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天龍神主 >

第1269章 護道者

    “武神”二字,仿佛擁有著不可言喻的魔力一樣,令少年大佛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直至過去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少年大佛仿佛注意反應了過來,顫聲道:“你……您是武神?”

    第三宇宙還很年輕,還沒有誕生出神祇,起碼在少年大佛所掌握的情報中,是真的還沒有誕生出神祇。

    現在突然有人自稱是武神,這令少年大佛沒有產生一絲懷疑,更重要的是,他能夠從陸青山的體內感應到那無法阻擋的氣勢。

    這氣勢,常人模擬不了!

    可以說,哪怕眼前之人,縱然不是武神,亦是實力相差不多的神祇,總之,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可怕存在。

    “武神饒命!”

    老前輩只是說了四個字,便令少年大佛怕了,少年大佛雖只是一縷神念,但是這一縷神念何其強大,根本不是大圣能夠抵擋的,可偏偏,在這一刻,少年大佛慫了!

    “剛才你若是答應退回大佛之中,豈不是很好?非要逼得老夫出面?”老前輩話語淡然平靜,完全聽不出來是悲還是喜。

    “武神前輩!想必神朝陛下應該就是您的弟子了,如此豈不是更好?這第三宇宙還正在成長中,可以作為我人族的避難之所。晚輩懇請前輩來我大雷音寺與如來一敘,共商大計!”少年大佛不敢接老前輩的話語,額頭微微見汗,連忙搬出了自己身后的龐然大物。

    少年大佛,正是出自大雷音寺,至于其口中的如來,為大雷音寺實力最強之人。

    “武神前輩!還請你勸勸您的弟子!”少年大佛連忙又補充了一句。

    但是,卻不曾想,在少年大佛的話語落下時,老前輩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歲月滄桑之意,淡淡響起:“有一件事,你搞錯了!他不是老夫的弟子,老夫只是其護道者罷了!”

    一旁。

    陸青山聽到這話,內心不由狠狠抽了抽,護道者是什么情況?

    當年天龍山上所發生的那一幕,在這一刻,陸青山突然覺得根本不是巧合,或許,林珊珊的事情是巧合,可老前輩的事情絕不是巧合。

    一位武神,哪怕已經隕落,留下的只是殘魂,又何必送他一顆天龍之心?

    天上可不會掉餡餅!

    這一刻,陸青山想到了很多很多,但是卻沒有想到讓自己覺得滿意的答案。

    同時。

    少年大佛的面色一變。

    武神這是什么意思?

    第二宇宙堂堂武神,哪怕已經隕落了,可其身份地位放在那里,又怎么可能去給一個晚輩做護道者?

    這其中有什么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讓武神去做護道者,這神朝的陛下又是何德何能?或者說,這神朝陛下到底是什么身份?

    “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是你自己不珍惜,那么,你便湮滅吧!”老前輩滄桑的聲音從陸青山的體內傳出,跟著其干枯的大手狠狠一捏,這少年大佛神念所化作的身影直接就成為了最微小的粒子。

    跟著。

    干枯的大手消失了。

    陸青山的胸膛不再變得滾燙,就連老前輩化作的紫色印記都不再亮了,而是仿佛熄滅了一樣。

    “老前輩!”

    陸青山連忙呼喚出聲,可是老前輩如同沉寂了一樣,根本不理陸青山。

    “老前輩,這少年大佛所說的事情都是真的么?”陸青山內心中問了一句。

    這次,老前輩沒有沉默,而是很快道:“這小和尚所言不差,都是真的,不過其目的不純,雖是大雷音寺弟子,可卻不得不防!”

    陸青山微微點頭,表示明白,陸青山繼續問道:“老前輩,您剛才說您是我的護道者,這是怎么回事?”

    這一次,老前輩沉默了,但就在陸青山以為老前輩不會回答時,老前輩的聲音在陸青山的腦海中響起。

    “這世上,能夠穿越時間的不止你一位,若是有人從未來穿越到過去殺你,過去的你太弱了,根本不可能擋得住。老夫要做的便是替你護道,讓你不要隕落在過去,讓你能夠安全地活到未來!”

    聞言。

    陸青山渾身不由一震。

    這……這是什么意思?

    有人要殺我?

    陸青山聽出了老前輩話語中的意思,而且還是從未來穿越而來的人?

    “未來的我,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需要找武神做過去自己的護道者?”陸青山內心中一時間都有些想不明白了。

    在陸青山思索之時,老前輩卻是再次徹底地沉寂了下去,這一次,無論陸青山如何去呼喚,老前輩都不再回應了。

    陸青山知道,老前輩不想再說了,不然不會這樣!

    這時,陸青山這才抬眼看向了空悲,眼前的空悲,才是真正的空悲,而不是那位少年大佛所掌控的空悲。

    “多謝陛下!”

    空悲向陸青山行禮,目中露出感激之色,道:“這位少年大佛來自天外,一直都在大悲寺中的大佛之中沉睡,直至數年前蘇醒了過來,令師叔祖滋生出惡念,想要為其所用,但不曾想,陛下親自出面,將師叔祖擊殺!”

    空悲娓娓道來,說得極為詳細。

    陸青山聽得不住點頭。

    “這少年大佛后來選中了小僧,說是小僧內心純凈,又擁有大毅力,若是修佛,一定能夠修出大成就。所以,這才要培養小僧。

    但小僧能夠感覺得出來,這少年大佛雖是佛門的神僧,可內心不凈,小僧若是長此以往下去,怕是會變作下一個師叔祖了!”

    空悲有些后怕地道。

    空悲口中的師叔祖,便是普悟圣僧了。

    普悟圣僧原本是得道高僧,可后來卻是滋生出了一縷惡念,長此以往,以至于成了后來的樣子,最終被陸青山所殺。

    以前,陸青山還不是太清楚原因,普悟圣僧亦沒有提起,現在,陸青山倒是清楚了。

    陸青山點頭,道:“現在你不用怕了,這來自天外的少年大佛神念,已經湮滅了!以后不會再威脅到你了!”

    稍微停頓了下,陸青山又繼續道:“這少年大佛的本事,你學到了幾成?”

    空悲微微沉思了一會兒,才很是認真地道:“不瞞陛下,少年大佛傳授的佛門絕學,小僧全都學了個差不多。至于沒有傳授的,小僧就無能為力了!”

    空悲能夠被少年大佛所看重,足可見空悲自身便很不俗,不然,少年大佛身為神僧,又豈會看得上空悲?

    “如此甚好!”

    陸青山笑了起來。

    少年大佛心懷不軌,但是其實力,其絕學絕對都是一等一的,這一點,不用完全摒棄,可以嘗試著讓空悲去修煉。

    陸青山自然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就處置空悲,這件事情與空悲沒有什么關系,反倒空悲一直都很被動,很是無奈。

    等安頓好了空悲,陸青山出現在了宮殿外,抬眼望著皇宮上空的王朝國運,現如今,王朝國運已經化作了一尊龍。

    這是真正的龍!

    世間之龍,要么是天生,要么就是后天修煉逐步進化到龍,除此之外,還有一種,便是龍脈、國運、氣運等等經歷過長達數萬年,甚至是更久的時間化作龍。

    眼下,皇宮上空的這尊龍,代表著神朝的氣運,國運,還有龍運。

    國運昌盛,國家自然日益富強,整個神朝境內,都會風調雨順,少災少難,年年大豐收。

    本來,王朝國運想要化龍,還需要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但是在陸青山的幫助下,王朝國運提前化形了。

    當陸青山望來的時候,皇宮上空的王朝國運所化作的神龍發出了一聲龍吟,這龍吟,響徹整個皇宮,更是傳遍了整個龍城。

    陸青山抬手壓了壓,王朝國運之龍安靜了下來,重新化作了王朝國運,繚繞在皇宮的上空,外人根本看不出來。

    一株長竹頂天立地,長在了皇宮中,這長竹正是飛劍的本體,陸青山走了過來,笑罵道:“已經成長為帝兵了,就趕緊回來!還賴在這里,莫非你想吸收掉所有的王朝國運不成?這可不行,王朝國運是神朝根本,可保神朝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可容不得你全都吸收了!”

    三千丈高的長竹,立馬晃動,向陸青山傳達出不好意思的波動,然后化作了一口飛劍,再一次地回到了陸青山氣海之中,繼續溫養了起來。

    “在我的氣海之中溫養,速度稍慢了一些,可好在我的圣氣極多,不會動搖神朝根本,倒是不怕你吸收!”

    陸青山笑了笑,身影一晃,已然出現在了督造廠中。

    督造廠就在城外,距離不是太遠,當陸青山出現的時候,督造廠中的所有人正在熱火朝天的忙著。

    樓船,是陸青山親自吩咐下去的,整個督造廠自然不敢怠慢,在冷陽冷督造的帶領下,日以繼夜地打造。

    陸青山停留了一會兒,便離開了。

    以陸青山的身份,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可能事必躬親,大多數事情安排給朝中的文武大臣便是。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陸青山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唯有自己的修為提升了,才能給神朝帶來更大的好處。

    數日后。

    神朝東西方向,分別有捷報連續傳來,在四位大元帥的指揮下,神朝大軍一路過五關斬六將,戰事十分順利。

    另外。

    陸青山特別關注的李長風,竟在戰斗之中打破了桎梏,踏入了……圣境,這令陸青山很是詫異。

    李長風很是年輕,還不到三十歲,但是卻踏入了圣境,這比起自己,陸青山覺得都已經差不了多少了。

    除此之外,影龍衛中的蘇幽,已經觸摸到了圣境,但還是差了一絲,陸青山思索了一會兒,百年下了一道命令,讓蘇幽去李長風那里報道,希望蘇幽能夠像李長風一樣在戰斗中打破桎梏。

    這一天。

    陸青山似乎有所感應,精神力飛快地蔓延而出,眨眼便出現在了萬里之外,感應到了一道身影,這身影正是陸明。

    “嗯?不錯!陸明的氣息越來越足了,當這氣息再積攢上一些時日,便能夠一舉打破桎梏,成就小圣之位了!到時候,神朝多上一位小圣,天下便能夠更安穩一些了!”

    陸青山收回了精神力,一下覺得輕松了許多。

    許多人都看到了陸青山的光鮮,卻沒有看到這光鮮之下隱藏著的疲憊,作為神朝陛下,想要考慮的事情太多太多了,遠不如一個人行走天下來得輕松。

    “修為,已經有了一絲松動,若是能夠閉關,修為提升的時間便能夠大大縮短了……”陸青山負手立在皇宮中,暗暗沉思。

    過了一會兒,陸青山有了決定,精神力擴散而出,向六部尚書,還有內衛大將軍陳耀祖傳音,安排了一些事情之后,其身影便消失了。

    密室中。

    飛劍飛出,化作一根毫不起眼的青竹立在一旁,若是有人膽敢擅闖,第一輪要面對的便是飛劍。

    不但如此,陸青山還刻畫下了一些陣紋,陣紋全都亮起,形成了一座大陣。

    閉關修煉之時,十分忌諱打擾,陸青山修煉,自然也不愿讓人打擾了,自己人打擾倒還不怕,怕的就是有敵人潛伏進來,那可就麻煩了。

    有了陣法,有了飛劍,起碼有了緩沖的時間。

    陸青山閉上了雙眼,其身上的氣息漸漸擴散而出,充斥在整個密室中,但是卻沒有蔓延出密室,所以外面的人根本感應不到。

    這些天,陸青山領悟到了許多東西,這些都是自己的人生感悟,尤其是在煙雨洞天中的時候,陸青山領悟更多。

    除此之外,陸青山還學到了煙雨洞天中許多的傳承,這些傳承,于常人而言,若是能夠得到其中一門,都需要花費一生的時間去修煉去研究了。

    但是對陸青山而言,這些都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研究透徹,然后全都融入到自己的修為之中。

    時間。

    一晃便過去了兩個月。

    兩個月的時間,陸青山已經將所有的感悟融為一體,也將自身的氣勢蓄勢到了極致,終于,在這一天的晌午時分,陸青山睜開了雙眼,目中露出了駭人至極的光芒。

    “給我破!”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