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大小姐老婆 >

第562章:我本殺手

    葉風本打算開著自己的車帶上凌玉書,在發現凌玉書開出來的是公司的那輛奔馳越野時,果斷地選擇了坐凌玉書的車,

    考慮到葉風喝了酒,凌玉書選擇開車,

    “剛才我們離開,那些人指指點點的說們什么,”凌玉書皺眉對葉風問道,她挺不喜歡別人在背后說她什么,

    葉風道:“哦,那些人,當然是什么無聊就說什么了,他們說我們是去……,”

    “去什么,”

    “他們說我們是去車震,”葉風倒是很老實地如實回道,然后他就感到車子忽然震蕩了一下,凌玉書一臉的慍色,

    他原本還以為像凌玉書這種對網絡糟粕文明沒有絲毫關注度的女人,會聽不懂這個概念,看來自己是小瞧她了啊,

    “去哪兒,”凌玉書很無語地道,說完似乎覺得話有些不對,她糾正般地又補充了一句:“你想去哪兒吃東西喝酒,”

    “海邊吧,”葉風道,說著愜意地把車座位放倒舒服地躺在上面,

    “這車空間好大啊,做什么其實都挺方便的,”葉風伸著懶腰壞笑道,

    凌玉書專心開車,只聽到葉風的話沒看到他壞笑的表情,所以一時間也沒聽出話中的調戲之意,

    葉風說的地方很快到達了,奔馳越野直接沖上了沙灘,在沙灘上停下,

    外面海風很涼,葉風沒有下車,車上設計有餐板,直接抽出便形成了小餐桌,東西和酒都擺上,就成臨時小餐廳了,

    凌玉書還是把自己方向的車窗都按了下來,她大概是不能接受車里全是啤酒和燒烤的氣味兒,

    “你也來一瓶吧,這不是冰鎮是常溫的,”葉風啟了一瓶拿給了凌玉書,

    “我不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幾口下去根本沒法開車,”凌玉書謝絕,

    “一點點而已,就當陪陪我,放心,我不會乘人之危的,我不會喝醉,回頭我開車就是了,這么晚沒人查,”葉風道,

    凌玉書推了兩下也就沒再拒絕,和葉風一起對瓶吹了,

    “玉書姐吹的樣子真好看,”葉風一副有口無心的樣子對凌玉書道,凌玉書的臉色又有了變化,葉風意識到這女人又聽出什么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凌玉書皺眉問道,

    “有點無聊是嗎,”葉風笑道,

    凌玉書道:“一點點,我想知道,你去白冰那里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也許這是你的私事我不便多過問,不過我們是很好的朋友,更何況還是合作者,如果是你心里有什么坎兒過不去,不要介意說出來,”

    葉風道:“怎么會呢,我這么樂觀的男人,心里還會有過不去的坎兒嗎,玉書姐你太敏感了,這就是傳說中的過敏,”

    凌玉書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隨即繼續道:“你沒有喝醉,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正經跟我說話,記住我們是好朋友,是合作伙伴,而且……,告訴我發生了什么,”

    “告訴我而且什么,你說了我就告訴你,”葉風笑道,

    凌玉書一怔,隨即很自然地道:“你親口說過的,我是你喜歡的女人,當然了,只是一個喜歡的概念,并不代表什么,我只是想說,你對你喜歡的女人,不該有什么比較重要的事情隱瞞她吧,”

    葉風笑了笑,默默地再給自己灌了一口,隨即居然面露深沉之色,深沉這種東西似乎是會傳染的,和這個深沉的女人在一起,他想放浪形骸一下都不太可能,

    葉風對凌玉書問道:“你恨水如煙嗎,”

    凌玉書再次怔了一下,美眸一抬望著葉風,也許是在奇怪葉風為什么忽然問了這個問題,她只能猜到,葉風這次去白冰那里,似乎發生了什么和水如煙有關的事情,

    “不要問我什么哦,我只是想讓你回答我的問題,”葉風道,

    凌玉書道:“這是肯定的,我們有什么理由不恨她呢,可是談恨又有什么意義,”

    葉風道:“如果有一天她死于非命了呢,比如被人刺殺了,香消玉殞了,你們會是什么感覺,”

    凌玉書道:“不會是很好的感覺,我們是恨她,但沒有想過要她死,也沒有想過要讓她多悲慘,我們只是把她當成我們的敵人,目的是戰勝她,”

    葉風道:“如果現在有一個機會呢,直接可以讓她的生命結束,她只要死了,整個水家被你們攻垮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們沒有想過這種方式,葉風,你忽然間這么問我,是對我的試探嗎,我知道你和水如煙有一定的朋友交情,不過我們從沒有介意過,至少我沒有介意,”凌玉書正色道,

    葉風道:“不會是什么試探,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們,不會對你們有任何試探行為,我只是覺得你們太辛苦,要走的路太長,所以給你們一個高效的解決方式,我幫你們解決掉水如煙,剩下來的一切順理成章,你們覺得怎么樣,”

    凌玉書黛眉一蹙,不高興地道:“葉風,如果今晚你要我來這里,就是為了和我開這種無聊的玩笑,我告訴你我們現在就可以回去了,”

    葉風看了下凌玉書,淡然一笑,然后舉起酒瓶一口氣吹了小半瓶,

    “有人要我殺死那個女人,給了一筆很高的酬勞,可以玩一輩子的酬勞,”葉風道,

    凌玉書黛眉一蹙,她覺得葉風今晚有些語無倫次,但她知道葉風的酒量,知道他不會因為這幾瓶啤酒就醉到語無倫次,

    葉風正色道:“沒有開玩笑,接下來的話也一樣,因為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才對你說了我都沒有對別人說過的話,和我的身份有關的,”

    “你的身份,”凌玉書疑惑,

    葉風道:“我以前的專業是殺人,而且在我的專業領域有很高的建樹,在整個世界都是權威人士,在歐洲還有一個相當響亮的名字叫亞歷山大,是世界八大征服者之一,與凱撒、漢尼拔、拿破侖、維多利亞……并立,”

    凌玉書黛眉微蹙,前半句她將信將疑,后面的那幾個名字她都知道,歷史功底很好的她甚至都能把這幾個人的豐功偉績都說出來,

    “你是殺手,”凌玉書道,還是準確猜出了葉風所說的身份,畢竟這并不難猜,

    葉風點頭道:“沒錯,你就是和世界頂尖殺手一起做生意,和世界頂尖殺手一起在車上談論他的過往,你面對的其實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

    說著自嘲地笑了笑,即便不是無奈,也帶著十足的惆悵,

    凌玉書若有所思地道:“從你的身手我能知道你的來歷不淺,逸月也跟我提過,但我不知道你是做殺手的,的確不知道,”

    “現在知道了,有嚇一跳的感覺嗎,和殺過人的人在一起,這種感覺很不好的,因為這種感覺我經常有,”葉風道,

    這種感覺他當然經常有,他的師兄弟、師姐妹都是殺手,他身邊圍繞的曾殺過人的人,所以這種感覺他最清楚,他也是這樣的感覺經歷得多了,多到他實在無法忍受了,終于在某一次毅然選擇了退出,哪怕這相當于背叛,

    凌玉書道:“嚇一跳的感覺倒是沒有,和我們在一起你并沒有過去的痕跡,就算有也是出于保護我們,你給我們的反而是安全感,不要想太多了,有過不堪的過去并不值得可怕,你已經選擇了另一條路,”

    葉風沒有說話,靠在車座上目光凝視著車頂,全景天窗之外,便是昏暗的蒼穹,零星可見幾顆暗淡的星星,少到可憐,孤單到可憐,

    葉風只是告知了凌玉書他的殺手身份,至于今天發生的一切他只字未提,但葉風所說的有人雇傭他殺水如煙的事情,凌玉書也認為是真的,

    “我知道你已經告別曾經的生活了,你不會再做那些事情,我也不會同意你去殺死水如煙,如果她死于非命,她一定是無辜者,你同情無辜者,而且你不會傷害自己的朋友,”凌玉書正色對葉風道,

    葉風沒有說話,靜靜地舉起自己的手凝視著,

    “這是沾染了諸多殺氣的手,它握過刀槍,很多人曾命殞它之下,其實他們也并非都是壞人,”葉風輕嘆了一聲道,

    說著閉上了眼睛,忽然,他感到一只柔軟溫熱的手,輕輕地抓住了他的手,

    睜開眼,看到的便是凌玉書的微笑,

    “它溫暖、干凈而有人情味,和正常人的手一樣,”凌玉書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