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成寵:偏執老公太兇猛 >

第85章

    葉梓涵發現裴楚楠好像生氣了。一路上都不再跟她說話,她問他什么,他隔著報紙嗯嗯兩聲,甚是敷衍。

    這個神經病男人的腦回路她永遠都接不上,吃飽喝足,干脆趴沙發上睡覺。

    好半天沒聽見小家伙動靜,裴楚楠放下報紙,瞥了一眼,陡然看見小家伙四仰八叉打開的腿,鼻血差點飆了出來,趕緊拿過被子,將人蓋好,就留了個鼻孔出氣,這樣一看,嗯,安全多了,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電腦開始辦公。

    他們離開這段時間,徐博洋似乎也沒閑著,徐氏的股份果然再次發生了轉移,百分之五的份額被分給了那些所謂的“有功之臣”,同時還有人在大批量收購徐氏的股份,追索戶頭,正好是“祺語”曾經那些老員工。

    而這些老員工們像得到了什么內部信息,不惜成本,大量購買徐氏在市面上的股份。

    “他們就這么確定徐氏的股份會漲嗎?”艾瑞克發視訊通話過來。

    “用文字!”裴楚楠直接掛斷,那頭呆了一下。

    以前為了效率,這位不都要求視訊的嗎?現在怎么突然喜歡用文字了?

    大BOSS的旨意是違逆不得的,艾瑞克有再多疑問也得遵從。裴楚楠瞥了一眼葉梓涵那邊,小女人睡得挺安穩。

    昨晚她大半夜還爬起來折騰,現在是該好好補補覺。

    裴楚楠一點沒意識到,自己昨晚比那個小女人睡得更少,卻沒有一點要補覺的意思。

    另一輛車上,周橋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車里五個黑風衣幾乎同時看向他。

    兩輛車,他跟程野坐在后面那輛車上,三排七位的大座,他們剛好被安置在中間那排,后面三個黑風衣,前面加上司機兩個黑風衣,五個人一路上連半個字都沒說過,這陣勢與其說是來接他們,不如說是綁架更合適。

    所以,此刻周橋手機鈴聲一響,便顯得特別刺耳,明知道他們不是“綁匪”,可心里就是忍不住冒冷汗。

    “我接個電話可以嗎?”

    黑風衣沒說話,但也沒阻止,周橋才抹了一把冷汗接通。

    “周叔,是我。”

    周橋看了一眼名字,劉昊,正是之前他想幫葉梓涵留住的人,是生產部門的一個主管,挺能干的一個人,以前周橋還管車間的時候比較器重他,只是沒想到……唉,不提也罷。

    “有事?”周橋的聲音不自覺就冷了幾分。連自己女朋友被陸善仁那樣的人渣欺負他都忍得了,沒跟陸善仁理論反而跟女朋友分手的人,他能指望他有什么義氣?

    “周叔,你能借我點錢嗎?”

    竟然一來就借錢?

    難道是出了什么事?

    劉昊是周橋一手帶出來的,雖然說他沒多少義氣,但自己被陸善仁打壓時,他可沒少幫他忙,周橋可是記得這些的。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要借錢?”

    “沒事沒事,周叔你別擔心,是我想入手點徐氏的股份,現在價格越炒越高,我這邊能抽的都抽出來了,所以想找你借點應急。你放心,只要明天徐氏放出跟大唐御風的合作消息,股票肯定大漲。周叔也該可以買點,你能借我多少就借多少……”

    周橋很生氣,可卻不知道這氣往哪里撒:“我沒錢,就算有錢也絕對不會砸到徐氏的股市去!”說罷毫不客氣地掛斷了電話。

    “這老頭,真是……”劉昊聽著盲音,皺著眉頭,周橋在他看來什么都好,就是不知變通認死理,若早早“退位讓賢”,他那條腿都不用折進去。

    腿都瘸了,還被趕去做倉庫管理員,平素也沒少受刁難,可他就是跟塊茅坑里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竟然還公開上報說生產部門采購的面料輔料質量不合格,結果沒一個人搭理他。

    劉昊看看自己的銀行卡,看來只能動買房那筆首付款了。前段時間他跟新女友看了一套房,東拼西湊借了三十萬首付,按照預估,明天消息放出,徐氏股份翻個三倍都不成問題,三十萬進去,九十萬出來,屆時再買房,連貸款都省了,嘖嘖。

    打定主意,劉昊將這筆錢轉進了股市,此刻的他還并不知道等待他的將會是多么殘酷的現實。

    兩個小時后,兩輛吉普駛入一棟別墅,周橋等人終于重見天日,有些茫然地看著這棟別墅。

    “這、這是哪里?”該不會真上演囚禁系吧?

    為首的黑風衣上前道:“這是BOSS為‘祺語‘準備的員工宿舍,幾位若是有什么不滿意的,可以隨時提出。”

    態度恭敬,可就是面無表情,語氣冷漠,聽著就叫人膽寒。

    何求環顧了一下花園四周,環境不錯,休閑娛樂一應俱全,徑直進入大門,近千平的豪華裝修,還有兩位傭人侍候,桑拿房、健身房,游泳池室內室外還各有一個……

    “你確定這是員工宿舍?”周橋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

    程野對這些似乎都沒什么興趣,進屋就找水喝。唐婉看得膽顫心驚,這都是把他們家梓涵賣掉換來的啊,她怎么可能住?

    “請問,那位先生什么時候才能見我?”她是一刻都坐不住了。

    為首的黑風衣沒有直接回答她:“請四位先在這里休息,你們若需要搬家,我們隨時可以效勞。”

    “我們不會住這里!”唐婉堅定地說道,“我們也不能住這里,請送我們離開。”

    黑風衣愣了一下:“唐女士,您對我們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沒誤會!”

    黑風衣盯了她半晌,那眼睛就像鷹隼一樣,唐婉心里不自覺就有點發顫,這到底是什么窮兇極惡的家伙啊,面對陸善仁那種垃圾她可都沒真害怕過。而這些人只是一個眼神,就能教她背脊發毛。

    這些黑風衣保鏢尚且如此,那那個大BOSS得兇悍成什么樣子,她家的梓涵……

    小家伙怎么命這么苦?剛離開秦安華那個垃圾坑,就掉進虎豹豺狼窩里面。

    “如果您堅持的話……請稍等。”

    為首的黑風衣轉身打了個電話,不到一分鐘回來,沖他們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唐婉留個心眼,并沒有真的讓他們送到家,而是在車多的地方將他們放下,他們再自行離開。

    黑風衣看了看,好心提心:“唐女士,如果您是想防我們得知你們的明確住處的話,其實這種方式沒有任何意義。我們要查誰,迄今為止還沒有漏網之魚。你這樣只會耽誤你回家時間而已,現在是高峰期,車并不那么好坐。”

    唐婉臉色又白了幾分,這到底都是些什么人?這話是在威脅她嗎?

    她臉上端了又端:“剛離開那個烏煙瘴氣的公司,我們四人只是想慶祝一下,并沒有別的意思。”

    黑風衣也不多辯,姑且當她說的是實話,驅車離開,倒是干凈利落。

    看到他們的車陷入車海里,唐婉終于松了一口氣。

    周橋這時才敢說話:“梓涵跟他們到底什么關系?”

    唐婉無力搖頭:“至少我們不能讓自己成為她的負擔。”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