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白夜獵兇 >

【76】堅守與背叛

    操場上,歐夜有些感慨:“馬上要畢業,好舍不得大學的生活。”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歐夜緊接著說:“你還放不下那件事情?”

    我繼續沉默。

    短短半個鐘頭,已經有好幾人來找歐夜問聯系方式,讓我意外的是歐夜沒有拒絕,她微笑著把自己的聯系方式給那些人。

    直到我手機上不斷出現提示信息,這才發現歐夜告訴人家的聯系方式是我的賬號。

    歐夜在邊兒上哈哈大笑,說男男才是真愛。

    我也沒有拒絕好友信息,驗證好友后,一條短信息發了過來:妹子,你好,我是大四327班的學哥李磊,你呢?

    我將計就計:我叫歐夜,交換生,學哥能問你一個問題么?

    學哥:學妹盡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你知道學校里面的王迪么?

    那頭一陣沉默,過了會兒才發過來:我跟你說昂,王迪那小子雖然有錢,但買不來真心,我覺得學妹你應該找一個真心愛你的人。

    我:哦?給我說說他吧。

    學哥:那小子家里也不算有錢,但出手非常闊綽,聽說他手上那塊手表買了好幾萬塊錢,學校很多女生都喜歡他,這小子也有點本錢,基本上天天換女朋友,我建議你離遠點。

    學哥:對了,那小子開著一輛X5,學校不準學生開車上學,他就停在學校附近的停車場。

    歐夜也在邊上看,她似乎知道什么,居然發飆:“這個人渣,張夢雪眼睛瞎了,怎么會看上這種人?”

    我感覺有些不對勁兒,問歐夜說:“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歐夜掏出手機給我:“自己看,我剛找到張夢雪的私人QQ,上面全是她的留言。

    登陸張夢雪的QQ賬號后,我發現只有一個好友,備注愛人。

    我從歷史消息中找出第一條。

    16年1月:親愛的,你終于考上了大學,可是你告訴我你家里決定把錢留給哥哥考研用,這意味著你即將與大學失之交臂,那晚你醉在我的懷里,哭的像個孩子。

    16年1月:親愛的,我騙了你,我不是沒有考上大學,而是選擇了輟學,你大哭的那晚,我已經撕掉大學通知書,掙錢真的好難,我第一個月掙了一千塊錢,等我。

    16年7月:嘻嘻,終于湊夠你第一年的學費了,誰說你家里不給你學費你就不能讀書了?我供你,我知道你有自尊心,所以這些心情你是不可能看見的。

    18年2月:親愛的,你已經很久時間沒打電話給我了,你是不是有了喜歡的女孩?為了你,我出賣自己的身體,還好所有第一次都給了你,現在的我只是賺錢工具,我愿意一輩子養你。

    18年6月:親愛的,你打個電話給我,好么?我不敢打給你,我怕你罵我,你說過你要娶我,你要帶我見你的父母,你要和我生個男孩,你要接我走。

    18年9月:親愛的,你已經一年沒打電話給我了,除了跟我討錢外,你已經把討錢當做心安理得。我在直播,我好害怕,有粉絲說我房間的窗簾后有一張人臉,我不敢回頭,我想你,我愛你,求求你來接我走。

    這個QQ的心情,永遠定格在18年9月十七號,最后一條心情成了別人看不見的遺言,也可以說是情書。

    就像她曾經這樣說過:我的三個第一次,將會給命中的白馬王子,初戀,除夜,初吻。

    如果沒有看見這些QQ心情的話,我根本想不到張夢雪居然是個癡情的人,她的水性楊花只是為了一個人。

    可能她不知道,她生前發這些心情的時候,王迪正在摟著別個人女,花著她的錢。

    “你說這個王迪會是兇手么?雖然他是個人渣,但是對于張夢雪這個小金庫他是舍不得下手的。”

    我搖搖頭說:“不知道,在抓到兇手之前,王迪也是假想兇手。有些時候我們所掌控的占據并不能證明那個人就是兇手,就像前些年臺灣養豬案一樣。”

    “我知道這件案子,警方在掌握確切的證據后仍然逮捕錯了兇手,這案子讓那邊的警方很丟臉加上手法極其殘忍變太,所以嚴令封殺,網絡上根本查不到。”

    歐夜吸了口氣,臺灣養豬案給警界敲響警鐘,有些時候“兇手”并不是兇手。

    通過張夢雪的QQ記事本,發現她前前后后一共給打了兩210萬給王迪。

    她給王迪打錢已經成為一種潛意識行為,每次攢夠十萬,她都會去銀行柜臺轉賬。

    每隔一段時間就能收到十萬塊錢,這也讓王迪養成了理所當然的態度。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在張夢雪家找出兩箱桶面,她在公眾賬號上發的那些大餐照片都是跟網友約會和聶嬌嬌請她吃飯時照的。

    一個人獨自在家時,她每天吃桶面度日,時不時的會去餐館點一些菜,這已經算是犒勞自己了。

    以前,她做啤酒推銷員時,一個月兩千多塊錢,日子過的很苦,但她有個心理依偎。

    現在,她干著女主播行業,每個月數萬塊錢,日子比以前更苦,她心里那個依偎沒變。

    那個依偎就是王迪。

    這幾年間,張夢雪一共給王迪匯過款而二十一次款。

    QQ記事本上的只言片語,并不能全面的描述出她過那些苦日子,為了一個人,這日子有多苦,也只有張夢雪知道。

    張夢雪的死,對于她來說是種解脫,最起碼她死的時候心里仍然憧憬著那份愛情。

    而不是看見王迪摟著別個女人,花著她辛苦賺來的錢。

    因為農村出生,張夢雪潛意識里面總覺得家里的錢應該給當家的掌著,她已經把王迪當做自己老公。

    如果發現這些真相后,她可能比死還要難受。

    他們兩個人究竟在什么地方相遇,什么時候怦然心動,什么時候暗許終身,這些我們無從得知,但王迪拋棄了張夢雪。

    不出意外的話,他結婚生子一直到死都不會知道張夢雪這個QQ號的存在。

    上面記錄著一個正在熱戀的小女生對以后生活的向往。

    中午下課時,王迪最先來到學校門口,他沒有第一時間離開,而是掏出手機打電話。

    很快一個長相漂亮的女人走到王迪面前,很自然的挽起王迪的胳膊,王迪笑了笑,往她鼻子上刮一下。

    兩人走進學校旁邊的停車場,坐上一輛寶馬X5轎車,慢慢的駛出學校路段。

    我和歐夜開著車子跟在后面,兩人現在應該是想吃中午飯,他們吃中午飯的地方不在食堂,不在附近餐館,而是某個高檔的地方。

    王迪絲毫沒有意識到以前他家里決定把錢給哥哥考研時,他在張夢雪懷里哭得像一條被主人驅逐出去的狗,他為了省錢每天嚼糠咽菜。

    寶馬X5停在一家規模高檔的飯店門口,車童彎著腰接過鑰匙和兩百塊小費。

    “趕緊跟進去啊?你坐在車里干嘛?”

    歐夜走下車子,有些催促的說。

    我撓撓頭了,有點不好意思:“那啥,我身上只有一百塊錢,給了今早的早點錢還剩八十塊。”

    歐夜無奈的翻了個大白眼:“讓你走就走,磨嘰啥呢?”

    車童彎腰說:“歡迎光臨永康飯店。”

    我第一次進這種高檔地方,里面服務員的態度讓我起一身雞皮疙瘩。

    “先生,您喝果汁還是開水?”

    “先生,幾位,我來為您介紹一下本店的招牌飯菜。”

    我的一舉一動都會引起這些服務員的驚恐,他們生怕自己服務不周而被客人投訴。

    歐夜的表現則是很鎮定,擺擺手讓服務員下去。

    最后我點了一盤“皇帝炒飯”價格一百八,最后端上來上一碗老干媽雞蛋飯,上面撒著一些蔥花香菜。

    “你有病吧?來這種地方吃炒飯?”

    歐夜嘀咕了聲。

    我注意到王迪和那個漂亮女生進來后,開始一頓點,反正后面上了七八個菜。

    “我終于知道犯罪率為啥有那么高了?”

    歐夜問何以見得。

    我說:“這種生活每個人都想要?高高在上,金錢美女,沒有親身體會的話,根本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慨念。”

    我國所有案子統計中,為錢作案的數據高達百分之九十九。

    “盡快弄清王迪這邊,我們只有兩天時間就要趕回去,今天跟蹤一天先摸清他平常生活,今晚正式抓捕審問。”

    王迪夾起一個肉丸子,放到嘴邊吹了吹,小心的喂那個女生吃下去。

    那女生甜甜一笑,用紙擦掉張迪嘴邊的油漬。

    歐夜看不下去了:“這個人渣,我廢了他。”

    她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站起身來就想過去揍王迪。

    我一把拉住她,搖搖頭說:“沒必要,人家的事情我們管不著,我們能做的就只有抓住兇手還張夢雪一個公道。”

    雖然是坐下來,但歐夜怒氣難消,指著菜單一頓點。

    她說想讓自己平靜下來的方法就只有一種,那就是不停的吃。

    我擔心的是這一頓飯會消費多少錢,要知道她現在的工資才三千出頭。

    歐夜一點表情的都沒有,看來富人和窮人擔心的地方永遠都不一樣,撐死的鄙視餓死的,餓死的嘲笑撐死的,這是社會。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