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大小姐老婆 >

第431章:香江再聚

    葉風也沒想到在這地方,能偶然碰到這個一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家伙,那張帶著頑皮笑容的臉,柔美得幾乎可以用秀色可餐來形容,

    一身黑色長袍緊裹其身,身姿輕盈,如若無骨,很容易讓人當成是病秧子,事實上他是醫生,神醫,

    恃才傲物,目空一切,卻又難免可愛,風信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葉風的確沒料到在這次香港之行會碰到風信子,更別說這么巧在韓家碰到了,

    鬼醫門的弟子四處行醫,世界各地皆有行蹤,看來這廝的斂財魔爪,又伸向了這些香港大佬了,

    “風哥,嫂子,”風信子像個客氣的鄰家小弟一樣,很恭敬地對葉風和林安琪道,

    葉風坦然受之,林安琪一時間倒有些不好意思,嫂子這種稱呼用到她身上,讓她總感覺有些別扭,

    “呃,你們認識啊,”韓貝兒有些吃驚地道,韓家的貴客,葉風和林安琪剛好認識,這也太巧了,

    林安琪輕聲在她耳邊道:“這是葉風的財神啊,葉風現在賣的產品,配方就是這個人給的,”

    “哦,原來是這樣子啊,財神哥哥好,”韓貝兒當即對風信子道,

    風信子一臉懵逼,林安琪再輕聲在她耳邊糾正:這人對葉風來說是財神,到了你家肯定就成獅子了,張開大嘴就咬你一塊肉,比你家那只羅威納可兇狠多了,

    韓貝兒還沒明白林安琪什么意思,韓坤道:“原來葉風和風信子先生是舊相識,”

    “曾經相識一場,的確算是老朋友,”葉風道,

    葉風現在不便直接告訴韓坤,自己現在經營的產品就是風信子提供的配方,畢竟現在他和韓家矛盾不小,不能給風信子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風信子道:“韓老爺,我和老朋友先敘下舊,希望不會耽誤您的時間,”

    韓坤笑道:“怎么會,事情安排在明天,”

    風信子示意葉風一起到了一邊的露臺,休閑椅上就座,韓家女傭端上來兩杯Perrier,

    “一段時間沒見,看來過得很滋潤,”葉風笑對風信子道,

    風信子道了聲彼此彼此,道:“我也沒想到在香港還能碰到你,你我就是有緣,擋也擋不住,”

    葉風道:“我其實更喜歡女人對我說這種話,”

    “那怎么行,嫂子會不高興的,話說,這次來香港是……,”

    葉風道:“為你給我的狗皮膏藥做產品推廣,或許也會考慮到公司上市的事情,”

    風信子拍手叫好,葉風在事業上的出色表現,也是能夠讓他產生欣慰的因素,

    “你呢,這是什么情況,連香港東安會韓家都準備坑,”葉風淺嘗了一口Perrier對風信子調笑道,

    風信子笑道:“不是韓家人,是有人借韓老爺子的面子請我,有點疑難雜癥需要我處理,是個年輕女人,有點生理隱疾,”

    “應該是個美女,”葉風笑道,

    “看照片長得挺不錯,據說還是香港環球小姐競選者,還是冠軍熱門人選,”風信子道,

    葉風道:“你還是一如既往地打算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這是我的一慣原則,我當然拒絕我的病人,再說了,就算接受了其他病人,這個堅決不接受,”風信子道,

    葉風問為什么,什么隱疾這么讓風信子忌諱,風信子湊近葉風悄悄說了句,葉風險些直接把剛喝進去的Perrier噴了出來,

    隨后,葉風的表情稍稍嚴肅了起來,然后正色對風信子描述了一種病癥,正是蒂亞的那種,

    蒂亞的事情葉風一直放在心上,這次遇到風信子,這事情當然直接提出來了,

    風信子聽完沒有任何遲疑,當即問道:“陰寒癥,”

    葉風點頭道:“是的,能治嗎,”

    “到什么程度了,”風信子問道,

    葉風如實描述了下蒂亞的情況,風信子聽完皺了皺眉,道:“是陰寒蠱,聽你的描述,現在蠱已入骨,以我的能力都難清除了,”

    “什么,蠱,”葉風詫異地道,

    “對,被人下的陰寒蠱,”風信子很肯定地道,

    葉風想起了蒂亞這種怪癥是在十八歲的時候忽然間有的,這更證明了風信子的說法,這根本不是病,而是有人對蒂亞施了一種叫作陰寒蠱的蠱,

    風信子道:“這種蠱對于施蠱者來說,要解開并不難,你要救那個女孩子,必須找到施蠱者,”

    葉風皺了皺眉,他在憤怒是什么人對一個年輕女孩下這種毒手,想到蒂亞的身份,他覺得不排除一種可能,

    龍瑪畢竟是東萊國王,而蒂亞又是龍瑪最喜愛的孩子之一,是有人想用這種方式來要挾龍瑪嗎,

    不過龍瑪自己到底有沒有受到要挾,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風信子明天晚上才行醫,雖然韓家會安排好他在香港的一切行程,但他還是婉拒了,風信子的治病原則一向是獅子大開口,但又絕對藥到病除,并且除了診金外他不接受任何惠贈或者其它好處,

    他提出和葉風一起今晚同游香江,喝喝酒賞賞香江夜景,一起好好敘敘舊,葉風也婉拒了,今晚上他還準備和凌氏姐妹碰上一面,就具體的事情安排再敲定一下,

    林安琪還是沒能禁得住韓貝兒的極力挽留,決定住在韓家了,韓老爺子知道葉風心中的顧慮,直言他可以擔保林安琪在這里不會受到任何委屈,

    在道義方面,葉風還是選擇了相信韓老爺子,他在當地德高望重,雖然已經退休多年,但在業內很多事情上仍然可以說是一言九?,

    葉風有半點的懷疑,都可以說是對他聲譽的一種挑釁,對此葉風倒是沒有興趣,他可以相信林安琪在這里會有足夠的安全與舒適,

    三個小時后葉風給凌逸月打了電話,凌逸月和凌玉書剛下飛機不久,因為是旅游旺季,酒店不太好定,凌逸月之前沒訂到,這是準備落地再現訂了,

    簡單和葉風說了幾句,然后對凌玉書請示了下晚上見面的地方,地方當然要距離她們入住的酒店近一些,

    酒店這些事情凌逸月聽凌玉書的,在凌逸月看來,凌玉書對香港有種特別的情結,或者說解不開的情結,這是她人生旅途中很重要的一個地方,

    一轉眼距離上次來香港已經有三年多時間了,再次蒞臨這個瑰麗無比的東方之珠,凌玉書有種百感交集的情懷,

    “姐姐,還記得我們上次在灣仔碼頭的事情嗎,”凌逸月對凌玉書提到了上次來港時的一件好玩的事情,

    凌玉書微微頷首表示記得,還會心地笑了一笑,

    “我知道你喜歡維多利亞的夜景,晚上住那邊,”凌逸月對凌玉書道,

    “有點遠吧,就在大嶼山也能看到那里,”凌玉書道,

    “沒當年那種感覺,”凌逸月道,說著伸手招了輛出租車,凌逸月道了目的地:尖沙咀輪渡口,

    車還沒行駛多久,凌逸月的手機又響了,隨后她目光轉向了凌玉書,

    “誰的電話,”凌玉書問道,從凌逸月的眼神她看得出這電話不是葉風打來的,

    說實話,她最害怕的是許子豪打來電話,這次來香港她可不想讓許家人知道,

    “納蘭元龍,”凌逸月對凌玉書道,然后接通了電話,

    凌逸月:怎么了前任未婚夫,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納蘭元龍:沒什么,剛知道你和玉書去了香港,問一下你們在那邊怎么樣,

    凌逸月:消息挺靈通啊,不用說又是小美告訴你的咯,她應該告訴你不是我們姐妹兩個人啊,還有葉風哦,

    說著捂住嘴,對凌玉書投了一道曖昧的目光,凌玉書沒好氣地皺了皺眉,目光望向了窗外不理會她,

    凌逸月:我們剛在大嶼山國際機場下飛機,現在剛過青馬大橋還沒到旺角,我姐姐睹物思情,非要住灣仔,我說納蘭公子,你是有什么事情嗎,

    納蘭元龍:沒有,隨便問問你們在那邊的情況,好好照顧自己,

    凌逸月:我什么時候不是好好照顧自己啊,你又不要我,至于我姐姐……,你放心她不缺人照顧,要跟我姐姐說話嗎,不巧,她正在打電話,

    納蘭元龍:那就好,祝你們一切順利,

    “他吃醋了好像,”電話掛斷,凌逸月對凌玉書戲道,

    凌玉書沒理她,凌逸月繼續問道:“這次你真的不打算去許家嗎,許家人對你那么好,來香港了也不去看看人家,有點說不過去吧,”

    凌玉書面色黯然,微微猶豫了一下,隨后道:“有什么意義呢,都是過去式了,人家對我的好我會記著,以后有機會再說吧,”

    “許子豪要是知道你來了香港,非瘋了不可,”凌逸月道,

    凌玉書抿了抿嘴,對于她來說,這還的確是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

    “唉,平時難得見你出一次門,出趟門就幾個人惦記著,從燕京到香港,南北縱跨大半個華夏,”

    “你想說什么呢,”凌玉書沒好氣地道,

    “你這么受男人歡迎的女人,能不能給我們這些沒人要的女人一條活路啊,”凌逸月戲謔地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