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大小姐老婆 >

第664章:王子的擔憂

    貝塔話音剛落,四周瞬間安靜,在場所有人都聽懂她的華夏話,大概只有她哥哥哈米理解起來稍微吃力一點,但也能聽懂這是褻瀆辱罵的話,

    貝塔自我感覺卻很良好,忽閃著大眼睛望著林安琪,姿態倒顯得挺友好,她很喜歡現在在別人面前展示與葉風親密關系的狀態,

    林安琪一時間懵在了那里,她可以肯定,從呱呱落地到亭亭玉立,從老爸牽著她的手到未婚夫牽著她的手……,

    這個過程足夠漫長,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她還沒有遭受過這樣的褻瀆:被一個素不相識的番邦頑劣小蘿莉當面冠以了小賤貨這個詞,

    “貝塔,”哈米王子皺眉訓斥了貝塔一句,貝塔的這種方式不僅僅是對別人的惡意攻擊,也是對古特王室子女素養的一種褻瀆,

    然而雖然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妹妹生性頑劣,但絕不會對別人使用這種侮辱謾罵的詞匯,

    最無語的當屬凌玉書了,好心辦壞事這一郁悶局面這時候在她身上完全體現了出來,

    “怎么了王兄,我讓葉風哥哥給我介紹他的朋友,為什么他們這么驚訝你這么生氣,”貝塔用熟練的英語對哈米問道,

    “你不要亂說話,給人家女孩子道歉,”哈米嚴肅地對貝塔道,接著走到林安琪面前,自己先對林安琪表示了歉意,

    “小姐,貝塔華夏語不好,這一定是一個誤會,我要她對你表示歉意,”哈米對林安琪道,

    林安琪其實非常生氣,以她的脾氣是非得讓這小女孩給自己一個交代的,她總不能平白無故挨人一頓侮辱,更何況這小女孩理所當然親密地挽著葉風的手臂,一副取代了她的位置一般,

    林安琪不知道其中的誤會,自然會認為這就是這小女孩對自己的挑釁,然而她同時又有些哭笑不得,這小女孩太小了,都沒有貝兒大,她那個國度的女孩都普遍心理早熟了,才這么大的年紀就懂得小三、正牌爭奪這類游戲了,

    葉風輕輕掙脫了貝塔,然后牽住了林安琪的手,貝塔雖然不懂華夏禮儀,但至少她知道這是親密的表示,這個女孩子和葉風的關系不一般,

    “貝塔,對安琪姐姐道歉,”葉風正色對貝塔道,

    “道歉,我做錯了什么,”貝塔不服氣地道,傲嬌的小公主這時候心底已經涌起了一股醋意,

    “你辱罵了她,這很嚴重,”葉風繼續正色對貝塔道,其實他真沒想到貝塔忽然間對林安琪說這種話,把她們初次見面的印象搞得這么糟糕,

    “我哪有有辱罵別人,我剛才說的話嗎,那個姐姐教我的,”貝塔不服氣地指著凌玉書道,

    這一下連凌玉書都跟著描?了,不過眾人都知道凌玉書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凌玉書隨即解釋了一下,眾人的心頭的疑惑也就解開了,

    貝塔也只得向林安琪道了歉,知道是這樣的誤會,林安琪也就沒有計較,

    “姐,你可從來不會誤人子弟了,今天誤了人家公主了,”凌逸月對凌玉書調笑道,凌玉書很不好意思,分別對貝塔和林安琪都表示了歉意,

    “既然是誤會,大家就不用放在心上了,哈米王子,貝塔公主,很高興認識你們,歡迎你們來到龍海,”林安琪大方地一笑道,儼然場面上的人,

    其實林安琪并不喜歡出入公眾社交的場合,也不喜歡接見形形色色的人,她其實也是個喜歡簡單的女孩,但是她認為,現在葉風已經是商界的風云人物,作為他的未婚妻,她也要成為場面上的人,更何況她以后還是森林集團的繼承者,

    哈米王子微笑頷首,然后試探著詢問葉風與林安琪的關系,當然這關系已經很明顯了,他只是求證而已,

    “風,你在華夏有了未婚妻也不告訴我們,我們今天一點都沒有準備,這是你的錯,”哈米對葉風道,

    林安琪也道:“就是嘛,你之前也不說一下,見王子和公主,我什么都沒有準備,”

    “哎呀,林小姐越來越具備賢內助的潛質了哈,”凌逸月調笑道,

    貝塔一直沒有再出聲,大眼睛一直凝視著林安琪,表情有些異樣,確切地說有些淡淡的憂桑,

    眾人一起就座,餐點開始上來,然后幾人一起享用餐點,貝塔公主仍然坐在葉風的旁邊,林安琪也在葉風旁邊,這時候的貝塔公主卻沒有了之前的興致,也可以說有些悶悶不樂,

    凌逸月朝葉風擠了擠眼,一股子幸災樂禍的壞笑,葉風倒是沒有理會她,直接把兩屜小籠包端到了貝塔面前,

    “貝塔,這就是華夏的小籠包,你還沒有吃過的,先嘗一個吧,”葉風夾了只小籠包給貝塔,告訴她小籠包皮薄肉多、外涼內燙,吃的時候要小心燙到嘴巴,另外沾著醋吃更好,

    貝塔嘟著嘴聽著,按照葉風說的做了,只是沒有蘸醋而已,大概是沒有必要,現在的她可謂心中有醋,

    晚餐的氣氛倒還算融洽,雖不算什么大餐,但極具華夏特色,這才是葉風所要追求的,哈米王子這樣的人物,奢侈已經打動不了他了,而葉風又是他真正的朋友,一切按照朋友的標準,

    包間的隔壁就是個休閑運動室,同樣是葉風的安排,他當然知道哈米王子是個運動控,馬球、高爾夫、帆船、足球、曲棍球都是他的愛好,而且也打得一手好斯諾克,在他們古特國有小奧沙利文之稱,

    葉風覺得東方雨凝如果在場,他們一定有很多共同語言,而且會好好切磋幾盤,

    凌逸月也是打斯諾克的好手,雖然水平和東方雨凝比還是挺有差距的,當然了,現在的玩樂屬于一種陪伴,有價值的陪伴,

    林安琪對斯諾克一竅不通,觀戰的興趣也沒有,凌玉書帶著她和貝塔到另外的場地打保齡球去了,

    凌逸月的敏感性很強,她知道哈米王子來找葉風,絕對不會只是敘敘舊情,以她整個席間對哈米王子的觀察,她認為他可能遇到了一些比較棘手的事情,

    當然了,屬于王子的世界凌逸月是不懂的,她只能從她了解的哈吉王子那里影射推斷出哈米現在棘手的問題屬于哪方面,

    凌逸月這時候能夠猜到的,也就是和王位之爭有關了,屬于王子的煩惱,除了這個還有什么呢,

    然而她想多了,哈米王子是古特王室共同推舉出的王儲,古特王室也沒有哈星這樣的野心家,所以哈米王子的王位繼承權是無憂的,

    哈米王子現在的憂慮,暫時只能與交心的朋友分享,當然就是葉風了,凌逸月倒很知趣,找了個借口離開了,讓哈米和葉風單獨在一起談論要談論的事情,

    哈米和葉風到了室外的露臺上,露臺朝向的正是大海的方向,不過這個時候的大海漆?一片,無海景可言,

    “龍海的氣候很舒服,”哈米笑對葉風道,

    葉風也笑道:“我還擔心你在自己炎熱的王國待久了,來華夏會怕冷,”

    哈米道:“老朋友,你難道忘記了我曾在瑞典皇家學院留學的嗎,北歐的嚴寒早已經改變了我這個男人,”

    葉風抱歉地攤手一笑,他的確忘了這茬,

    葉風和古特王室的友誼時間并不長,在古特國他只呆了一個月,而偏偏那正是那個炎熱的國度一年中最炎熱的時候,所以他是切身見識了古特國的變態氣候,

    龍海的冬天并不冷,但和古特國相比就是寒冬了,當然了,與北歐相比,那還是溫暖的地方,

    葉風也注意到了這次哈米的狀態,以他對哈米的了解,他知道這是個樂觀向上的男人,既有著中東人的內斂,也具備著西方人的冒險、開拓進取精神,有理由相信他未來會是一個十分合格的國王,

    哈米這次來,的確好像心事重重,而且屬于那種很難掩藏得住的心事,看來問題似乎還比較嚴重,

    “老朋友,為什么這次你的臉上帶著些憂愁,我希望我猜錯了,你沒有遇到什么麻煩的事情,”葉風一手搭著露臺欄桿,一手搭著哈米的肩膀道,

    哈米道:“然而你猜對了,我的朋友,”

    哈米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以葉風對這位老朋友的了解,他遇到的事情棘手程度甚至已經超出了這個能量龐大的王子的駕馭范圍,

    葉風有些納悶,因為市場的原因,對于世界各地的形勢他是做過詳盡了解的,他可以肯定古特國局勢很穩定,王室里不會出現像東萊王室那樣的爭斗,

    他心道是不是哪位王子或者公主又遭遇了什么怪病,經過對哈米的問詢,并沒有這回事,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葉風關切地問道,

    “葉風,這是一次很大的危機,不僅僅是對于古特國王室,而是對于整個古特國的經濟命脈,以及全世界很多國家的經濟命脈,包括我們的友好國家東萊國,”哈米面帶沉重地道,

    這不是個喜歡危言聳聽的男人,反之這個受過西方高等教育的王子目光遠大,有高瞻遠矚之才,他所說的那種嚴重局面其實并沒有發生,但是發生了另外的一些事情,讓他預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葉風忙問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