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孤星刀客 >

第874章 提審秦三

    鄭盡忠如實說道:“微臣無能,不是刀無垢的敵手。”

    朱棣臉色陰晴不定,說道:“他有那么厲害,那你是如何從他手中逃走的?”

    鄭盡忠說道:“幸虧有丐幫的羅云天長老和長江水幫的金幫主相助,要不然,微臣早已步聶大人后塵了。”

    “羅云天和金幫主兩人武功蓋世,嫉惡如仇,乃是當世豪杰,朕也有所耳聞。”朱棣說著,陡然一頓,驚疑的說道:“合你們三人之力,難道都奈何不了區區一個刀無垢?何況你身邊還有不少高手,他們是吃干飯的?”

    鄭盡忠說道:“萬歲爺有所不知,當時微臣和手下的人分頭尋找刀無垢的行蹤,是以這才被他所趁,而刀無垢也不是孤身一人,他身邊還有一個錢萬金,后來等下面的人趕過來的時候,刀無垢見勢不妙,又有錢萬金拼死阻攔微臣,這才被他逃走了,最后只留下了錢萬金,微臣無能,請萬歲爺責罰。”

    朱棣說道:“你還捉到了錢萬金?”

    鄭盡忠說道:“微臣已經將此賊就地正法,如今首級正在應天府府衙,另有還有兩人的首級被微臣取下,一并帶了回來。”

    朱棣來了興致,說道:“是哪兩人?”

    鄭盡忠說道:“是司馬仁義身邊的花毒和月影。”

    “好!”朱棣拊掌笑道:“司馬仁義窩藏朱允炆與朕作對,你斬殺他身邊三位高手,可謂是大功一件,可惜沒能留下刀無垢,這人始終是個禍害,一定要盡早將他鏟除,以絕后患。”

    鄭盡忠聽的心頭一喜,頗為得意,說道:“雖然刀無垢武功高強,但是微臣與他交手后,發現超凡入圣的高手也沒有傳聞的那么可怕。”

    朱棣心情大好,饒有興致的“哦”了一聲,說道:“說來聽聽。”

    鄭盡忠說道:“超凡入圣的高手能以念御氣,施展氣勁取敵首級于十丈之外,確實是厲害非凡,但是只要有一隊盾牌手在前護衛的話,氣勁雖然強,也絕不可能擊破鐵盾,何況刀無垢再厲害也是一個人,又如何敵得過萬歲爺的千軍萬馬?”

    鄭盡忠不露痕跡的拍了一記馬屁,朱棣聽的心頭舒暢,頷首說道:“有理。”

    皮有亮說道:“萬歲爺,不能小看超凡入圣的高手,這等高手舉手抬足便能取人首級,說是萬人敵也不為過,還請萬歲爺明鑒。”

    朱棣聽皮有亮把刀無垢說的那么厲害,心中不痛快了,臉上泛起一抹不悅之色,冷冷的說道:“好一個萬人敵,有這么厲害?”

    皮有亮說道:“微臣親眼所見,不敢妄言。”

    朱棣半信半疑的說道:“真有這樣厲害?”

    皮有亮將鐘山山腳下河邊一戰說了,朱棣聽的目瞪口呆,驚聲說道:“以一人之力,頃刻間斬殺了上百士卒,超凡入圣的高手厲害到了這個程度?”

    鄭盡忠不動聲色的白了皮有亮一眼,說道:“萬歲爺勿驚,微臣與刀無垢交手后發現,他一旦被人纏上,那種厲害的招數并不能隨心所欲的施展,似乎要提前凝練氣勁,受不得半點打擾,要不然,十個微臣也不是刀無垢的對手,微臣早已見了閻王爺。”

    朱棣緩過神來,點頭說道:“言之有理,正如皮愛卿所言,咱們也不能小覷了刀無垢,要不然只會讓下面的將士白白送死,這非朕本意。”

    鄭盡忠說道:“萬歲爺愛民如子,實乃社稷之幸。”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朱棣笑道:“秦三了?”

    皮有亮說道:“回萬歲爺,秦三正關在大牢中,聽候發落。”

    朱棣說道:“可有問出太祖寶藏的事情?”

    皮有亮說道:“微臣聽聞萬歲爺召見,是以還沒有來得及審問。”

    朱棣說道:“如今太祖寶藏的事情鬧的天下皆知,速速提審秦三,將他的嘴撬開,這件事一定要弄個水落石出,不能有半點馬虎。”

    “微臣遵命。”皮有亮說道。

    朱棣擺手說道:“去吧。”

    “微臣告退。”

    皮有亮和鄭盡忠齊齊說道,往外走去,剛抬腿走了沒有幾步,只聽朱棣說道:“等一下。”

    兩人身形為之一頓,看向朱棣,皮有亮說道:“萬歲爺還有什么要吩咐?”

    朱棣站起來,伸展了一下臂膀,說道:“朕也過去看看。”

    皮有亮和鄭盡忠相視一眼,恭敬的站在原地,朱棣走下來,幾人往外走去。

    到了應天府府衙,夜色將近,皮有亮說道:“萬歲爺稍等,微臣這就去叫人將秦三帶來。”

    朱棣擺手說道:“不用,大牢森嚴,那種地方審問,更容易讓人招供。”

    皮有亮說道:“萬歲爺,請。”

    一行人來到地牢審訊犯人的刑房,只見里面各種刑具是一應俱全,朱棣大馬金刀的坐下,鄭盡忠和皮有亮一左一右的站在朱棣身側,皮有亮吩咐手下的牢頭:“快將秦三帶來。”

    沒有多久,秦三被帶了進來,手鐐腳銬加身,顯得無精打采。

    “跪下!”牢頭大喝道。

    秦三不為所動,鄙夷的看著在場的人,傲然而立,臉上沒有半點懼意。

    “見了萬歲爺還不快跪下。”牢頭惱怒不已,一個箭步沖上去,一手抓住秦三的手臂,一手按住秦三的腦袋,使勁的往下按,秦三掙扎著,倔強的將腦袋往上頂,牢頭目露兇光,抬起右腳狠狠的往秦三的膝蓋后窩踹下,秦三遭此重擊,悶哼一聲,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朱棣見秦三似乎不服氣,說道:“秦三,你身為大明子民,而朕乃大明天子,你跪拜朕乃是天經地義之事,為何不服?”

    秦三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篡位之君,不足吾拜。”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俱是又驚又怒,朱棣的臉色也變的難看了,鄭盡忠訓斥道:“大膽刁民,竟敢辱及圣上,當夷三族。”

    秦三滿臉譏諷之色,嘲諷道:“好一條忠實的老狗。”

    鄭盡忠的臉色青紅不定,氣的夠嗆,雙目中爆射出兩道寒芒,恍如兩柄利劍,直刺秦三心頭,秦三瞪著雙眼,不甘示弱的看了過去,渾然沒有將鄭盡忠放在眼里。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