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1966章 好色之徒?

    耿暮和龐鷹你一言我一語擠兌紅云小隊,讓得許紅妝的一張臉瞬間就變得陰沉無比,不過想來她已經磨礪得頗為堅韌,并沒有在此刻發作。

    事實上除了耿暮所說的那些事有些加油添醋之外,龐鷹口中之言卻是事實,尤其是最近一個多月來,紅云小隊已經換了好幾拔隊員了。

    自許紅妝加入南垣城帝龍軍之后,跟著原本的隊長獵殺異靈,立下無數軍功,更因此讓得自己實力大進,突破到了化玄境初期的層次。

    后來她所在的隊長在一次和異靈的戰斗之中重傷而死,由她代替晉升為隊長,也將小隊的名字改為了“紅云”。

    從這個名字之上,就知道許紅妝對云笑的念念不忘,當年潛龍大陸那“厲鋒伏群邪,收劍笑紅妝”的良緣,她并無一時或忘啊。

    或許加入這帝龍軍,無時無刻和異靈的戰斗,可以打消許紅妝對云笑的思念,但她并沒有想到,這帝龍軍的水竟然如此之深。

    先是一位新上任的統領大人對自己態度曖昧,后來紅云小隊又接二連三出事,尤其是最近一個月以來,幾乎每一次的任務都是慘烈之極。

    似乎紅云小隊出任務的地方,早就有著異靈的埋伏一般,這讓許紅妝一度都認為自己紅云小隊之中出了異靈的奸細。

    不過這個念頭只在許紅妝心中出現過一瞬,便被她生生打消了,因為她曾經暗中觀察過剩下的幾個隊員,卻并未發現絲毫端倪。

    這里畢竟是帝龍軍,那些異靈強者想要打入內部是絕對不可能的,若是被發現,肯定是十死無生的下場。

    因此許紅妝只能是將原因歸結到自己運氣不好了,雖然知道來到這里,要再受不少人的白眼和嘲諷,但為了自己的紅云小隊能重現生機,她還是義無反顧地來了。

    “是啊,加入他紅云小隊有什么好的,只會徒然送了性命,本昌老弟,你還是加入我金剛小隊吧!”

    聽得那邊兩大隊長你一言我一語,一旁的金剛小隊隊長也有些忍不住了,其言下之意表明了紅云小隊的危險性,也不失為一個拉攏新鮮血液的說辭。

    “星辰兄弟,你怎么看?”

    而此刻的胡本昌,早就已經打消了要自己選擇的念頭,他是打定主意要跟著星辰一條道走到黑了,因此直接轉過頭來問聲出口。

    “星辰?”

    聽得胡本昌的話語,許紅妝腦海之中不由浮現出一道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因為那個人曾經在騰龍大陸的時候,也是用過“星辰”這個化名的。

    由于許紅妝心中對云笑的思念,在聽到星辰這個名字的時候,下意識地便想到了云笑的身上,也是第一時間將美目轉到了那個黑衣青年所在的位置。

    這一看之下,許紅妝心頭不由劇震,要說這個世上最為了解云笑的,恐怕就要算是她這個差一點成為其妻子的凌云宗宗主之女了。

    雖然說此刻云笑的相貌和以前全然不同,身上穿著也由灰袍變成了黑衣,但是在看到這黑衣少年的一雙眼睛之時,許紅妝的身形都在微微顫抖了。

    “是他嗎?”

    許紅妝有七八分的肯定,但她還是頗有理智的,知道那可能是因為自己太過思念云笑而產生的幻覺,因此心中還是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紅云小隊不錯,就她吧!”

    就在許紅妝心中思緒紛雜的時候,對面那個叫星辰的年輕人已是唇口微張,而此言一出,旁人心情如何暫且不提,至少許紅妝瞬間就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因為此刻的云笑,根本沒有掩飾自己的聲音,這熟悉到骨子里的聲音和口氣,許紅妝恐怕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就是她心心念念從無一時或忘的意中之人。

    先前云笑倒是說過很多話,可那時候許紅妝根本沒有出現,此刻因為“星辰”這個名字,她心中先入為主,因此在聽到其話語的第一時間,就知道自己的第六感并沒有錯。

    “真的是他!他果然來了!”

    這一刻許紅妝的心情無疑是極為激動的,她從來沒有想過能在這南域邊疆的帝龍軍中碰到云笑,而在這種艱難時刻,云笑的到來,于她來說無異于一劑強心針。

    許紅妝經過潛龍大陸的變故,還有騰龍大陸的歷練,無疑成長了許多,那顆心也磨礪得堅韌無比,但她終究只是一個女人,內心深處終歸會有屬于女人柔弱的一面。

    這一個多月時間以來,由于軍中的謠言,再加上小隊任務不利,許紅妝真是快要熬不下去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崩潰。

    而就在這個時候,云笑來了,這是許紅妝心底深處最大的支柱,要不是因為這個男人,恐怕她早就堅持不下去了。

    許紅妝有理由相信,只要云笑出現在這里,那么所有的問題都將迎刃而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對云笑的信心,比起靈丸還要強大得多。

    曾經的云笑是如何的弱小,卻在短短數年的時間內,成為潛龍大陸的最強者,后來又用了數年的時間,登頂騰龍大陸巔峰,呼風喚雨如同君臨天下。

    雖然如今的云笑在九重龍霄可以說是墊底的存在,但許紅妝相信,至少在這南域的南垣城范圍內,恐怕并沒有云笑不能解決的事情。

    云笑說這句話的時候,臉現笑容地盯著許紅妝,他清楚只要自己星辰的名字一亮出來,再加上自己毫不掩飾的口音,此女肯定會第一時間認出自己。

    既然許紅妝在這帝龍軍中,又成立了自己的小隊,那云笑也就沒有了任何其他的選擇,因此直接就選擇了加入紅云小隊。

    “嘿嘿,看來這位星辰兄弟也不能免俗啊!”

    聽得云笑的話,再見得其目光灼灼地盯著那美女隊長看,胡本昌不由心中感慨,不過他也知道這是少年人的共通心性。

    好在胡本昌剛剛才加入帝龍軍,并未聽到軍中的那些謠言,因此也不知道這個紅云小隊隊長的特殊,見得他摸著自己的胡須微笑,暗道自己的星辰兄弟和這紅云小隊隊長,倒是一對璧人。

    “哼,我道這小子有什么了不起,原來不過是個好色之徒!”

    另外一邊,暮光小隊的耿暮聽到云笑的決定之時,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自以為看穿了那黑衣青年的心思,不由冷笑出聲。

    說實話,以許紅妝的容貌身材,莫說是在這男子眾多的帝龍軍中,就算是拿到整個九重龍霄,都已經算得上是名列前茅的美人了。

    尤其是許紅妝激活萬妖神體以來,其身上自然而然就有了一種非同凡俗的氣質,那是比莫晴的純陽仙體和柳寒衣的仙胎毒體,還要強悍幾分的絕世神體。

    或許這也是那位龍學宮第一天才,看上這個只有化玄境初期少女的原因所在。

    要不然堂堂的帝龍第一天才,又是帝龍軍的統領,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為何偏偏要找一個化玄境初期的許紅妝呢?

    其實在那位統領大人上任之前,許紅妝的到來,讓得諸多南垣城帝龍軍小隊的隊長都頗為興奮,這就是所謂的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甚至是一些都統,都有意無意對許紅妝示好,希望能得到其青睞,哪知道這就是一個冰霜美人,除了對付異靈之外,似乎對于男女之情并無半點興趣。

    所謂吃不到葡萄就會說葡萄酸,在知道自己無望之后,像耿暮龐鷹這樣心胸狹隘之輩,便是到處惡意中傷許紅妝,認為將其名聲搞臭之后,自己或許就能重新一親芳澤。

    后來龍學宮第一天才的到來,又成為了這南垣城帝龍軍的統領,當那位也表現出來對許紅妝的興趣之后,這些惡意的中傷,也一度轉到了地下。

    這個時候就生出了另外一種謠言,那就是許紅妝的后臺其實就是那位龍學宮第一天才,值得一提的是,對于這樣的謠言,軍中并未有大人物出來制止,而是任由其不斷發酵。

    其中原因不為人知,曾經是過來人的龐鷹和耿暮等人,在聽到云笑的決定之后,下意識地便認為這黑衣青年也是一個好色之徒,和當初的他們并沒有什么兩樣。

    “星辰,你可要想好了,所謂臉如美玉心如蛇蝎,別哪天被吞得連骨頭都不剩!”

    一直看不慣云笑的薛忠此時陰陽怪氣地出聲嘲諷,而聽得他口中對許紅妝的形容,云笑的眼眸深處,不由射發出一道駭人的精光。

    雖然云笑對許紅妝的情感頗為復雜,一時之間并不能接受其愛意,卻也早已將之當成了自己的親人一般看待,容不得他人有半點的褻瀆。

    之前耿暮和龐鷹的說辭頗為隱晦,并不如薛忠這般明目張膽,因此直到這個時候,云笑才隱晦猜到了許紅妝在南垣城帝龍軍中的處境。

    在薛忠說出那八個字的時候,他的結局便已經注定,云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就算這帝龍軍相互之間禁止私斗,但以他的心智,無聲無息讓薛忠消失,也并不是不能辦到之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