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非人邀請 >

94. 卑鄙

    “抓回去?”張三繼續伏在地上,心里卻想著朱投尚的話。是什么讓系統對自己重新感興趣?

    階梯教室出現“呲啦”一聲后,系統變成放了他。朱投尚過來,也沒有殺意。此時又變成抓回去……

    張三越來越迷糊了。系統瞞過了政府,還有什么力量能對抗他們?但確實有神秘力量出現了:那一聲“呲啦”,還有丁八的受傷……難道趙聰得逞了?不可能。

    “張三,我手中有微型熱成像儀,你趴在那里的姿態并不漂亮。”偷天曲一邊走,一邊慢條斯理地說著。

    “呃?”張三知道瞞不過,因為偷天曲走的正是兩人之間的直線。

    他站起來,看到西裝筆挺的偷天曲,小心翼翼地維護著他職業經理人的形象。看到張三,臉上露出和煦的笑容:“我們又見面了。”

    “你上次出現,就讓三哥等人對我下殺手,憑什么相信你?”張三慢慢往后退著說。

    “別擔心,我只是傳話,不打架。”偷天曲反而站定。

    “我要逃,你穿著西裝也追不上,為何要聽你的?”張三看著偷天曲,知道這家伙有怪癖,在這種荒山野嶺,顧慮太多,追不上自己。

    “你看看這個。”偷天曲摸出一只手機。

    張三下意識地捂住臉,確認沒有曜日珠出現,才凝神細看。

    娘咧,是自己在海城扔掉的那只。張三警惕地看著,如果出現移命系統的旋轉星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逃。

    偷天曲打開手機屏幕,上面是一段視頻:

    自己的父母,在所里接受詢問。父親一直不說話,母親重復著“我家張三很老實的,不會干那種事……”

    隨后畫面跳轉,胡開晨腿上打著石膏,病床前,站著兩位警官,一邊詢問,一邊記錄。

    再換:徐福至被紗布包成粽子樣,也在接受盤查。

    接著,賣糕的門口,小何小姜在做筆錄……

    海城,林汀也被叫到學校某個辦公室,幾名警官圍著……

    傳媒大學內,李老師在一份資料上按手印……

    張三看著,心中一股怒氣上躥,狗日的,居然這么卑鄙!

    偷天曲看到張三的神色變化,臉上標準的笑容不減,“跟我回去吧,你沒有機會。”

    “哼,那是警官,不是大頭一品紅。”張三寒著臉說道:“在政府手里,我放心。”

    “是嗎?”偷天曲笑著搖搖頭,“他們很快要接受金雞科技的測謊儀檢查,那時候少了什么可不保證。”

    “哼,朗朗乾坤下,要是他們少一根汗毛,你們這些人中,定會有人從世界上消失。”張三知道,對付流/氓不能服軟,越忍讓他們越歡。

    “他們什么都不會少,但你懂的。”偷天曲看著張三,眼神中有無數的韻味,那嘴角上翹的微笑,充滿了邪惡。

    “呃……”張三突然全身冰冷,是不是威脅要抽走他們的情緒?他咬牙切齒地問:“狗日的,威脅我?”

    “威脅?這個用詞相當準確呀!”

    張三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從逃離那天就知道結局,已不知有過多少次赴死的勇氣。但此時看到親人們的處境,才知道,自己似乎連選擇生死的資格都沒有。

    偷天曲關了手機,靜靜地等著。人類還有情緒,就有無處不在的弱點。自己曾好心提醒過幾次,他怎么就不明白?!

    張三抬著頭,這季節的天又高又遠,藍得那么深邃。人類在天穹下,連渺小都算不上。

    “我可以跟你走,但要系統保證,永遠不動他們。”張三沉默半天,盯著偷天曲,惡狠狠地說道。

    “可以。”

    “你如何說服我,系統會保證?”張三不相信偷天曲。

    “在系統眼里,他們什么都不是。”偷天曲聳聳肩回答。

    “我還是不太相信……”

    “你沒得選擇。”偷天曲打斷張三的話。

    “呃……”張三愣在當地,是呀,有的選擇嗎?而且系統不是人,根本無從威脅,除非協助趙聰找到主機。想到這里,他再次深吸一口氣,慢慢問道:

    “是誰出的這個主意?”

    “你要威脅?”偷天曲奇怪地問。見張三沒反應,笑瞇瞇地繼續,“告訴你也無所謂,他叫畢虛!很快你就能看到他。”

    張三眼珠子亂轉,對方確實可以無所謂,因為親人隨時會被再次控制。但好歹知道了一個泄憤的具體對象,天道循環,怎知沒有機會?

    “你那次傷了大頭,知道為何他啥事沒有嗎?”偷天曲突然問道。

    “為何?”張三也奇怪。

    “不死神符。”偷天曲毫不隱瞞,“相信剛才你也聽到了,物理傷害,一張神符貼上,肉白骨起死人,那神奇,超出人類的想象太多。”

    “也是系統的科技?”

    “算吧,上級的手段,不是我們能揣摩的。”偷天曲說到這里,收起他的那些假笑,神色中充滿著崇敬。

    “哼,吹牛不上稅。剛才我還聽到,丁八用了不死神符,好像還是不行。”

    “那是在特殊的環境下,否者,撕成兩半又如何?!”偷天曲不屑地回答,“斷頭接上,也不過幾秒鐘的事。”

    “特殊環境?”張三好像靈光閃了一下,卻又抓不住。

    “走吧。”偷天曲將手機遞過來。

    “慢。”張三下意識地退一步,“我還有幾個問題,希望你能解惑。”

    “我知道的肯定說,反正你也要正式加入了,并不算秘密。”偷天曲又恢復標準的微笑。

    “為什么能這么準確地找到我?”張三逃進山林這么多路,還是被偷天曲尋著,這不是單單的安保探頭能解釋了。

    “在上面。”偷天曲指了指天空,“衛星上的資料,隨時可以調閱。”

    “不會吧?”張三看了看天,“這么小一個人,能發現?”

    “只要算法跟上,你去哪兒都會找到。”

    算法?果然如趙聰所說,斯易探有一臺算力絕倫的主機。張三不動聲色,計算機技術自己不懂,套用趙聰的話問道,“胡話,世上哪有如此算力的計算機,是魔鬼嗎?”

    “哈哈。世上原來有曜日珠嗎?有虛空靴嗎……”偷天曲一件件說著科技產品,張三的臉越來越嚴肅。

    “走吧,未來已來,多少人想擁抱而找不到門。”偷天曲發出邀請。

    “再問一件事。我回去會被怎么樣?”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