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大小姐老婆 >

第895章:原來是你

    葉風覺得是不是間歇性臉盲了,沒理由忽然見到一個女人就覺得眼熟的,畢竟自己又不是成天泡在女人堆里的,

    而且這女人和自己平日里有過交集的女人相比,年齡顯然要大一些,葉風不覺得自己和這些極品熟婦們交集深厚,

    然而葉風這時候還真想不起來自己是在哪里見過這女人的,雖然肯定自己見過,但一時間的確想不起來,

    正因為這樣,他的目光在這女人身上停留的時間就長了一些,惹得一旁的貝茵美都有些小不滿了,

    “怎么這樣的女人對你也很有吸引力嗎,”貝茵美掐了葉風一下在葉風耳邊道,

    葉風一笑置之,這時候那女人先開口了,

    “幾位這是什么來頭,氣勢洶洶的態勢讓我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幾位了,”?衣女人對葉風笑道,

    葉風道:“這位夫人真會開玩笑,這里總不會是餐館旅店,沒理由見到人來就開門相迎的吧,”

    ?衣女人道:“我在等一位叫葉風的客人,莫非你就是,”

    葉風冷笑了一聲道:“等他很容易,不需要這么大張旗鼓的,他其實并不喜歡別人太客氣,夫人,我們別賣關子了,把人交出來,最起碼這是個最好的方式,”

    ?衣女人一笑道:“這么說,葉風先生你還有不好的方式了,是不是滅了我們這里所有的人,然后把你想要的搶走,當然了,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做到,”

    “那就趁著我還不想做的時候,用一種會讓你們很輕松的方式吧,”葉風繼續對那女人道,

    那女人掩口再笑,就在這時候,葉風看到了她手上戴著的一枚戒指,雖然和這女人還保持著兩米的距離,但那戒指的款式以及戒指上的紋飾還是被他看在了眼里,

    一瞬間,他忽然想起來這女人為什么這么面熟了,

    他之前并沒有見過這女人的真人,而是在一張照片上見到這女人的,照片是龍雨溪給他看的,而那張照片又是她媽媽李青蘭發給龍雨溪的,

    照片上的內容是李青蘭與一個女人的合影,這兩個女人的手上都戴著印有太陽花印記的戒指,

    雖然這女人現實中看起來和照片里還是有一點不一樣,大概是年齡顯大一些,說白了就是比照片里成熟一些,但是葉風肯定這絕對是同一人,她就是照片里那個與李青蘭合影的女人,

    一開始他還奇怪這女人為什么要拉攏納蘭元龍,不過很快他就不奇怪了:畢竟這女人是為太陽花做事的,她手上的太陽花戒指已經說明了一切,

    “我哥哥呢,”貝茵美直接對那女人質問道,

    “你哥哥是哪位,”那女人問道,

    “你別跟我裝糊涂,你再不說我把你這里掀得底兒朝天,快說我哥哥在哪兒,”貝茵美面對那女人怒氣沖沖地道,

    ?衣女人面對葉風,正色道:“葉風先生,外面天冷,幾位進屋里喝杯咖啡慢慢聊聊吧,”

    貝茵美還想發飆,葉風伸手制止她,倒也沒拒絕這女人的邀請,就這樣帶著鬼奴和貝茵美進了屋子,在寬大舒適的客廳沙發上坐下,侍者隨即上了咖啡,

    葉風和貝茵美都沒喝,鬼奴先嘗了下咖啡,當然他的主要用意是不放心這咖啡里的成分,畢竟他們現在身在敵營,

    “你哥哥應該不在這里了,被帶到了別的地方,”葉風肯定地對貝茵美道,

    “啊,,”貝茵美驚愕了一下,隨即面向?衣女人怒目以對,

    ?衣女人道:“葉風先生果然洞察力驚人,年紀輕輕就是四大家族共主,你的能力當然絲毫不值得懷疑,沒錯,納蘭家主已經被帶到了另外的地方,不,應該是他主動要求我們帶他去了另外的地方,”

    葉風很清楚,那個跟蹤方式已經被這幫人破解了,他手下的跟蹤也隨之暴露,

    “現在讓你們直接交人應該很難的,”葉風笑對那?衣女人道,

    ?衣女人道:“葉風先生,我們又不是劫持了納蘭家主,是納蘭家主與我們有重要的生意要談,這是正常的商業往來,”

    葉風繼續笑道:“這樣啊,剛好我現在也想與夫人你有商業往來,那請夫人跟我們走一趟吧,”

    ?衣女人臉色一沉,冷聲道:“葉風先生這是準備劫持我嗎,堂堂四大家族共主,應該不會采用這種幼稚低下的方式吧,不要讓我覺得你無計可施了,以四大家主共主的能力,不可能連這個問題都解決不了的,”

    葉風道:“我還真有些無計可施了,我不了解你,也許你是個難對付的女人,我就不耽誤時間了,”

    說話間一揮手,讓鬼奴動手,鬼奴倒不含糊,上前直接按住那女人,將那女人反手捆住,

    女人惱羞成怒,她的手下見狀當然沖上前來營救她,不過這些個保鏢隨即全被鬼奴一個個一招秒殺,女人的雙手被反捆住,被鬼奴像牽牲口一樣牽著,

    “葉風,你……,”女人更加惱羞成怒了,對葉風怒目以視,

    葉風笑道:“對付無聊的人,無聊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不好意思夫人,你得跟我們走一趟了,”

    這女人完全沒有什么武力,手下的戰斗力也一般,然而她身份特別,葉風劫持走她也正是出于這種考慮,更何況,他還想通過她找到李青蘭,

    “你有合適的地方嗎,”葉風對貝茵美問道,所謂的合適地方就是安置這個被劫持女人的地方,

    貝茵美回答地方多得是,到處都能找到,葉風讓她就近,然后貝茵美就安排人就近找了一個地方,就是離這里十多公里的一個車庫,

    葉風在房子里找到了自己的手下并且放了他們,然后一行人劫持了這個?衣女人直接到了貝茵美安排的地方,

    貝茵美的一幫哥們兒卻在那地方等著貝茵美了,一大幫人都在那里舉旗迎接,其中不少人是想一睹葉風廬山真面目的,

    他們這些人以前都是和貝茵美一起混的,貝茵美因為一個男人而退出江湖的事跡自然傳遍京城,他們也想見識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男人讓貝茵美做出了這么大的改變,

    葉風剛到場,這些人像見到了偶像一樣狂歡起來,一幫人喊著口號:“風哥、貝姐在一起,”場面可以用震耳欲聾來形容,

    葉風被搞得莫名其妙,貝茵美倒是很受用,等過完癮后她立即把所有人都打發走了,

    那?衣女人被捆縛在車庫里的一張椅子上,這種粗暴而無聊的方式,雖然讓這女人覺得葉風很掉價,但的確讓她苦不堪言,她更多的是意識到了這個年輕人的不好對付,

    他來這一招的時候,完全是一副大智若愚的姿態,他的本意當然不是劫持她,所以這女人在思索著這個年輕人用這樣的方式對待她,到底是出于一種什么目的,

    用自己來換回納蘭元龍這顯然不是原因,正如她說的那樣,納蘭元龍現在還是他們的客人,并不是被他們劫持的,如果納蘭元龍真的是太陽花劫持的人,葉風用這種方式也救不了他,

    這女人覺得,葉風誤解了她在太陽花的地位,其實她并不是真正的太陽花的人,雖然她也在為太陽花做事,

    對于太陽花來說,她并不是重要的任務,太陽花真要劫持納蘭元龍的話,這個女人也是換不回納蘭元龍的,

    貝茵美就準備對這女人逼問她哥哥的情況,葉風卻制止了她,并且讓她和鬼奴以及自己的其它手下都回避了,由他單獨面對這個女人,

    他給女人解開了繩索,恢復了這女人的身體自由,對她的態度還算是友好,完全不像之前那樣粗暴強硬,

    “你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女人對葉風問道,被葉風這么一折騰,她自己也莫名其妙了,完全不知道這年輕人什么用途,

    然而基于這年輕人的身份,她從來也不敢小覷這個人,

    “蘭姨呢,”葉風直接對這女人問道,

    “蘭姨,什么蘭姨,”?衣女人反問道,不過她還是很快明白了葉風的問題,知道葉風問的是誰,

    葉風道:“李青蘭,你和李青蘭到底是什么關系,”

    女人沒有回應,葉風隨即伸手抓住那女人的手腕,將她戴著戒指的那只手拿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他清楚地看到了女人手上的那枚戒指,

    太陽花的標識在旁邊,戒指上還刻著一個字:香,

    “你叫李香蘭,”葉風對那女人問道,他猜測,李青蘭的那枚戒指上刻著的就是青,

    “我之前就說過了,四大家族共主的智商不必懷疑,”女人冷冷地道,

    “李青蘭,李香蘭,你們是什么關系,”葉風直接問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