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大小姐老婆 >

第703章:我是來悔婚的

    哈吉與夢輕舞之間,大概不適合用勾結這個詞,更確切的描述應該是一種意識上的默契,

    對于哈星準備在加冕典禮上對自己有所行動,這一點哈吉在葉風告知他之前就已經知曉了,并且哈吉知道哈星的合作者就是夢輕舞,

    哈星的錯誤在于,他過于自信,而對自己的對手又過于貶低,在他的眼中,哈吉不過是一個溫文爾雅、軟弱可欺的兄長,他不認為這樣的人可以擔任一國之主,然而他完全錯了,哈吉的城府遠超他的想象,

    正因為哈星在這方面的嚴重認知錯誤,所以他的失敗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

    夢輕舞比哈星清醒得多,她清楚哈星的失敗不可避免,即便他行刺哈吉成功,他也沒有可能順利地登上國王寶座的,

    這個聰明的女人,不可能為了他登上國王以后如何如何的空頭支票,而和他一起承擔這種得不償失的風險,

    所以在哈吉的人找到她以后,她很快答應了哈吉的合作條件,對她來說那比與哈星合作有益得多,

    至于殺死哈星,這并不是夢輕舞的意思,而是她作為殺手接受了哈吉的雇傭,這是哈吉給予夢輕舞她想要的那些條件的前提,

    正如夢輕舞所說,哈吉是個合格的政治家,在國家利益前面,他采取了果斷的措施,雖然從某種程度上他應該受到道德譴責,

    然而不重要,政治家,就需要具備政治家的素質,做政治家應該做的事情,

    “我們要離開東萊了,這個地方我也已經厭倦了,哈吉執政,這里也不再有我們生存的空間,”夢輕舞對淚千浪道,

    淚千浪道:“哈吉不是和你達成了交易,你擁有在東萊國的權利,那座島仍然可以作為你的基地,”

    夢輕舞道:“我剛說過,哈吉是個合格的政治家,在對付他的敵人方面,他不會心慈手軟的,就算這次我與他合作過,但我絕對不可能會被他當成朋友,他的朋友是葉風,據我所知他已經封葉風為東萊國公爵,并且封一座島給他,這其實是變相地趕走他的敵對勢力,”

    “即使是這樣,你想要他的命也易如反掌,他只可能受到你的威脅,絕對威脅不到你,”淚千浪繼續道,

    夢輕舞道:“沒錯,然而他并不是我感興趣的目標,我不會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接下來你要做什么,和他的游戲還要進行嗎,”淚千浪對夢輕舞問道,

    夢輕舞望向了淚千浪,道:“我和他的游戲,有過結束嗎,真正結束只有一種可能,你知道的可能,”

    “他死掉,”淚千浪道,

    夢輕舞道:“或者我死掉,”

    淚千浪沉默了稍許,淡淡地道:“該結束了,但是你要好好活著,”

    夢輕舞怔了一下,美眸轉向淚千浪,滿目的柔情與惆悵,這個時候的她,看起來并不像一個十惡不赦的女魔頭,而就是一個尋常的女人,

    “他死掉,那我還有什么活著的意義,看不到他的痛苦,我還有什么快樂可言,”夢輕舞的臉上微微擠出了一絲笑容,目帶神往地對淚千浪道,

    …………

    龍瑪剛剛返回了王宮,哈吉隨即面見了他,龍瑪的臉色不好,畢竟心中憤怒依舊,對于哈星的所作所為他仍然處在一種難以接受的境地,

    然而對于哈星的失事,他卻仍然一無所知,到目前為止也只有哈吉這個制造者知道,

    哈吉直接去面見了龍瑪,如實告知了他哈星的現狀,

    “父親,哈星出事了,”

    龍瑪原本在沙發上坐著,這一下忽然猛地站了起來,手里捧著的杯子也掉落到了地上,

    “他現在……,”

    “他的專機在公海上失事,我們的人在搜救,只找到些許殘骸,他已經沒有生還希望了,”哈吉道,說話間表情沉痛,聲音也有些哽咽,

    這并非虛偽的表演,而是和先前他剛得到消息后留下的淚一樣,他的確是痛心的,國王的權利固然誘人,然而同時也要失去很多,

    龍瑪的心僵硬了一下,隨后猛地又坐到了沙發上,表情凝重沉痛,

    “查出來什么原因了嗎,”龍瑪的目光望向了哈吉,嚴肅地問道,

    哈吉有些不敢面對龍瑪的目光,低頭回道:“暫時還沒有,不過得到了技術專家的反饋,很大可能性是逃亡匆忙機組燃料不足墜毀,”

    龍瑪沒有說話,靜靜地凝視了哈吉一會兒,隨后語氣沉重地道:“他逃過了上天對他的懲罰,卻終究不能逃脫上天對他的懲罰,也許這就是他的命運,”

    “哈吉,不要忘了他對東萊現代軍隊建設所做的貢獻,他是個心術不正的人,然而他對這個國家有過不可磨滅的貢獻,”

    哈吉道:“我已經決定將他建立的海軍基地以他命名,我會悉心照顧好他的母親和妹妹,我不會讓東萊人民知道他的罪惡,更不會讓東萊人民忘了他的功勛,”

    龍瑪點了點頭,對他來說這就是一個足夠理想的答復了,

    “安心地當好你的國王,做一個好國王,一定要做一個好國王,”龍瑪繼續對哈吉道,這句話顯得有些意味深長,不排除龍瑪其實已經猜測到了一些什么,

    然而,他只能選擇讓一切掩埋掉,東萊國的未來,還要掌握在面前這個兒子手里,

    “我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龍瑪起身對哈星道,

    哈星躬身恭敬地行禮,然后退出了龍瑪的寢宮,

    葉風也得到了哈星隕落身亡的消息,不過他不會把這件事情與哈吉聯系起來,哈吉只是電話問詢了他的狀況,并沒有深夜召見他,

    這件事情哈吉當然也不能讓葉風知道,他只希望這事情像今晚的黑夜一樣,等到明天太陽升起后就徹底驅散,包括從他的心里徹底驅散,再也不想有任何的停留,

    葉風急忙趕往了自己在王宮的住處,對于他來說其實有比今晚的一系列風風雨雨更重要的事情,今天白天的那一場從天而降的求婚場面,他當然有必要對林安琪有個解釋,

    回到住處的時候,林安琪已經睡著了,一個人孤單地躺在沙發上,身子蜷縮著沒有蓋任何東西,

    嬌俏的臉上,隱約可見淚痕,就連枕著的沙發靠枕上也有點點淚痕,

    葉風苦笑了一聲,止不住輕嘆,當然更止不住一陣心疼,這時候罵誰也無濟于事了,他很清楚今天的事情必須要得到解決,

    即使他的舉動完全是夢輕舞制造的陰謀,然而全世界的人都不明內情,這成了一場全世界的人都關注的事件,他已經也很清楚非常難收場,

    輕輕地抱起林安琪,把她抱到床上讓她睡好,整個過程很輕微體貼,沒有對林安琪造成任何的驚動,

    隨后葉風快速地去找了哈吉,

    對于葉風的忽然主動到來,哈吉有些小小的不安,他以為哈星的事情被葉風知道了,雖然哈星與葉風根本也是對頭,但哈吉擔心的是他的做事方式會讓葉風懷疑到他的人品,

    葉風是他需要的合作伙伴,而且是他需要爭取到的非常重要的一個人,從另一個角度說,葉風是他很好的朋友,

    無論從哪個角度,他都不想和這個人的關系破裂,

    簡單地醞釀了一下,他還是接見了葉風,

    “晚上好王子殿下,呃不,國王陛下,”葉風見到哈吉招呼道,

    哈吉輕笑了一聲,示意葉風就座,

    “葉風,感謝你今天的鼎力相助,今天是太晚了我才沒好去打擾你,沒想到你自己找來了,”

    一邊說一邊觀察著葉風的表情,而這時候葉風表情嚴肅,眉頭微皺,這更讓哈吉的擔心增加了一些,不過事到如今他也只能選擇坦然了,只希望葉風能夠理解他作為一個政治家的苦衷,

    “不客氣,陛下這邊的情況穩定了吧,哈星以及他的余黨不可能對陛下構成任何威脅了,東萊國也會迎來穩定局面,恭喜,”葉風道,

    哈吉干笑了一聲,不過葉風的話題并沒有就著這個繼續下去,哈吉也輕松了一下,他知道葉風不是為哈星的事情來的,

    簡單聊了下今晚其它的情況,葉風切入正題道:“陛下,我今晚來其實是想知道,東萊國王有多大的權利,我指的是在王室內部,”

    “這樣的問題是想表達什么呢,”哈吉對葉風笑道,

    葉風道:“具體一點就是,能不能決定王室成員的婚姻問題,”

    哈吉怔了一下,隨即繼續笑道:“好吧,我算是明白了,你是為今天向雨溪公主求婚的事情來的,”

    “這大概是世界上最離奇的求婚了吧,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然而求婚者自己一無所知,”葉風道,

    哈吉道:“難道你不認為這是一次正確的舉動嗎,小溪對你一往情深,你也是愛著她的,你和東萊王室的朋友友誼也可以升華為親戚關系,全世界都會為你們祝福的,”

    “很感謝,不過我今天來是做另外一件事情的,”葉風笑道,

    “什么事情,”

    “也許——不能夠叫退婚,算是悔婚吧,”葉風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