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腹黑夜少甜寵妻 >

第154章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蘇櫻指著紀卿陽身上穿的白色上衣,心里不由的慶幸幸好剛才沒有答應遵守規則,不然如果當著自己老公的面跟別的男人告白還要親吻一分鐘,而這個別的男人還是他好朋友的話,回去估計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噗嗤……”包廂里與此事有關的三個人一頭黑線,而唯一一個與此事無關的男人看好戲似的吹了個口哨后忍不住笑了出來:“這下有好戲看了。”

    蘇櫻看著他不懷好意的笑,知道他是報復夜璟恒剛才對他扔刀子的事,雖然她也有些驚訝夜璟恒的反應,不過誰讓他是自己老公呢,自己老公當然得自己護著,她沖簡慕黎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雖然你是景恒的好朋友,又是第一次見面,我應該對你友好一些,不過剛才景恒都對你扔刀子了,正所謂嫁夫隨夫,我雖然不像他那么暴力,再對你扔一次,不過為了追隨景恒的腳步,怎么著也得做做樣子,所以遺憾的告訴你,你看不了好戲了。”

    “不愧是冷面閻王看上的人,你們倆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簡慕黎砸了咂嘴,臉上的笑意僵了僵,怪不得她敢對夜璟恒出手,原來竟是這么有趣的一個人,雖然今天看不了好戲,不過以她這么不怕死的性格,怕是以后也會有很多場好戲看,他拭目以待。

    “我就當你這話是夸獎了。”夜璟恒斜睨了簡慕黎一眼后回頭問蘇櫻:“怎么回事,你不愿賭服輸的話你那些同學能放過你?”

    “我選擇了自罰。”蘇櫻淡聲回道。

    “什么自罰?”

    “就是用喝酒來抵消。”

    “喝酒?”聽了蘇櫻的話,夜璟恒的眉心幾不可聞的皺了皺,一方面他為蘇櫻的拒絕這樣的方式而欣慰,另一方面卻為她的自罰而擔心。

    他還清楚的記得上次蘇櫻喝醉酒時的模樣,那時候兩人的關系還沒有這么親近,那時候蘇櫻的身邊還有另外一個男人,她那次喝醉也是因為他,夜璟恒可是將蘇櫻整個酒醉的模樣全程都記得清清楚楚,與平常完全相反的女人開放的讓他差點就把持不住,所以自從跟他在一起以后,夜璟恒是堅決杜絕蘇櫻與一切有酒精含量的東西接觸,這么久滴酒未沾的她想來酒量不僅沒增加反而退后了也不一定。

    “哎呀不跟你們聊了,我得走了。”蘇櫻看了看時間,已經過了十多分鐘,外面的那些人應該已經都等急了,沒等夜璟恒開口阻止說著就往門口走去,因為走的比較急,在她拉開門剛往外走的時候一個不查,就和外面正要進來的人撞了個滿懷。

    “哎喲”一聲,來人沒防備的被門撞到鼻梁后直接痛呼出聲,蘇櫻定睛一看,進來的人正是章雅。

    蘇櫻想的沒錯,她確實進去太久了,最后還是一個年長的女人覺得不妥趕緊讓人找個理由進來找人,一開始慫恿的罪魁禍首章雅怎么可能把這個得到第一手資料的機會讓給別人呢,她非常主動的上前敲了敲門。

    不過KTV厚重的木門隔音效果實在是太好了,她敲了半天都沒有人來開門,最后她只好推門而入,這也正好隨了她的小心思,自己突然闖入,里面的人肯定毫無防備,蘇櫻半天沒出來誰知道里面發生什么呢,說不定能看到刺激的高清動圖也不一定呢,而且就算被責怪,她畢竟不是第一個闖進去的,還有蘇櫻在里面墊背呢,她怕什么。

    只是在她突然推開門的時候沒想到蘇櫻會從里面把門往她的方向推,結果她的鼻尖直直的就被厚重的木門砸了一下,毫無防備的她直接痛呼出聲了。

    蘇櫻看向來人是章雅,心里暗笑,真是現世報,剛才她故意把自己推進來就知道她沒安好心,現在又不打招呼的自己進來,她當然知道她是來看自己怎么出丑的,不過她表面上還是帶著關切的語氣問道:“哎呀,你怎么來了?”

    “我……”章雅被砸中鼻梁,一時眼前全是星星,完全沒回過神來,只認得清眼前模糊的蘇櫻,她根據剛才大家商量好的理由道:“大家看你這么久沒回去,還以為你找不到房間了,所以派我來找你。”

    房間里此時安安靜靜的,夜璟恒他們今晚有事情商量,所以并沒有把點歌設備打開,章雅本就是說給里面的人聽的,所以她故意提高了自己的音量,以至于她的話里面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的,她這么一說屋里的幾個人精立馬就明白了,這里這么多房間,而且每間房間都關著門,這個女人卻能準確的找到這里,想來她就是那個把蘇櫻推進來的人了。

    章雅等了一會后眼睛里的金星才消散完,恢復正常的她看著衣衫齊整的站在她面前的蘇櫻,眼神里不免有些失望,不過又想到剛才蘇櫻呆在里面那么久,竟然毫發無傷的出來,頓時對里面的人更加好奇,很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沒有穿白衣服的人,而且那個人是不是像胖子描述的那樣他一個直男都迷得不要不要的。

    無論如何都要看一看他的真面目的章雅不甘心就這樣離開,這么想著的她轉了轉眼珠,將蘇櫻大力推到一邊對著里面的人堆笑道:“我這姐妹剛才喝醉了,所以才走錯……”

    章雅邊說著邊朝里面看去,不過在她看到對面的那一瞬間就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震驚的話都說不完整了。

    章家還算是有點家底,不過卻是個妥妥的暴發戶,她父親早年是個公務員,專門負責地盤審批,利用手中的職務之便搞房地產發了家,后來ZF查的嚴了干脆下了海,成功轉型成了商人,不然也不會跟蘇櫻成為同學,章雅自認為自己長這么大見過的帥哥不少,什么中國的外國的什么男人沒見過,不管日韓的小鮮肉還是歐美的大肌肉,她只要能夠上手的也都染指過了,只是沒想到面前的男人已經顛覆了她的認知,那已經不能用簡單的帥來形容了。

    最中間沙發上的男人仿佛帶著與生俱來的強大氣場,讓人不敢忽視的存在,即使他就這么坐著,依然能感受到他的壓迫,他的側臉隱藏在房間內昏暗的燈光下,雖然看不真切,但那模糊的輪廓絲毫掩蓋不了他的帥氣,黑色的風衣合身的貼在他勻稱有力的身上,寬厚的肩膀慵懶的靠在身后的沙發上,不動聲色的神情完全沒有因為她的意外闖入而有一絲情緒,彰顯著上位者的優雅和從容。

    在他身邊坐著的是一個穿著白色襯衫渾身散發清冷氣質的男人,這應該就是胖子形容的那個人,他只在開始的時候眼神朝門口瞥了一眼,后來再也沒有看過來,嘴邊噙著一縷淡淡笑容,未達眼底的似笑非笑極具誘惑,手上優雅的握著一只高腳杯,他仰起頭喝了一口酒,滾動的喉結讓章雅也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放下杯子的時候眼波流轉,然后一只手輕輕的搭在了旁邊的扶手上,另一只手撐住下巴,閉上眼睛仿佛睡了過去。

    而另一邊的吧臺前穿著軍裝款風衣的男人看過來的眼神有些凌厲,不過也是轉瞬即逝,然后他就背過了身去,周身透著生人勿進的冷意,不過卻與白衣男人的清冷不同,如果白衣男人是清冽的月光,那他就是鋒利的寒冰,背對著的身影只能看到他腳上蹬著一雙黑色長靴,一只腳踏在地面上,另一只則蹬著吧臺椅的腳踏上,上半身閑閑的歪靠在吧臺的桌面上,手上靈活的轉動著一把水果刀。

    章雅不知道自己上輩子修了什么福,震驚自己能一下就見到不止一個極品男人,而是三個。

    三個人各有各的氣質,完全不同的風格,一個霸道從容,一個妖孽高冷,一個神秘鋒利,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優秀的人身邊的也都是差不多的優秀。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