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天庭地府微信群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山海歌

    怎么會有音律聲?

    低聲響起的一剎那,陣靈甚至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這里是泰山之底,而且有結界的保護,怎么可能會有音律聲?

    雖然他是陣靈,不是人類,也不是活生生的人類,但是他卻是知道,自己不會錯。

    萬物有靈,凡是能蛻出靈魂的東西,都是得天獨厚的。

    有兵靈的兵器堪稱絕世神兵,有妖靈的妖精被稱為大妖,而他是大陣之靈,說明孕育凝練他的大陣很強大,而且存在的時間很長。

    所以,他不用修煉,就可以堪比人類的修行者。

    到了他這個層次,對周圍的風吹草動十分敏感。

    小鳥鳴叫,傾聽振翅,甚至聞風落雪,他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因為他在空間大陣,和這世界合二為一,下雨打雷,是大地的脈搏,他能聽到。

    所以他是絕對不會錯的,就是音樂的聲音。

    文櫻櫻、敖翎、李冕、和孫武空也愣在當場,他們也聽到了,那聲音悠揚,仿佛能洗滌人的靈魂,響徹在這片峽谷中。

    那聲音越來越響,由遠而近,讓人心曠神怡。

    就連那些充滿怨氣的山海異獸,在聽到這陣音律聲的時候,也是一個個像傻了一般,愣在當場。

    那音樂聲很奇特,不像笛聲,也不像琴聲,讓人猜不出是用什么方式演奏的,但是,堪稱天籟,峽谷內原本很濃郁的怨氣和煞氣,此刻,正一點一點被這祥和空靈的音樂所洗滌著。

    除卻那陣悅耳的聲音外,眾人還聽到了一陣古老而低沉的聲音,仿佛跨越千年一般,輕輕吟唱起來。

    “吞吐間是云水泱泱,

    指尖上是塵土茫茫——”

    那聲音渾厚,仿佛上蒼之音,所有的山海異獸像是受到感染一般,一個個停止了攻擊。

    它們眼里狂暴的赤紅一點一點消散,取而代之變得清明。

    那音樂,那旋律,它們只覺得熟悉無比。

    “吼——”

    一個個古老的旋律跳躍出來,所有山海異獸都會低吼一聲,仿佛是回應。

    陣靈驚呆了,它從被孕育出來到現在,從沒見過這里的山海英靈會這么激動過。

    “我檢點五千轉飛光

    太初混沌一雙明目啟張——”

    “吼——”

    山海異獸英靈們再次低吼。

    窮奇、帝江、狌狌、真犼一個個停止了攻擊,虔誠的趴在地上。

    那些朝應小川撲去的山海異獸們,也是一個個下來,學著窮奇、帝江的樣子,趴在地上。

    旋律和渾厚的歌聲還在繼續,那里,依稀可見一道模糊的人影盤坐在地上,手里拿著一片翠綠的樹葉,放在唇上,輕輕吹奏起來。

    “樹葉?!”

    陣靈臉色大變,看著那個人放在唇上的綠葉說不出話來。

    他沒想到,區區一片樹葉,居然能演奏出如此天籟之音,連飽含怨氣的山海英靈們都被感染了。

    “是大哥!”

    等看清了來人,李冕激動的大叫。

    文櫻櫻和敖翎皆是松了口氣,對應小川用樹葉演奏的舉動,并沒有這么震驚。

    因為,他們之前就見過應小川用一片樹葉和文櫻櫻合奏《鳳求凰》的畫面。

    此時,應小川雙眸緊閉,用心吹著。

    他面孔嚴肅,吹著旋律。

    他沒有唱歌,只是吹奏而已,那渾厚的男聲是在旋律一起的瞬間,自己響起的。

    仿佛琴瑟和鳴,襯托著應小川。

    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他身邊凝聚,那是遠古的戰歌,旋律一起,自己會響起。

    “持巨斧劈開這洪荒

    開宇疆以叩問三皇

    誰將我在瑯環閣藏

    二十四朝能納多少篇章。”

    窮奇、帝江、狌狌等山海異獸的英靈,眼里的狂暴怨氣已經完全消散。

    它們明明死去了萬載歲月,只剩下光禿禿的骨架,但是,眼眶里還是流下了熱淚。

    “吼……”

    它們悲痛的吼出聲來,似乎是在緬懷。

    “它們……怎么了?”李冕和孫武空愣愣的看著這些山海異獸,吃驚的問道。

    “噓——”

    敖翎回頭瞪了他們一眼,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文櫻櫻眼神嚴肅,說道:“這些山海異獸都死去了很長時間了,只靠著一縷執念撐著,說明它們不甘心,不愿散去,小川鳴奏出這音樂,和它們引起了共鳴。”

    接著,她又目光看向看著這些巨大的斬頭臺,喃喃自語:“到底發生過什么……”

    應小川雙眸緊閉,一張臉卻是陰晴變幻著。

    剛才,他被這么多山海異獸包圍住的時候,耳邊就傳來了這樣一道模糊的音律聲。

    那是無數憤怒不甘的山海異獸們的浴血戰歌。

    他想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他有種直覺,這些山海異獸,和人間靈源的消失,有直接的關系。

    畢竟,饕鬄、混沌,也是山海異獸的一種。

    于是,他隨手取來一片綠葉,跟著鳴奏起來。

    旋律一起,古老的聲音隨之傳來。

    “山海歌……”

    應小川在心中喃喃自語,情緒激蕩起伏。

    他投入了感情,更加賣力的演奏著山海歌。

    “天東有若木

    鐘山有赤龍銜燭

    燒灼洪荒盡頭的五臟六腑——”

    “吼——”

    山海異獸們垂下了高傲的頭顱,趴在應小川面前。

    “射金烏的箭

    按在我的弓弦上

    無垠霄漢不過英雄的瞭望——”

    “吼——”

    山海異獸們大吼,似要把滿腔的怒火給發泄出去。

    所有人動容,文櫻櫻和敖翎掩住嘴,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

    看了一會兒,文櫻櫻忽然收起長劍,手里多了一根綠瑩瑩的長笛,也跟著吹了起來。

    山海歌一遍已經唱完了,每一個音符,每一個降調,文櫻櫻都牢牢地記住,雖然有些生疏,但是卻能演奏出來。

    于是,繼《鳳求凰》后,應小川和文櫻櫻再次合奏。

    一個白衣絕世,一個長發飄飄。

    一個橫笛,一個用樹葉。

    合奏在一起,如虎添翼。

    “焉有火光

    取星辰之輝來耀四方——”

    “吼——”

    “嘗百草

    也豪飲大澤河渭湯湯——”

    “吼——”

    “斬斷鰲足

    立天柱萬仞以正玄黃——”

    “吼——”

    “如今它

    仍舊是我挺直的脊梁——”

    “吼——”

    “……”

    一曲結束,旋律停止。

    應小川睜開眼睛,文櫻櫻也放下玉笛。

    二人相視一笑,而后看著這些山海異獸。

    那些山海異獸依然圍著應小川和文櫻櫻,但是狂暴的憤怒已經沒了,有的,只有感激。

    窮奇依舊流著淚,大大的頭顱扣在了地上。

    其他山海異獸有樣學樣,同樣扣在地上,場面壯觀無比。

    望著這一幕,三寸小人陣靈臉色鐵青,一下子從陣里站了起來,對著那些山海異獸大吼:“你們干什么,忘了是誰收留了你們嗎?快給我生撕了他們——”

    然而,沒有一個頭異獸理會他,依然低著頭,趴在應小川面前。

    窮奇抬起頭來,空洞的眼里又有著憤怒攀爬上來,只不過并沒有演變成怨氣。

    “它好像有什么話要說。”文櫻櫻看著窮奇說道。

    可惜,它死去的年歲太久了,只靠一片執念支撐著,現在聆聽了山海歌,它的執念正在消散。

    應小川看著窮奇輕聲說道:“你希望我查明讓你們變成這樣子的罪魁禍首,是嗎?”

    “吼——”

    窮奇低吼,先是點頭,又是搖頭。

    應小川面露疑惑之色。

    窮奇緩緩過頭去,看看帝江,看看狌狌,看看所有山海異獸,而后又低吼了幾聲。

    應小川臉上的疑惑之色消失,鄭重道:“你希望我幫你們報仇,查明真相,是嗎?”

    “吼——”

    窮奇低沉的吼了起來,點了點頭。

    應小川深吸一口氣,而后看著窮奇,點了點頭,說道:“我會的,我會幫你報仇,另外……查明事情的真相!”

    說這話的時候,他語氣里帶著無奈,仿佛有什么難言之隱似的。

    他看向不遠處的那些石柱,石柱上立著不少威風凜凜的士兵,眼睛微瞇。

    那是天兵天將……

    沒有絕對的正義,也沒有絕對的邪惡,應小川深信這一點。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玉帝犯法,也要接受懲罰。”他語氣幽幽,輕聲說道。

    “吼……”

    得到應小川承諾后,這些山海異獸仿佛心愿已了一般,一下子變得安詳起來。

    它們靜靜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有什么東西,正在離它們遠去。

    那是生機。

    “它們怎么了?”敖翎感覺到了一絲悲傷,輕聲問道。

    “它們活著,僅靠一絲執念撐著,現在執念消散,它們也要死了。”應小川神情哀傷,看著這些山海異獸自言自語。

    文櫻櫻也走了過來,對應小川輕輕說道:“既然如此,送它們一程吧。”

    “好。”

    應小川點點頭,而后雙眸變成了金黃色,身體連同輪回通道,浩瀚神秘的輪回法則猶如鎖鏈一般,從他體內傳開。

    “歸去來兮……”

    “歸去來兮……”

    應小川輕聲默念,很快,他看到這些山海異獸一動也不動了,一片光點從它們的白骨上緩緩升起。

    “歸去吧。”

    渡靈鳥出現,接引它們進入地府輪回轉世。

    峽谷內變得安靜起來,應小川等人對為它們哀悼。

    幾分鐘后,應小川緩緩轉身,看向陣靈,聲音森冷:“它們生前飽受折磨,只有一縷執念不散,你還強行將他們喚醒,當誅。”

    文櫻櫻再次拿出鬼仙劍,敖翎變成龍形態,李冕和孫武空也是眼神不善的看著陣靈,只要應小川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對陣靈出手。

    陣靈渾然無懼,說道:“它們都已經死了,又有什么關系,死也要死得其所,這是它們的宿命。”

    “找死——”

    李冕脾氣火爆,聽到這番言論,直接掏出火神令,準備對陣靈攻去。

    應小川一把攔住他:“住手。”

    “大哥,為什么不讓我出手?”李冕眼神有些憤怒。

    應小川輕聲說道:“現在不是時候。”

    頓了頓,又對陣靈說道:“你說的對,死要死得其所,希望我下次來時,你還能這么淡定。”

    說完,離開了這片峽谷。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