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游戲宅的異界悠閑日常 >

第一百四十章 花蘿和毒蘿

    從馬車里跳出幾個人并不值得驚訝,但是當林刀刀召喚出陰陽寮大門,并且不斷從里面搬出東西之后,折翼之舞的一群人全部陷入懵比之中。

    古娜拉黑暗之神,嗚呼啦呼,懵比!

    兩把遮陽傘,四把躺椅,一個燒烤架,一張桌子還有新鮮的羊肉串兒,折翼之舞跟云庭傭兵團劍拔弩張的情況下,林刀刀點火開工,這就烤起來了。

    辣椒和孜然的味道伴隨著“滋滋”的聲音飄散,折翼之舞的姑娘們湊了湊鼻子,這味道有點好聞。

    空間魔法的波動緩緩散開,時空漩渦擴散開來,逐漸凝成一道朱紅色大門。一般情況下陰陽寮大門是需要林刀刀召喚才能出現的,但是這件事對于ssr來說屬于二班的情況,一班管不著。

    清脆的鈴鐺聲伴隨著半人高的長刀,映照著足以晃瞎人眼的大長腿,妖刀姬右手握著刀柄從陰陽寮中走了出來,什么話都不說,認真盯著林刀刀手中即將烤好的羊肉串兒。

    “想吃。”

    “等以后找個能夠安身立命的地兒,開家燒烤店,到時候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林刀刀試圖找話題,誰料妖刀姬只是接過林刀刀手中烤好的串兒,而后腰間鈴鐺一響,縱步邁入陰陽寮之中。

    盯著妖刀姬離開的背影,諾蘭想了半天才開口道:“刀姐還是一如既往。”

    “酷!”舒仟補了一個字。

    “酷個錘子,我又得重新烤!”林刀刀搖了搖頭,這算什么啊,他是陰陽師不是打工仔!

    “反正也是出來玩兒的,看看風景也不錯啊。”諾蘭不知從哪里搞來半截狗尾巴草叼在嘴里說道,“下面那群人怎么說?”

    “等吧,他們明知道折翼之舞接了任務還來搶怪,早就防著折翼之舞呢,希望等下那只大烏龜能給他們玩兒一手花的。”

    “龜類魔獸當真有那么難對付?”林幺幺不解問道,她沒有經歷過迷霧沼澤中差點翻車的絕望,只是聽到林刀刀和諾蘭舒仟都對當初那只烏龜心有余悸,不免有些好奇。

    林刀刀重新開始烤串兒,見狀之下諾蘭便笑著解釋道:“其實不是魔獸的問題,而是魔法的問題。”

    “魔法的問題?”

    “沒錯,有些特定的魔法在魔法師手中施展出來威力無法決定一場戰斗的勝負,但是對于魔力超越同級別魔法師幾百倍的首領級魔獸來說,那樣的魔法堪稱毀天滅地。”舒仟躺在傘下說道。

    林幺幺聞言愈發有興趣,問道:“學長,你們上次遇到那只魔獸到底擁有怎樣的魔法?”

    “很雞肋的魔法。”林刀刀想了好半天才想出一個形容詞,“魔法叫什么我不知道,具體效果類似于挨打反傷,并且將所承受的魔法傷害融入自己的魔力之中,在挨打的瞬間反饋回來。這么說吧,那種狀態下的魔獸相當于一個半傳奇級魔導炮所蘊藏的能量,就算一個小火球擦一下,結果都會是魔導炮瞬間bào zhà。”

    諾蘭聞言接著道:“你不知道,當初林刀刀已經讓所有人停手了,結果還有一個愣頭青老板手賤了一波,要不是彼岸花突然出現,絕對陰溝里翻船。所以是什么魔獸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種挨打就bào zhà的魔法,要是不知道情況無腦打輸出,那場面絕對bào zhà。”

    林幺幺算是聽明白了,就連一旁折翼之舞的一群人也聽明白了。說白了,這種大規模魔法就是魔獸天生的,沒辦法,同級別的魔獸跟魔法師魔力儲量根本沒辦法相比。而且天南帝國地處內陸,就算傭兵們大都跟魔獸打交道,每天見的也都是陸地魔獸,水族見得少,了解的自然不多。

    就像林刀刀這群人,也是挨了打才知道疼。

    “二貨,你來烤肉,我去下面看看,以前看大趕海時代的視頻,還沒親自趕海試試呢,要是能抓一堆螃蟹什么的,還能吃頓新鮮的。”

    林刀刀說著將肉串兒遞到諾蘭手中,而后探出右手:“幺幺,你要不要去下面釣釣魚什么的?”

    “我也去!”舒仟一咕嚕從躺椅上翻起來。

    諾蘭瞄了一眼虹羽,接過肉串:“行吧,我看家。”

    “我不要一副魚竿。”

    “我不要一副魚竿。”

    “我不要一副魚竿。”

    三副魚竿到手,舒仟跟林幺幺人手一把,而后便見林刀刀一腳踏出去,化作光影消失,繼而出現在湖邊的礁石上。

    卡牌大招飛地圖,飛雷神苦無定坐標,然后飛回來帶林幺幺和舒仟下去,整個過程一氣呵成。

    折翼之舞陷入沉默,諾蘭見狀一邊烤肉一邊解釋道:“林刀刀一直都這樣,習慣就好。”

    虹羽點了點頭,雖然林刀刀展現出來的空間魔法有些嚇人,不過好在有諾蘭在,大家應該算是隊友,可云庭的人就不這么想了。

    一來一回的空間魔法還帶人,這是云庭傭兵團的地界,他們也不愿意有這么流批的人存在。

    “原來是天南學院,怪不得如此有恃無恐,難不成天南學院想要為折翼之舞強出頭?這里是歸玥城不是帝都,更何況此事是我云庭傭兵團跟折翼之舞的梁子,跟天南學院應該沒有任何關系。”

    說話的是一個九階戰士,一手巨劍插在眼前,林刀刀三人的突然出現讓他保持著極度的警戒。

    “放心,在沒有正當理由之前天南學院不會多管閑事,我們只是來趕海釣魚的,你們來得早,有看到周圍有大青蟹之類的東西嗎?要是沒有青蟹花蟹赤甲紅都行。”

    對面的漢子完全沒有聽懂,林刀刀突然反應過來這里的螃蟹可能叫法不一樣,當即自顧低頭開始自己夢寐以求的趕海之旅。

    莫得螃蟹莫得魚,更莫得可以斯嘎爾斯嘎爾的魚類,八爪魚都不見一只。林刀刀想了想,從礁石上扣下一把海螺。

    “幺幺,過來看看,這個是不是就是辣螺啊。”

    “辣螺?”林幺幺聞言笑出聲,“你還真應該學學常識了,這不叫辣螺,你手上那些黑色紫色白色混雜的叫花螺,紫色的叫毒螺,有毒的。”

    “花蘿?毒蘿?”內陸人林刀刀一臉懵比并且以此類推,“那這個淡粉色的叫秀蘿咯,要是能化形變成人就是秀姑娘,學個劍舞就叫劍舞秀,搞不好還會寫當大佬。”

    林幺幺翻了翻白眼,她在認真介紹這些海螺的種類,誰知道林刀刀滿嘴跑火車,一句都聽不懂。

    林刀刀聳了聳肩,想了想順手從倉庫拿出一張藍符。

    “海的味道我知道,老板有木有茅臺……有沒有歌蘿!”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