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朝仙俠傳 >

第201章 歡喜佛

    陳慶之飛身而起沖向李懷仙,一時間他腦海中無數記憶涌現,身上的氣質也隨之一變。

    前一刻陳慶之給人的感覺還只是一個少年,下一刻就仿佛變成了指點江山的統帥。

    “我叫王猛,字景略!”記憶中一個身姿挺拔侃侃而談的少年漸漸與陳慶之的身影重合。

    王猛的一生快速的在陳慶之腦海中閃過,最后記憶定格在一座山中別院,別院中一個中年道人目光透過那跨越數百年的記憶,似乎正從過去看向此刻的陳慶之。

    “在下諸葛亮,字孔明!”新的記憶不斷出現,一個身著青衫的儒生,在草廬之中,將天下化作三分。

    諸葛孔明的一生也開始與陳慶之的記憶融合,剎那之間陳慶之仿佛也經歷了指點江山,氣吞萬里山河的一生。

    五丈原上,諸葛孔明頭頂七星燈,手握八陣圖,腳下踏著武侯戰車。

    在他的眼中看到的不是魏國萬里山河,想到的也不是匡扶漢室的誓言。

    那是他第一次目光跳出身處的世界,他看到在無盡的混沌之中有一片名為洪荒的大陸。

    洪荒的中央名為不周山,不周雖名為山,卻上通混沌,下連九幽。

    諸葛孔明看到自己也出現在不周山中,自是那又是另一個自己,或者說前世的自己。

    “圣人并非終點,道境才只是開始,然而這條路荊棘滿布,稍有不慎便是神形俱滅萬劫不復。以你二人如今的修為,已可得大自在大逍遙,只要洪荒不滅你們便可與世長存,當真要與我一同冒險?”諸葛孔明看到另一個自己的身前站著一個中年男子,這人的相貌模糊不定,只是本能的讓諸葛孔明覺得無比親切和崇敬。

    “叔叔去哪金靈便去哪,何等的逍遙也不如能陪在叔叔左右。”諸葛孔明看到自己的身旁還站著一個身著淡金色長裙的少女,少女自稱金靈將眼前男子喚作叔叔。

    “弟子與師妹想的一樣。”諸葛孔明發現另一個自己也開口說話了,而后零星的記憶也開始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那一日五丈原上,諸葛孔明本是要打破偽天意,但是最后一刻他卻將計就計,讓佛門偷襲成功,便有了七星燈借命不成,病死五丈原的結局。

    一世又一世的記憶不斷與陳慶之融合,甚至不周山上那零星的記憶讓陳慶之終于明白了一切。

    等他出現在李懷仙的面前時,此刻的陳慶之已經沒有了一絲的憤怒,甚至他的身上感覺不出過多的情緒。

    他佇立虛空,依舊散發著普通人的氣息,但僅僅如此就讓化身八臂怒佛的李懷仙下意識的后退。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八臂怒佛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不知為何當他看到此刻的陳慶之時,靈魂深處就有一種恐懼,那是來自生命層次上的本能畏懼。

    “你不是知道嗎?我就是道君弟子。”陳慶之緩緩說道,這句話他說的無比自豪。

    就在陳慶之說完這句話后,一輛古樸的戰車化作一道流光出現在他的腳下。

    幾乎與此同時,一座精致的別院也出現在陳敬之頭頂。

    只見陳慶之對著頭頂別院攤開手掌,下一刻別院縮小,最后化為巴掌大小正好落在他的掌心。

    當這兩件寶物一接觸到陳慶之,就開始快速的液化,很快兩件寶物就化為最精純的能量從手腳涌入到陳慶之身體中。

    下一刻在八臂怒佛的眼中,陳慶之的氣息終于開始變化,瞬間就到了太乙玄仙,下一刻又直接到了大羅金仙。

    陳慶之的道行還在攀升,似乎要直接立地成圣。

    此刻不僅是李懷仙無比震驚,就連隱藏在小洞天之中的瑤光等人也大感意外。

    瑤光原本的打算也是借這個機會讓陳慶之覺醒真靈,可這位大師兄覺醒后的情況也遠超了瑤光的預計。

    陳慶之的氣息停留在大羅巔峰,倒沒有一舉立地成圣。

    等到陳慶之氣息穩定之后,他看了一眼李懷仙身后的虛空,而后直接伸出一指指向了八臂怒佛。

    隨著陳慶之一指點出,時空都好像被凍結,李懷仙的八臂怒佛法相絲毫無法動彈,等到手指點在八臂怒佛法相上時,法相如同瓷器一般破碎。

    隨著八臂怒佛法相被破,李懷仙的身軀也跟著破裂開來,他的氣息早已斷絕,臉上還停留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原本還不可一世的李懷仙,不過瞬間就被神形俱滅,然而這一切卻還遠沒有結束。

    “看了這么久,是不是該出來了?”陳慶之抬頭看著遠處虛空,那里看上去什么也沒有。

    不遠處的瑤光等人神色一變,下意識的以為是陳慶之發現了她們,就在瑤光打算打開小洞天的時候,陳慶之的前方空間一陣波動,接著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不知道友是哪位上古大能轉世?”聲音響起時,剛才陳慶之一直盯著的虛空忽然出現一個佛陀身影。

    這佛陀不同于世人印象中那種端坐的形象,他斜坐在金色法壇之上,周圍環繞著數位衣著暴露,體態婀娜嫵媚的女子。

    法壇之上有一座粉色帷帳,帷帳垂下籠罩法壇,盡顯淫逸之氣。

    與此同時空氣中開始彌漫著一股奇異的香氣,香氣能勾起人心底最原始的欲念。

    “哼,原來是佛門的歡喜佛,在我面前還玩弄你這些小把戲?”陳慶之忽然一聲了冷哼,他聲音擴散如同清風拂過,將空氣中的奇異香氣盡皆去除。

    “師兄,我們來助你。”陳慶之道破來人的身份,瑤光也按耐不住終于出現。

    以前陳慶之看到瑤光時總是唯唯諾諾,不過現在他看到瑤光變得自然多了,他從容的與瑤光對視了一眼,而后點了點頭。

    這一次倒是讓瑤光目光有些躲閃,她知道覺醒后的陳慶之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少年了,她擔心這位大師兄還會不會承認兩人的關系,甚至會不會記恨陳三貴夫婦死的時候自己見死不救。

    “夫人你們退下吧,這位是佛門歡喜禪宗的佛祖,雖然他的名聲令人不齒,但不管怎么說也是位準圣。”陳慶之擋在了瑤光等人身前,他依然對瑤光以夫人相稱,這讓瑤光心中顧慮全消,看向陳慶之的眼神也滿是愛意。

    歡喜佛聽到陳慶之對自己的評價只是無所謂的一笑,這位佛祖因為功法和修煉方式的緣故,也知道自己名聲被很多修士所不齒,不過他早已習慣了,何況他是一位實打實的準圣,那些圣位以下存在對他的看法他又怎會真的在乎!

    “你不該是默默無名之輩,本佛今日要親手了結你,留下你的來歷吧,至少死后還能有人記得你!”歡喜佛身子微微前傾,居高臨下的看著陳慶之,仿佛是在大發慈悲。

    “我再說最后一次,我就是道君弟子!”陳慶之對歡喜佛也很是不爽,說起話來也是針鋒相對。

    歡喜佛眉頭微皺,不是因為陳慶之的話,而是因為他身為準圣也早已知道自己有一段極其重要的記憶丟失了,那段記憶中應該就是與這位道君有關。

    “拿下你搜魂煉魄自然一切便知。”歡喜佛面露狠色,忽然從法壇上站了起來。

    原本他只是來殺陳慶之的,不過現在他發現更重要的是解開周誠來歷的秘密。

    一個能讓準圣都丟失記憶的存在,一定隱藏著什么驚天動地的大秘密。

    隨著歡喜佛站起身來,他周圍的那些美女紛紛退下皮囊,變成一具具粉紅骷髏,同時法壇上的粉紅帷帳飄蕩起來,轉眼間整個天地都被籠罩在其中。

    帷帳籠罩,天地間都變成一片粉紅,原本消失的奇異香氣再次出現,這一次香氣彌漫連空氣中都布滿了粉色煙霧,所有身處空間中的生靈,心底最原始的sè yù都被無限放大。

    聞到這奇異的香氣,連玄真八仙和瑤光都受到影響,他們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來,額頭上開始滲出細細的汗絲。

    這種香氣絲毫還能侵入元神,連元神的運轉都變得滯緩起來,靈魂之中渴望交合的情緒開始滋生壯大。

    這就是圣域的力量,獨屬于歡喜佛的圣域。

    只要置身他的歡喜圣域之中,一切生靈都會只余下本能的求歡意識,甚至違背倫理綱常,也正是如此這位準圣才被人所不齒。

    “師兄,此番下山我將云臺七寶悉數帶來,如今我元神受制,請師兄催動七寶。”瑤光努力的支持著,不過她的胸膛劇烈起伏,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用處最后一點力量將云臺七寶放了出來。

    七寶本是云臺七子個自掌控,這次也是因為太過重視陳慶之的身份,才第一次全部交給一人。

    “謹守心神,待我破了他的圣域。”陳慶之對著七寶一招,將七寶融入到自己身體中。

    云臺七寶合一本就可以召喚出周誠的一道分身,當七寶融入陳慶之身體后,周誠的元神虛影出現在歡喜圣域中。

    “一道分身也想與本圣較量,真當自己是混元了?”圣域之中響起歡喜佛的聲音,這話卻是對周誠在說。

    “道君的一道分身,如果再加上我呢?”就在歡喜佛話音落下時,一個女子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歡喜圣域中,接著無數霞光刺破圣域。

    這道聲音高貴縹緲,仿佛天際最美的云彩,而聽到這個聲音的時間,歡喜佛本能的心中一緊,猶如寒芒在背。

    在這個混元不出的時期,身為準圣的歡喜佛只對少數幾個準圣有些忌憚,而不巧的是眼前這個女性準圣就是歡喜佛最不愿意遇到的!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