感謝種公子這些年給我們修橋鋪路做的好人好事,二來順道也見識下這位打虎英雄,公子手下果然是能人無數啊!”一位身穿員外服的青年說道。

    這人后面又逼叨叨了一大堆,但種彥峰根本沒聽進去,因為來人和種大少想象中實屬差距不小,本以為對方會是個風度翩翩的英俊瀟灑青年呢,結果哎呦喂,真尼瑪波了……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