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大小姐老婆 >

第527章:熟悉的送別人

    林安琪這兩天心情有些亂,雖然那天的事情,葉風已經給予了她最直接的解釋,并且她也相信那解釋是真的,葉風沒有任何欺騙她的成分,

    正如葉風所說的,他用那種方式給予陳雨溪希望,不讓她帶著失望和絕望離開龍海,如果他和陳雨溪單獨在一起,指不定他會給予她多大的希望呢,也許會夸張到兩人在床上種下希望吧,

    這兩天林安琪可以確定,葉風不是在家就是在公司,雖然陳雨溪也去了葉風的公司和凌氏姐妹她們告別,但畢竟不是和葉風單獨在一起的,

    林安琪很糾結,給予她希望是什么意思呢,她心里清楚,什么樣的希望是用接吻這種表達愛意的方式來給予的,

    “安琪姐,你這次大獲全勝啦,恭喜咯,”韓貝兒不知道什么時候冒出來的,從身后抱住林安琪,

    林安琪被嚇了一跳,她現在的心情可想而知,當下懊惱地推開韓貝兒,

    “怎么啦,我又說錯什么了,小媳婦兒不是都要離開龍海了嗎,對你威脅最大的敵人馬上就要從姐夫的身邊消失了,”韓貝兒閃爍著大眼睛很無辜地道,

    林安琪沒心情跟她解釋什么,拿起手機給葉風撥了個電話,葉風現在正在公司里,她詢問葉風,葉風也并沒有說謊,表示陳雨溪的確在公司,她下午就要回東萊國了,

    “你送她嗎,”林安琪對葉風問道,

    葉風回道當然,林安琪道:“等我一起吧,我現在過去,”

    不等葉風回答,林安琪就開上她的法拉利,一路馳騁然后就到了葉風的公司,

    葉風在工作,陳雨溪在葉風的房間里睡覺,下午她要坐幾個小時的飛機,這個時候她需要休息好,

    東萊國來接陳雨溪的九殿下哈希等人和葉風已經碰過頭,陳雨溪也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出發的時間是下午,走的不是很晚的話,龍海時間下午四五點就能夠到達東萊國大月城,

    林安琪原本是想和陳雨溪單獨聊聊的,走在路上又取消了這個打算,剛好現在陳雨溪休息了也沒機會,她就放棄這個想法了,

    中午的時候,幾人一起吃了午餐,哈希他們在午餐后很準時地趕到了,葉風等人一直送他們到最近的碼頭邊,

    他們的行程是先乘坐私人游艇到達公海的一座島上,東萊國的專機在島上等候,是東萊的軍用專機,并且有兩架直升機護航,

    哈希對陳雨溪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陳雨溪微笑著點了點頭,客氣地道了聲謝,搞得哈希倒是挺尷尬,雖然還不熟悉,但畢竟這是自己的妹妹,這樣的客氣有些見外,

    “小溪,沒什么可難過的,又不是永遠離開不回來了,想什么時候回來就什么時候回來唄,”凌逸月手搭在陳雨溪肩膀上,給了她一個豁達的微笑安慰她道,

    陳雨溪淡然一笑,這時候從她的臉上倒看不出任何難過的樣子,

    哈希看了看凌逸月,道:“這位就是逸月小姐吧,我有些事情要單獨和你說一下,”

    凌逸月怔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道:“有什么事直接說吧,是你的王子哥哥要你給我帶什么話是嗎,又不是什么夸張的事情,大大方方說就是了,”

    “呃——,是這樣,這是王子哥哥讓我轉交給你的,最近他比較忙來不了龍海,”哈希對凌逸月解釋道,

    東西是一張面額不小的支票訂單,是上次哈吉承諾的,另外就是一件漂亮的琥珀制品,是用發絲一筆圈成的女性素描頭像,旁邊則是一輪彎月,

    琥珀是東萊國的國石,也是愛情的象征,里面的發絲又是哈吉王子的頭發,所以這其中的意味毋庸置疑了,

    不過凌逸月這女人這時候的反應有些不近人情,她一聲冷哼,把那東西又丟還給了哈希,

    “逸月小姐,你拒絕了王子的禮物,”哈希不解地對凌逸月問道,來的時候他的王子哥哥告訴他,她一定會愉快地接受的,

    說白了,他只是個負責傳達王子心意的人,并沒有做好應對凌逸月這種態度的準備,

    “對啊,拒絕了,”凌逸月笑道,

    “為什么,”

    “為什么,我為什么要接受呢,就因為他是東萊王子,他追我我就要答應他嗎,”凌逸月此刻的姿態怎么看都帶著股趾高氣揚,

    哈希攤了攤手,知趣地把東西又裝了回去,沒完成王兄交代給他的任務他也很郁悶,他還特意多看了幾眼這女人,拒絕了王兄的女人,這是他見過的第二個,第一個是水如煙,

    以哈希的品位,他會覺得水如煙更適合當他的嫂子,不知道王兄是不是在水如煙那感情受到了嚴重挫折,以至于審美偏差才喜歡上了眼前這個女人,

    大秋天的還穿著半透明的蕾絲薄衫,領口開得很低,深溝若隱若現,小蠻腰也盡露在外,這裝束在東萊國王室絕對是被禁止的,更別說未來母儀天下的東萊王妃了,

    哈希干笑了聲搖了搖頭,然后揮手和眾人告別,示意陳雨溪上船,

    “風哥哥,安琪姐,玉書姐,逸月姐,我走了,”陳雨溪面對眾人,坦然地微笑道,

    如果當日葉風沒有用那種方式給予她希望,或許這一刻的她早已經淚流滿面,即使是現在這樣,她的笑容也是強行擠出來的,離別的傷感,是陳雨溪最害怕的,她不覺得自己能夠克制多久,

    “走吧,回娘家看看而已,隨時歡迎回龍海,對了,實在舍不得龍海的話,以后嫁到龍海來吧,”凌逸月揮手調笑道,說話間看了看林安琪,林安琪這時候也在看著她,她顯然覺得這話其實就是說給她聽的,

    陳雨溪抿了抿嘴,也看了一眼林安琪,林安琪緩緩走到她身邊,想說些什么,這時候卻又說不出口,原本準備單獨和她談談,應該有很多話要說的才對,誰知道這時候一句也說不出,

    她伸出雙臂,輕輕摟抱了陳雨溪一下,陳雨溪愣了一下,然后伸手也摟了她一下作為回應,

    “好好照顧自己吧,想——我們了就回來看看,”林安琪在陳雨溪耳邊道,

    “嗯,有空來東萊玩,”陳雨溪微笑輕聲回應,

    葉風走上前,陳雨溪松開林安琪,林安琪隨即背對著他們走到碼頭的一邊,也不回頭看,

    陳雨溪笑了笑,隨即大聲對葉風道:“風哥哥我先走了,你如果有我媽媽的消息請盡早告訴我,好好照顧安琪姐,”

    說著對眾人揮了揮手,然后匆匆地上了船,船隨即啟動,然后緩緩地駛離了碼頭,往著東方的方向,

    “要我說你什么好,這么好的女孩子你就放棄了,確定要那個刁蠻大小姐了嗎,終身大事啊,我可勸你想好了,”凌逸月作惋惜狀對葉風道,

    “管好你自己吧,”葉風沒好氣地道,

    “我,我比你灑脫吧,男人就不要太慣著他,哪怕他是什么王子,你也是啊,以后對你的小嬌妻也別那么慣著她……,喂,我還沒說完呢,別走啊,”

    “好了,我們先回公司,”凌玉書忍受不了凌逸月在那胡扯,伸手拉過她離開,

    海邊碼頭不遠處,一名垂釣者靜靜地立在那兒,手持著魚竿,但他的注意力并不在垂釣符上,當然更重要的是,他只有魚竿,根本沒有魚線和垂釣符,他的狀態就像是當年姜太公釣魚,

    只是,當年姜太公釣魚是在等候,而他的釣魚是在送別,他的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海面,直到陳雨溪乘坐的那艘白色的游艇越來越遠,完全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林安琪沿著碼頭漫無目的地往前走,算是簡單疏散下自己此刻有點復雜的心情,不知不覺她已經接近了那個人,

    “安琪,”葉風在不遠處喚了她一聲,她這才停下腳步,

    這時候,那名垂釣者也起身,丟下魚竿然后離開了,和林安琪擦肩而過,林安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因為他的裝束很奇特,一身黑色休閑秋裝,秋裝自帶的帽子也戴著,整個人就好像完全裝在了衣服中,連臉都不露,

    “喂,你的東西丟了,”林安琪轉身對匆匆行走的那人好意提醒道,

    那人停了下腳步,然后轉了下臉,林安琪只看到了一張側臉,但一瞬間一種奇怪的感覺瞬間涌上了心頭,

    這人從側面看……,

    “謝謝,我不要了,”那人道了一聲,然后迅速又轉過臉,迅速離開,林安琪好奇地準備追上他,但那人速度很快,在碼頭上走進了集裝箱區,接著很快就不見了,

    “怎么了,”葉風已經到了林安琪這邊,看到她詫異的樣子問道,

    “哦,沒什么,”林安琪道,忍不住看了看葉風的臉,還特意從側面看了看比對了下,

    剛才那個人從側面看,怎么那么像葉風,林安琪疑惑的是這個,剛才追上去也是為了求索,

    唉,想多了吧,還是本小姐太在乎這個人了吧,在這種時候,腦海里都是這個人的影子,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