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無上魔尊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五靈祭生陣

    “怎么是你們?”天工門的周逸皺了皺眉。

    方靜也忍不住開口說道:“邢玉妍,你的修煉天賦應該不夠,是怎么進入此地的?”

    說著,朝身邊的王獻看了一眼,似乎打算從王獻口中得出答案。

    王獻卻搖了搖頭,“進入此地之后,我的感知能力和推算能力被限制了,就算你問我,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方靜“嘁”的一聲,小聲嘀咕了一句:“廢物!”

    王獻挑了挑眉,很想反駁兩句,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另一邊,葛流云和邢玉妍兩人不由得警惕了起來。

    之前有君無夜在,哪怕面對再多的敵人,他們也渾然不懼,但現在君無夜不在,就只剩下他們兩個,而對面又有三個人。

    在雙方真元力量都被限制的情況下,他們兩個人怎么都不可能會是對面三個人的對手。

    沉默了片刻,方靜又說道:“邢玉妍,那個你選擇跟隨的天劍宗的賤人呢?”

    邢玉妍知道方靜口中的賤人指的是君無夜。

    她撇了撇嘴,“方師姐,我一向敬重你,但也非常敬重師兄,如果你再一口一個賤人,動不動就詆毀師兄,那么也別怪我對你不敬。”

    “師兄?呵呵,好一個師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背叛瓊華派之后立刻又加入了天劍宗。”方靜很是嘲諷地說道,“他吳絕是賤人,你邢玉妍同樣是賤人,說什么對我敬重,我方靜需要你這種賤人的敬重?”

    “……”

    邢玉妍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方靜:“你們應該是在等那個賤人吧,等那么久,看來那個賤人是不會進來了,不過沒關系,反正他早晚要下地獄,你們就先到底下去等著他好了。”

    說著,朝王獻和周逸瞥了一眼。

    兩人會意,與方靜一起朝邢玉妍和葛流云兩人走了過去,試圖仗著人數優勢將兩人解決。

    邢玉妍和葛流云大驚,身形連連后退,只是很快,一道身影突兀閃現,正是他們等待的君無夜。

    “師兄,你終于進來了。”邢玉妍大喜。

    葛流云也暗暗松了口氣。

    君無夜瞥了對面的三人一眼,立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開口說道:“怎么?要動手?”

    三人都沒想到君無夜會在關鍵時刻冒出來。

    更關鍵的是,玄機門也好,瓊華派和天工門也罷,每個宗門都只有一個人能進入鐵門內的這個空間,可君無夜他們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下子就進了三個人?

    葛流云也就算了,難不成君無夜和邢玉妍的修煉天賦也和葛流云一樣強大?

    還是說,這三個人有什么他們不知道的手段?

    如果只有葛流云和邢玉妍兩人,他們三個人仗著人數優勢,怎么都能將其解決,可多出一個君無夜,三打三的情況下,他們還真不敢保證百分之百的勝算。

    想到這里,三人停下腳步。

    “算你們運氣好。”方靜冷哼一聲。

    君無夜自然不怕方靜三人,真要動起手來,他完全有能力將三人斬殺,不過此刻葛流云就在一旁,他也不好叫影魔衛出來幫忙。

    這種情況下,能不出手還是不出手得好,既然三人不打算動手,他也不打算對三人怎樣。

    他回頭看向葛流云和邢玉妍兩人,神色平靜地說道:“走,去找那件寶物。”

    葛流云和邢玉妍點了點頭,在君無夜的帶領下迅速離去。

    方靜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一陣咬牙切齒。

    沉默了一小會兒,忽地就聽周逸開口說道:“怎么辦?要與他們三個聯手么?”

    “不可能!”

    方靜一口否決,“跟他們聯手,與將寶物乖乖送給他們有何區別?別忘了他們三個人是一伙兒的。”

    王獻也贊同地說道:“那個吳絕的手段十分詭異,現在大家的真元力量都被限制,倘若限制解除,咱們三個人還真未必是他的對手,到時候寶物肯定要落入他的手中,咱們都得死。寧可不要寶物,也不能將寶物送給他們。”

    周逸微微皺眉,正想說些什么,忽地又見兩道身影顯現出來,竟是兩個天刀門弟子,其中一個正是他們所熟知的謝冕。

    “你們來得正好。”

    周逸大喜,沒有追究為何天刀門也能進兩個人,而是說道:“這下子有五個人,不用與天劍宗的人合作咱們也能拿到那件寶物了。”

    王獻同樣沒有追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連忙說道:“走,趕緊去取寶物,那個吳絕手段神鬼莫測,說不定不用五個人也能拿到寶物,小心讓他捷足先登。”

    謝冕倒是十分疑惑,有好幾個問題想問,不過一聽周逸和王獻說到寶物,他立即不淡定了,連忙壓下心頭的疑惑,跟著匆匆離去。

    ……

    君無夜在神識被壓制的情況下依然最大限度地探查著四周的一舉一動。

    兩個天刀門弟子的到來,他也第一時間得知,不過他沒怎么當一回事。

    他帶著葛流云和邢玉妍兩人轉了轉,很快又來到一個大廳之中。

    大廳內一個人都沒有,不過有一個大陣,大陣的五個方位布置了五個祭臺,中間則是一把細細長長的刀,刀柄朝上,刀尖朝下,豎立于半空中,周邊布滿雷電之力,散發著無盡的威壓。

    君無夜的神念之中,元柔的聲音響了起來:“好刀,不愧是九州神器,雖然不是劍,但也值得好好收藏一番。”

    “可以放進養劍葫么?”君無夜問道。

    “刀劍不分家,當然可以。”元柔回答道。

    君無夜不再說話,而是將目光望向廳內的那個大陣。

    葛流云和邢玉妍在一陣驚嘆過后,也觀察起那個大陣。

    “師兄,那又是什么法陣?”邢玉妍好奇不已地詢問道。

    這又是一個靈州不曾出現過甚至陣法相關的典籍里面也不曾記載過的大陣。

    根據樊遲的記憶,即使在真正的天玄大陸,知道這個法陣的人也少之又少。

    不過憑君無夜的見識,不至于連這種級別的法陣都認不出來。

    五靈祭生陣,屬于封印陣的一種,必須同時使用五個生靈的精血來獻祭,才能開啟法陣進入其中。

    這算是一種比較邪惡的封印陣,可看起來又不像邪惡封印陣,因為不認識五靈祭生陣的人,往往會當成這是一種只需要五個人的一點精血就能開啟的法陣,并不知道五個人的精血都會被吸食一空。

    他正打算解釋一番,忽地就見五道身影飛掠而來,正是剛才見到的方靜三人以及后面進來的兩個天刀門弟子。

    “是你們!”

    看到君無夜三人,天刀門的謝冕瞳孔微微收縮,立即意識到什么。

    方靜、王獻和周逸三人卻是暗暗松了口氣,知道君無夜還沒破解那個封印陣,這對他們來說就是天大的好事。

    三人對視一眼,又看看兩個天刀門弟子,暗暗琢磨了起來,想著是不是要先干掉君無夜三人。

    之前他們只有三個人,面對君無夜三人未必有勝算,可如今變成五個人,對他們來說,要殺君無夜三人并不是什么難事。

    殺了君無夜三人也有好處,不用擔心來自三人的干擾,不用擔心后續發生變故,到時候對那把刀的爭奪就可以在他們幾個人之間進行。

    而只要是他們幾個宗門的人得到那把刀,無論最終得到那把刀的人是誰,天劍宗所有參加靈州島試練的弟子都會被抹殺,如此一來他們至少能達成一個目的。

    話是這么說,三人還是有些糾結。

    五個人對陣君無夜三人,在他們看來肯定能獲勝,可封印寶物的那個封印陣需要五個人的精血才能開啟,萬一跟君無夜三人大打出手的時候,某個人一不小心就死在了君無夜三人手中呢?

    那樣的話就算能擊殺君無夜三人,他們最終也無法獲得那件寶物,得不償失。

    沉默了一陣,王獻最先做出決定,開口說道:“別管他們,先獲得寶物要緊。”

    說著,當先一步朝五靈祭生陣沖過去,進入大陣之后,在其中一個方位的祭臺前站定。

    方靜和周逸紛紛反應過來,連忙也沖進大陣之中,在另外的兩個方位的祭臺前站定。

    謝冕和另一個天刀門弟子很是疑惑,不過事到如今,他們也只能跟著一條道走到黑,閃身也要沖進大陣之中。

    邢玉妍和葛流云并不知道五靈祭生陣的情況,同樣認為這是一個只需要五個人的一點精血就能開啟的封印陣。

    他們看穿了王獻等人的意圖,心里面暗暗著急,也不管有沒有得到君無夜的吩咐,連忙沖上前攔阻,嘴里還不忘喊道:“休想得逞!”

    “滾開!”

    謝冕一個沖撞,直接將擋在身前的葛流云撞飛,眨眼的功夫便進入大陣之中。

    另一名天刀門弟子倒是沒有將邢玉妍撞飛,不過他的速度更快,一個閃身就從邢玉妍身邊飛掠而過,同樣進入大陣之中。

    大陣光芒一閃,似乎發生了什么變化。

    等到葛流云和邢玉妍兩人想要進大陣內干擾的時候,就發現大陣邊緣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道無形的壁障,他們不但沒能進入大陣之中,反而被一股反震之力震得后退了好幾步,差點跌坐在地。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