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劍破拂曉 >

0094 除夕夜不寧 聯盟攻鳳羽

    除夕夜萬家守歲待平安,鳳羽山寨依舊低調行事,沒有通明的燈火也沒有絢爛的煙花。

    一陣響徹云頂的轟鳴,打破了山寨的歡鬧。山腳放哨的鳳羽山寨成員,沒來得及發出信號,便被一陣陣漣漪絞殺。

    洪水決堤般的漣漪違反自然界規律,自山腳涌向山巔。所過之處積雪消融,地面被掀起三尺。

    所有的機關陷阱全部毀于一旦,鳳羽外圍狼藉一片。白雪已經融化,坑坑洼洼的大地被血煞侵染的猩紅一片。

    五千多山匪喊聲震天,蜂擁沖殺向坐落在山腰的山寨。人未至,燃燒火焰的箭羽密如細雨,鋪天蓋地掉落在一座座小木屋上。

    指揮大軍的于洪光略帶失望:“可惜了,寶塔只能攻殺一面,不然四面合圍鳳羽在劫難逃。”

    都說風能助火,楊老頭一拳遞出砸向天幕,罡風吹拂響起陣陣怒吼。所有箭羽火焰熄滅不說,紛紛東倒西歪,像是自空中飄落的羽毛。飄飄蕩蕩沒有絲毫力度而言。

    衣衫襤褸的楊老頭又是一拳,沒有直擊目標,而是對著山腳轟出。激射的箭羽被罡風吹拂的調轉方向,反方向去射殺洪光山寨聯盟。

    僅此一次回擊,洪光山寨聯盟百十余人當場喪命。不過相對于五千多人的聯盟,顯得太過可憐。

    楊老頭兒第三拳沒來得及遞出,三聲怒喝后三道人影殺至近前。

    “休得猖狂,洪光山寨于洪光再此。”

    “休得猖狂,洪光山寨于洪明再此。”

    “休得猖狂,洪光山寨于洪亮再此。”

    三道身影三角之勢,堵住楊老頭兒所有去路。一桿紅色小塔,一桿紅英長槍,一柄巴掌大的紅色飛劍。

    三個方位一起殺至,楊老頭兒不慌不忙。出手如電拳頭擊飛長槍,煙袋鍋子彈開飛劍。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雙手擎起煙袋鍋子。煙桿子與紅色小踏抵底座對撞。

    小塔五層每層四孔,整數二十個小孔,同時噴吐猩紅血煞氣息。漣漪擴散直擊老人身軀。

    再無其他手段的楊老頭兒,難敵血煞氣息侵襲。直接被震蕩橫飛二十多丈,正好落在刑真身旁。

    楊老頭兒迅猛起身,抬手拔出刑真背后的刑罰,大喝:“看好了,劍是怎么用的。”

    有了刑罰的楊老頭如有神助,一個劈砍將激射的飛劍砸斷。再次對上紅色小塔,血煞漣漪如同石沉大海,在刑罰表面起不到絲毫作用。

    熱血沖動的少年,被鄭夜郎摁住,不讓他前進一步。還有小卜侍和小東西,西柳和卜玉如,以及刑真肩頭的小狗崽。

    刑真無法掙脫鉗子一般的手掌,安全卻不甘心。唯有祈禱這些老人安然無恙。

    儒杉金三多立身山寨中央,手里不斷有龍紋錢化成齏粉。一顆龍紋錢等于百顆龍語錢,一顆龍語錢等于千兩黃金。

    每顆龍文錢就相當于十萬兩黃金,每消耗一顆,金三多臉色便綠上幾分。可又不得不捏著鼻子繼續,眼睜睜看著一顆顆龍紋錢變成碎沫。

    隨著龍紋錢的不斷消耗,自鳳羽山寨中心,金色漣漪蕩漾。沖殺向鳳羽的山匪,在漣漪中就像那海上浮萍遇到海嘯,瞬間被掀飛。

    又是兩聲怒喝:“水泊山寨水林來會會這座法陣。”

    “水泊山寨水峰,來會會這座法陣。”

    這回金三多不在心疼龍紋錢了,玩了命的煉化成靈氣。金色漣漪隨之收攏,化作兩尊金色的巨大手掌。

    分別迎擊水林和水峰。高端戰力當中,水泊山寨兩位首領,怕是這片戰場最苦楚的二人。

    拍蒼蠅一般將二人扇飛,而后大巴掌不依不饒,越過五千山匪繼續追殺這倆主。

    二人頓時萌生退意,卻聽到遠處于洪光的怒吼:“你們若敢逃跑,壞了此次剿滅鳳羽計劃。我洪光山寨必然聯手山梁山寨,先滅了水泊山寨。”

    水林水峰苦著臉暗罵一聲:“拼了。”

    長相一模一樣的同胞兄弟四掌對碰,周身橘色光滑流轉。兩頭形似貓頭鷹的鋼梟,分別自二人天靈蓋躍出。

    同時發出一聲孩童般的哭叫后,迎擊兩只金色手掌。每只鋼梟五丈有余,與金色手掌不相上下,一時間殺得難解難分。

    終了還是苦了梟林和梟峰,金三多用的是龍紋錢,只要錢足夠多,靈氣就會源源不斷。

    這倆雙胞胎實打實用的自身靈氣,消耗多少便沒多少,不是一時半會能彌補得回來。

    龐老掌控三尊金甲力士,殺入人群如戰車碾壓。當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盡管有五千多山匪,也扛不住三尊金甲力士的轟殺。

    一拳砸碎一個,一腳踩扁一人。金甲力士彈跳后落地,地面震蕩不已,周圍二三十山匪就跟跳蹦蹦床一般,跳起后在噼里啪啦掉落。

    輕者內臟翻涌劇痛不已,重者骨斷筋折爬不起來。

    于洪帶領兩位高手一邊激戰楊老頭兒,一邊觀察戰場情況。見金甲力士勇猛無匹,沖著山腳朗聲道:“山精山魅二位美女,該你們出場了。”

    興許是于洪光的審美觀念有些不同,口中的兩位美女出場后,著實讓人大跌眼鏡。

    且不說臉蛋長的如何,單就兩座肉山看起來比葛束人還要健壯。也難怪遲遲沒有出現在戰場,因體型原因速度太慢,在一眾山匪聯盟最后方。

    好在這身肥肉沒白長,不以速度見長,體魄確是強悍的嚇人。輪著肥嘟嘟的大拳頭,硬是可以和金甲力士對轟。

    鳳羽山寨能夠以一人之力扭轉戰局的強者全部被牽制,無法分心出手對付五千余眾。當然,聯軍被三大高手轟殺一番,現在已經不足五千。

    失去高手阻擊,不足五千洪水一般沖殺向山腰。

    奎山曲成一人舉拳一人扛刀立在最前方,見數十倍高于自己陣營數量的敵人。二人雙眸中精光綻放興奮異常。

    大喝一聲:“殺。”

    二人勢如破竹所向睥睨,如虎入羊群虐殺敵手。鳳羽這邊五十人一組,四個方隊戰陣緊隨其后,硬生生壓制五千聯盟無法寸進半步。

    看似沖在最前的奎山和曲成勇猛,實則四個方陣過之甚多。一次陣型變換,至少斬殺山匪聯盟三十人左右。

    即使聯盟山匪中跳出自大的強者,看其實力不弱于奎山分毫,可是殺入戰陣,分分鐘變成碎片。

    殺力可怕氣勢更可怕,整個方陣渾如一體,殺伐意志亦凝結成一體。只要不下達撤退的命令,戰陣便一直斗志昂揚。

    旁老頭一邊操控金甲力士與兩位“美女”激戰,一邊觀察山寨的戰況,和于洪光作用一樣,坐鎮總指揮。

    頭發花白的老人暗嘆一聲:“數量相差太多,終歸是要落敗。況且后面還有燃燒的箭羽,一直不斷射殺向這邊。山寨的木屋大多已經處于火海當中。”

    金三多和楊老頭亦在這時提醒:“別在猶豫了,決定越晚傷亡越大。”

    龐老嘆息一聲,而后眼神瞬間凌厲,低聲開口聲音卻傳遍整個山寨。

    “好兒郎敢不敢戰。”

    鳳羽眾人齊聲回應:“敢。”

    “好兒郎怕不怕死?"

    "不怕。“”好兒郎來自何方?“

    “鳳羽。“

    龐老問完突然拔高聲音:“楊老頭兒、金三多務必阻擊你們的對手。不得讓他們沖破防線傷及我山寨無辜。“

    “所有戰陣后方轉前方徐徐撤退,切記不可慌亂保持陣型。“

    “鄭夜郎保護好刑真、卜侍和東西,他們三個出現意外,絕對不會像上次一般輕饒了你。“

    沒有人回答也沒有人提出反對意見,所有人不約而同聽從命令,遵照龐老的指示改變戰略。

    龐老眼眶濕潤卻又無比堅毅,在度將聲音拔高。因情緒無法控制,老人聲音變得沙啞。

    “崔明福問成何在?”

    這次有人回答,二人聲音一致同時發出:“諾!””用你們的時候到了,肯不肯做?“

    “肯。”

    龐老露出苦澀微笑,連說了三聲好:“好好好,敢死隊所有成員聽令,跟隨隊長崔明福和問成。誓死阻擊所有敵人,保護鳳羽撤退,為鳳羽保留實力,為刑真爭取安全。”

    沒人在用聲音回答龐老,四個戰隊中紛紛有人跳出。算上崔明福和問成,不多不少整整五十。

    從新組成的戰陣不在是方形,而是一把尖刀筆直殺入五千山匪聯盟。

    五十人敢死隊硬悍接近五千,這五十人整體年齡是鳳羽最小最年輕的一波。不見任何一人有絲毫膽怯,沖殺向五千山匪聯盟,一個個眼冒精光像是看到了脫光衣服的美女。

    更是如狼似虎,哪怕身體穿插數跟長矛,仍然揮舞手中的兵器繼續廝殺。直至呼吸停止倒地不起,手指扔在機械性的跳動,嘴保持著“殺”的口型。

    鄭夜郎拍拍刑真肩頭:“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刑真苦澀道:“敢死隊的叔叔伯伯們必須死嗎?”

    鄭夜郎嘆息:“這是他們的歸宿。”

    刑真:“龐老、金老和楊前輩呢?”

    “他們三個你大可放心,沒人能留得住。再說山寨沒了他們,也就等于沒了山寨。”

    刑真仍不愿放棄:“必須走嗎?”

    鄭夜郎反問:“你留在這里能做什么?”

    少年暗自悔恨:“娘親對不起,刑真的努力不夠。眼睜睜看著流血卻無力回天。”

    少年瞪大雙眼,“啪”得一聲個自己一巴掌,罵道:“混蛋刑真,怎么能把娘親給忘了。”

    趁鄭夜郎不備,刑真突然拔腿狂奔。留的身后保護的鄭夜郎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跑遠的刑真留下聲音:“鄭伯伯保護好卜侍他們就行。”

    隨即將小狗崽高高拋出,扔到鄭夜郎懷中。

    “麻煩鄭伯伯保護好刑水。”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