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完美校花女神 >

第1236章 白玉

    轉身就要走。

    不等林戰說話,未霜潔一縱馬兒,攔在小尋前頭,她身為女孩,熟知女孩的心性,便笑問:“妹妹這么著急,名字都沒跟我說就走嗎?”

    “小尋。”小尋就是這個性,一個字都不多說。

    “這名字不多見,好聽得很。”未霜潔又說,“天色不早,不如跟我回家,明天一早再起程。”

    “那就不勞煩姐姐了。”小尋推辭。

    “麻煩什么?”未霜潔一把拉住她,說:“不知你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不便多問,要是用得到我幫忙的,姐姐也不是見磨就推的人,雖然是女孩子,講起義氣二字來一點也不輸給男子漢們。”

    林戰正無處可落腳,手上銀子又不寬綽,見未霜潔確實盛情實意,何況是故友相逢,便不作假,便謝道:“遇到姐姐,當然要敘舊一番,哪里舍得匆忙告別。”

    小尋本來也是個愛說話的爽快女孩,只是自己身處險境,不便多言,見未霜潔邀請心誠意篤,何況自己也無處可去,便道了謝與林戰一同跟她回去。

    崔夢站在四會樓上,極目遠眺,他像一只孤狼,街上的小尋就是他草原上的小肥羊。

    四會樓是樓蘭都衛府里最高的一座樓,是樓蘭城的地標建筑,樓蘭城地處南北兩條絲路交匯處,東西南北客商云集,故而取名四會樓。

    崔夢就是這么拽這么酷,這四會樓本是樓蘭都衛重地,光天化日之下他就是這么想來不來想去就去,如進自己家門一樣,那些巡衛發現不了他。

    崔夢自小跟師父長大,他不知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誰,師父告訴他,他是由昆侖玉石幻化所生。

    據傳昆侖山神仙之城里有一種碧血玉石,是上界天神安放魂魄的靈魄之器,集天地靈氣日月精華后轉化為生靈,可為幻形為鳥獸,也可幻形為花草樹木,也可為人形。所以他天生就能隱逸于木石之間,如果普通人不靠近仔細辯認,很難發現他的身形。

    樓下涼厲風正在檢閱衛隊,衛兵們個個鎧甲鮮明,鮮衣怒馬,樓蘭最不缺的就是金銀,富足的裝備讓士兵看起來斗志昂揚。

    檢閱完畢,副將馬馳龍上前對涼厲風低語:“近日傳聞城外有黑玀出沒。”

    涼厲風一聽黑玀二字,臉色一冷,說:“這,鐵杖毒手鬧得沸沸揚揚,還沒平息,這黑玀又出現城外,真是要辛苦你了,要多派出些人手,嚴加巡防。”

    馬馳龍恭敬應道:“是,城主。”

    涼厲風又問:“有鐵杖毒手的消息嗎?”

    馬馳龍聲音一沉,說:“在落鳳頂,鐵杖毒手劫了一趟鏢,是晉城衣家鏢局的,聽說殺了十三個鏢師。”

    涼厲風嘆息說:“最近鐵杖毒手鬧得越來越兇,這絲路一道的商隊被他弄得人心惶惶,樓蘭城統領十二城邦,是西域三十六國的領袖,靠的就是這源源不斷的商隊帶來的財富,鐵杖毒手終是樓蘭的禍害。”

    “是呀,僅僅最近三個月來,鐵杖毒手一共截殺十八起商隊,從路線上看,一路從長安玉門祁連山涼城敦煌到樓蘭境內,似乎從東到西一路劫殺過來。”馬馳龍一一匯報完了,又試探著道:“城主,這鐵杖毒手現身江湖,是不是為了龍文而來呀?”

    涼厲風哼了一聲,沉著地道:“難道連你也認為這世上有龍文嗎?”

    馬馳龍愣了一下:“可是,江湖上傳得沸沸揚揚的。”

    城主涼厲風道:“別理會那些傳言,一定是有人故意造謠生事,擾亂江湖,我們眼下首先要對付的是鐵杖毒手。”

    馬馳龍道:“是,城主,屬下明白。”又說:“鐵杖毒手雖悍勇,城主也不必太過擔憂,我們廣發英雄帖,邀天下英雄共討鐵杖毒手,到時天下英雄匯聚樓蘭,各幫派豪杰攜手剿殺,別說他一個鐵杖毒手,就算是十個二十個又怎是天下英雄的對手。您還是要多多保重身體……”

    “我擔心的是,一旦鐵杖毒手知道了我們的計劃,會奇襲樓蘭,你也要留心他的行蹤。”涼厲風憂心忡忡地說,“讓人火速告知精絕、米蘭二城,近日也要多加防備。”

    “是,我這就去辦,多派弟兄們防范就是。”馬馳龍剛要走,回身又問:“城主,如果遇到黑玀,要不要射殺?”

    涼厲風沉思片刻,才緩緩回他:“你看著辦吧,酌情處理。”

    “是。”馬馳龍帶上兵馬魚貫而出。

    馬馳龍帶領巡衛出了都衛府,一路沿大街巡查嚴防,有一人看到了馬馳龍,遠遠躲開,那人正是少城主慕炎,他一直偷偷遠遠跟在未霜潔身后,想看看這個俊俏姑娘的家住何處,以便留心設計機遇與她邂逅。他正值青春年少,見到未霜潔一眼便已怦然心動。

    慕炎一路跟隨未霜潔,轉街過巷,眼看她進了一處小院,這才隱退。

    小院不大,兩層土木樓,一間灶房,一間馬圈。

    未霜潔先安排林戰和小尋休息下,自己去做晚飯。

    小尋說要去幫廚,未霜潔說好啊,姐妹兩個正好有個說話聊天的。

    林戰則去馬圈喂馬。

    月明風清,三人圍坐一起,在陽臺上吃過晚飯,收拾利落,一起上了二樓。

    未霜潔仰望天空清明,星如銀珠,憂傷地指著遠處說:“看到沒?”樓蘭城中央廣場一座英雄雕像沐浴在銀亮的月光里,爍爍生輝。未霜潔說:“那是我父親的塑像。”

    林戰愕然:“你父親是英雄!”

    未霜潔嗯了一聲:“我恨城主涼厲風,飛賊勾結野狼國大軍兵臨城下,我父親帶著手下堅守樓蘭,可是他作為城主,卻見死不救,自顧逃脫。從那天起,我離開了樓蘭城,獨自四處飄蕩。”

    “難怪你要改名換姓,原來你是怕涼厲風……”

    “是。”說到這里,未霜潔一下哽咽住了,泫然欲涕。“平定了飛賊以后,涼厲風為掩人閑話,假模作樣為我爹塑了個雕像,哼,他就算為我爹塑個金像我也不會原諒他的。”

    林戰見她憂傷,自己也不覺惆悵,念起故舊,他掏出一塊昆侖白玉,用手摩挲。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