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仙武醫生 >

第八十三章:后路

    混犢子們的也是毫不含糊,一一地點起了炮仗,有的往糞池里扔去,有的往廁所里扔去。整個廁所,連同廁所外面的糞池,炮仗的爆炸聲不斷地響起,響聲之大,已驚動了酒店的整座后院。

    青煙頓時飄向了四面八方,一陣陣刺鼻的二氧化硫和硫化鉀混合而成的氣味彌散在空氣中,糞澤伴隨著火星飛濺,何波明的叫聲和馬仔們的歡呼聲連成一片,其場景極其的震撼。

    酒店后院已被炸成了一個硝煙彌漫的戰場,其慘烈程度一點也不亞于局勢十分混亂的敘利亞**疆場。

    廁所里面的各個角落早已經被炸得濕漉漉的,至于何大主任,那跟從糞池里撈出來的已經沒有什么兩樣了。

    在青煙遮眼的后院里,一群手舞足蹈的馬仔口里叼著香煙,狂笑著一一地逃到了酒店外面。

    黃志強在收到黃毛的手機短信后,也立馬跑路了

    在一片荒蕪而又空曠的禿地上,四野沒有一個人影,甚至天空都沒有一只小鳥飛過的痕跡。

    一個高大而又俊俏的少年從凹地里慢慢地漏出了他壯實而又挺拔的身形,嘴里叼著一根香煙,臉上蕩漾著詭異的笑容,一縷縷青煙從他的嘴里不停地往身后飄揚。

    這一系列的動作成了這里唯一的風景。

    少年吸完手里的香煙,用指頭夾了夾煙蒂,逐地扔在了地上,用腳尖狠狠地踮了踮。

    他又伸手從口袋里掏出了煙盒,卻是發現里面的煙已經被抽完了。

    少年猛地把煙盒擲在了遠處,隨口罵道:“靠!”

    戴著鴨舌帽的左青城也從凹地里爬了起來,跑向了少年,上氣不接下氣地喊道:“喂!喂!黃哥,等等我!”

    左青城跑到少年身旁的時候,連忙給少年點燃了一根香煙。

    少年猛吸一口,一邊吐著煙霧,一邊朝左青城說道:“終于讓老子出了一口惡氣!你小子的智商倒也不是蓋的,能想出這樣一個辦法來,不過,這手段吧,確實有點卑鄙!”

    左青城嘿嘿一笑,頗有興致地說道:“黃哥啊,對付這樣的偽君子,不用點卑鄙的手段怎么能行?再說了,他何波明平日里也沒少欺負我們這些成績不好的差等生,我這就當是給學生們報仇雪恨了!”

    “嗯!”黃志強聽罷,聲音很沉重地應了一聲。

    “黃哥,那下一步怎么辦?”左青城問道。

    黃志強擼了擼額角的頭發,咬著煙蒂,略顯失落地說道:“青城啊,我得走了!”

    “走?去哪里?難道你不參加高考了嗎?”左青城緊跟著問道。

    黃志強無奈地笑了笑,說:“我們已經是黔驢技窮的散兵游勇了,所以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來教訓何波明。至于葉子榮,我們根本就是不他的對手,聽師傅說,他是個修士,所以我得走了,跟著師傅去修道,只有這樣,今后跟葉子榮斗,才有勝算的把握。”

    “你拜師了?你師傅是誰?”左青城顯得很驚訝。

    “還記得在揚子河里幫我們對付葉子榮和仇大海的那個傲笑山嗎?他也是個修士,我就是拜他為師的。”黃志強吐出一個煙圈,慢慢地說道。

    左青城臉色一訝,連忙說道:“知道,知道,怎么會不知道他呢?他是個很厲害的角色。黃哥,你把我也帶上吧,我也要去修道。”

    黃志強遲疑了片刻,用手重重地拍了拍左青城的肩膀,望著他的眼睛,認真地說道:“青城啊,難得你還這么夠義氣,在我最危難的時刻,你還能站在我這邊,為我出謀劃策,對付這個老狐貍只是我們黃家已經垮臺了,我爸爸也坐牢了,我就是上了大學,出來后也沒有靠山,不還是會被人欺負?我去修道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至于未來的發展前途,我也沒有把握。而你就不一樣了,你的底子比我干凈,將來的路還很長,所以你還是去參加高考吧!”

    黃志強說著說著,眼角已經濕潤了,滴下了一滴眼淚。

    這并是不鱷魚的眼淚,這是一頭困獸在絕境處的哭泣。

    一個紈绔子弟淪落到這個地步,很難讓他選擇一條正路走下去,因為他的心里已經埋下了仇恨的種子,所以很容易就找上一條邪路子走下去,對于他來說這條邪路子就是捷徑。

    一條前途未撲,是非不分的捷徑!

    黃志強說完,轉身就移開了腳步,朝著黃土地遠處一個穿著青色道袍的身影跑了過去。

    那個人就是傲笑山,傲笑山身后還站著一個人,是龍哥。

    左青城雙手緊攢著拳頭,他感到無能為力,也感到無可奈何,想一想自己并不富裕的家境,他只能忍了,他雙膝“轟”的一聲跪在了地上,朝著黃志強的背影大聲喝道:“黃哥,我等你回來,我等你回來!”

    黃毛已經逃到了海城區。

    在一間會所的一個大包房里,黃毛一邊喝著生啤,一邊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銀行卡,晃了晃,朝著沙發上坐著的幾個馬仔說道:“沒想到黃志強這個學生伢出手還挺闊綽的,兄弟們,咱們今天可得好好地瀟灑一回!”

    “嘿嘿!黃毛,龍哥都跟著那個傲笑山上山修道去了,根本就不管我們了,我看要不把錢給分了?兄弟幾個的也好去謀點生路。”坐在沙發上的一個馬仔中站出來一個年紀稍微大點的,舉起杯子往黃毛的生啤上碰了碰,嬉皮笑臉地說道,然后脖子一揚,把杯子里的脾酒全都倒進了脖子里。

    黃毛乍一聽,倒是一點也不生氣,稍微冷靜了一會兒,說道:“分錢?分錢倒也可以,不過得留一些錢在卡里作為儲備資金,以便于日后我們東山再起!”

    “黃毛,龍哥都上山歸隱了,還怎么東山再起啊?”年長的混犢子不解地問道。

    黃毛喝了一口生啤,說道:“我看黃志強這個小子可以,我們可以拜他為大哥!”

    “黃毛,你有沒有搞錯?黃志強只不過是個學生,他乳臭未干,連雞蛋殼都沒有脫干凈,跟著他怎么混社會?你這簡直是胡扯!我看還是把錢都分了靠譜些。”年長的犢子瞪了瞪黃毛,用教訓的口吻說道。

    “都分了?都分了你們干什么去?你們會干什么?你們能干什么?你們既沒有文化,又沒有一技之長,除了當地痞流氓,你們啥都干不了!就我看,必須留一部分儲備資金,然后再找一個靠山,只有這樣我們才有活路。眼下,黃志強雖然只是一個學生,但是這個小子有錢,有膽量,有骨氣,將來也肯定會有前途!是個靠得住的靠山,我們完全可以拜他為大哥!”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