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大小姐老婆 >

第145章:仙姿玉色,寄雁傳書

    納蘭元龍其實一直在注意著葉風,從他和凌逸月一起來到這里以后,因為他了解凌逸月的性格,這種場合下她是不會帶一個和她關系并不重要的人的,

    他更了解凌玉書,知道她是不會輕易和一個關系不重要的人合作,就如她不會輕易接受別人的幫助一樣,這個人能夠和凌玉書她們共同經營一個公司,并且能夠慷慨拿出那樣一筆巨大的資金幫助凌氏姐妹,這其中的關系儼然已經超出了朋友和合作者的范疇,

    如果說沒有私人感情在里面支配,這一切顯然是不成立的,

    目前這個世界自稱自己是太陽,光熱無窮只奉獻不索取的,納蘭元龍只聽說過那個叫尼采的哲學瘋子,

    納蘭元龍其實是個優越感很強的男人,不僅僅是基于他的強大家族,更是基于他作為這個強大家族的掌舵者并將家族事業拓展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帶來他的高度自信感與俯視感,

    其實從某種程度上說,納蘭元龍和水如煙挺像的,都是在家族熏陶和內爭中孕育出的產物,同樣的高能力、高智商和高姿態,同樣很難讓人入他們的法眼,

    所不同的是,水如煙漠視與她性別對立的那個龐大群體,她排斥男人,而納蘭元龍喜歡女人,但他不是個濫情的男人,事實上他真正喜歡的女人只有一個,

    而這個人卻不是他曾經內定的未婚妻凌逸月,

    當年那個與凌家進行訂婚宴的夜晚,他見到了另一個女孩,然后他就被一種叫作一見鐘情的可怕力量給包圍了,接著就是淪陷,

    然后在很長的時間里,直到現在,他都將那個女孩作為自己今生的選擇,他堅信這點以后也不會改變,

    這個男人第一次懂得失落,是在得知那個女孩已與另外的豪門有了婚約后;第一次懂得傷懷,是得知那個女孩曾擁有的家徹底失去后;第一次心急如焚,是失去了那個女孩消息的那段時間,

    從那一次美麗的相遇開始,他的心被那個人牽著,這個強大的男人,終于有了脆弱的一面,

    “敢問葉少是出自哪個家族的,”納蘭元龍對葉風問道,年輕多金的公子哥兒他接觸過不少,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只是葉風的確陌生,但他的作為的確是大手筆,讓納蘭元龍這樣的頂級闊少都不由得心嘆,

    葉風笑道:“布衣出身,無法與納蘭少爺相提并論,不值一提,”

    納蘭元龍也笑道:“我穿的也是布衣,這是這件布衣,尋常人都穿不上,”

    葉風道:“納蘭少爺高看我了,我真的只是尋常出身,塵世中一個迷途的追逐者,從商業角度說,我算是一個沒有背景白手起家的創業者吧,”

    納蘭元龍道:“白手起家可一擲百億,那葉少也絕對是商界的翹楚風云人物,”

    “哈哈,關于這個問題我更有必要解釋了,這只是我借來的錢,我個人條件一般,但是怎么說呢,我的性格和處事方式使得我擁有不少朋友,其中有幾個是頂尖富有的朋友,”葉風道,

    “很高興認識葉少這樣的朋友,”納蘭元龍舉杯,葉風舉杯回應,納蘭元龍卻伸手作了個OK的手勢,

    隨后葉風才知道不是OK,而是三杯的意思,納蘭一族源自塞北關外,擅豪飲,即使是傳承到了現代已經丟失了很多原本固有的東西,但這一方面的特長似乎一脈相承未曾丟棄,

    納蘭元龍所說的三杯不是紅酒,而是正宗高度白酒,葉風察覺出來納蘭元龍有點與自己斗酒的意思,但他還沒完全意識到因為什么而斗,

    當然了,因為熱情友好而斗酒的情況也不是沒有,只是葉風覺得不像,他可是知道,斗酒也有一種意思的挑戰,

    兩個人都一口氣干了三大杯,都面不改色,

    “世人都知道納蘭少爺從不輕易與人喝酒的,更別說共飲三杯的,”凌逸月在一旁拍手道,

    “哦,那我很榮幸,”葉風淡然笑道,

    納蘭元龍看了看葉風,然后對二人道:“葉少,逸月,兩位難得來次燕京,不如多呆兩天吧,兩天后就是老爺子七十壽誕,還請兩位賞臉,那個,我直接通知,不用給你們發請帖了,”

    “最近公司忙得不可開交,我怕不一定有時間,沒事,我們人不到禮會到,替我向納蘭老爺子問好,”凌逸月道,

    出于之前和納蘭家的關系,這樣的場合她肯定是不想參加的,

    納蘭元龍道:“爺爺經常向我問你們的近況,我說了還好,可是老人家對你們還是放心不下,總認為你們過得很不容易,老人家年紀大了,挺想跟你們聊聊的,”

    他這么一說凌逸月也不好再拒絕,隨即表示她盡量,有時間的話會到場,如果實在沒時間也希望老爺子體諒,

    他自然知道納蘭元龍想讓凌玉書參加,她很直接地表示玉書肯定是沒時間過來的,

    葉風和凌逸月沒有在納蘭家多逗留,吃完就離開了,

    “我必須得問你個問題,”剛走出納蘭府門口告別了送他們出門的納蘭元龍,葉風即對凌逸月道,

    凌逸月狡黠地一笑道:“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我也承認,這個納蘭少爺當初喜歡的根本不是我,是誰你自己也能猜到,”

    葉風心道這還用猜嗎,在酒宴中他就有點意識到了,現在他更意識到自己今天又上了這個女人的當了,這擋箭牌還是結實地當了一回,

    “我之前沒跟你說謊哈,我說過像我這種女人,也就是想跟我上床的男人惡心虛偽地對我說愛我、喜歡我,你覺得像納蘭元龍這種層次的大少爺、還有他所在的家族,可能喜歡我這樣的女人嗎,”凌逸月帶著一絲自嘲道,

    葉風聽了倒覺得凌逸月挺有自知之明的,的確兩姐妹相比之下,凌玉書實在更受這些大家族和大家族出身的子弟愛慕,

    就算是僅僅從普通人的角度,凌玉書也遠比凌逸月適合做老婆,這點毋庸置疑,

    葉風有些納悶,自己就是吃了個飯,怎么又成納蘭少爺的情敵了,這女人容易樹敵,跟她在一起都止不住樹敵了,

    “你也會找到自己真愛的,”葉風倒是安慰了下她,

    “嗯,你這么說我突然好感動耶,你肯要我嗎,肯要我就跟你了,哎呀不行,你是我姐姐的,我可不能跟我姐姐搶男人,”

    葉風啥也不想說了,跟這個女人在一起,他口才上占不到優勢,因為臉皮占不上優勢,

    “今天不好意思又利用了你,但我覺得我的做法應該得到你的原諒,畢竟是為了玉書,怎么說呢,我是個能夠保護自己的女人,而玉書,需要男人的保護,從我的觀察看,你是能夠保護她的男人,比任何男人做得都好,記得好好保護我姐姐哦,”凌逸月對葉風拋了個媚眼,

    納蘭元龍躺在竹制靠椅上,戴著翡翠玉扳指的手握著核桃丸輕輕轉捏著,另一只手捏著只精致的煙斗,微微冒著青煙,CHINABLACK的香味兒彌漫在大廳里,

    納蘭元龍不抽煙,除了思考的時候,

    一個人直接闖進了大廳,雖然在這種時候沒有納蘭元龍的允許不可以有任何人闖進來,但這個人當然是特例,

    “嗯,那個女人走了,”貝茵美問道,雖然她已經知道了凌逸月剛剛走,而且還知道凌逸月今天不是一個人來的,陪她一起的還有一個男人,

    不過貝茵美知道的也僅限于此了,她還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這對葉風來說應該是個好消息,

    納蘭元龍點了點頭,貝茵美看著他笑道:“真難得看到你這樣的表情,怎么你心里還放不下那個女人,她有了新歡你還吃醋了,”

    納蘭元龍一笑置之,絲毫沒有被妹妹戳穿心事的窘狀,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嘛,說實話哈,那個凌逸月有什么好的,按理說應該不符合納蘭大少爺你的品位啊,”貝茵美調笑道,

    說著取走了哥哥的煙斗,把剩余的煙絲都磕進了垃圾簍里,

    納蘭元龍笑了笑,最了解他的人就是他妹妹貝茵美,但她也不知道他心里這方面的秘密,

    “你認為你懂愛情,”納蘭元龍道,

    貝茵美道:“我不懂啊,但我應該知道你這么長時間一直拒絕別的女人是什么原因,就是你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女人唄,”

    “我不會說你說的是錯的,”納蘭元龍點頭道,

    “你喜歡就把她搶回來唄,”貝茵美輕描淡寫地道,

    納蘭元龍道:“這回我會說你是錯的,愛情不是搶的,也搶不來,”

    “我準確搶來我的愛情,”貝茵美自信滿滿地道,

    納蘭元龍笑著揮了揮手,這是他想一個人安靜思考的意思,貝茵美理解,隨即自覺地離開了,

    納蘭元龍坐起身,默默地掏出一塊隨身懷表,小心翼翼地打開,懷表的里面裝裱著一個美麗女子的照片,

    這懷表是凌逸月以前送給他的,價格不菲,當然了,這是出于兩家訂婚而表現的一種形式,就如納蘭元龍也送了價格不菲的訂婚禮物給凌逸月一樣,

    懷表里裝的本是凌逸月的照片,只不過從凌逸月送給他的那一刻起,就被他換成了另一個女子,

    仙姿玉色西窗靚影,寄雁傳書無量情思,

    今夜的燕京,有些寂寞,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